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神與畜】夢魘症19

阿曦 | 2021-01-17 22:20:37 | 巴幣 4 | 人氣 28

連載中神與畜
資料夾簡介
二十二世紀,為了找出綁架自己的「蜘蛛」,李晴煬加入了名為「神與畜」的組織。這裡的每個人都有病,每個人的心都在流血。他們不是童話故事的英雄,而是一群想活下去的人。

2157年10月10日,凌晨四點,仙境(Wonderland)


「……?」

潺潺的水聲流入意識。

尼可拉斯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躺在河畔邊的草地上,空氣中瀰漫草的味道。起初不知道發生什麼,直到看見站在旁邊的人,才隱約了解原委。

「叔叔?」

穿著西裝、橘色頭髮的三月兔──尤里烏斯.史密斯背對著,人正站在河邊,不知道在低頭看什麼,連尼可拉斯叫自己都沒回應。

尼可拉斯起身,一邊環顧四週,一邊朝尤里烏斯走去。

「這是哪裡?」

「仙境。」尤里烏斯手握金黃色的銀杏,回答。

「仙境?」

「我們的最終歸處,也是你們的夢境。」

能見到尤里烏斯,證明這裡不是現實,但風拂過臉頰的觸感十分清晰。尼可拉斯問:「因為被你們帶來仙境,我們才會作夢嗎?」

「沒錯。」

「為什麼會有仙境?」

「問獅鷲,是她創造的。」

尤里烏斯鬆手,銀杏被風吹入河中。他的眼神意外平靜。死去的靈魂,在天堂寧靜地不像自己。

薇奧拉.雷蒙的葬禮已經結束一個月,回仙境大樓的尼可拉斯十分忙碌,除了陪派翠克習慣神與畜的生活,也教他醫療知識,好讓派翠克成為自己的助手。因為沒有紅鶴──羅笙的動向,這段日子出乎預料平淡,就在一切歸於平靜之時,尼可拉斯做夢了,尤里烏斯來到他的夢裡。

「獅鷲創造仙境,將水果塔的記憶封存在這裡;我們再邀請你們進來,與我們『共鳴』。」

尤里烏斯轉身,看著高自己一顆頭的姪子,伸手幫他拉平皺褶的領子,像上次一樣。

「所以,是叔叔你邀請我來的?」

「是。」

「……叔,你不會像上次一樣、又掐我脖子吧?」

「可以的話,我很想這麼做。」

拉平領子,尤里烏斯瞅了他一眼,「可惜,你是我和現實世界僅存的聯繫,我必須透過你阻止高宇維,至於阻止什麼──你不會不知道吧?我親愛的姪子。」

「……。」

高宇維不讓後代知道艾莉絲的暴行。葬禮那天,尼可拉斯向高宇維保證,自己會加入隱瞞真相的行列,條件是讓派翠克加入神與畜──但事情沒那麼簡單。在與紅鶴的對話裡,尼可拉斯推測出高宇維的「真正目的」,而這也是尤里烏斯不殺尼可拉斯的理由,他不允許高宇維胡亂下去。

所以當時,尤里烏斯和艾莉絲達成協議,以「三月兔水果塔」的身分留在尼可拉斯體內、給予尼可拉斯力量。高宇維、里奧、赫密士、葛蕾絲四人是同一陣線,尼可拉斯表面服從,其實和叔叔另闢戰場──他們務必、絕對、必須要阻止他們,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叔,我問個問題,」尼可拉斯突然問:「你為什麼這麼恨艾莉絲?」

尤里烏斯面無表情,「我和你爸,就是吃到那批感冒藥、也『幸運』被水果塔選上的人。」

於是凱薩成為「書蟲」,尤里烏斯成為「三月兔」。

「一開始,我們無法控制水果塔,力量一發不可收拾,害我們在失去理智的狀態下殺死家人;知道水果塔是紅心皇后的傑作後,我們來到亞洲,發誓用艾莉絲的命陪葬。」尤里烏斯嘆了口氣,「可是最後,我倆的心都變了。」

尤里烏斯因為復仇,逐漸失去理智、喪心病狂;凱薩被艾莉絲的人格魅力吸引,加入艾莉絲的陣營。史密斯兄弟最後變成敵人,在一場大雨中決戰,結局就是尼可拉斯看到的──尤里烏斯輸了,也死了;凱薩贏了,餘生都活在悔恨裡。

尤里烏斯恨艾莉絲體系,就算自己也是一份子,仍恨不得所有人死光,三月兔就是這樣恐怖的水果塔,但艾莉絲還是將他喚醒。為了阻止高宇維,艾莉絲願意賭──三月兔對她的恨,就是她需要的東西。


「嘖,要遲到了。」


陌生的聲音突然傳來。尼可拉斯回頭,一名銀白色頭髮,穿著深棕色背心的中年男子從他們後方走過。他掏出金色的懷錶,嘴裡喃喃自語:


「都從這麼高的地方摔下來過,」

「這次跌倒,妳應該一聲不吭。」


「『白兔』阿道夫.懷特。」

尤里烏斯知道姪子想問什麼,直接說:「里奧和葛蕾絲的父親、你的外公。所有水果塔的知識都是他發現的,也是最早死的一位。」

仙境的人事物都是記憶,「白兔」阿道夫.懷特看不見他們、自顧自地往前。尼可拉斯看著傳說中的外公,問叔叔:「我妹妹檸檬,是不是繼承到他的水果塔?」

「按照血緣,是這樣沒錯。」尤里烏斯聳肩,「但你都能繼承到我,你妹如果不是白兔的水果塔,也不奇怪。」

語畢,尤里烏斯示意尼可拉斯跟上。正當他們準備跟上白兔,一陣如回音般的女聲突然從四方傳來,悅耳地唱著:


「『頃刻四方安靜無聲,陶醉、沉迷,瑰麗、怪奇。』」

「『奔馳狂野奇幻秘境,幻境經歷驚聲連連。珍奇鳥獸,和睦對談;如幻似真,半夢半醒。』」


「……!?」

尤里烏斯認得那個聲音,「該死,她竟然在仙境……!」

「你說誰……唔啊!」

地面劇烈晃動,要不是尤里烏斯即時抓住尼可拉斯的手臂,他帥氣的臉就要貼到地面、當場破相。尼可拉斯重新站穩,卻發現周遭景物變了。


「嗨。」


穿著黑色運動外套,粉紅色長髮的女子出現在他們面前。只有一秒,尼可拉斯兩人就從河畔草原、瞬移到岩石海岸。他和尤里烏斯站在高聳的海蝕門頂端。風很大,不小心都可能摔下去。

「果然是妳。」

尤里烏斯瞪著她、將尼可拉斯護在身後,「還沒死的人,妳在這裡幹嘛?」

「我創造的空間,我難道不能來看看嗎?」女子委屈地說:「尤里里,這麼久沒見,你還是一樣沒禮貌呢。」

「……。」

在紅鶴創造的空間、那尊巨大的雕像,尼可拉斯發現自己見過女子的臉,他試探開口:「獅鷲……?」

紫色的眼睛看向他,「可以的話,請叫我『白絃』,獅鷲太難聽,太難聽了,一點也不適合女孩子。」

白絃飄在空中,模樣和紅鶴空間裡的雕像一模一樣,但實際見到本人,尼可拉斯明白紅鶴為何對她如此執著──她美麗、尊貴,俏皮中帶點邪惡,魅惑的紫色眼睛搭配尖尖的虎牙,以及那雙又長又白的腿、漫畫才有的粉紅色長髮……如果薇奧拉.雷蒙是住在城堡裡、優雅貴氣的夫人,白絃就是走在大街上,一手拿飲料、一手拿手機自拍的都市少女。可愛又大膽的氣質太吸引人,連尼可拉斯都忍不住多看兩眼。

「初次見面,『三月兔的後裔』。」白絃打招呼,「先聲明,我不是仙境的記憶,也不是死掉的水果塔,現在跟你說話的是貨真價實的人、你家宇維少爺恨死的那個白絃。」

尤里烏斯擋在尼可拉斯前面。其實尼可拉斯很訝異,因為叔叔現在的模樣,跟自己當時保護派翠克有幾分相似。

「嘴巴上說恨,卻不准別人傷害哥哥的孩子。我說得對嗎?尤里里。」白絃一語道破。

尤里烏斯竟然沒否認,轉移話題:「妳來做什麼?」

「找你姪子。」白絃很誠實,「我必須提醒他一些事。」

「……。」

「尤里里,我們是敵人,我們到死都是敵人,我也很喜歡當你的敵人。」白絃咧嘴一笑,「但別忘了,還有瘋帽那個瘋子。」

尤里烏斯陷入沉默、思考十秒,然後退到旁邊,允許白絃和尼可拉斯說話。

「嘻嘻,尤里里!」

白絃突然飛到尤里烏斯身後、抱著他,狂揉尤里烏斯的頭,超開心地說:「好久沒看你用小朋友的臉露出可怕的表情了,真的真的好可愛噢!尤里里!」

「閉嘴!臭女人,放開我!」

尤里烏斯很生氣,但白絃不怕他、繼續跟他打鬧。尼可拉斯一時反應不過來。畫風轉換太快,剛剛才說敵人,現在又像感情好的同班同學,第一代水果塔的愛恨情仇真的很複雜。

尤里烏斯將白絃的手甩開,「夠了!有事快說!他沒辦法一直待在這!」

白絃露出失落的表情,「尤里里,你討厭我了嗎?」

「從沒喜歡過。」

尤里烏斯作勢要揍人,白絃機靈躲開、朝他做了個鬼臉。

「沒關係,反正你被小悠喚醒了,我有的是時間找你玩。」

白絃笑嘻嘻地飛到尼可拉斯面前,臉湊上去,「哪,三月兔的後裔,瘋帽說你們接下來要休息,對吧?」

尼可拉斯點頭。雖然不知道白絃的消息來源,但被她知道也不奇怪。

「瘋帽真聰明,神與畜確實該休息了。憑你們現在的實力,別說我弟弟,連我的後代Platinum都應付不來,何況你們還有剛出生的嬰兒要保護。」白絃一針見血:「尤其是你舅舅,還有穿和服的女孩,他們十分令人擔心。」

里奧和MIO?尼可拉斯眨眼,「什麼意思?」

「嘿,三月兔的後裔,你必須明白:並不是每個人都像你一樣、有位『疼愛』你的叔叔──」白絃被尤里烏斯踢了一腳,「痛痛……並不是每個人都像你一樣、能跟水果塔和平共處。我剛提的那兩位,都和自己體內的水果塔處得不好,導致他們現在所發揮的力量,不到應有的百分之十。」

不到百分之十!?尼可拉斯瞪大眼睛。在他的認知裡,里奧和MIO已經是外掛角色,卻還不到百分之十?百分之百又會是什麼樣子?

尤里烏斯插話:「紅鶴現在的實力到哪?」

「非常、非常麻煩。」白絃說:「克服蜘蛛糖,這可不是玩笑,現在的我也沒有百分之百勝算。」

「『現在』的妳?」尤里烏斯立刻聽出端倪,「給我解釋清楚,妳發生什麼事?」

白絃尷尬一笑。尤里烏斯從她的表情就知道不妙,「該死……獅鷲,妳是不是變弱了?」

尼可拉斯大驚。最強的獅鷲變弱了?到底怎麼回事?

發現尼可拉斯的表情有變,白絃連忙澄清:「先說,我再怎麼弱,也只是退回第一代的水準,對付你們這些小鬼還是綽綽有餘。」她苦笑,「不過,如果對手是弟弟……會有點棘手。」

「我才不管那隻鶴!」尤里烏斯壓低聲音:「我在乎的是:如果瘋帽成功了,誰能阻止他喚醒的東西?妳是《羅琳娜條約》的最後一道防線,怎麼讓自己淪落成這德性!」

「……。」

白絃沒有回應,對話陷入沉默,只剩海浪的拍打聲迴盪在三人耳邊,安靜地讓人抓狂。

「放心吧,尤里里。」

白絃瞇起眼,舒心一笑,「瘋帽不會成功,你害怕的事情也不會發生的,相信我。」

「……真是夠了。」尤里烏斯聽不下去,「別學我那沒用的哥哥,少講沒根據的話。」

白絃不理會,將目光放回尼可拉斯,放任尤里烏斯在一邊生氣。

「『三月兔的後裔』,你選擇留在神與畜、跟你的家人在一起,我沒有覺得不妥,反而覺得你的選擇很明智。」白絃告訴尼可拉斯:「我們水果塔的共同敵人,就是擁有蜘蛛糖的『蜘蛛』,所以我們必須團結起來,這也是瘋帽成立『神與畜』的初衷。」

「但目前聽來,我們是分裂的。」尼可拉斯眨眼。他現在的眼睛和尤里烏斯一樣,都是橘色。

「沒錯,因為我、因為《羅琳娜條約》。」

白絃客觀地說,沒有刻意隱瞞什麼。


「一百年前,小悠……不,艾莉絲聽了紅心傑克──李仲翔的話,想將所有水果塔納為己有,最後被我阻止、強迫簽下《羅琳娜條約》。整個艾莉絲體系被拆成十大家族,艾莉絲本人也沒了實權,由瘋帽擔任代理。」

「但是,因為水果塔遺傳,我們的敵人『蜘蛛』鎖定了擁有『天賦』的後代、進行屠殺。瘋帽和里奧、葛蕾絲、赫密士四人成立『神與畜』對抗蜘蛛,希望透過組織的力量保護第二代、第三代的水果塔,但他發現這樣不夠。」

「瘋帽認為:真正能保護大家的,是以前那個由艾莉絲親自領導、如日中天的『艾莉絲體系』,所以他把目標轉移到我的《羅琳娜條約》──第一步就是摧毀十大家族,將原本屬於艾莉絲的權力收回來。李門的李央、史密斯馬戲團、謝照顏的謝氏、我的Platinum、薩拉凱爾教的賴家……這些不聽話的『反高派』,就變成你們故事中的『敵人』了。」


白絃說著尼可拉斯已經知道的事。尼可拉斯問她:「但這些年,妳並沒有阻止宇維少爺摧毀十大家族,為什麼?」

「因為現在的十大家族讓我很失望,他們忘了本、心中已經沒有艾莉絲,只剩下錢、權和性慾,所以瘋帽要修理十大家族,我百分之百贊成,也可以跟你預告──」白絃微笑,「未來你們要搞Platinum,我絕對不會插手。如果差勁到連瘋帽都打不贏,這種後代我不要也罷。」

好狂妄的口氣,但確實──尤里烏斯和凱薩也沒有因為史密斯馬戲團發火,第一代似乎都對他們的後輩漠不關心。

「不過,我發現一件有趣的事唷。」

白絃趴著,手撐著頭,一隻腳俏皮地彎起來,好像躺在什麼東西上。

「因為瘋帽什麼都不說,反而激發了你們的好奇心。不只你,我前陣子才和李門的小少爺打過招呼,他似乎很喜歡瘋帽,拚了命想查出真相。」

尼可拉斯知道她在說李晴煬,「妳去了謝氏?」

白絃瞇起眼睛,「當然,謝氏是反高派的頭,我對謝照顏很嚴格,不過……他讓我很失望,前陣子才『懲罰』完而已。」

神與畜前幾天接到謝照顏的死訊,原本以為是李晴煬下的手,沒想到和白絃有關。

尼可拉斯接著說:「所以妳乾脆順水推舟,直接把重心放在我們這些後代,讓我們去對抗宇維少爺。」

「應該說,是讓你們自己判斷。」白絃說:「你、派翠克、李博洋、李晴煬、謝綠、MIO、其他水果塔的後代,你們都不笨,只是被瘋帽矇在鼓裡。只要了解真相、知道以前的艾莉絲體系幹過什麼,自然會做出適合自己的選擇,而我也尊重你們的選擇。」

「這樣風險太高了,『適合的選擇』不等於『正確的選擇』。」

尼可拉斯皺眉,他告訴白絃:「宇維少爺摧毀十大家族後,下一步就是撕毀《羅琳娜條約》,結果妳把新的希望放在不確定的後代,這可不明智。」

尼可拉斯再說:「而且,妳說妳『變弱』了,雖然我不知道確切原因,但可以認定:現在的妳無法保護《羅琳娜條約》。沒有十大家族,又沒有妳這道防線,我們可謂毫無勝算,或者──其實妳已經想到了對策,所以特地來仙境見我,要和我商量?」

「……。」

白絃滿意一笑。尼可拉斯.克里斯托多羅普洛斯,這名年輕人不只有『三月兔』的水果塔,也遺傳了父親『書蟲』的聰明才智。史密斯兄弟雖然分開,卻在這名繼承者身上出現交集,實在令人高興。


「最終目的──我要控制仲翔的後裔們。」


白絃在空中翻了一圈,換成盤坐的姿勢。

「我會用MIO解決李博洋,麻煩的是那個小少爺──李晴煬擁有仲翔的所有特質,心又向著瘋帽,再這樣下去,他會變成瘋帽撕毀《羅琳娜條約》的關鍵一步。」白絃冷笑,「不過,李晴煬跟一百年前的我很像,怎麼處理他我心裡有底,但我需要時間去觀察、引導,所以我要延長十大家族的壽命,Platinum和賴家不能這麼快倒下。」

「但妳剛剛說,妳不會插手宇維少爺摧毀十大家族。」尼可拉斯說。

「所以我會拉長你們的休息時間,轉移瘋帽的注意。」白絃故意問尼可拉斯:「除了十大家族,你覺得什麼東西能引起瘋帽的注意?」

「蜘蛛。」根本不用思考,「那是我們的共同敵人。」

「沒錯,我也坦白告訴你:前幾天我和我弟弟通了電話……儘管千百個不願意,我還是答應和他合作,因為他最近要做的事,完全能達到『轉移瘋帽注意』這個目標,所以我會協助他完成,條件是不准動李晴煬──當然,其他後代他也動不了,因為我會竭盡所能保護你們;他如果想打,我完全奉陪,就算沒有百分之百勝算,我也能把他的(嗶──)打斷。」

尼可拉斯嚇一跳,沒想到白絃會講這麼粗俗的話。


「三月……不,尼可拉斯,我需要你的幫助。」


白絃終於叫他的名字。

「第一,去F區,尋找一名正在研發A型機器人、叫做『羅俊』的少年。」白絃說:「不論他有沒有『天賦』,都要說服瘋帽、讓他成為神與畜。」

「為什麼?」

「原因我等等會說。」白絃表示:「找人對你來說不難,困難的是第二個,我希望你答應。」

尼可拉斯挑眉。白絃的口氣變得莫名委婉,他有不好的預感,「是什麼?」


「帶你妹妹──安琪.懷特離開仙境大樓。」


無視對方瞪大的眼睛,白絃一字一句、篤定地告訴尼可拉斯:


「讓紅鶴給她注射蜘蛛糖。」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