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壞孩子:偽神】紅現酒06

阿曦 A-Xi | 2024-03-16 19:46:51 | 巴幣 0 | 人氣 65

連載中壞孩子:偽神
資料夾簡介
二十二世紀,被神明選中的機器人,與自稱「壞孩子」的女孩相遇了。隨著神蹟降臨,機器人發現,所謂「壞孩子」竟然是......?

2170年3月26日,早上十一點,玩家休息區,607號房


外界對神與畜的說法眾說紛紜。就檸檬所言,大部分謠言都是空穴來風,只有一點千真萬確,檸檬也無法反駁──

「一群瘋子。」

禮尚往來,傑森也用自己的點數,為檸檬選了一件藍色洋裝。檸檬一邊換衣服,告訴背對自己的傑森:

「神與畜裡,有道貌岸然的偽善者、人面獸心的畜牲、想跟男友殉情的病嬌、喜歡破壞自己作品的發明家、人格分裂的患者……都很奇怪。」

聽檸檬這樣形容,傑森不禁好奇,「妳呢?」

「我是『壞孩子』。」

檸檬是第十五號幹部、年紀最小的成員。從小和瘋子相處,檸檬性格沉著、冷靜,智商情商皆與外表不符;與其他成員不同,檸檬一出生便是神與畜,彷彿生來就要效忠高宇維,替高宇維做事。

「打從四歲,我便深深厭惡這個體系,想離開神與畜。」

檸檬淡淡地說,眼神很冷漠,好像在說別人的故事。


「上個月,他們發現我有二心,把我扔來忌妒派對。」

『只有妳能處決(execute)利維坦』,他們總是這樣說。」


檸檬表示,自己被神與畜囚禁一個月。3月24日,神與畜的某人害她失去意識;3月26日凌晨,她發現自己掛在陽台的圍牆,一隻手被傑森抓著。期間發生什麼,檸檬渾然不知。

「有人試圖操控妳,希望妳死在陪審團。」

傑森背對檸檬,雙手環在胸前。

「我猜,兇手是我在走廊遇見、黑髮紅眼的仁兄?」

「嗯。」

「他也是神與畜?」

「是的。」檸檬穿上衣服,「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情愛妄想症、不折不扣的人渣……很麻煩的人物。」

換裝完畢,檸檬輕點傑森的肩。傑森回頭,雖然知道自己眼光不差,卻沒想到一件淡藍色的洋裝,穿在檸檬身上會這麼好看,像從漫畫裡走出來、人人嚮往的青梅竹馬,非常可愛。

「對了,跟你介紹。」

突然,兩隻白底藍紋、體型偏大的豹紋守宮,從檸檬的肩膀悄悄探頭。牠們聽從檸檬的指示,爬到主人手上,和傑森打招呼。

「這是我的幫手──阿虔和阿渠。」

阿虔的尾巴較粗,阿渠的藍紋較複雜,但在傑森眼裡,兩隻長得差不多,都是顏色罕見的守宮。

「妳竟然喜歡這個。」傑森有點訝異。

「牠們會吃蟲子。」

檸檬輕撫阿虔和阿渠的背,解釋:

「神與畜裡,有會操控昆蟲的女巫,負責蒐集情報。趁你洗澡時,阿虔和阿渠已經消滅607號房的蟲子,這裡最安全。」

傑森恍然大悟。確實,再高級的旅館、再私人的辦公室、保全再嚴密的會議廳,都難保地毯下是否有螞蟻,或肉眼難以觀察的小飛蟲。神與畜成員不多,卻能網羅世界各地的情報,靠的竟然是蟲子。

「肚子餓了。」

放阿虔和阿渠自由活動,檸檬摸摸肚子,提議:「要不要去餐廳吃飯?」

「妳剛剛才說,這個房間最安全。」傑森皺眉,「食物可以請人送來。」

「傑森,此行的目的是忌妒派對。這遊戲除了纏人的BOSS,還有讓玩家彼此廝殺的機制。」檸檬分析:「提前知道有哪些玩家,可以避掉很多麻煩。」

為了禮遇忌妒派對的玩家,高宇維在陪審團設置玩家休息區,分為A、B兩區,A區只開放給工作人員,一般玩家的起居都在B區。B區大樓地上二十層,地下五層,地下三樓以下停放載具,地下二樓是圖書館,地下三樓商場,一樓有大廳和溫泉,二樓為餐廳與酒吧,三樓健身房與娛樂室,四樓以上是玩家的房間。

由於報名門檻低,所有服務均免費,難免有烏合之眾混進來。反正都是送死,不如在人生的最後一段路,享受免錢的高級待遇。

傑森不喜歡人多的地方,但檸檬說的有理,哪些玩家是混混、哪些玩家真有本事,看一眼就知道。兩人離開607號房,穿過走廊、搭乘電梯來到二樓。

踏入餐廳的剎那,傑森承認他被嚇到。餐廳占整個二樓的三分之二,採自助式,總共一百二十道菜(明明只是早餐),食材新鮮、高級,都是現煮現切。左邊的牆壁鑲嵌又大又長的冷藏櫃,所有點心、水果都在裡頭。右手邊則是用餐區,有四人、兩人、單人座,擺著各式各樣的銀製餐具。

傑森以前都吃連鎖店的外賣,今天突然升格成豪華自助餐,很難適應這樣的轉變。檸檬那張漂亮的小臉依舊沒表情,對高宇維浮誇的排場習以為常。

餐廳人很多,他們幸運地找到雙人座位。檸檬占位子,傑森先去拿餐點,但面對這麼多珍饈佳餚,傑森一時也不知道吃什麼。晃完一圈,只拿了最喜歡的東西。

「……。」

看見傑森托盤上的那碗東西,檸檬露出極度困惑的表情。

「幹嘛?妳沒吃過牛肉麵?」傑森理直氣壯地說,不覺得哪裡奇怪。

「為什麼不吃點特別的東西?」檸檬眨眼,「而且,現在是早餐。」

「我爽。」傑森拿起桌上的銀製筷子,「換妳去。」

經過的人都會回頭,一部分是被傑森的外表吸引,其餘都在看他的牛肉麵。就像去法式餐廳點麥當勞二號餐,在高級的玩家休息區吃牛肉麵,怎麼想都很奇怪。

傑森不在意他人眼光,逕自享受高級牛肉麵。不論麵條的彈性、牛肉的肉質、湯頭的味道都非常好,這碗牛肉麵確實達到「爽」的目的。

沒多久,檸檬拿完餐點回來。傑森露出和檸檬剛才一樣的表情,開口:「一大早吃這麼甜?」

「不行嗎?」

「如果我是妳媽,看到自己的小孩早餐吃這些,一定會瘋掉。」

檸檬的盤子裡,檸檬塔、布朗尼、草莓慕斯、烤布蕾、乳酪蛋糕、棋格脆餅、葡式蛋塔、鬆餅、馬卡龍……檸檬老神在在,在鬆餅上淋滿甜死人的楓糖。僅憑視覺,傑森就能用腦子蒸餾出一百公克的蔗糖,何況吃到嘴裡。

「妳喜歡甜食?」傑森試探性一問。

「嗯,傑森不喜歡嗎?」

「我對六炭糖沒興趣。」

傑森繼續吃他的牛肉麵,檸檬拿起桌上的銀製湯匙。切開布朗尼的瞬間,黑色的巧克力從裡面流出來,傑森明顯看見檸檬的眼睛閃爍光芒,儘管還是面無表情。

好吧,喜歡吃甜食,大概是檸檬唯一像小孩子的地方。小孩吃太多糖果會蛀牙,傑森考慮要不要勸檸檬少吃,想想還是算了,他又不是檸檬的媽媽。

檸檬三兩下解決掉布朗尼,換金黃色的檸檬塔,她似乎也很滿意檸檬塔的味道,眨眼的速度比平常快了一倍。

「不過,我很會做甜點。」傑森突然開口。

「真的?」檸檬抬頭。

「我是開咖啡店的,很多客人喜歡吃甜點配咖啡,我研究過。」傑森表示:「妳盤子裡的東西,我都會做。」

檸檬睜大眼,沒想到那雙琉璃色的眼睛能變這麼大,傑森暗自在心裡給檸檬取「大眼怪物」的綽號。

這小鬼的心情好像不錯。傑森不知不覺吃完牛肉麵,請機器人收走空碗,傑森喝著奶茶,突然提議:

「哪,小檸檬。」

檸檬正在吃草莓慕斯,鮮紅色的草莓好像紅寶石。

「遊戲結束後,要不要來我店裡?」

「咦?」

「甜點很多,可以算妳便宜一點。」傑森強調:「只能一點。照妳這種吃法,我下個月店租會付不出來,請體諒小本生意。」

「……。」


遊戲結束,遊戲結束。

遊戲結束,她還有以後?


「怎麼了?」

傑森撐頭,露出帥氣,也很難解讀的微笑,「妳沒興趣?」

「不,我……」

檸檬停頓,不知道想了什麼,先是搖頭,又輕輕點頭,答應傑森:

「不用打折,我不缺錢。」

論存款,檸檬跟傑森差不多,只是後面多加五個零。

「神與畜都是凱子?」傑森好奇。

「並沒有,我們拿的是基本工資。」檸檬解釋:「神與畜效忠宇維少爺,不是為了錢,所以我們的薪水很少。論財產,我是前三名,因為我繼承了……」

突然,餐廳的另一邊傳出爭吵,打斷檸檬的話。


「賤人,閃邊去!」


聲音很大,所有人都看向聲音的來源,只見窗邊的座位,一名少女皺著眉頭,三個男人站在桌子旁向她咆哮。檸檬微愣,因為女子穿著一件紅色漢服。

她知道那是誰。

「妳一個人佔四人座,不覺得丟臉嗎?」

帶頭的男子罵道,一旁的小嘍囉附和:「才不會!上流社會的娼婦,公車頤怎麼會怕丟臉?哈哈哈!」

他們笑得很誇張,一群人捧著肚子大笑。少女依舊坐在原位,假裝什麼也沒聽見,懶得理他們。

謝頤?」

檸檬說出少女的名字。傑森問她:「妳認識?」

「沒有。」檸檬吃著馬卡龍,冷漠表示:「認識她的家人。」

檸檬的視線已經移開,不打算理睬。傑森繼續關注,發現那三人抓住謝頤的手,硬是將她從座位上拽起來,嗆聲:「怎麼不回話?整天叫床,嗓子啞啦?」

「……。」

謝頤不廢話,直接「啪!啪!」兩聲,賞對方兩個耳光。也是這個時候,傑森發現謝頤的漢服很特別,是改良過的款式,上半身保留長袖子的古典風格,下半身卻是短裙,看起來相當華麗。


「吵死了!」


看那鵝蛋臉,搭配尖銳、高亢的嗓音,推測謝頤的年紀不大,但黑色的眼睛有罕見的戾氣。

「一群醜男,害本小姐食慾都沒了!」

謝頤性子火爆。語畢,她拿起桌上的餐盤,砸到帶頭的男子臉上,又拿起玻璃杯,將裡面的水淋在對方頭頂。

「以後別出現在餐廳,省得本小姐煩!」

謝頤的氣勢沒有落於下風,但以一敵眾,玩家休息區不准玩家刀刃相向,謝頤無法拔刀。水還沒淋完,她的頭髮就被另一名男子揪住,謝頤掙扎大喊:

「放開我!」

「哼!下賤的女人,就是要拖到床上教訓!」

眼看謝頤要被扛走,看不下去的傑森正想起身,手卻被檸檬按住,對他搖頭。

「輪不到你。」

檸檬冷冷地說。下一秒,抓住謝頤的男子全部腳軟。一名戴著三角帽、身穿皮衣的奇怪男人站在他們後面。男人的腳微微彎曲,剛才用膝蓋大力頂他們的後腿,害三人重心不穩,跌在地上。


「哎?這樣就倒了?」

「不行啊,現在的年輕人……打咩打咩,打咩喔,真的打咩喔!」


男人拿著酒瓶,話說到一半開始唱歌,看起來喝了不少。謝頤一臉困惑,儘管男人跳出來救自己,她卻不認識對方,覺得他很怪。

「那是喬(Joe)。」

檸檬用湯匙挖烤布蕾。傑森又問一次:「妳認識?」

「沒有。」檸檬的回答一樣:「認識他的家人。」

「妳到底認識多少家人?」傑森翻了個華麗的巴洛克式白眼。

名為喬的男子,有一頭凌亂的灰色頭髮,戴著神奇的三角帽。不管從哪個角度,都看不到他的眼睛,只能看見一點鬍渣,有股掘墓人的陰森氣質。

「哪裡來的醉漢,閃邊去!」

叫囂的三人一起身,喬便站到他們面前,把謝頤護在自己身後,不讓他們靠近。

「老頭,滾開!這裡沒你的事!」

「嘿,年輕人,快住手,這樣很……嗝!很不好。」

喬喝著酒,露出奇怪的笑容,好心勸告:「不要違反規則,玩家休息區的警衛……嗝!你們惹不起。」

「警衛?哈!花錢就能買到的警衛型機器人,有什麼好怕的!」

他們步步逼近,喬知道會發生什麼,帶著謝頤拼命後退。與此同時,檸檬吃完的所有甜點,一邊擦嘴巴,看向餐廳的入口。


白色頭髮、紅色眼睛的修女探頭。

咧開嘴,伸出舌頭,盯著他們看。


「老傢伙,把那女人交出來!否則──!」

話沒說完,三人腳下一震,他們所在的地板劇烈震動。還沒搞清楚,三根比人還高的水晶柱從地面竄出,像來自地獄的荊棘,當著眾人的面,貫穿三人的手、腳、胸、腹,身體被撕成好幾半,內臟濺到其他玩家的餐盤,鮮血沿著白色的水晶柱流下,好像現宰的牲畜。

「……!」

謝頤愣住,喬聳肩,傑森倒抽一口氣,唯獨檸檬沒有反應。她一直看著入口,對上修女的紅色眼睛。


「嗨。」


修女揮手,給完無聲的招呼,人溶化成黑色的汙泥,消失不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