小說

【神與畜】重性憂鬱疾患03

阿曦 | 2021-03-06 16:59:50 | 巴幣 2 | 人氣 24

連載中神與畜
資料夾簡介
二十二世紀,為了找出綁架自己的「蜘蛛」,李晴煬加入了名為「神與畜」的組織。這裡的每個人都有病,每個人的心都在流血。他們不是童話故事的英雄,而是一群想活下去的人。

2157年11月21日,上午十一點,仙境大樓,二層,醫務室


李晴煬三人昏迷滿三十天。他們的傷勢都恢復得差不多,之所以昏迷不醒,原因正是出在體內的水果塔。

在謝氏,白絃透過壓倒性的武力,不只讓三人意識到自己的弱小,更在他們的潛意識開了一個洞──一個能讓第一代水果塔進入的通道。水果塔的記憶被封存在仙境,夢境是現實世界與仙境的連結。如今通道打開,第一代水果塔進入他們的意識,三人才昏迷這麼長時間。


「……!?」


但是,MIO並沒有被帶到青青河畔草的仙境,而是她的神社──鋪著石子的表參道,燈火從兩側的燈籠中溢出,樹葉被燈光染成詭譎的橘黃,一座紅色鳥居佇立在路的盡頭,上面的字已模糊不清。

「博洋……?」

MIO環顧四周,試著尋找她最愛的人。

「這是,夢嗎?」她邁開步伐,「神社……是MIO的想像,是MIO創造的,怎麼會跑到夢裡……?」

周遭的景物並不陌生,令人疑惑的也是這份熟悉。MIO穿過鳥居,來到神社的拜殿,隨處可見紅色的紙風車。

轉呀轉,轉呀轉。

風吹過MIO的和服,紙風車也躁動著,轉呀轉。


「我……」


──妳是誰?


「我是,MIO……」


──MIO是誰?


「MIO是,媽媽的孩子……!」


才剛說完,整個神社突然劇烈搖晃,猝不及防的MIO「呀!」一聲、摔倒在地。正殿傳來聲響,好像什麼東西掉到地上。

「救、救我……!」

MIO蜷縮在地,紅色的袖子抱著自己的臉,「博洋…救我……我好害怕……!」

猛烈的地震持續很久,久到MIO哭花她的小臉。好不容易震動結束,MIO鼓起好大的勇氣抬頭,周遭仍是空無一人,她最愛的李博洋還是不在。

「……。」

她是勇敢的孩子,勇敢的孩子會自己擦眼淚。MIO從地上爬起,踩著木屐、一步步走上階梯,往正殿的裡面看去。

她記得,正殿裡供奉著「MIO」的神主牌,如今神主牌因為剛才的強震倒塌。MIO伸手要扶,手卻勾不著,小小的格子木門擋在她和神主牌之間,MIO竟打不開她自己神社的木門。


「好奇怪。」


稚嫩如她,也知道這個空間不對勁。


「神社是MIO的,是MIO創造的……為什麼反而是MIO被困住?」


但她知道──


「不對……奇怪的不是這裡。」


是她。


「是MIO……」


是自己。


「MIO不是……媽媽的孩子。」


高宇維他們說,「假海龜」是她的母親、自己的天賦來自假海龜的水果塔;她明明記得自己對母親的愛,身體會湧出名為思念的情感,但是、但是……

想不起來。

所有記憶都是錯亂的。

她曾經說,媽媽總是穿著白色的上衣、黑色的裙子、長長的襪子、胸前綁一條可愛的帶子,每天都要去叫作「高校」的地方。

她自己說,媽媽每天回家都悶悶不樂,老是在哭,怎麼逗她笑都沒有用。

她還說,媽媽常常唱歌,教她跳方塊舞;自己把媽媽的壽命和能力搶走,是她害死了媽媽;但神與畜說,媽媽是被博洋的爺爺殺死的,那個叫白絃的女人也在場……


「因為不是媽媽的孩子……」


所有記憶都是錯亂的。


「……所以想不起媽媽的事。」


事到如今,她也不敢相信自己說過的話。


她是聰明的孩子,聰明的孩子會自己找答案。MIO閉上眼睛,將時間軸往後拉,發現脫離母親亂糟糟的回憶後,和博洋、神與畜的記憶都是清晰的。

「沒錯,只有『MIO』的回憶是清楚的。」漆黑的眼珠看向倒塌的神主牌,「在『MIO』之前,媽媽的孩子是……『MIA』?」


彌亞(みあ)。

她以前的名字。

也是,母親幫她取的名字。


「鐺──」

悠長的鐘聲從身後響起,但她的神社根本沒有鐘。MIO轉身,漆黑的眼珠對上拜殿的正中央,一個似笑非笑、似泣非泣的白色能面懸浮在空中,好像也在看她。

「……?」

幽暗的神社、遍地的紅色紙風車、不應存在的鐘聲與能面。

MIO不怕,只覺得那個面具好眼熟、好熟悉。她要出聲,能面卻化為一團黑色粉塵,朝神社的另一端飛去。

「等一下!」MIO追上前,「等等我……啊!」

不適合跑步的木屐與和服,MIO腳踩空、整個人從正殿的樓梯滾了下來。

「不要……走……!」

她是堅強的孩子,堅強的孩子會自己站起來。MIO忍著傷,抱著難以言喻的執著,追進神社外圍的樹林。

樹林不像神社有燈籠,幾乎是一片漆黑,MIO看不見自己的手指,只能追著黑色粉塵前進。五分鐘後,她聽見不屬於這個空間的聲音,接著是一道光──樹林外竟是海洋!MIO看見一座海蝕門,一抹身影佇立在那,背對著她。

「媽媽……!」

MIO幾乎要尖叫。原來,媽媽不是穿著白色的上衣,而是黑色的長袖制服、黑色的百褶裙、胸前繫著紅色的領巾。

「媽媽!」

媽媽的頭髮是黑色的,長度只到肩膀,層次不齊、毫無造型可言;媽媽拿著兩把綁有紅色緞帶的鐵扇,腳上沒有穿鞋,赤裸的雙足踩在海蝕門上。

「媽媽!是我!」

不會錯的!那是NAGI(凪,NAGI)──第一代水果塔「假海龜」、她心心念念的母親!MIO加速衝刺,伸手大喊:


「媽媽!我是MIA!」


然而,即將抓住母親的剎那,MIO撞上一道無形的牆,整個人被硬生生彈飛出去、跌在地上。

「唔!」

MIO爬起來,卻又撞上那道無形的牆。明明距離這麼近,明明差一點就能碰到……!


「媽媽!媽媽!」

「MIA在這……MIA在這裡啊!!」


她的手捶著那道牆,但無論她怎麼打,牆都不會破,另一邊的NAGI也聽不見。


「為什麼……為什麼!」


手裡的血和眼淚一起流下來,瀕臨崩潰的MIO對著眼前的母親,扯破喉嚨哭喊:


「為什麼我是MIO……!!」

「為什麼我不是MIA啊啊啊啊啊啊!!!!」


叫聲撕破醫務室的寧靜,差點把正在吃午餐的謝綠嚇死。MIO突然大叫,人又倏地從病床上坐起,臉上還殘留不少淚水。

「哈……哈……?」

媽媽不見了、森林不見了、無形的牆也不見了。MIO看著自己抓著棉被的手,三十秒後才回神,還聞到一股很香的味道──謝綠正在吃熱騰騰的咖哩飯,尼可拉斯的「食物叫醒法」竟然奏效了。

「給我……」

看到謝綠手上的咖哩飯,她露出非常可怕的眼神,彷彿一隻飢渴的動物。要知道,MIO這三十天都是靠點滴補充營養,完全沒吃任何東西。

「MIO?」看到對方流口水的表情,謝綠後退三步,「妳、妳還好嗎?」

「給…給我……!」

MIO瞬間爬下病床、像一隻野獸一樣撲向謝綠,「給我咖哩!!!」

「啊啊啊啊!」


◇◆      ◆◇


2157年11月21日,中午十二點,仙境大樓,二層,醫務室


「ご馳走様でした!」

吃完三盤咖哩,MIO的表情非常幸福,情緒也因此平復下來。好心的謝綠幫她擦嘴巴,反正尼可拉斯和派翠克外出,謝綠有的是時間陪MIO聊天。

「太好了,你們一直沒醒,大家都很擔心。」謝綠問MIO:「有哪裡不舒服嗎?」

「很好喲!只是身體有些僵硬。」MIO看向另外兩張病床,「博洋和晴煬呢?」

「傷都好了,但跟妳一樣醒不過來。」謝綠問:「MIO有頭緒嗎?」

MIO想起剛才在神社的遭遇,「困在夢裡,出不來。」

謝綠眨眼,「是和第一代水果塔共鳴的夢嗎?」

「嗯。」

「果然……跟尼可拉斯推測的一樣。」

謝綠這幾天和尼可拉斯交換不少情報,他們所有人──水果塔的後代們──這幾個月都做了類似的夢。

「我夢見祖母『笑臉』,MIO夢見母親『假海龜』,尼可拉斯夢見叔叔『三月兔』,派翠克夢見奶奶『公爵夫人』。」謝綠看向另外兩張病床,「李晴煬和李博洋,估計是夢見他們的爺爺──『紅心傑克』了。」

謝綠、李晴煬、李博洋、MIO是見過白絃後才開始做夢,相較之下,尼可拉斯和派翠克現在的狀況很穩定,做夢次數不多。尼可拉斯推論,因為他倆已完全覺醒水果塔的能力和記憶,「三月兔」和「公爵夫人」毫無懸念,才能像這樣與後代和平共存。

「不過,有點奇怪。」MIO提出她的疑問:「MIO是因為想不起媽媽的事,才困在夢裡這麼久。博洋和晴煬又為什麼醒不來?」

「嗯……確實。」謝綠思考,「我也沒有完全覺醒『笑臉』,但我沒有昏迷不醒,只是夢到一些零星片段。」

換言之,李門兄弟昏迷這麼長時間,「紅心傑克」的水果塔在和他們共鳴時,肯定出了問題,但會是什麼問題呢?


「唔……!」


突然,昏迷的李博洋開始呻吟。MIO緊張問:「博洋怎麼了?」

「從上禮拜二開始,他每天都會這樣,一次就是呻吟一小時。」謝綠告訴MIO:「我們試過叫醒他,但都沒用。」

MIO拿了一張椅子、爬上李博洋的病床。看著冒冷汗的李博洋,MIO輕聲呼喚:「博洋。」

「唔…唔……!」

「博洋,是我。」MIO的手放在李博洋額頭上,「MIO在這。」

「嗯……!」

「博洋,沒事了喲。」MIO溫柔一笑,「我在這裡,快起來吧。」

「……。」

謝綠不敢相信地睜大眼睛。他們試過很多方法,MIO卻只是呼喚幾聲,李博洋就停止呻吟,原先死皺的眉頭也舒緩開來。

「幫我拿那個!」

MIO指向謝綠身後、尼可拉斯買的一袋麥當勞。

「博洋,你看,這是什麼?」

MIO從紙袋裡拿出──非常剛好,是大麥克。她告訴李博洋:「你最愛的MIO和大麥克都在這裡。快起來吧,博洋。」

不知道是大麥克太厲害,還是MIO的聲音太魔性,昏迷三十天的李博洋竟緩緩睜開眼睛,意識順利回到現實。

「MIO……?」

李博洋的聲音有些沙啞,「這裡是……?」

「仙境大樓。」MIO給他一個擁抱,「我們回來了喲。」

太不可思議了。目睹全程的謝綠心想。聽大家說,MIO和李博洋之間有一種特殊羈絆,沒想到這羈絆如此之強──對了,還有大麥克,沒想到連鎖速食店的漢堡有這麼強的魔力。

「天啊,我好餓。」

李博洋起身,MIO把大麥克放到他手中,「快吃吧!有很多喔。」

謝綠把其它麥當勞紙袋拿到李博洋旁邊。幸好尼可拉斯買很多,否則依李博洋的飢餓程度,一個漢堡絕對無法滿足他。

最終,李博洋總共吃了三個漢堡、兩份薯條、四塊炸雞、兩盒雞塊、一杯超大可樂。他的情緒平復下來,露出和MIO一樣幸福的表情。食物真是這煩悶世界的最大救贖。

「我竟然昏迷了這麼久……」李博洋看著手機上的日期,「弟弟呢?有辦法叫醒他嗎?」

謝綠搖頭,反問李博洋:「還是要像你一樣,請特定的人叫醒他?」

「可以,妳請宇維少爺給弟弟一個真愛之吻,他肯定立刻清醒。」

李博洋喝著可樂,回想剛才夢的內容,再想到李晴煬可能遇到一樣的事,內心焦慮卻不知如何說明,只好開些無傷大雅的玩笑舒緩情緒。

就在這時,醫務室的門被打開,穿著黑色高領毛衣的里奧走了進來。謝綠原本要迴避,卻被里奧攔住。

「啊啊啊,不要這樣抓!」

自從上次去逛街,里奧很常像這樣抓謝綠的後領。把謝綠放到旁邊的椅子上,里奧坐到李博洋和MIO面前,琉璃色的眼睛看著MIO。

雪檸死後,MIO和里奧的心結一直沒解開,MIO也不想接近他,整個人縮到李博洋懷裡。幸好里奧不是會把情緒帶到工作上的人,他只問MIO:「想不想找回NAGI的記憶?」

MIO抬頭,「什麼意思?」

「我這次的任務,是幫助妳覺醒『三日月』、恢復『假海龜』的完整力量。」里奧說:「換言之,我要幫妳找回NAGI的記憶。」

MIO沉默半晌,「要怎麼做?」

「去NAGI生前待過的地方,我們要離開B區。」里奧看向李博洋,「博洋也要一起。」

「我?」

「要去很多地方,用你的白色空間最省時。」里奧說:「而且,你和MIO交換心智,某種意義上來說,你算半個假海龜繼承人。」

「我當然沒問題,但是……」

李博洋看向李晴煬。里奧偏頭,「怎麼了?」

「不,沒事。」

李博洋隱藏得很好,還是被MIO發現他剛剛的焦慮。

「什麼時候出發?」李博洋改問。

「等你們恢復,尼可說可以就可以。」里奧一臉無奈,看來連里奧.懷特也不敵醫囑,覺醒三月兔的尼可拉斯根本是披著醫師袍的暴君。

「我明白了,有什麼新消息再跟里奧大哥說。」

交待完正事,謝綠送里奧離開。李博洋看著若有所思的MIO,抱著問:「MIO在想什麼?」

「MIO在想博洋在想什麼。」

「哦?」李博洋笑了笑,「那MIO想到我在想什麼了嗎?」

MIO抬頭,黑色眼睛正好對上低頭的李博洋。他們共享心智,MIO輕而易舉就能猜到他的心思,「博洋是不是在擔心晴煬?」

「我當然擔心他。」李博洋說:「畢竟他都昏迷不醒……」

「不,不是這個。」

MIO漆黑的眼珠映出李博洋的臉,同時,她也看見了那個人──那個同時出現在李博洋和李晴煬身上的人,那個殺死她母親的人。


她是機靈的孩子,機靈的孩子會第一個發現危險。


「『晴煬會死掉』。」

MIO一語道破:「這才是,博洋在擔心的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