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神與畜】情愛妄想症09

阿曦 A-Xi | 2023-07-16 16:46:49 | 巴幣 0 | 人氣 97

完結神與畜
資料夾簡介
二十二世紀,為了打破「紅心傑克」的宿命,李晴煬加入名為「神與畜」的組織。作為《愛麗絲夢遊仙境》後代,他們不是童話故事的英雄,而是早已被安排的羔羊。

2163年10月11日,晚上十點,凝雪寺


點燃火焰,烈火包覆羅笙的身體,他的臉消失在烈焰中。眼淚從檸檬的臉頰滑下,離別的哀慟終於爆發,她在火堆前放聲大哭,哭著呼喚羅笙:

「鶴哥哥……!」

哭聲迴盪,夜晚的凝雪寺被送行的火照亮。一旁的郭凝羽沒有落淚,沒有言語,只是牽起檸檬的手,安靜地站在火堆前,送羅笙最後一程。

「……。」

凝雪寺的後院,這裡有很多樹,白色與紅色的梅花都有,郭凝羽的眷屬皆長眠於此。

凱蒂是一棵,雪點是一棵,郭凝羽站在第三棵樹前,撒下羅笙的骨灰。

這裡很安靜,沒有人打擾,他們安心沉睡,骨灰被土壤吸收,成為梅花,成為凝雪寺的一部分。

「凝羽姊姊。」

檸檬來到後院,眼睛和鼻子都很紅。她用小小的手抹掉眼淚,禮貌詢問:「我想跟凝羽姊姊說說話,能麻煩妳換一相嗎?」

「……。」

沒有拒絕的理由,郭凝羽的數據重新排列,換成穿著現代服飾、棕色頭髮的我相。

「凝羽姊姊,妳去接鶴哥哥的時候,有找到安奇羅嗎?」檸檬問。

郭凝羽搖頭。雖然閉著眼睛,但我相的郭凝羽可以正常對話。她用溫柔的聲音告訴檸檬:「沒有數據。」

「數據?」

「他沒有妳的數據,不是我的眷屬,尋不得。」

因為羅笙,安琪與安奇羅停止同步,安琪的數據順利逃脫,安奇羅卻被留在陪審團,像被困在無人島,郭凝羽也找不到他,安奇羅孤立無援。

「陪審團,現在是傑柏沃奇的牢籠,利維坦被他囚禁。」

郭凝羽忌憚李晴煬,因為傑柏沃奇能穿透一切,將他人與自己連在一起,強迫生者與死者共存,這比羅琳娜的仙境更極端,生命的定義已被扭曲。

「遠離傑柏沃奇,孩子,妳可以留在這。」

郭凝羽不希望檸檬捲入傑柏沃奇的漩渦。她蹲下身,兩手扶著檸檬的肩膀,勸告:

「被傑柏沃奇抓住,我們的數據會被改寫,變成他的碎片。」

「……。」

看著梅花,檸檬想起那句「妳是我的驕傲」。她搖頭,拒絕郭凝羽的好意。

「凝羽姊姊,謝謝妳,可是我不能逃避。」

檸檬握緊拳頭,琉璃色的眼睛沒有迷惘,堅定表示:

「鶴哥哥給我數據,不是要我躲在凝雪寺。我必須去救安奇羅,還有最重要的──殺死羅琳娜。」


沙利葉需要利維坦。

月之天使的光芒,會帶他們會逃離漆黑的海洋,向傲慢的神宣戰。


「……對不起,凝羽姊姊。」

她必須留在神與畜,檸檬不能逃避傑柏沃奇,也需要高宇維的情報。

「我該走了。」檸檬垂下眼簾,失落地說:「爸爸叫我天亮前回去,我必須聽話。」

「……。」

果然是眷屬,檸檬的性子跟羅笙一模一樣,郭凝羽明白多說無益。離別前,她輕輕擁抱檸檬,讓一部分綠色數據流入檸檬體內,形成虛假的幻象。

「防不了傑柏沃奇,至少防住謝惟。」

郭凝羽放開檸檬,告訴她:「就算被懷疑,謝惟也無計可施,她無法破解我的數據。」

檸檬點頭。兩人來到凝雪寺的大門,檸檬放開郭凝羽的手,向她道別:

「凝羽姊姊,再見。」

語畢,檸檬轉身,獨自踏上下山的路。郭凝羽的數據重組,變回墨綠色頭髮的壽者相。綠色的身影佇立在雪中,手指撥弄琵琶的絃,山以寒冷的風回應。


「聞到了花香。」


她開口,看不見的眼睛映出檸檬,以及另一個人的背影,是粉紅色的鶴。


「知道了願望。」


走在檸檬旁邊,羅笙帶著他的武士刀,化為最燦爛的羽毛。

天使並不孤單。


◇◆       ◆◇


2163年10月25日,上午七點,政治中心A區


一大清早,葛蕾絲和赫密士不知哪根筋不對,突然說想爬山,李博洋和MIO同行,羅俊與「白欣濛」被迫參加,赫密士還不准她帶飛行器。

「不走了啦!腳痛死了!」

崎嶇的山路,自稱前前前前前前前前世是登山客的葛蕾絲,左手抱MIO,右手拎李博洋,三人已經衝去山頂;另一組的步伐比較正常,赫密士難得放慢腳步,沿路欣賞風景。

美狄亞(Medea)。」

赫密士用新名字叫她。聽到公主的抱怨,赫密士的回應是:「腳痛就把高跟鞋脫掉。」

「我不要!」

美狄亞堅持穿漂亮的衣服,果不其然嚐到惡果,腳趾和腳後跟都在痛,白色的鞋子被土弄髒,她快瘋了。

「妳又不怕蟲子。」赫密士一臉冷漠。

「不是那個問題!」美狄亞大叫:「喂!赫老大,別自己走啊!喂!」

赫密士轉頭就走,美狄亞氣得快哭出來,腳邊的螞蟻被她狠狠一瞪,立刻繞道而行,蟲子也不敢惹她。

「上來吧。」

羅俊全程目睹,人蹲在美狄亞面前,一副要背她的架勢,美狄亞有些不知所措。

「總不能把妳丟在這。」羅俊說:「上來吧,我的腳是機械,不會累也不會痠,妳不用擔心。」

「……。」

抱著羅俊的脖子,身體的重量都壓在對方背上。美狄亞就算是公主,也覺得很不好意思,彷彿喪失語言能力,她連謝謝也說不出口,感覺好丟臉。

「哇喔。」

因為美狄亞,蚊子會自動避開,羅俊覺得很神奇,故意說:「早知道不抹防蚊液,妳就是巨型蚊香啊!太厲害了!」

果不其然,聽到「巨型蚊香」四字,美狄亞變回平常的表情,生氣抗議:「不要那樣叫我,聽起來好蠢!」

「哈哈哈哈!」

羅俊邊走邊笑。每天被謝綠抓去健身房魔鬼訓練,羅俊的肩膀明顯變寬,手臂也比以往強壯。跟昨天的啞鈴相比,美狄亞真的很輕,他完全不累。

「……喂。」美狄亞突然叫他。

「嗯?」

「我不是……你的青梅竹馬。」

美狄亞不是白欣濛,真正的白欣濛早已死去,她是金允希逃避現實而生成的人格。美狄亞和金允希共用一個身體,卻是兩個靈魂。

「我知道啊,妳是美狄亞,神與畜第十四幹部。」

和羅俊一樣,美狄亞也在赫密士的網,兩人都是謝惟的眷屬,但他們沒有系統,稱不上蜘蛛,頂多在謝惟的網上活動,幫忙管理數據庫、蒐集情報、資料分析,就像赫密士的小弟。

「喔對,利維坦的報告我看完了。」

說到工作,羅俊想起這件事,跟美狄亞討論:「那才不是人工智慧,利維坦已經超出人工智慧的領域,根本就是人。」

「可是他不完整。」美狄亞說:「好像少了一半的心。」

「沒差,反正不見的那一半,已經被李晴煬補上。」羅俊癟嘴,「宇維少爺叫我們觀察……唔,這就是專業不被尊重的感覺嗎?這麼好的研究素材,竟然讓傑柏沃奇拿去做實驗,真不甘心。」

說著說著,兩人竟不知不覺抵達山頂。葛蕾絲跑來迎接,向他們展示眼前的風景。

「看!很漂亮吧!」

不用葛蕾絲多說,羅俊和美狄亞都瞪大眼睛。繁華的都市四面環山,他們身處於巨大的盆地,藍色的天空和綠色的山,都市的天際線盡收眼底,非常壯觀。

「一百年前,我和哥哥、老爸、宇維少爺,還有我老公,大家都住在這。」葛蕾絲介紹:「這裡是水果塔的故鄉。夏悠率領的第一代,就是從這裡發跡,變成後來的艾莉絲體系。」

「原來如此,難怪宇維少爺這麼愛喝茶。」

李博洋開口,他和MIO坐在涼亭乘涼,MIO正在吃比臉還大的飯糰,裡面包了很多炸雞塊。

「媽媽來過這裡,MIA是在這個地方誕生的!」

MIO看向旁邊,赫密士人在巨大的岩石上,MIO邊吃邊問:「赫密士也是嗎?」

「嗯。」

確實,謝惟也在這個地方出生。她向來厭惡這片土地,今天卻主動說要來,羅俊和美狄亞都覺得很反常,忍不住問:「赫老大,妳還好嗎?」

「……。」

羅俊放下美狄亞,一個在赫密士左邊,一個在赫密士右邊。羅俊率先坐下,美狄亞猶豫三秒,人也坐到赫密士旁邊。反正裙子已經髒了,不差這一點。

「我昨天,和哥哥說上話了。」

赫密士放慢語速,心情似乎不錯。

「只有一兩句,但我很高興。」赫密士抓了抓脖子,有點難為情。

「對吼!謝照顏是赫老大的哥哥。」羅俊現在才意識到。

「你們沒說過話嗎?」美狄亞好奇問。

「沒有,他很討厭我。」赫密士停頓,「但我不討厭他。」

聽到「不討厭」三字,羅俊和美狄亞都覺得很稀奇。沒想到除了金允希,這世上還有赫密士「不討厭」的人,謝照顏真厲害。

「爸爸是謝欲雪,媽媽是郭凝羽,哥哥和我有一樣的遭遇,但他比我慘。」赫密士說:「謝欲雪和郭凝羽變成今天這樣,哥哥他全程目睹,當時我還沒出生。」

聽到這,美狄亞大概明白赫密士的意思,問她:「妳覺得謝照顏懂妳?」

赫密士點頭,「聽到他被白絃殺掉,我當時真的很難過。」

「可是他回來了。」羅俊說:「透過傑柏沃奇。」

「哼!」赫密士很不服氣,「我絕對不會跟姓李的道謝,尤其是那兩兄弟!」

「有人叫我嗎?」李博洋出聲。

「走開!」赫密士威脅:「小心我把你推下去!」

李博洋一臉委屈,MIO給他咬一口飯糰,當作安慰。

「呀,說到傑柏沃奇。」葛蕾絲一手撐頭,感慨表示:「大嫂他們不是真的復活,我哥說那不是她,只是具象化的記憶。」

「這是沒辦法的事,大家的看法都不一樣啊。」MIO自己承認:「MIO和MIA不是媽媽真正的小孩,媽媽還是很愛我們。」

「……我也是。」美狄亞看著自己的手,「雖然長得像白欣濛,個性和白欣濛一樣,但我不是她。嚴格來講,我也是允希的記憶。」

「有人能因此得到安慰。」赫密士在說自己,也在說羅俊。

「『緩慢的告別』。」李博洋結論:「每個人對生離死別的看法不同,偏偏我們這一群,都在用同一種方式面對。」

「……。」

雖然變化很大,但看著眼前的風景,葛蕾絲想起一百年前,自己如何認識高宇維、凱薩、尤里烏斯……風光的第一代水果塔,也親眼目睹他們如何沒落,一個接著一個死去。

白絃開啟一切、結束一切,也維持一切。她說的沒錯,完美的神並不存在,仙境安慰不了所有人,所以她被傑柏沃奇取代,更多記憶被保存,生與死的界線越來越模糊,死人與活人並存。


「In me, past, present, future meet」

(於我,過去、現在、未來)


未來會發生什麼,葛蕾絲不知道。

然而,此時此刻,他們坐在這裡,夾帶著溫度呼吸,燃燒著聲音吐息。


「Look in my heart, kind friends, and tremble」

(審視我的心靈吧,朋友,你應戰慄)


里奧、葛蕾絲、李博洋、MIO、李晴煬、賴梓綾、江云格、謝綠、派翠克、尼可拉斯、金允希、赫密士、羅俊、美狄亞、檸檬。

誰沒苦過?誰沒痛過?他們曾以淚洗面,千言萬語結塞在喉,如今因為神與畜,他們在此相聚、商談,各執一詞。


「And garlanded Apollo goes」

(佩帶花環的阿波羅)

「Chanting to Abraham’s deaf ear」

(在亞伯拉罕的耳邊吟唱)


看哪,未來的彼方。


──謝欲雪的神與畜。


猛虎之下,薔薇綻放。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