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神與畜】重性憂鬱疾患04

阿曦 | 2021-03-06 17:08:45 | 巴幣 0 | 人氣 37

連載中神與畜
資料夾簡介
二十二世紀,為了找出綁架自己的「蜘蛛」,李晴煬加入了名為「神與畜」的組織。這裡的每個人都有病,每個人的心都在流血。他們不是童話故事的英雄,而是一群想活下去的人。

2157年11月25日,上午八點,商業中心B區


百貨公司的美食街,白絃一邊吃著草莓口味、上面灑滿彩色糖霜的冰淇淋,一邊看最新推出的網劇《與你情依依》,男主角是顏值爆高、但沒有記憶點的高挑帥哥,不知為何白絃就喜歡這種類型。

「依依,不論發生什麼,我都會用全身的愛保護妳的!!」

老掉牙的台詞、看第一集就能猜到結局的劇情,白絃就愛看這種甜到發膩的東西。白絃曾經想過,如果她不是白絃、不是艾莉絲體系的獅鷲,她只想當整天經營社群網站、每天煩惱男朋友怎麼還沒下班的少女。

當然,前提是她沒結婚。


「姊姊。」


男主角的聲音突然被覆蓋掉,白絃的手機閃過奇怪的雪花,接著畫面消失、螢幕跳出紅鶴的臉,「里奧他們……唔,妳的表情真令我傷心。」

白絃的臉嫌棄到可以做成迷因。她問紅鶴:「幹嘛?」

「里奧他們出發了。」

「我知道。」

「姊姊竟然知道?」

「你知道的事我不可能不知道。」

白絃這話好像繞口令。紅鶴知道她不願多談,但白絃沒有立刻摔爛手機,今天的心情好像不錯?

「姊姊,我能問個問題嗎?」

「嗯?」

竟然有回應!紅鶴內心止不住開心,他好久沒和白絃聊天了!

「姊姊的最終目的是阻止瘋帽,如今十大家族勢力不如從前,所以妳把重心轉移到水果塔的後代,尤其是李門兄弟。」紅鶴問:「所以,姊姊現在和我合作的原因,是為了轉移瘋帽的注意?」

「是。」白絃咬著吃冰淇淋的湯匙,「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時間。」

好性感。紅鶴看著白絃的嘴,好想變成那根湯匙。

「了解,我已經和尼可拉斯約好碰面時間。這事一成,最少能拖住瘋帽四、五年。」

「四、五年……」白絃撐著頭,「……不,仲翔等不了四、五年,他是急性子。」

「……?」聽到那個名字,紅鶴這才想起:「姊姊,李博洋好像差不多了。」

「我知道。」白絃看著她新做完指甲彩繪的手,「你放心,NAGI會解決這件事。」

「假海龜?」

「你如果擔心李博洋、擔心我們最怕的結局發生,就用你的力量幫助假海龜的後裔。製造幻境對蜘蛛而言不難。」白絃微笑,「還是你不會用,需要我請老師教你?」

竟然被輕視了。紅鶴苦笑,「謝謝,但不需要,我對自己的力量瞭若指掌。」他再問:「所以,姊姊不打算對里奧他們採取行動?」

「靜觀其變,需要我出手的並不是李博洋,」白絃點名:「是里奧。」

「里奧?」

「都怪你殺了人家老婆,他體內的『閻王』正在失控。」白絃聳肩,「如果他的意志沒辦法戰勝『閻王』,證明他沒辦法保護瘋帽,我會把他的水果塔收回來。」

「那樣的話,里奧……」

「就是廢物了。」白絃壞笑,「神與畜的打擊會很大吧?但我不在乎,重要的位子不能交給無能的人。」

紅鶴竟然陷入沉默。白絃看著他,「怎麼?殺死賴雪檸的兇手,現在竟然會擔心他?」

「澄清:殺死賴雪檸,是我還被蜘蛛糖控制的時候,而且我不後悔,賴雪檸確實是必須剷除的對象。」紅鶴表示:「但我也不能否認,我和她、和里奧、和瘋帽曾經相處過一段時間,那段時光確實很快樂。『我殺死賴雪檸』和『我擔心里奧』,兩者並不存在衝突。」

白絃還沒回話,紅鶴就接著說:「就像姊姊雖然殺死李仲翔,卻仍把他視為最好的搭檔;雖然被艾莉絲傷害,她在妳心中仍然不可取代,不是嗎?」

「……。」

看白絃的眼神,紅鶴就知道自己說錯話,但也是不爭的事實。

「呵呵。」

幸好白絃沒生氣。她的脾氣很好,在第一代水果塔是出了名的好相處,否則也活不到現在。


「弟弟,我等等要去個地方,你要一起來嗎?」


紅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白絃補充:「當然,全程保持1.5公尺社交距離;如果低於1.5公尺,我會直接手刀劈死你。」

平常的距離是用公里在計算,聽到公尺兩個字,紅鶴就夠開心了。

「當然沒問題,但是去哪?」

「墓園。」

「墓園……?」紅鶴意會過來,「去看姊夫嗎?」

「嗯,今天是允燦的忌日。既然你恢復理智,就去看看他吧,他到死都很擔心你。」

「……。」

紅鶴絲毫不忌妒那位「姊夫」,相反地,姊夫在他心中的地位僅次白絃,也是他和姊姊唯一的交集。白絃今天心情好、願意和紅鶴說話,也是拜姊夫所賜。

「走吧。」

語畢,白絃的手機恢復正常,回到網劇的暫停畫面。一名粉紅色頭髮的男子出現在美食街,和另一名粉紅色頭髮女子始終維持社交距離,畫面一度成為該百貨的熱門話題。


◇◆     ◆◇


2157年11月25日,下午一點,大眾媒體E區(東北亞)


透過白色空間,里奧、李博洋、MIO三人來到NAGI的故鄉──大眾媒體E區。因為是大眾媒體的聚集地,李博洋沿路看到很多拍戲、錄外景節目的藝人,也經過了好幾家電視台的總部。

大眾媒體E區包括日本列島與朝鮮半島,NAGI的故鄉為前者,街上偶爾能看到像MIO一樣穿和服的人,可見過了這麼久,在地文化仍然深植人心。

「MIO對這裡有印象嗎?」李博洋牽著MIO的手,問。

MIO搖頭,「變化太多了,感覺很陌生。」

李博洋嘆氣,「也是,畢竟隔了一百年。」

看著走在旁邊、一直低頭滑手機的里奧,李博洋問:「里奧大哥,雖說來到假海龜的故鄉,但事過境遷,真的有辦法找到假海龜的線索嗎?」

「……其實不難。」

說完,里奧把手機遞給李博洋。李博洋瞪大眼睛,「這是……!?」

手機顯示著一條很舊的新聞,講述一系列連續殺人案,兇手專殺有性侵前科的男子;短短兩年,總計死亡人數三百一十六人。

「假海龜在日本殺過不少人,當時造成不小轟動。」里奧說:「把當年的事發地點標記出來,就能抓出她的活動範圍。」

「原來如此……這樣一來,也能大概知道假海龜的住處。」

MIO當年只是孩子,外出的機會不多,和母親的記憶估計都發生在住家。李博洋將他們的想法說給MIO聽,MIO沒什麼想法。

「里奧。」MIO向來都直呼里奧的名字,畢竟他倆的年紀差不多,「媽媽她,和『能面』有什麼關係嗎?」

「能面?」

里奧的眼睛瞇起來。

「確實有關。」里奧說:「在我的印象裡,NAGI都戴著能面面具,但這件事照理說妳不會知道。」

「為什麼?」

「NAGI殺人時才會戴面具,面具確實強化她恐怖的形象。」里奧說:「但唯獨在女兒面前,她不希望自己是那樣可怕的人。妳怎麼知道能面的事?」

「我做了一個夢……」MIO解釋:「我夢到面具,也有看到媽媽,雖然只是背影。」

李博洋問:「還有嗎?」

「媽媽她,穿著黑色的學生制服。」MIO努力回想:「黑色的百褶裙,衣服是長袖的,胸前有紅色領巾。」

「了解。」李博洋告訴里奧:「里奧大哥,麻煩你查出當年的案發地點,我來調查附近的學校。既然假海龜當年只是學生,住的地方應該不會離學校太遠。」

於是他們兵分兩路。李博洋在一張空白紙畫了NAGI的校服、詢問附近居民,沒多久便問出是不遠處的廢棄高中。當年因為NAGI的兇殺案鬧太大,學校敵不過輿論壓力才會廢校。

「先在這裡等里奧大哥吧。」

把定位傳給里奧後,李博洋打算先在公園休息,結果MIO一到公園,就熟門熟路地跑起來、直衝有鞦韆的地方、自己盪了起來,完全不需要人幫忙推。

「嘿嘿,博洋你看!」

MIO笑嘻嘻地玩耍著。李博洋一邊叫她小心、一邊回想:自己有和MIO一起玩過鞦韆嗎?還是……

「MIO。」

「嗯?」

「是誰教妳盪鞦韆的?」

「咦?」

MIO瞪大眼睛。她看著自己握著鞦韆的手、看著隨鞦韆擺動的雙腳,終於意識到不對勁。

她怎麼會盪鞦韆?她怎麼知道這裡有鞦韆?

一百年前……這個公園一百年前不是長這樣。遊樂器材老舊、植物沒有這麼多、有很多下棋的老人……也許是懶得重新規劃,翻修後,鞦韆還在同樣的位置。

「……!?」

那一瞬間,彷彿一道水流灌入腦中,「MIA」的記憶浮現出來──她坐在鞦韆上,NAGI穿著那套學生制服、站在鞦韆旁邊,對她溫柔微笑。


「媽媽……!」


──彌亞,該回家囉。


「回家……」


──回媽媽和彌亞的家。


「今天的晚餐是……」


──彌亞最喜歡的咖哩喲。


「MIO!」

李博洋大喊,MIO的意識被喚回。李博洋問:「還好嗎?是不是想起什麼?」

「……。」

MIO瞪大眼睛、扶著額頭,沉默許久才開口:「……博洋。」

「在。」

「我以前的名字不是MIO。」她說:「是MIA。」

「我知道。」李博洋蹲下身、與她平視,「MIO是我後來幫妳取的名字。」

「但是,我想不起MIA的事。」MIO終於意識到問題:「為什麼換了名字,我就會想不起上一個名字的事?」

「……!」

李博洋無法回答。里奧在這時找到他們,「發生什麼事?」

李博洋據實以告。里奧邊聽邊思考,「學校離這不遠,NAGI也不會帶小孩去太遠的地方,她以前的住處肯定在附近。」至於MIO剛才的問題,「答案我也不清楚,但根據以前留下的資料、和我剛剛調查到的東西,應該能給妳一些線索。」

說完,里奧把手機拿給李博洋,上面顯示NAGI犯下的第一起凶殺案──死者是和她同校的學生,男男女女加起來總共八人。

「NAGI生前遭受非常嚴重的校園霸凌,也是這八人當中的其中一人,害她非自願懷孕。」里奧說著殘酷的事實。

李博洋問:「這就是她專殺強暴犯的原因?」

里奧說:「有可能,但仔細看報導:NAGI遭受霸凌的時間是2010年,這八人死亡的年份是2019。他們死去時,每個人都已經出社會了。」

李博洋皺眉,「怎麼會有九年的空白時間?」

「這就是奇怪的地方。據我父親──『白兔』阿道夫.懷特的紀錄,NAGI是2010年來到紅心皇后面前、自願擔任水果塔實驗體,也是那一年她成為了『假海龜』,但她報仇卻是九年後的事,也就是說……」里奧推論:「她當時注射水果塔,動機並不是為了復仇,而是其他原因。」

「其他原因……」李博洋沉思,「自願當水果塔的實驗體,若非有強烈的目的性,那肯定是瘋了。」

「是啊。」里奧看向MIO,「然後,根據宇維的記憶,他第一次見到NAGI的女兒『彌亞』是2020年,當時她的孩子只有五歲。」

「……!?」

連MIO都聽懂了。李博洋搖頭,「不可能!NAGI懷孕的時間一定是2010年,2020的孩子怎麼只有五歲?會不會是宇維少爺記錯了?」

「不可能。不是只有宇維,我、紅鶴、獅鷲、艾莉絲……所有第一代水果塔都能作證,她女兒確實只有五歲。」

「……。」

MIO一直沒說話。她不傻,也不笨,她聽得懂里奧在說什麼,但有些東西越是深入,越會陷入黑色的迴圈。迴圈裡沒有空氣、沒有光,一不小心連心臟都會停止,但真相的出口往往就在裡面。


「妳絕對不是NAGI的孩子。」


里奧告訴她:「不論MIA或MIO都不是。」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