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神與畜】情愛妄想症08

阿曦 A-Xi | 2023-07-16 16:26:01 | 巴幣 0 | 人氣 117

完結神與畜
資料夾簡介
二十二世紀,為了打破「紅心傑克」的宿命,李晴煬加入名為「神與畜」的組織。作為《愛麗絲夢遊仙境》後代,他們不是童話故事的英雄,而是早已被安排的羔羊。

2163年10月20日,早上五點,教育中心C區,凱薩的樹屋


「『少了一堆破事』,還真敢說。」

隱蔽的森林,凱薩整理積滿灰塵的樹屋,邊打掃邊罵:「有時間虛張聲勢,為什麼不把那小子打死?」

坐在洗乾淨的沙發,夏熠喝著自己泡的拿鐵,幫白絃回答:「蜘蛛逼近,當下時間緊迫,讓他們互咬更明智。」

「說到明智。」凱薩停止動作,一本正經說:「我好想吃冰淇淋。」

「給。」

夏熠給他一杯漂浮汽水,上面有一球香草冰淇淋。凱薩坐在樹屋的地板,沒幾口就把冰淇淋吃光,正在喝下面的飲料。

「我說啊,小白。」

凱薩抬頭,看著漂在空中、頭下腳上的白絃,正在用奇怪的姿勢思考。他一百年前就不明白,為什麼頭髮會往下垂,只有裙子不受地心引力影響?到底是什麼魔力?

「妳打算怎麼辦?」凱薩問白絃:「仙境被傑柏沃奇搶走,我們就這樣拱手讓人,享受退休生活?」

「……。」

沒有回應。經歷陪審團一役,凱薩彷彿看到一百年前的獅鷲。現在的白絃雖有羅琳娜的實力,卻沒有羅琳娜的氣質,他也不知是好是壞。

「對了,你不是想死?」夏熠突然問凱薩。

「How?」凱薩反問,「就算妳把我的棺材封死,小白也會把我的墳墓打爆,RI個屁。」

上輩子不知道幹多少壞事,才得和白絃當超過一百年的朋友,凱薩對此感到絕望。

「凱凱。」

白絃開口,變回頭上腳下的正常坐姿,輕飄飄的聲音問:「你昨天說過吧?『用羅琳娜的手揍人,用獅鷲的腦思考』。」

「所以?」凱薩在玩汽水的泡泡。

「獅鷲的腦袋,正在想很瘋狂的事噢。」

白絃轉了轉眼珠,問凱薩:「機械方面的東西,你熟悉嗎?」

「不好意思,老子什麼沒有,學位最多。」凱薩誠實回答。

「那,夏熠。」白絃咧嘴一笑,換問艾莉絲:「妳想不想學?」

「學什麼?」

「做水果塔。」

不只夏熠,凱薩也愣在原地,白絃不是在開玩笑,她很認真。

「既然水果塔可以改良成蜘蛛糖,把人變得像機器。」白絃提出假設:「反過來,我們是不是也可以把機器人,變成要人不人、要機器不機器的東西?」

「妳……!」

凱薩想說「妳瘋了嗎」,但白絃不只是獅鷲、羅琳娜,更早以前還是奎茵博士的助手。她的假設荒謬,卻不是天方夜譚。

「哈。」

面無表情的夏熠竟然被逗笑,她覺得白絃很胡鬧、很瘋狂,也很有趣。

「妳敢教,我就敢學。」

二十二世紀,艾莉絲體系的實權屬於高宇維,如今仙境也不屬於羅琳娜,白絃和夏熠可以擺脫繁文縟節,做她們想做的事。

「你呢?」夏熠問凱薩:「要一起嗎?」

「哼。」

伸完懶腰,凱薩從地板站起來,走向樹屋的角落,那裡有一個老舊的木鐘,旁邊還有一把斧頭。

「未來本身不錯,但每當有人說要『創造美好的未來』,蠢話就會從他們的嘴裡吐出來。」

凱薩突然不想死了。幹壞事前的激動、興奮,不知道會發生什麼的緊張、刺激……凱薩露出「書蟲」獨有的傲慢眼神,拿起斧頭,將老舊的木鐘劈開,從裡面拿出真空包裝的東西,是一盒藍色的感冒藥,保存狀況良好。

「走吧,一起把未來攪成屎。」

語畢,凱薩將藥片扔進嘴裡,配著汽水吞下去。


◇◆       ◆◇


2163年10月17日,下午三點,政治中心A區


陪審團一役,謝綠的手、腳、臉雖然有繃帶,但她已經能正常行動,還抽空回趟老家,和許久不見的大哥謝賢敘舊。

在謝氏留宿一天,謝綠和兄長道別,坐車來到郊區,在墓園的門口與江云格會合。江云格打哈欠,一副剛睡醒的表情。

「怎麼樣?」江云格問:「有妹妹的消息嗎?」

謝綠點頭,「她說寧可死在路邊,也不要回家。」

「好熟悉的台詞。」江云格笑了笑,「妳以前也說過。」

「是啊。」

謝綠低頭,看著自己貼滿OK蹦的手,微微嘆氣。

「自從知道爺爺奶奶是誰,就沒這麼討厭謝氏了。」謝綠說:「雖然宇維少爺、爸爸、赫密士感情不好,至少我們在同個陣營,不是敵人。」

「貴圈真亂。」

給出言簡意賅的評價,江云格示意謝綠跟上,兩人走進墓園。

「我在這裡待了三天。」江云格邊走邊說:「景色很震撼,做好心理準備。」

「什……!?」

話沒說完,謝綠便愣在原地。整片草地放眼望去,全部長滿白色的玫瑰。要不是墓碑聳立,謝綠會以為是玫瑰花田,不是墓園。

「玫瑰的根彼此相連。我割過、砍過,也放火燒過,隔一天就全部長回來,非常邪門。」

江云格指著遠方,那棟山丘上的房子,一向緊閉的門竟然敞開。謝綠記得,那棟房子是存放第一代屍體的地方,叫做「Home」。

「裡面很慘,每具屍體都長滿紅色玫瑰,看不出誰是誰。」江云格聳肩,「我費了一番功夫,才認出哪個是黛娜,因為她有尾巴。」

強風吹來,白色的玫瑰迎風搖曳,花瓣漫天飛舞。謝綠走到謝氏的墓地,死去的兄弟姊妹和謝照顏,墳上都是白色玫瑰,尤其謝照顏最多,墓碑被藤蔓纏繞,幾乎看不見上面的字。

「傑柏沃奇……」謝綠感慨,「李晴煬那傢伙,變成不得了的東西。」

江云格沒回話,銳利的貓眼看見薩拉凱爾教的墓地,有個人站在其中一塊墓碑前,竟然是賴梓綾。

「嗨。」

看見兩人,賴梓綾向他們打招呼。謝綠低頭,發現賴梓綾前面的墓碑,上面寫著一模一樣的名字:賴梓綾。

「裡面有東西嗎?」江云格好奇問。

賴梓綾──小約翰搖頭,畢竟本人的身體還在這,墳墓只是型式。

「薩拉凱爾教沒有為她舉行喪禮,墓是賴冰河弄的。」小約翰說。

「你本人的屍體,現在是一堆紅玫瑰的肥料噢。」江云格問小約翰:「沒關係嗎?」

「沒關係。」小約翰一臉淡然,「我知道,很早以前就知道。」

「多早?」換謝綠問:「李晴煬吞噬紅心傑克,你從頭到尾都很冷靜,因為你『早』就知道這會發生,是嗎?」

小約翰坦承:「和瘋帽一樣,晴煬讓我自己選。」

「你背叛李仲翔。」謝綠知道結果。

「我不這麼認為。」小約翰解釋:「付出自己,換來仲翔的保護,這是我在二十一世紀的求生之道;想在二十二世紀存活,我必須依附於更強大的東西,所以這不是背叛,是交易。」

小約翰微笑。

「不過,仙境的第一代水果塔,都被傑柏沃奇用紅玫瑰連在一起。要是我有二心,一定會被晴煬發現,是條不歸路呢。」

小約翰說的理所當然。江云格盯著他的臉,腦中浮現黛娜的記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難怪。」

江云格突然說,小約翰笑著問:「怎麼了?」

「私底下,黛娜不叫你小約翰。」江云格公布答案:「她叫你小賤four。」

「噗……哈哈哈!真敢講啊,那個*子。」

小約翰沒生氣,反而大笑起來,覺得五十步笑百步。

「她自己才是,不知道跟多少公貓交配,一天到晚和人類男性發生關係。就算沒被羅琳娜殺掉,遲早會死於性病,塞進Y字型的棺材。」

江云格爆笑,因為小約翰說的是事實。他之所以厭惡黛娜、覺得她很吵,因為黛娜的記憶像一部超級長的成人片,難怪會被有精神潔癖的夏悠討厭。

「小綠。」

小約翰切回賴梓綾的聲線,斷斷續續的語句問:「妳和晴煬,和好了嗎?」

「嗯,前幾天我們一起逛街,還幫宇維少爺買飲料。」謝綠突然想到,「你們對保齡球有興趣嗎?他說有個地方很好玩,想邀我們三個去。」

「怎麼不找博洋?」江云格歪頭。

「他說博洋很爛,會和球一起滑出去,連人帶球洗溝。」謝綠轉述:「李晴煬想訂做學生制服,我們四個出門的時候穿。」

「好呀。」賴梓綾很期待,「聽起來,很有趣。」

「既然是制服,就要想個學校名稱。」謝綠看向江云格,「有想法嗎?」

「『兩腳獸』。」江云格提議:「我們不配當人,都是禽獸。」

三人一齊大笑,同時,賴梓綾、江云格、謝綠的手機都跳出通知,是李晴煬發來的訊息,只有兩個英文字母:「OK。」

「那傢伙,竟然聽得到啊。」

看著腳邊的白玫瑰,謝綠雖然訝異,卻沒什麼反應。自從李晴煬成為傑柏沃奇,看到年輕的謝照顏和賴霜原打在一起,已經沒有事情能嚇到她。

反正,二十二世紀什麼都有可能。

什麼都不奇怪。


◇◆       ◆◇


2163年10月25日,下午四點,仙境大樓,最頂層


渙散的眼睛盯著天花板,高宇維躺在沙發上喘氣,剛洗完澡的里奧從浴室走出來,看高宇維一副快死的表情,忍不住挖苦:

「誰叫你要搬家。」

往沙發的方向,里奧扔一瓶水,但高宇維虛弱表示:「我要紅茶。」

「葛蕾絲去買了,先喝這個。」

高宇維不知哪根筋不對,突然說要搬來仙境大樓,以為靠李博洋的白色空間能省一番功夫,但他忘記兩邊格局不一樣,家具位置不對,還是得搬來搬去,里奧是被叫來幫忙的。

把高宇維擠到一邊,里奧坐到沙發上,覺得莫名其妙,明明重的東西都是他搬,高宇維到底在累什麼?

「里奧,有事情要跟你討論。」

累趴趴的高宇維換成坐姿,頭舒服地靠著椅背,跟里奧說:「我打算幫大家加薪。」

「終於。」里奧拍手贊成,「博洋會很高興。」

「還有,仙境大樓要改名。」高宇維命令:「幫我想一個。」

「……。」

里奧思考,開始一本正經胡說八道。

「是在哈樓。」

「……駁回。」

「夠夠樓。」

里奧的臉被高宇維打。高宇維生氣表示:「認真一點!」

「懷特大樓。」里奧得意表示:「你所有不動產都登記在我名下。」

「雖然是事實,但聽起來好不爽,不要。」

飲料被葛蕾絲放在門口,高宇維叫了五十杯紅茶,念在里奧幫忙搬家的份上,吸管有兩根。

「為什麼要改名?」里奧現在才問。

「和艾莉絲她們切割。」高宇維解釋:「有晴煬在,我們可以自己對付蜘蛛,不需要羅琳娜。」

里奧思索,終於迸出正經的答案:「『奇境』。」

「奇境?」

「『奇境只在夢裡遊,夢裡開心夢裡憂,夢裡歲月夢裡流。境裡境外流水過,戀著斜陽看著落,人生如夢是不錯。』」

里奧記得,這是《愛麗絲鏡中棋緣》最後的詩,宣告故事結束,套用在他們這群人身上,頗有象徵意義。

「不錯,就這個。」

高宇維又在咬吸管,被里奧當場制止,罵他壞習慣。

「你的戒指呢?」發現高宇維的左手沒東西,里奧問他。

「戴也沒意義,我被甩了。」

高宇維苦笑,郭凝羽現在的家人只有眷屬,不包含謝欲雪、謝篙和謝惟,他為此難過一陣子,卻也鬆了口氣。

他想把名字改回來,但被大家叫「宇維少爺」,不知不覺也習慣這個稱呼,高宇維就高宇維吧,反正他的身分不適合公開本名,神秘一點也好。

「你呢?」

喝著第四杯紅茶,高宇維反問里奧:「雪檸回來,你似乎不太開心。」

「……。」

里奧沉默。高宇維挑起一邊的眉毛,覺得這個沉默很怪異。

「那不是她。」

十秒後,里奧才開口,吐出這四個字。

「她來自鏡中世界,是白絃……也可能是晴煬的記憶。」

里奧閉上眼睛,難過表示:「不管哪個,都不是我認識的她。一些只屬於我們夫妻的小事,鏡中世界的雪檸都不知道,我確認過了。」

真正的賴雪檸已死,這件事情無法改變。無論羅琳娜、傑柏沃奇多麼強大,死去的靈魂都不會回來,這就是現實。

「在習慣前,我盡可能不跟她接觸,以免傷感。」里奧說。

「你女兒呢?」高宇維想起檸檬。

「沒反應,還反過來安慰我。」里奧嘆氣,「安琪沒見過媽媽,雪檸在她眼裡,只是有血緣關係的陌生人。」

高宇維喝掉第五杯,心想這樣也好,畢竟賴雪檸那群第二代,大多時候都是碎片,李晴煬很少放他們出來,一個禮拜頂多一次。

「說到你女兒,」

突然,高宇維想起赫密士的報告,跟里奧說:「惟覺得她很奇怪。」

「確實。」里奧附和:「她這陣子心情不好,很少看《大秦帝國》。」

「……你的判定標準更奇怪。」

《大秦帝國》是他們念書時,高宇維推薦給里奧的電視劇,說很適合打發時間,沒想到里奧著迷成這樣,連女兒都在看。

「你介意我派人查嗎?」

以高宇維的身分,其實不需要里奧同意,但基於尊重,加上里奧很會記仇,高宇維還是先問。

「隨你便。」

里奧不反對。高宇維開啟赫密士架的網,發送通訊,聯絡數字代碼5,對方馬上回應。

「晴煬。」

高宇維叫他的名字,下令:

「去找檸檬,聽她的聲音。」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