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時空劫掠 THE TIME】《交錯》失控 IIII

白悅 | 2024-03-12 18:50:59 | 巴幣 102 | 人氣 514

連載中時空劫掠 THE TIME
資料夾簡介
在執行異星殖民計劃的途中,站長薩蒂・伯雷的兩位好友竟被指控惡意殺人?蒐證之中,他越是發覺整起事件的起因遠遠跳脫時空。面對陰謀,他又該如何化解?


失控 IIII

  空氣很灼熱很乾燥,吸進的每一口都讓人口乾舌燥,不時還會被飄在空氣裡的灰燼燙到,不管是喉嚨、鼻腔還是眼睛都無一倖免。許多地區仍然煙霧瀰漫,往前靠近就會被熱氣燙傷,那些地方沒辦法靠近,但卻傳來深深的哀嚎跟呻吟——裡面有不少人都還活著,他們哭天喊地的敲打著被封死的門。有的人從一開始的中氣十足到後來的悲涼絕望,有的人在高溫與大火中嚎叫到氣絕,有的從一開始就沒了行動能力,只能有一下沒一下地發出呻吟。

  那些地方的溫度高得無法靠近,只能看著被高溫燒得發紅的門縫、看著不斷竄出的白煙與黑煙、眼睜睜聽著那些聲音漸漸消失。

  束手無策。

  里昂跟在桐恩・納吉身後,聽著她不斷地用收訊受阻的通訊系統跟其他人交接資訊,對方的回答跟說明斷斷續續,反反覆覆失去聯繫又重新接上。里昂聚精會神地聽著她的一字一句,但沒有幾個字真的有進到腦袋裡,身後的悲鳴跟哭喊哀嚎已經遠離很久了,可那些聲音仍然跟在腦後,不停在耳旁環繞⋯⋯

  他們拼命敲打艙門,那些已經燒到發紅的艙門,手上的皮肯定⋯⋯絕對沒辦法繼續長在原來的地方,門後面的景象可想而知絕對比地獄還慘——

  「馬的該死!」桐恩・納吉又一次罵道。

  這已經不是她第一次講髒話了,自從得知爆炸的源頭在動力系統時就再也不管用字遣詞了。有人刻意炸掉遠航艦的動力系統,里昂的腦袋亂哄哄的,完全裝不了這麼多的資訊跟對話,只能把結論刪減得簡潔到不能再簡潔才能記得住自己在這裡遇到的狀況。他看著桐恩・納吉在一扇艙門前徘徊,且不肯放棄的一直跟控制室聯繫⋯⋯不是沒有回應就是雜訊太多,講再多都沒屁用。

  他走上前探望艙門外,遠航艦的機艙大門還是敞開的,米白色的屏障因突來的爆炸而消失,光亮的空間頓時變得暗紅且佈滿塵土,只能隱約看到停放在側的運輸車還有蜂鳥的機翼。看來這扇艙門是系統自動開啟的變應措施,每一扇通往外面的艙門都被鎖上了,理論上這是好事,但他們卻因此被擋在最後一道減壓室前完全出不去。

  火勢還在蔓延,這不用看,用感覺的就知道,溫度越來越高了。而且再過不久系統就會斷電,到時候就再也打不開了。

  慢慢地,有越來越多人往這裡聚集,他們攙扶著彼此每個臉上都被燻得烏漆墨黑、渾身是汗,有的被燒到渾身通紅、有的被壓斷了手腳奄奄一息,就算不知道醫療艙確切位置也猜得到那裡的狀況。有幾個人也往前湊到艙門前往外面看,但都無一例外臉上的表情從困惑變成了震驚,投向桐恩・納吉的眼神成了指望。

  她到現在都還沒成功聯繫上控制中心。

  里昂又往外張望了一番,確定減壓室裡掛著好幾組裝備跟頭盔,看起來應該是成套的沒錯。他把手放到感應器上,果不其然,暫時封閉的字樣隨即出現在手掌擺放的位置處。現在沒有人注意到他,大部分的人都很安靜的待在原地、祈禱著女人手中的通訊器能出現人的聲音,少部分的人則嘗試跟其他地方的人聯繫,內容聽上去不太妙。

  他點了點文字下方的小按鈕,那個地方與其說是按鈕,不如說是個沒有標示或提示的空白處,理論上工程師都是在那附近按幾下,然後就可以輸入特殊指令去操作,只是不知道這架遠航艦跟曾經受訓的太空站是否有相同機制⋯⋯

  這個地方沒反應就換其他地方,用點的沒反應就用滑的⋯⋯上下左右全部都試一遍,都不是嗎?難道要輸入什麼代號才行?里昂開始在面板上寫上字母,沒反應,最後變成亂滑亂點一通,可是同樣的文字依然在那裡有一下沒一下的閃著,就算用力去敲擊也沒有其他反應,理論上都要有能手動操作的方法才對啊!晶片感應嗎?

  不太可能,那樣會沒辦法應付緊急狀況!

  漸漸地他有點失去耐心了,而且周圍的交談聲變得越來越大了,內容都沒什麼變,不是傷亡人數越來越多,就是又有哪個地方燒起來了然後突然失去聯繫⋯⋯他們焦急,而他卻完全沒辦法靜下心來好好思考,也或許是因為時間不多了,所以越來越急躁。

  不知道為什麼總感覺那行字越看越不對勁,為什麼就是不消失還偏偏一直閃著?他在那行字上點來點去,系統依舊沒反應,最後手指無意間從字間滑過——文字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反黑的版面跟好幾個簡易代碼。

  就是這個!

  里昂憑著記憶去點選代碼,不知道跟薩蒂學來的那幾招在這裡能不能派上用場,理論上應該要可以才對。他舔舔發熱乾燥的嘴唇,水氣蒸發得越來越快,牆面的溫度也越來越高,一組代碼試過不行就換另一組——

  「⋯⋯博士!」桐恩・納吉一把抓住他的肩膀,力道很大,直接強迫他面向自己。她的臉也被汗水浸濕,她壓低音量,「跟我來,這裡不能再待了。」

  說完也不等對方回應就拉著他離開,沒想到卻被對方甩開手,她一臉驚訝地瞪著里昂。只見男人又在面板上點來點去,她看著對方輸入一組又一組的代碼,但都拒絕授權,眼看他還想繼續下去,桐恩・納吉忍不住上前阻止。

  「沒時間了!」她催促著。

  「⋯⋯去哪都沒時間。」他說。還有幾組沒試過,太空站的程式大多都是薩蒂編的,其他地方都是仿的,這裡的一定也是,不然當初也不可能成功阻止蓋兒帶著東西離開。

  他又舔了舔嘴唇,連舌頭都能感受到溫度飆升,輸入了另一組代碼還是拒絕授權。

  「運輸車已經準備好了,請跟我來!」她的態度強硬,手上的力道加重了幾分,里昂都快被拉離原地了,可還是堅持按下最後一個代碼。

  嗶——門開了。

  里昂望了一眼桐恩・納吉,她有些驚訝但很快又回歸冷靜。確實就像她說的那樣,減壓室裡的裝備只有五組,而且全都是備用的,拿取時可以清楚看到保養次數與使用次數,保養那裡有很長一串文字,使用次數卻是零。

  他不讓自己去多想,拿起裝備套了上去。誰知桐恩・納吉竟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穿起了太空衣、拉上頭套,而外面那人已經自顧自地開始了疏散作業,一個個遵照指示朝右邊移動。有些人往這裡探了探頭,一副也想乾脆穿上裝備一起離開,只是最後被擋在門前要求撤離。

  女人的動作看起來很俐落,應該經常穿脫太空衣。里昂掀起面罩檢查裝備,忍不住問了一句,「怎麼不去搭車?」

  「別誤會,你是少數倖存者,又是唯一一個清楚來龍去脈的人。」她戴上面罩,「也許你自認可以顧好自己⋯⋯但咱拭目以待。」

  里昂關上門、拉下面罩,按照不久前的操作方式打開第二扇艙門。裝備不一樣,腳下踩著紅土砂石的觸感也就不一樣了。桐恩・納吉這女人從爆炸之後開始的表現就已經很明顯了,比起人員的傷亡狀況她更在乎瑪格麗特號的損傷情況,即便這確實牽扯很廣,但言行舉止都透露一種失溫感。

  好像身旁擺滿了彈藥箱的砲手,只要在彈藥消耗完以前解決眼前的障礙就行,完全不去計算。

  她會有這種行為不外乎是因為基金會的研究承諾,換言之,就是如果他死了,那麽那些人理想中的第二次機會恐怕也跟著一起沒了。不過其實也並不會,只要他們不介意自己的記憶出現不可逆的破壞的話。

  代價,在最一開始的時候總是非常不起眼,當察覺到的時候往往都已經沒辦法後悔了。

  就算帶著太空面罩警報聲也依然非常響亮。已經有不少穿著太空衣的人從其他出口出來了,他們在搬運黑色的箱子,組成一排隊伍朝著醫療區移動,那群人看起來就像紅牆上的黑色礦物痕跡,少了防護罩真的讓視野變得很差。

  檢測門的大小剛好可以讓偵查車通過,門後的場景讓人不禁倒抽幾口涼氣⋯⋯

  七橫八豎的屍體殘骸沒有一具完整,只能靠衣服上的名字進行辨認。這些人在防護罩消失時當場死亡,全部待原地。在場只剩下隔離艙裡的人還活著而已,而那些活著的有的是受到變異體攻擊而倖存的人,身體也已經出現不同程度的變異了。其他的則是跟里昂一樣的倖存者,每個都因為巨大的爆炸聲以及之後的警報而感到恐慌。

  運輸車一台一台往這裡聚集,跳下了好多人、搬來了好幾位傷患卻都還只能放在地上,所有事情都亂成一團,一下子有太多事要處理。好多人抓了東西就往瑪格麗特號跑、或是又跳回偵查車上,想回去把同伴帶出來。漸漸地人越來越多,而地上的屍體根本沒來得及處理,就這樣維持在原地變成了很奇怪的景象。

  刺耳的警報突然戛然而止但很難注意到,就這樣持續了不知道多久,直到面罩中只剩下急促的心跳跟呼吸聲。里昂喘著氣,非常不安地往回望,隔著一層牆板什麼都看不到⋯⋯

  碰——!碰——碰碰——!

  爆炸接二連三地再次發生,一團團熾亮的火光在遠處牆板外迅速擴散,紅灰色的煙霧眨眼間衝破牆板、淹沒並吹散隔離艙——瑪格麗特號發生內爆了!

  「懷特博士!」

  桐恩・納吉這一聲吼得里昂立刻回神、跟著她頭也不回地奮力往前跑,煙霧擴散的速度非常快,其中破碎的機體零件四處彈射差點就打中了兩人。他們在可怕的灰霧籠罩上來的同時成功躲進一間隔離艙、關上艙門。

  可是這座隔離艙卻正在快速傾斜,根本抵擋不住瞬間氣流,眼看就快要倒了——

  里昂想也沒想就衝上傾斜的地面、用力撞向牆面,桐恩・納吉也立刻衝了上來用身體撞在牆上,兩人就這麼貼著牆,傾斜的地面也慢慢不那麼斜了,隔離艙立了回去,只剩下殘骸跟大量沙塵打在外殼上發出嚇人的唦唦聲。

  每座隔離艙都有獨立特殊的供能系統,只有艙室差點被吹倒的時候光源不那麼穩定外,其他時候都能穩定運作,換氧系統也是。里昂依然喘著氣,看了一眼門邊面板上的數字後就脫下了面罩,明明都是同樣的氣體,溫度上的差異也只有一點,但卻有種重獲新生的感覺。

  「妳說爆炸的原因是人為的,除此之外還知道其他什麼?」他問。

  「爆炸的原因?」桐恩・納吉問。她靠坐在牆邊,面罩就放在腳邊,看起來頗有狼狽相。

  「妳不是說有人故意破壞引擎?」

  「⋯⋯鑑於前幾次的入侵事件,我調查了瑪格麗特號的所有出入許可,有個不對的名字出現在不對的地方,而那人早就已經離開遠航艦了。」

  「調查?什麼時候?」

  「昨天晚上,發現淨水槽裡的屍體時馬上就調閱⋯⋯」

  「現在才知道?」

  「資料很多很龐大,系統只認晶片,不管是誰盜用晶片系統也分辨不出來,必須人工才能檢閱。」

  「只要把死者或特殊族群的身份拉出來,做比對不就可以了嗎?」

  「嗯,這就是重點了。」她沒有繼續說下去了,而是盯著里昂看。

  那個眼神⋯⋯意思是他們根本分不出究竟是誰的身份被盜用了⋯⋯派出去的人一旦死了就會撤銷身份註記,就表示被盜用身份的人還活著卻被挖掉一塊肉,在組織缺血以前植入進自己體內⋯⋯不知道為什麼,里昂腦中始終有一個名單,那個人幹過同樣的事,那個女人!

  艾曼達・凱利⋯⋯可是真的是她嗎?她是瘋子沒錯,而且是個熱愛吃人的精神瘋子,她真的有辦法破壞掉引擎?試驗者中有誰做得出這種事?

  「是誰的身份,曾經被派往哪個區域?」他問。

  「D-53區。」她停頓一下看了看對方才繼續說,「依照目擊回報,志願者艾曼達・凱利最後一次出現的就是D-53區。」

  「我還以為妳不打算——」

  「原本是這樣沒錯,但我發現你對這位志願者似乎很執著,所以特別讓人去找她。」

  「妳可總算知道她令人著迷的原因了!」里昂諷刺道。

  桐恩・納吉冷笑了一聲,「這倒是!你為什麼不早點講?」

  「我警告過妳她很危險,志願者都很危險!妳知道的倒是很多,可是卻不公開必要資訊,讓底下的人傻乎乎地以為那些脖子上有記號的人只是普通的實驗倖存者!」

  「當你拿著槍的時候知道自己要救的人是死刑犯,你會救?」

  「救?別用這麼美麗的詞。承認吧!在妳眼裡他們不過只是被打了針的小白兔,身上大不了長了幾塊肉瘤或是掉幾撮毛而已,幹嘛不帶回來繼續研究,反正資料全都有備份!」

  「聽起來這應該是你真正的看法了——」

  「噢!閉嘴!妳才在乎這些,一點也不。出了這麼高風險的任務當然會想把事情做好,我可沒有怪妳的意思,只是我不確定基金會到最後究竟會不會履行承諾。」

  「理論上你也有收到那份合約書,怎麼,沒簽嗎?」

  「死了怎麼會知道有或沒有。妳自己看過什麼會不記得嗎?」不對,還真的有可能。里昂立刻改口,「真是抱歉,我忘了,不該記住的他們不會讓妳留著。」

  「你如果這麼清楚的話又為什麼要做這些研究?難道心裡還在奢望什麼嗎?」

  聽得出她正在隱忍著某種情緒,而且這確實是她會問的問題,但里昂不想回答。都過一段時間了,外面應該已經安全了才對。只是不知道有多少間隔離艙損壞,那些倖存者還有身體發生變異的人不知道怎麼樣了⋯⋯如果沒有太空衣的話他們根本出不去,換言之那些變異的人就算出來了也沒辦法活下來才對。

  理論上不用太擔心才對,但怎麼感覺很不安,非常不安。

  他戴上面罩,桐恩・納吉的聲音忽然在耳邊響起,「你沒有問我那女人是不是艾曼達・凱利本人。」

  轉過頭,原來她也戴好了面罩並且站起來了,動作可真快。

  「⋯⋯不管是不是,能抓到就是好事。」他拉開艙門,外面一片紅灰色的沙塵滾滾,不曉得跟爆炸有沒有直接關係,風沙很大,看不到太陽。

  這個時候如果碰上沙塵暴就慘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