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神與畜】夢魘症20

阿曦 | 2021-01-17 22:32:10 | 巴幣 2 | 人氣 40

連載中神與畜
資料夾簡介
二十二世紀,為了找出綁架自己的「蜘蛛」,李晴煬加入了名為「神與畜」的組織。這裡的每個人都有病,每個人的心都在流血。他們不是童話故事的英雄,而是一群想活下去的人。

2157年10月12日,早上六點,商業中心B區,仙境大樓


依舊平淡的早晨。睜眼後,尼可拉斯和平常一樣梳洗,將檸檬抱去三樓吃早餐。里奧和葛蕾絲這幾天外出,尼可拉斯當保母當得非常習慣,而且派翠克會在旁邊幫忙,倒也沒想像中累。

尼可拉斯來到三樓,不只顏質逆天、還附帶賢慧屬性的派翠克剛做完早餐、正在洗手。尼可拉斯從後面把人抱住,臉埋到派翠克肩上,有氣無力地說:「早。」

「咦?這麼早起?」

派翠克已經習慣這樣親密的接觸。他把手擦乾,「睡不好嗎?」

「有點。」

「又做夢了?」

「沒,只是在想那件事。」

尼可拉斯輕輕吻了派翠克,然後把人放開,一手撐著流理台,整理他的頭髮。

前幾天的夢中,為了轉移高宇維的注意,尼可拉斯答應白絃──找出名叫羅俊的少年,以及讓檸檬注射蜘蛛糖,這讓事後聽尼可拉斯說明的派翠克非常訝異。

派翠克說:「雖然白絃姊保證,紅鶴注射給檸檬的蜘蛛糖劑量非常小,小到不會產生副作用,但檸檬長大後,蜘蛛糖會取代她體內的水果塔基因,到時……」

「到時,她就不屬於『水果塔』,而是一隻『蜘蛛』了。」

尼可拉斯自己把話接下去。

「這些我都評估過,也知道如果被宇維少爺或里奧大哥知道,會有多嚴重的後果,但我的答案不會變。」尼可拉斯篤定,「我不想讓檸檬跟我、跟所有神與畜一樣,一出生就得背負水果塔的命運,承擔艾莉絲體系曾經犯的錯,或冒著被蜘蛛追殺的危險。我希望她有選擇權,繼續當神與畜、變成蜘蛛,或當一個普通人……只要能自由選擇都好。為此,我必須用另一種東西消除她體內的水果塔,那個東西就是蜘蛛糖。」

檸檬正躺在客廳的嬰兒床睡覺,絲毫不知哥哥正在改變她的未來,賦予她神與畜沒有的選擇權。

「但是尼可,這樣她的人生會很辛苦。」派翠克說:「如果她選擇走不同的路,神與畜會變成她的敵人,包括你。」

尼可拉斯看向嬰兒床的方向,「我說過,我不會變成『疼愛她的哥哥』,等她再大一點、有自我意識後,我會開始打她、罵她、揍她,讓她討厭我。雪檸被我害死,我沒有資格被她喜歡。」

尼可拉斯說得越合理,派翠克聽得越難過。尼可拉斯這麼替妹妹著想,他也想好好疼愛檸檬,卻因為雪檸的死,去用這種方式贖罪。

「不用露出那種表情。」

發現派翠克的眼神很哀傷,尼可拉斯笑了笑,右手摸派翠克的頭,「反正我不喜歡小孩,這種育兒模式更適合我。我會用我自己的方式保護她,你不用擔心。」

「嗯……」派翠克點頭,「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再跟我說。」

「現在就有。」尼可拉斯打哈欠,「親愛的,我好餓。」

派翠克笑出聲,「快吃吧,我剛好弄完。」

因為畫面太閃太亮,作者就不細說了,反正他們在吃早餐,順便餵檸檬喝牛奶,而最討厭情侶閃光的赫密士偏偏來到三樓,一看到兩人,立刻露出「現充必須死!」的凶惡表情。

「夭壽喔你們怎都這麼早起?」

赫密士用他的超快語速說。派翠克微笑對應,「赫密士,有想吃什麼嗎?我幫你做。」

「心領了我自己來就好。」

語畢,赫密士走到冰箱前,拿了很不像早餐的東西出來,尼可拉斯困惑,「你早餐吃牛排?」

赫密士一臉理所當然,「不行嗎?」

「那你晚餐吃什麼?」

「看你媽煮什麼。」赫密士好像在罵髒話,「啊不對葛蕾絲這幾天都不在唔唔唔看哪家外賣有打折吧我沒什麼想法。」

說完,赫密士就開始煎牛排了。自從知道尼可拉斯和派翠克屬於隱瞞真相的同一陣線後,對兩人的態度變得友善許多,之前的赫密士才不跟人這樣聊天。

赫密士不喜歡高宇維,但他對艾莉絲體系忠心得嚇人,也是神與畜中最激進的保守派,尼可拉斯和派翠克不會在他面前談論檸檬的事。


「赫密士,那是你掉的嗎?」


派翠克發現地上掉了一張紙。他撿起來,上面寫著:


艾莉絲「閻王」 → 里奧.懷特
紅心傑克「白色空間&黑色汙泥」 → 李博洋&李晴煬(?)
假海龜「三日月」 → MIO(?)
睡鼠「水晶」 → 白絃
書蟲「香菇」 → 葛蕾絲.懷特
瘋帽「時間的朋友
笑臉「冰如火」 → 白絃
公爵夫人「蜜液」 → 派翠克.雷蒙
獅鷲「距離
貓「」 → 撿來的那傢伙
白兔「克隆」 → 薇奧拉 → 白絃
三月兔「火車」 → 尼可拉斯

「喔那個啊。」赫密士邊忙邊說:「那送你們吧反正我電腦有資料隨身攜帶只是怕背不起來。」

「這是……?」

「水果塔的名字和去向。」赫密士竟然放慢語速:「打問號的我目前不確定,其他基本上已定案,除非有沒發現的後代。」

尼可拉斯湊到派翠克旁邊,一看,「我的天!獅鷲一個人有這麼多水果塔?」

「我知道令人火大,但這是事實。」提到那個人,赫密士就很不高興,「更火大的是,光一個『距離』我就打不贏她。我們這些凡人,連她的手指都碰不到。」

他們繼續看,吸引尼可拉斯注意的是里奧和MIO,前幾天白絃才在他的夢裡說「他們令人擔心」、「和體內的水果塔處不好」、「現在的力量不到應有的百分之十」,尼可拉斯決定趁現在問清楚。


「MIO和里奧大哥……唉。」


忙了一陣子,一塊看起來宇宙無敵爆炸好吃的牛排誕生,赫密士淋上自製醬汁,「你想問哪個部分?」

「我一直以為MIO的天賦是兩個──『與非生物對話』和『交換』,她也親口跟我說過。」尼可拉斯看著紙條,「但你上面卻寫,假海龜的水果塔叫『三日月』。」

「這說來話長。」赫密士突然問:「你們,有在『仙境』見過假海龜本人──NAGI嗎?」

派翠克有印象,他告訴赫密士:「我看見她坐在海蝕門上。是穿著校服、黑頭髮的女生嗎?」

赫密士問:「你是不是只看到背影?」

派翠克一怔,「你怎麼知道?」

赫密士說:「如果看到正面,你的描述不會只有這樣。」

語畢,赫密士的牛排被端上桌,完美的色澤和罪惡的香氣,看得尼可拉斯和派翠克又餓了。

「別肖想,我不會分你們。」

派翠克保護自己的牛排,同時拿出手機,幫自己的牛排拍下美麗的遺照後,翻出很久以前的一張照片,給尼可拉斯兩人看,「有點恐怖,別怪我沒提醒你們。」

「……!?」

接過赫密士的手機,尼可拉斯和派翠克的肩膀同時震了一下。

「這是……?」派翠克表情驚恐。

「『假海龜』NAGI,MIO心心念念的媽媽。」赫密士拿起刀叉,「如何?能理解為什麼MIO這麼可怕了吧。」

尼可拉斯和派翠克說不出話。照片似乎使用夜間攝影,一棟漆黑的房子,一名穿著黑色長袖制服的日本女高中生,手裡拿著兩把綁有紅色緞帶的鐵扇,赤裸的雙足邊躺著四具不完整的男性屍體。最可怕的是──女高中生戴著日本的能面面具。在光線不足、又全是屍體的室內,面具就像從黑暗裡浮出來,配上女高中生的黑色長髮、垂在兩側的雙手,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恐怖片的海報。

「聽說,有些能面的背後有彎月型的印痕,假海龜的水果塔才叫『三日月』。」赫密士切著牛排,「在還有國家的二十一世紀,NAGI是日本籍,又有陰陽眼之類的靈異體質,而『三日月』就像為NAGI量身訂做的水果塔,讓她能跟死去的人交易,把那些人的怨念轉換成恐怖的力量、為NAGI所用,是一種非常詭異的水果塔。」

赫密士說:「我們都不知道NAGI在想什麼,只知道她很強、很危險、很不受控,是艾莉絲要戒備的對象。能面這種面具,嘴巴看起來在笑、眼睛卻像在哭,我不知道NAGI為什麼總戴著它,看過她真面目的只有MIO和獅鷲。」

「獅鷲?」尼可拉斯疑惑,怎麼又是這個名字?

「獅鷲和NAGI的私交不錯,NAGI視她為朋友。」赫密士說:「不過,最後因為艾莉絲的命令,NAGI死於獅鷲和仲翔的夾擊。這件事對獅鷲的打擊很大,聽說也是她叛變的原因之一。」

尼可拉斯眨眼,回想之前和MIO有關的對話,「我以為,MIO的母親是為了把水果塔『交換』給MIO、以自己的性命為代價才死的。」他說:「而且大嫂死時,你為了刺激MIO,告訴她母親是被仲翔殺死,怎麼現在又多了獅鷲?」

「你記性真好。」赫密士笑了笑,「我知道很混亂,但這一切的問題都在MIO,是她自己記不清楚。」

派翠克把裝有奶茶的杯子放回桌上,「什麼意思?」

「因為複雜的原因,NAGI死後,MIO的思緒變得很混亂、記憶破碎,連自己媽媽怎麼死的都不清楚,這也是她無法發揮水果塔的原因。」赫密士聳肩,「我不知道MIO跟你說過什麼,但聽聽就好,畢竟除了NAGI的外表和個性,MIO幾乎都不記得了。」

細數下來,赫密士討厭的人比喜歡的人要多,與其探討他「討厭誰」,不如直接問他「為什麼討厭」比較實際。

赫密士討厭高宇維,因為他嫌高宇維懦弱。作為艾莉絲體系的領導者,他應該更積極、更大動作殲滅十大家族。

赫密士討厭李晴煬和李博洋,因為兩兄弟性格很糟糕。為了不被他們汙染,應該拿個巨大的保險套把他們罩起來,與世隔絕。

赫密士討厭MIO,因為她不服規矩、搞不清楚狀況、亂用天賦,加上她繼承假海龜的水果塔,種種難以預測的因子聚集在MIO身上,赫密士最討厭不確定性。

但接下來要討論的人,赫密士一點也不討厭他。雖然自己總抱怨不想開會、常對那個人大發雷霆、又會被那個人控制,赫密士卻發自內心尊敬他,甚至──心疼他。赫密士很少願意幫人,但那個人的狀況卻是愛莫能助。


「可以的話,陪里奧大哥逛個街吧。」


赫密士突然說:「雪檸在的時候還好,現在只剩他一個人,我擔心他承受不住。」

尼可拉斯看向紙條第一行「艾莉絲『閻王』 → 里奧.懷特」,似乎聽懂赫密士的意思,「這個『閻王』,指的是艾莉絲的水果塔?」

赫密士點頭,這讓人更不解了,為什麼艾莉絲的水果塔會在里奧身上?尼可拉斯和三月兔還有血緣關係,但艾莉絲和里奧怎麼看,都是八竿子打不著的人。

「是獅鷲吧?」在赫密士面前,派翠克不會用「白絃姊」稱呼她,「能把公爵夫人的水果塔移到我身上,同理,獅鷲也能把艾莉絲的水果塔轉移給里奧大哥。」

也就是說,一百年前的艾莉絲擁有名為「閻王」的水果塔,卻因為獅鷲將水果塔轉移給里奧,現在的艾莉絲才沒有任何能力。

「尼可,」赫密士突然問他:「和三月兔共用一副身體的感覺如何?」

尼可拉斯回答:「叔叔有時會碎念幾句,其它都跟平常一樣,沒什麼特別。」

「里奧大哥可沒你幸運。」

赫密士吃完他的牛排早餐,邊擦嘴邊說:「大部分的水果塔都很安靜,頂多在夢裡出現,或像三月兔偶爾刷存在感,但有些水果塔並非如此。雖然我不想批評艾莉絲,但無法否認,她『閻王』的水果塔非常可怕,已經嚴重干擾到里奧大哥的生活,所以他才強迫自己保持冷靜,否則一不注意,『閻王』就會反客為主、搶走他的身體。」

聽到這,尼可拉斯總算明白白絃之前的意思了。

MIO和里奧,兩人體內都有強大的水果塔,但前者記憶混亂,後者無法與水果塔達成共識,才都無法發揮完整實力。
「有方法能幫助他們嗎?」善良的派翠克問了善良的問題。

「如果有就好了。」消極的赫密士給了消極的答案。

「難道,宇維少爺指的休息,是為里奧大哥和MIO提出的?」聰明的尼可拉斯提了聰明的問題。

「我也這麼覺得。」赫密士說:「神與畜確實很多新人,但大嫂死後,里奧大哥打擊很大,也讓MIO開始回憶NAGI的死亡,現在的他們真的需要『休息』。」

「那,」尼可拉斯想像,「如果他們順利克服了,MIO和里奧大哥會……!」

話沒說完,尼可拉斯的戒指毫無預警彈出視窗,從螢幕的時鐘就知道是高宇維。


「尼可,立刻到醫務室待命。」


時針指在羅馬數字二。高宇維的口氣不容反駁,命令:「博洋、晴煬、MIO三人重傷,里奧十分鐘內將人帶回,手術不准失敗。」

「是!」

尼可拉斯立刻起身。就算不是命令,但有人受傷,尼可拉斯的直覺反應就是救人,「派翠克,快跟我來!」

不出三秒,尼可拉斯和派翠克就離開三樓,直衝二樓醫務室。

「發生什麼事好端端怎麼會重傷?」赫密士另聯絡高宇維,恢復成平時的語速。

「獅鷲埋伏在謝氏,襲擊了他們。」高宇維說。

「獅鷲為什麼針對他……!」

赫密士還沒說完,高宇維就用陌生的名字打斷他:「,聽我說。」

「……?」

「謝照顏……死了。」

「……!」

正準備把盤子拿去洗手槽。聽到高宇維的話,赫密士人僵在原地、停止動作,手裡的盤子掉到地上──


「下手的人是獅鷲。」

「她一直在控制篙。一不符合期望,就把篙殺死了。」


「框啷!」

碎裂成一地心痛。回神的赫密士咬牙、大吼:

「我才不想知道這個……!」

在神與畜,掛高宇維的電話是大忌,但赫密士逕自結束通話、關掉視窗。桃紅色的瀏海蓋住眼睛,赫密士甩開三樓的門、飛快逃回自己房間,死也不讓人看到他哭。


「混帳東西……!」

「說過很多次,那種母親不值得……!」


說什麼擔心里奧,明明自身也是遍體鱗傷。討厭的人比喜歡的人多,赫密士最討厭的人,就是他自己。




夢魘症 End
The next psychosis: 重性憂鬱疾患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