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神與畜】重性憂鬱疾患01

阿曦 | 2021-01-31 17:38:49 | 巴幣 14 | 人氣 70

連載中神與畜
資料夾簡介
二十二世紀,為了找出綁架自己的「蜘蛛」,李晴煬加入了名為「神與畜」的組織。這裡的每個人都有病,每個人的心都在流血。他們不是童話故事的英雄,而是一群想活下去的人。

2157年10月13日,晚上八點,仙境大樓,十二層


有尼可拉斯在,李晴煬等人的手術順利結束,三人皆已脫離危險、仍在昏睡。尼可拉斯和協助的派翠克都累到虛脫,帶小孩的工作回到里奧身上,反正他這幾天沒事。

早上找高宇維時被潑紅茶,里奧白天就洗好澡,瀏海柔順地垂在眼前,穿著休閒的長袖灰T而非襯衫,看起來沒有比尼可拉斯大多少。

「……。」

抱著睡覺的女兒,里奧看著檸檬的眼睛、鼻子、嘴巴,五官的輪廓都和雪檸十分神似。女兒很幸運,外表遺傳到她漂亮的母親,至於個性……聽尼可拉斯說檸檬不太哭鬧,估計是像到自己了,不知是好是壞。


「我想做一堆玩偶。以後我和里奧不在時,檸檬還有娃娃可以抱!」


腦中響起雪檸的聲音。里奧將女兒放回嬰兒床,自己則打開衣櫃,拿出一隻醜醜的、眼睛不對稱的兔子玩偶,彷彿雪檸還在般,靜靜守護他們的孩子。

「……。」

看著檸檬、看著玩偶,里奧的思緒飄回十年前,那時連李博洋和赫密士都不在,他們一群人在高宇維的家裡,雪檸戴著他精心挑選的婚戒。


「里奧,我們可以辦個婚禮嗎?」


里奧當時躺在沙發上看書。聽到雪檸的問題,里奧的視線離開書本,「……婚禮?」

「我知道你身分尷尬,不方便在公開場合露臉……」雪檸兩手握拳,對空大喊:「可是!!穿婚紗是每個女孩的夢想!我真的好想穿一次看看啊!!可惡!!!」

雪檸激動的模樣讓里奧笑出聲(沒錯,里奧笑了)。他跟雪檸說:「那就辦吧。」

「咦???」雪檸沒想到里奧會答應,「真的嗎?」

「假的,我可不允許。」

回話的不是里奧,而是坐在單人沙發、正在喝紅茶的高宇維。他沒有戴象徵「瘋帽」的高帽,只穿白襯衫和棕色的吊帶短褲,臉上沒有黑眼圈,右眼和右手臂也都在。

「婚禮太引人注目了。」小孩子外表的高宇維,用不像小孩的語調說:「妳想被十大家族攻擊嗎?」

「我又沒說要召高天下,辦給自己人參加就好了。」

雪檸沒有因為對方是「宇維少爺」就改變語氣。她環視一圈跟博物館沒兩樣的白色客廳,「至於場地……就這裡吧!宇維少爺的家很隱密,又很空,還不用付場地費!」

高宇維放下茶杯,「就算這樣。」他竟然跟雪檸認真起來,「妳找誰當伴郎和伴娘?」

雪檸盯著他。高宇維知道雪檸在想什麼,額頭爆出一條青筋,「我已經結婚了,別把歪腦筋打到我身上。」

「你不行,那就紅鶴囉!」

肩膀震了一下。一直沒說話、靠在牆邊擦刀的紅鶴一臉不情願。那時的他還沒注射蜘蛛糖,仍是Knight的隊長。

「鶴仔!」雪檸飄到紅鶴面前,「你來當我們的伴郎,好不好?」

「……。」死命搖頭。

「為什麼?你們三個,大學時不是最好的朋友嗎?」雪檸指著高宇維,「我不能勉強已婚人士,但鶴仔這麼稀有的單身魔法師,不幫忙太可惜了!」

莫名其妙被嗆單身。紅鶴沒生氣,只是拿出一張燒肉吃到飽的招待券、在雪檸面前晃了晃,「這個,不給妳了。」

晴天霹靂!「紅…紅鶴大爺對不起!我錯了嗚嗚嗚嗚……!」

雪檸伸手要搶,但紅鶴把招待券舉高,嬌小的雪檸摸也摸不著,於是形成一個人在跳、另一個人動也不動的滑稽畫面,高宇維和里奧都忍不住大笑。

「我也反對紅鶴當伴郎。」高宇維邊笑邊說:「那傢伙男女通殺,會搶走新娘的風采。」

「哈!?」雪檸憤怒轉頭,「你的意思是,穿婚紗的我還比不上紅鶴!?」

「『還』?哈哈哈!里奧,你聽到了嗎?她說『還』耶!」

語畢,高宇維和里奧又笑成一團,連高冷形象的紅鶴都摀著嘴巴憋笑。雖然被調侃,但看到大家都這麼開心,雪檸也生不了氣,自己也跟著笑起來。

「說到這個,」

看到紅鶴手裡的招待券,里奧跟雪檸說:「如果要辦,就別吃燒肉了。」

「為什麼?」雪檸眨眼。

「妳昨天才說自己變胖。」里奧表示:「雖然妳胖或瘦我都喜歡,但既然穿婚紗是每個女生的夢想,身材方面……」

里奧沒有把後面的話說完,雪檸已經聽懂他的意思。

「對耶,如果要穿婚紗,就要減肥了……」

雪檸一點也不胖,只是和大部分的女孩一樣,對自己的身材總是不滿意。她盯著紅鶴手上的招待券,思考十秒。

「算了里奧,我們還是不要辦吧。」

說完,雪檸趁紅鶴不注意、把招待券搶過來,「婚禮太麻煩了,人還是實際一點比較好。」

「燒肉WIN,婚紗OUT──」

高宇維覺得自己看了一場鬧劇,回憶也在高宇維刻意拉長的「OUT」中結束。里奧回到現實、看著手上的婚戒。明明應該是開心的回憶,此刻卻只感到痛苦,強烈的孤獨感席捲內心。他坐在床上,兩手痛苦地摀著臉。

他最好的夥伴──高宇維。為了大局,將自己搞得不成人形。

他最好的朋友──羅笙。為了姊姊,不惜成為他們的敵人。

他最愛的妻子──雪檸。賠上性命,犧牲自己拯救了孩子。

「……。」

他好害怕。沒來由的情緒低落,令人抓狂的無力感,駭人的胡思亂想伴隨呼吸困難而來。胸口的窒息感提醒他,自己正在失去對身體、情緒、所有感官的控制權,這副身體並不屬於里奧.懷特。

已經沒有人陪在身邊。

沒有人陪他度過低潮。

所以,那個怪物才有機可趁,侵蝕著他的意識。


「憤怒嗎?哀傷嗎?不甘心嗎?」


「……。」

聽見少女的聲音。里奧抬頭,周圍不見嬰兒床、不見檸檬,只有暗暗的黃色、微微的黑色;所身之地已非房間,里奧彷彿被裝入巨大的布幕裡。

又來了。里奧心想。他起身,一個近三公尺高的皮影戲偶出現在身後。戲偶的造型是長直髮的女孩,頭上戴著象徵艾莉絲的紅色蝴蝶結。


「里奧.懷特,你在想什麼?」


皮影戲偶開口,「閻王」在跟他說話。


「為什麼不降罪?為什麼不判刑?」

「紅鶴殺了你的妻子,他是十惡不赦的罪人。」


艾莉絲的水果塔──「閻王」,打算反客為主。里奧捂著痛到不行的頭,回應:「……我說過,我不會讓妳出來。」

皮影戲都是側面,也不會有表情變化,但里奧知道,剛才那番話讓「閻王」很不高興。


「為什麼!為什麼!」

「我就在這裡!我可以嚴懲他!為什麼你不降下報應!?」


「……閉嘴。」

琉璃色的眼睛瞪著她,「我的事輪不到妳插手。」

昏暗的燈光一閃一爍。「閻王」在顫抖,好像在發笑。


「很好……很好!」

「強迫自己不生氣、不悲傷、沒有情緒。如果你覺得這樣能壓制我,就繼續吧!里奧.懷特!」


巨大的影子壟罩里奧,下一秒,五條鐵鍊從「閻王」的手裡飛出,鎖住里奧的脖子與四肢。


「你殘破的意志會自己瓦解!」

「等我得到你的身體,我就用你的雙手殺死紅鶴!」

「以牙還牙才是『閻王』的正義!」


「……!」

瞬間回神。就像夜空中的曙光,突然一陣哭聲傳入里奧耳中。什麼布幕、皮影戲都不見,他一直都待在自己房間、坐在床上;至於女兒檸檬,就躺在面前的嬰兒床,正在……

「嗚啊──嗚啊──嗚啊啊──」

……大哭,不吵不鬧的檸檬竟然在哭。里奧很錯愕,因為這是檸檬第一次在他面前哭,一時也不知如何是好。

「嗚啊──嗚啊──」

「乖,沒事……沒事了。」

里奧抱起檸檬,盡可能安撫女兒;也因為想著「怎麼辦」,剛剛的負面情緒全部拋到腦後,中斷了他和「閻王」的拉扯。

「嗚嗚……嗚嗚……」

哭聲漸漸變小。檸檬張開她琉璃色的眼睛,眼眶含淚地看著爸爸,很害怕的樣子。

「沒事的,安琪,不用……怕。」

說到「怕」這個字,里奧停頓三秒,想起什麼重要的事情般,緊緊抱住檸檬。


「沒錯……不用怕。」

「妳還有爸爸,爸爸一定會保護妳……」


他才沒有時間害怕,也沒有時間掙扎,因為此刻的他不只是神與畜,更是一個女孩的父親。


◇◆     ◆◇


2157年10月13日,晚上十一點,仙境大樓,十二層


難得來仙境大樓,高宇維先去病房探望還沒清醒的李晴煬三人,跟尼可拉斯確認完他們的狀況,再去跟新加入的謝綠及那隻貓講話,忙完不知不覺也十一點。他原本要離開,但想到某人今早被他潑紅茶,便不自覺走向電梯,朝十二樓走去。

雪檸已經去世兩個月,看到房間裡,里奧沒有把妻子的東西收起來,高宇維一點也不意外。他戴著象徵瘋帽的帽子,眼眶掛著黑眼圈,少了右眼、沒了右臂,形象就是「宇維少爺」。

「我有任務要給你。」高宇維懶得廢話,「你要接,或在家帶小孩?」

「……。」

確認嬰兒床上的檸檬睡著,里奧轉身,「……內容?」

「恢復MIO的記憶。」高宇維說:「我要她完全覺醒『三日月』,我受夠半調子的假海龜了。」

里奧沒有回答yes或no,直接問:「期限?」

「暫未定。」高宇維說:「我剛問過尼可,那三人不知什麼時候會醒來,這個任務等MIO清醒後再開始;在那之前,你可以繼續當新手爸爸。」

里奧沒有回話,高宇維也不覺得他會回話。

「我走了。」

他們已經不是會笑在一起的關係。高宇維準備走人,里奧卻叫住他:「宇維。」

稱呼倒是都沒變。高宇維沒有轉身,「幹嘛?」

「謝照顏……不,謝篙死了。」里奧用哀傷的聲音問:「為什麼你不為所動?」


──明明你討厭離別。


「為什麼你不會害怕?」


──明明你也有要守護的人。


「為什麼……你可以這麼堅強?」


──明明你失去得比我更多。


「……。」

連續三個問題,哪怕是高宇維,也沒辦法立刻給出答案,因為他的人生沒有「正解」。他這一生都在兩個錯誤間選擇,從來沒有正確答案。

「我是時間的朋友,時間能幫我撫平百分之九十的傷痕,至於剩下的百分之十……」

高宇維拉低他的帽子。


「如果連時間都撫平不了,我就會把昨天的自己殺死,讓它永遠留在昨天。」

「我堅強嗎?我不知道,因為我根本沒有時間悲傷,也沒有閒情逸致去示弱。我這條命不是為了自己,還有你、還有晴煬、還有神與畜、還有死去的夥伴……整個艾莉絲體系的未來都扛在我肩上。」

「你如果真想幫我,就趕快讓自己好起來;我不會等你,因為我知道你會跟上。」


語畢,高宇維打開房門、揚長而去。

他討厭離別、有必須守護的人、失去了很多,正因如此他才不能停下,所有問題的答案都只有一個──

「里奧可以休息,高宇維只能前進」。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