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壞孩子:偽神】紅現酒03

阿曦 A-Xi | 2024-02-19 23:22:51 | 巴幣 2 | 人氣 82

連載中壞孩子:偽神
資料夾簡介
二十二世紀,被神明選中的機器人,與自稱「壞孩子」的女孩相遇了。隨著神蹟降臨,機器人發現,所謂「壞孩子」竟然是......?

(歌詞來源:Set It Off - Midnight Thuoghts)

-

2170年3月25日,晚上七點,商業中心B區


「啊咧?」

羅琳娜前腳剛走,後腳又有人無視打烊,推開咖啡廳的玻璃門。穿著紅色和服、黑色短髮的小女孩跑進來,發現趴在吧檯的傑森,非常困惑。

「睡著了?」小女孩詢問她的搭檔:「機器人會睡覺?」

「不是休眠,是關機。」

穿著黑色和服、戴眼鏡的男子環顧四周。咖啡廳乾淨整潔,沒有打鬥痕跡,身為店長的傑森也沒有外傷,至於人為什麼睡在這,眼鏡男想不明白。

「罷了。」眼鏡男聳肩,「人睡著,我們也省力。」

「耶,任務完成!」小女孩歡呼:「宇維少爺開心!神與畜開心!我們也開心!」

小女孩跑回眼鏡男身邊。眼鏡男彈指,傑森消失不見,被他傳送到別的地方,兩人的任務告一段落,小女孩和眼鏡男的肚子餓得咕咕叫。他們今天很忙,跑了半個地球,沒時間吃飯。

「走吧,肚子餓了。」

眼鏡男牽起小女孩的手,問她:「晚餐想吃什麼?」

「咖哩飯!上面要有炸豬排!」

小女孩正在興頭上,卻想起重要的事,問眼鏡男:「月底了,你有錢嗎?」

「別擔心。」

眼鏡男比讚。

「宇維少爺英明,任務期間的伙食都能報公帳,嘿嘿。」


◇◆       ◆◇


2170年3月25日,晚上十點,陪審團單程飛行器


醒來時,傑森發現自己躺在類似床的東西。他的腦袋昏昏沉沉,正想打開系統、分析自己所在何處,卻發現一件可怕的事。

「……?」

作為機器人,他的系統、零件、數據、記憶體、網絡……全部消失。他握拳,發現手有的地方泛白、有的泛紅,證明他的皮膚下有血管,有人類的血。

他衝向鏡子,發現被他刻意隱藏的「4.JASON」,如今就在他的左眼下方。那是屬於機器人的編號、名字,諷刺的是,如今的傑森已經不是機器人。

他變成了人類。


「你現在的身體很脆弱,小心不要流血,以免穿幫。」


女人的聲音從身後傳來,耳熟到令傑森火大。

「羅琳娜!」

傑森轉身,粉紅色長髮、紫色眼睛的女神正飄在半空中,一副看好戲的表情,氣得傑森大吼:「妳做了什麼!?」

紅現酒(Rednow Wine)。」

羅琳娜看著自己的指甲,這次看的是無名指的B,上面有婚戒。

「我是神,也是一位科學家。」羅琳娜說:「紅現酒是我去年的作品,可以把機器人變成人,或者說──我的容器。」

「容器?」

羅琳娜頑皮一笑,在空中翻一圈,換成盤坐的姿勢。

「藍王傑森,從今天起,你是羅琳娜的容器。」她解釋:「我人不在這,但你能看見我、和我對話,也允許你使用我的神力。」

「……。」

這女人有什麼病、自己造了什麼孽、為什麼遇到這種破事……傑森活到現在,第一次知道什麼叫賭爛,第一次覺得頭痛。幸好他不傻,也不慌,傑森就算變成人,也是理智勝過情感。

因為他不在乎自己的感受。

憎恨、厭煩、快樂、幸福……早已與他無緣,傑森就像暴露在墓園的雕像,任憑命運風吹日曬。

他懶得逃。

逃也無用,不如乖乖面對。


「記住,藍王傑森。」

「『二十二世紀的神只有羅琳娜,其他都是假的。』」


雖然沒有系統,但透過觀察,傑森知道自己在搭飛機,再透過內部構造、航線,他推論,自己正被送往名為「陪審團(Jury)」的超大艦艇,也是一年一度的死亡生存遊戲──「忌妒派對」的舉辦場地。


「前往忌妒派對。」

「替我收拾掉,那個噁心至極的偽神。」


傑森坐下,腦袋串聯線索。聰明的他釐清處境,問羅琳娜:

「妳指的偽神,是創造忌妒派對的人工智慧『利維坦』,還是舉辦忌妒派對的帝王『高宇維』?」

羅琳娜沒回答,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既然她不說,傑森也懶得問,他實在不想和羅琳娜說太多話,頭會更痛。

「撇開什麼神、什麼容器,妳就是要我幫忙。」傑森結論:「事成後,我可以向妳索求任何東西,包含人命。」

「沒錯。」羅琳娜保證:「我不會讓你死在忌妒派對,你大可放心。」

是死是活,傑森不在乎,但自己將要面對什麼,傑森必須弄清楚,他不想死得不明不白,尤其被陪審團的人害死,傑森絕不允許。

「有什麼計畫?」傑森問。

「保護一個女孩。」羅琳娜說:「那孩子是瘋……高宇維派來的,任務是殺死利維坦、通關忌妒派對,但她的處境很危險,我們要保護她。」

聽到「我們」,傑森微微皺眉,顯然不喜歡這個主詞。

「高宇維是二十二世紀的帝王,網路謠傳,他的手下『神與畜』和主人一樣,是群神秘、強大的怪咖。」傑森說:「唯一能與之抗衡的,只有九年前癱瘓B區交通、造成數十萬死傷的人工智慧利維坦。」

羅琳娜的眼神很微妙,傑森一邊觀察她的表情,一邊開口:


「後來,利維坦建構虛擬世界忌妒派對。高宇維號召全世界的強者,凡是殺死利維坦的最終贏家,畢生支出都由高宇維負責,享盡榮華富貴。」

「時至今日,沒人從忌妒派對出來,質疑的聲音也越來越多。明明最強的人都在神與畜,為什麼高宇維要如此大費周章?死在忌妒派對的人,為什麼屍體都沒回來?」


忌妒派對是局。看羅琳娜的表情,她擺明知道什麼,紫色的眼睛蘊含看似微不足道,實則難以掩蓋的憤怒。

「妳說的女孩,八成是神與畜的成員。」傑森表示:「被送來忌妒派對,實力肯定不再話下,為什麼要我保護?」

「說來話長,很多人想殺她,你親眼見到就能明白。」

說到這,飛行器已經抵達陪審團上空,窗外的景色令傑森一驚。陪審團是兩千平方公里的超大艦艇,如今除了中央的白色建築群,其它地方都是黑色的海。

「怎麼?」羅琳娜故意問:「你的故鄉,變了很多?」

「閉嘴。」

飛行器駛入白色建築。艙門一打開,羅琳娜便消失,傑森獨自走出飛行器,依接待的機器人指示,依序通過身分驗證、安全檢查,來到類似大廳的地方,辦理入住手續。

「4號玩家──藍王傑森,歡迎蒞臨玩家休息區,您的房間是六樓的07號房,與您同房的是1號玩家檸檬,有其它疑問嗎?」

櫃台裡,一名右眼下寫著Kate的女性機器人,用標準服務業的聲音跟他說話,讓傑森想起在咖啡店工作的自己,恍如隔世。

「沒有。」

「好的,電梯在您的左手邊,祝您有一場愉快的派對。」

Kate這種價格不高、沒有感情、只會工作的B級機器人,傑森有時還挺羨慕,起碼不會像他一樣,觸景傷情,被莫名其妙的女神盯上,變成人類。

陪審團的建築,雖然換了名字,內部卻和記憶中一樣。傑森來到六樓,看著白色的牆壁、天花板,熟悉到令人反感。傑森拍拍腦袋,不去回想以前的事。


「I can't shake these midnight thoughts when I'm alone」

「Latching to my brain and never letting go」


和大部分的飯店一樣,房間外的走廊安靜到讓人窒息。傑森好不容易找到7號房,卻遠遠看見一名陌生人,從7號房走出來,看起來吊兒郎當的,一臉得意。


「So I'll start making friends with the noise in my head」

「And all these midnight thoughts when I'm alone」


黑色頭髮、血紅色眼睛的男人披著外套,一邊哼歌,一邊從走廊另一端走來,與傑森擦肩而過。傑森回頭,看著男人的背影,直到他從轉角離去。

「……?」

說不出的異樣感。傑森細想,他根本不認識對方,莫非是紅色的眼睛讓他想起某人?

如果真是這樣,那也太噁心。

不再多想,傑森站在7號房前,透過指紋感應,白色的房門亮起綠色的燈,自動開啟,發現裡面的燈亮著。

明明是雙人房,卻有一個籃球場大。兩張雙人床、兩個大衣櫃、兩張長沙發,配有音響的六十吋投影,廚房、吧檯、飯廳,米白色的地毯搭配白色的牆壁,看起來乾淨舒服,卻又不失高級。

房裡的燈都被關上,只剩一盞小燈,幽幽的黃光映照一名熟睡的女孩。她躺在其中一張雙人床,形狀美好的小嘴唇緊閉成一直線,感覺沒有在呼吸,但定睛注視,可以看見胸口用非常輕微的幅度起伏著。


「就是她。」

「我們要保護的人。」


羅琳娜的聲音從耳邊傳來。傑森看著依然熟睡、名叫檸檬的女孩,她的頭搭在枕頭上,黑色的長髮如扇子般,披散在白色的枕頭,有著長睫毛的雙眼緊緊閉著。

她的睡眠如此純粹、完全,猶如一尊精緻的娃娃。光睡臉就如此吸引人,長大後一定是非常漂亮的女孩。
左看右看,檸檬也不過十二、三歲。這樣的女孩,竟然來自惡名昭彰的神與畜,從小幫高宇維殺人,傑森感到難以置信。


「對了,剛才忘記說。」

「不要在這女孩面前,提到我的名字。」


羅琳娜突然說。作為容器,傑森不必開口,心裡問她:「為什麼?」

「她很討厭我。要是你也被她討厭,事情會很麻煩。」

傑森想追問,卻被羅琳娜打斷,轉移話題:


「快十二點了,藍王傑森,人類的身體需要睡眠。」

「有其它疑問,我們明天再談,你先睡覺。」


留下一句晚安,羅琳娜便不再說話,傑森也感受不到她的存在。

「唉……」

早上還在咖啡廳,晚上卻在陪審團。回顧今天的遭遇,傑森還是覺得自己很衰,然而事已定局,無奈歸無奈,他還是得妥協,傑森就是這樣,或許羅琳娜正是因為這點,才會找上他。

而不是另外兩位。

「……晚安。」

脫去外套,傑森按下開關,房間唯一的光源消失,偌大的室內被漆黑籠罩。傑森睡在另一張雙人床,因為疲憊,當肌膚被柔軟的白色棉被包覆,他沒多久便閉上眼睛,沉沉睡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