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神與畜】情愛妄想症04

阿曦 A-Xi | 2023-06-10 15:26:17 | 巴幣 0 | 人氣 97

完結神與畜
資料夾簡介
二十二世紀,為了打破「紅心傑克」的宿命,李晴煬加入名為「神與畜」的組織。作為《愛麗絲夢遊仙境》後代,他們不是童話故事的英雄,而是早已被安排的羔羊。

不知過了多久,白玫瑰喪失時間概念,彷彿生來就活在鏡中世界。這個地方很安靜、很安祥,其實沒有不好,李央在他旁邊,賴雪檸則不一定。

都是夏家出產的人造人,賴家三兄妹與李門三兄弟,私下交情其實不差。第二代除了MIO和赫密士,謝照顏、金允道、白石墨、里奧、葛蕾絲,這些人都認識彼此。李康畫過每個人的肖像,就在他的畫冊。

他們是白絃的棋子,放在名為十大家族的棋盤,礙於立場才很少連絡。如果時代不同、沒被這些人生下來,第二代就是一群大學生,會跑去夜唱、熬夜玩通宵的關係。

「小叔,你們的身體……」

某年某月某天,白玫瑰和李央站在火爐前。他看見李央的手指,上面有淺淺的裂痕;賴雪檸的裂痕更嚴重,彷彿輕輕一摔,身體就會摔成碎片。

「噢,你說這個嗎?」

發現白玫瑰在看自己的手,李央解答:「我們是被遺忘的人,身體會漸漸消失。」

「消失?」

這個詞令白玫瑰不安,他問李央:「小叔也會消失?」

「托你的福,我的狀態比較好,消失的速度很慢,但身在鏡中世界,這一定會發生,只是時間問題。」李央反問:「知道凱蒂和雪點嗎?」

李晴煬搖頭。

「她們是黛娜的第二代,很久以前就被羅琳娜殺死,來到鏡中世界。」李央說:「她們被徹底遺忘,化為碎片沉在河底,彷彿她們不曾存在。」

「……。」

白玫瑰陷入沉默。就在這時,賴雪檸出現在他們後面,拍拍李央的肩膀。

「央,我哥和照顏終於出來了,要不要帶晴煬過去?」

「總算。」李央邀請白玫瑰:「走吧,我們去見另外兩人,他們也還沒消失。」

打開門,來到室外,這裡和仙境一模一樣,都是青草河畔的夏日風光,但看河流的方向就知道,仙境與魔鏡左右相反。這裡的河川閃閃發光,因為河底沉澱許多被遺忘的碎片。

「照顏!」

沿著河畔,遠遠看見一名黑色長髮的男子坐在樹下,閉目養神。賴雪檸牽著白玫瑰的手,大喊:「快來看啊,我們的小客人!」

「……。」

男人穿著黑色漢服,睜開眼睛。白玫瑰嚇一跳,眼前的謝照顏和他記憶中不同,有一張年輕的臉,五官神似赫密士,表情同樣厭世。


「久違了,小少爺。」


謝照顏沒有抬頭,瞥了白玫瑰一眼,隨後拿出一條帶子,將黑色的長髮綁成高馬尾,很像武俠小說的孤傲刺客。

和賴雪檸相比,謝照顏的損壞狀況更嚴重,因為他的腰是斷的,上半身與下半身幾乎分離,左邊臉頰也破一塊,裂口飄出細小的鏡子碎片。

「小綠怎麼樣?」謝照顏突然問。

「還可以。」白玫瑰簡要回答。

「那傢伙呢?」謝照顏又問。

「『那傢伙』?」

「灰色頭髮,戴帽子。」謝照顏描述,問的是高宇維,他的父親。


「真是的!爸爸就爸爸,照顏總是這麼彆扭!」


樹上傳來三歲男孩的聲線。白玫瑰抬頭,一隻會動的布偶從樹枝間探頭,眼睛是兩顆扣子,衣服是薩拉凱爾教的教袍,還是主教的造型。

「你好呀,晴煬少爺。」

布偶──賴霜原故意跳到謝照顏的頭上,向李晴煬揮手。謝照顏覺得他很煩,一把抓住賴霜原,像球一樣丟出去,扔給賴雪檸。

「教主?」看見變成布偶的賴霜原,白玫瑰一臉困惑,「怎麼會這樣?」

「羞於啟齒,因為我是被毒死的,全身皮膚潰爛,無法維持人形。」

布偶沒有指頭,只有圓圓的手和腳,身體有幾個破洞,裡面沒有棉花,和其他三人一樣,飄出細小的鏡子碎片。

「整個鏡中世界,只剩下你們四人?」白玫瑰問。

「還有康。」賴雪檸停頓,「等等,他和央算同一人嗎?」

「那不是重點。」謝照顏告訴白玫瑰:「河裡的碎片也是鏡中世界的居民。你如果夠閒,自己一片一片數,就能知道人數。」

賴霜原補充:「照這進度,下一個碎掉的是照顏。」

「無所謂。」謝照顏聳肩,「反正我是工具,用來傳承水果塔的工具,不奢望被誰記得,消失也無妨。」

「……。」

白玫瑰看向李央,李央點頭,認同謝照顏的說法。

「第一代永生不死,我們幫他們繁衍後代。」李央苦笑,「不過,我沒有生小孩,連最基本的任務都沒達成,我真失職。」

「誰叫你的未婚妻被殺……好痛!」

賴霜原的頭被妹妹打。賴雪檸趕緊和白玫瑰道歉,幸好他不在意。

「……怪不得,我從小只聽過爸爸,根本不知道媽媽是誰。」

和女人結婚生子,實在不像李康會做的事,但如果前提是「被迫繁衍」,整件事都說得通。李央無緣無故冒出一個未婚妻,也是同樣的理由,白玫瑰總算明白。

第一代不死,第三代繼承,中間的第二代卻被遺忘。白玫瑰覺得哀傷、不公平,卻是事實,眼前這四人就是鐵證。


「都是被安排好的嗎?」

「不遵從這些安排,就不能活下去嗎?」


李央死的時候,他跪在小叔的屍體旁痛哭。

大伯怎麼回答來著?


「不是的!」


同樣是第二代,李昂卻能斬釘截鐵,告訴他:


「你的人生是自己的!」

「要不要聽從安排,由你自己決定!」


走到河邊,白玫瑰看見沉在水底、被遺忘的碎片,發現碎片是隱喻,他彷彿看見自己。


「用不著被遺忘。」

「我的人生……早就碎了。」


他和這些碎片沒有不同。

但,他也要在這裡等嗎?

等紅心傑克吞噬自己?等李央化成碎片?等李康沉到水裡?等第四代、第五代出現,神與畜也淪為工具,大家在鏡中世界團聚?


「……。」

怪怪的。白玫瑰心想。

假使,李晴煬真的憎恨「被安排好的人生」,為什麼還有紅玫瑰?

為什麼加入神與畜?為什麼跟著高宇維?為什麼不去當蜘蛛?

以上皆非,白玫瑰意識到:李晴煬不討厭羅琳娜、紅心傑克,他誰都不討厭。因為紅玫瑰,李晴煬有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他對痛苦甘之如飴。


「你的人生是自己的!」


安排與否,打從紅玫瑰誕生,李晴煬的人生就是自己的。

紅玫瑰做出選擇,他接納破碎的人生,愛著這樣的李晴煬。

白玫瑰呢?

作為「被愛」,他的下一步是什麼?


「拼湊……鏡子……拼拼湊湊……」


他討厭悲劇。

他要的,是皆大歡喜的結局。

沒有人死亡,沒有人消失的結局。


「WOCKER(後代)……過去、現在、未來……」

「紛擾著,各執一詞……JABBER(熱烈討論)……」


Jabberwocky

傑柏沃奇,「熱烈討論的結果」

拼拼湊湊的鏡子


「晴煬?」

聽到白玫瑰自言自語,李央上前關心:「晴煬,你還好嗎?」


──央,幫我拿黃色。


「晴煬少爺怎麼不說話?」

賴霜原歪頭,問身後的賴雪檸:「他喜歡發呆?」


──不合格,吻合度不到10%。


「晴煬擅長思考,他在想事情。」

賴雪檸捏捏賴霜原的手,「大哥,你這樣好可愛噢,真想給二哥看。」


──雪檸,原來妳懷孕了?


「浪費時間。」

謝照顏起身,不耐煩表示:「我要走了,你們自己聊。」


──十大家族的反高派,一點用處都沒有。


正要消失,謝照顏卻動彈不得,黏稠的力量卻將他留在原地。他低頭,看見自己斷掉的腰,裂口流出黑色的汙泥,長出綠色的荊棘。

「……!?」

不只謝照顏,李央的胸口、賴雪檸的肚子、賴霜原破損的洞,都長出綠色的荊棘。他們破損的身體被汙泥填補,裂痕隨之彌平。


「他開始畫了。」


──另一邊的李康說。

李央抬頭,發現白玫瑰正在聆聽。

過去、現在、未來,鏡中世界每一個人的恐懼、記憶、情感,拼拼湊湊,每個聲音都被他接納,進入他的身體。


「當我被打碎,將我一片一片黏起來的,是黑色不堪的汙泥、是與人連結的慾望。」


來自紅心傑克的白玫瑰,自然會接納水果塔,但一個仙境的記憶不夠。活到現在,破碎的李晴煬被許多人愛著。他一直在和大家連結,創造記憶。


「找不回來的碎片,我用你們去補。」

「愛過我的、被我愛的,只要我們拼在一起,就是皆大歡喜。」


李央、賴雪檸、賴霜原、謝照顏,和另一邊的李康,他們的身體都長出潔白無瑕的玫瑰;沉在河川底部的碎片,都被黑色的汙泥帶出水面,化為恐懼的聲音,和他拼在一起。

人與人,仙境與魔鏡,記憶的界線越來越模糊。鏡子拼拼湊湊,白玫瑰的頭髮變成金色,另一邊的紅玫瑰也是。


「你在我心底,我也在你心裡。」

「這樣就很美了。」


白玫瑰在墓園綻放。

他轉身,李央、賴雪檸、賴霜原、謝照顏,每個人都是金髮紅眼。

沒有人死亡。

沒有人消失。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