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神與畜】情愛妄想症10

阿曦 A-Xi | 2023-07-22 17:00:31 | 巴幣 1002 | 人氣 136

完結神與畜
資料夾簡介
二十二世紀,為了打破「紅心傑克」的宿命,李晴煬加入名為「神與畜」的組織。作為《愛麗絲夢遊仙境》後代,他們不是童話故事的英雄,而是早已被安排的羔羊。

2163年10月27日,下午一點,十一塔,100層


吹著口哨,黑色頭髮的李晴煬穿著黑色背心,披著和傑柏沃奇一樣的外套,穿起來大小剛好,一點也不色情,反而能襯出他的結實線條,非常好看。

平常沒事,李晴煬不會使用傑柏沃奇的外表,他不嚮往爺爺爸爸那種風格,酷一點、帥一點,吊兒郎當的雅痞模樣,照鏡子被自己帥死。

出電梯,直走,右轉,李晴煬難得回老家,久違來到100層,看見李仲翔的巨大畫像,他忍不住伸手觸摸,覺得很懷念。

「畫得真好。」

他後退兩步,仔細端詳,李仲翔的氣質、動作,尤其凌亂骯髒的本性,都被李康的顏料呈現出來,彷彿本人站在面前。李晴煬不禁讚嘆父親的畫功,怪不得人人都說這畫恐怖,不敢靠近。

「怎麼回來了?」

聽到聲音,李晴煬回頭,他的大伯李昂也來到100層,依然是那張嚴肅、不苟言笑的臉,給人的距離感很強,但李晴煬很開心。

「大伯,好久不見!」

不論李晴煬用什麼外表、改變多少,李昂對他的態度都不會變。李晴煬不知道怎麼形容,或許這才是家人,親情該有的模樣。

「大伯今天不是有行程?」李晴煬問。

「聽到你回來,我就把聚餐推掉了。」

李晴煬露出感動無比的表情,李昂卻補一句:「以免你搞破壞,增加我的工作量。」

「……虧你還是政客,真的很不會講話。」

兩個姪子很少回家,但高宇維會定期派人告訴李昂,李博洋和李晴煬發生什麼、遭遇什麼,他其實都知道。

「晴煬。」

「嗯?」

「康和央,他們還好嗎?」

「好的很。他們很感謝你噢,大伯。」

在兩個弟弟眼裡,李昂是強大、正直、令人尊敬的兄長。同樣是夏家出產的人造人,李昂沒有精神創傷,沒有偏激思想,沒有控制人或被人控制,沒想過復仇、奪權、被誰認可,像一根不會動的柱子,靠自己的力量站穩腳跟。這種專心做好份內工作的人,在艾莉絲體系非常罕見。

「……沒事就好。」

像是鬆了口氣,李昂的表情變得比較柔和,從西裝外套拿出一張黑金卡,拿到李晴煬面前。

「慶祝你活下來,戰勝紅心傑克。」李昂說。

「欸嘿!大伯我愛你……啊啊啊好痛!」

李晴煬伸手要拿,李昂卻突然側身,害李晴煬撲空,整個人摔倒在地,樣子很滑稽。

「之後每個月,我會和認識的銀行高層核對。」

剛才的柔和彷彿是幻影,李昂變回嚴肅又恐怖的臉,嚴厲警告:

「要是又被我發現奇怪的消費紀錄,或疑似竄改資料的舉動,我就把你名下所有資產都轉給博洋!聽到沒有!?」

窗外的天空非常應景,打了一道雷,雷光閃爍在李昂身後。李晴煬立正站好,五指併攏敬禮,像軍人一樣大喊:「遵…遵命!」

敬禮完,李晴煬鞠躬,高舉雙手,滿懷感激之情收下大伯的卡,鏡中的李康和李央都在笑。

「稟告老爺,有兩位客人,說有急事找晴煬少爺。」

投影視窗出現,十一塔的內部通訊告訴李昂:「一位是希波克拉底的醫生,另一位是雷蒙家的公子。」

李昂覺得奇怪,問李晴煬:「大老遠過來,你同事找你做什麼?」

「八成和我的任務有關。」李晴煬心裡有底,笑著說:「帶他們去我房間。大伯,我去談個公事,待會再聊!」

離開100層,李昂去三樓的辦公室,李晴煬去108層的房間。因為很少回家,顧爾也不在,李晴煬乾脆自己泡茶,有樣學樣,一壺充滿宇維少爺特色的紅茶誕生,味道真香。

「歡迎。」

不出所料,來者是尼可拉斯與派翠克。李晴煬開門迎接,三人坐在沙發,尼可拉斯懶得廢話,直接切入主題:

「你從檸檬那裡聽到什麼?」

得知高宇維給李晴煬的任務,尼可拉斯為了妹妹,大老遠跑來十一塔,因為這事不能在奇境談,江云格會偷聽。

「『聽到什麼』?」李晴煬裝傻,「什麼意思?」

尼可拉斯想吼人,派翠克攔住他,把紅茶塞到尼可拉斯面前,強迫尼可拉斯冷靜。

「晴煬,別跟我們來這招。」派翠克告訴他:「你無法透過檸檬找到郭凝羽,繼續查也沒用。」

「……。」

臉上的笑容消失,李晴煬露出苦惱的表情,捂著臉大喊:

「啊啊!好不容易有線索,結果還是斷了!有夠不甘心!」

念在尼可拉斯是同期,派翠克是他喜歡的同事,李晴煬不賣關子,從實招來:

「早在宇維少爺下令前,我就知道小檸檬是蜘蛛,不需要特別聽。」

尼可拉斯一臉驚訝,派翠克幫忙問:「從何得知?」

「金允道和白石墨。」李晴煬看向尼可拉斯,「紅鶴給小檸檬注射蜘蛛糖,Platinum兄弟在現場,我從他們的記憶看到了。」

只記得白絃和羅笙,尼可拉斯完全忘記金允道和白石墨。他在心裡罵了一聲,真是失算。

「當然,小檸檬的聲音我也聽了,結果很奇怪。」

李晴煬兩手放在後腦杓,整個人往後躺,看著天花板說:「她的聲音只有一半。」

「『一半』?」尼可拉斯挑眉。

「斷斷續續,對話聽不清楚。要不是梓綾不在,我以為她在講話。」

李晴煬一說,尼可拉斯與派翠克互看一眼。派翠克輕輕點頭,兩人用眼神達成共識,尼可拉斯開口:「原因我心裡有底,你想聽嗎?」

「不用你告訴我。」李晴煬指著耳朵,「我可以自己聽。」

「你會被宇維少爺揍。」尼可拉斯沒在怕,「就算是傑柏沃奇,宇維少爺也不准你亂聽,尤其是成員。」

確實,否則高宇維不會特別下「聽檸檬的聲音」這種命令,李晴煬認輸。

「你們想要什麼?」李晴煬問。

「我和尼可商量過,要你隱瞞、欺騙宇維少爺,這違背傑柏沃奇的原則,你絕對不會答應。」

派翠克說:「退而求其次,我們希望『檸檬是蜘蛛』這件事,你只能告訴宇維少爺,不要讓里奧大哥、赫密士……其他人知道。」

「檸檬本人也是。」尼可拉斯補充:「身分被揭穿,她百分之百會逃跑。」

「兩位還站在我的立場設想,真是感激不盡。」

只告訴高宇維,不讓其他人知道,李晴煬聽出弦外之音,尼可拉斯想幫檸檬爭取時間,真是一位好哥哥。

「我需要充足的理由,才能說服宇維少爺。」李晴煬表示。

「沒問題,我立刻告訴你。」

尼可拉斯翹腳,公布答案:「檸檬和利維坦是同一人。」

「……!?」

「我們蒐集晶片時,檸檬與利維坦達成同步。在蜘蛛的專有名詞,『同步』可以理解為合而為一。檸檬必須加上利維坦,才是完整的個體。」

尼可拉斯解釋:「然而,紅鶴為了保護檸檬,死前強制執行『終止同步』,所以被丟下的利維坦不完整,不在陪審團的檸檬也是。」

李晴煬恍然大悟,推論:「只要他們同步,我就能聽到完整的聲音,知道郭凝羽躲在哪?」

尼可拉斯點頭,「我聽說你想透過利維坦,暗中解決反對宇維少爺的勢力。在所有人被處理掉前,你不能把檸檬送上陪審團,畢竟在利維坦不完整的情況下,你還有控制權。」

檸檬還有利用價值,簡單來說就是這樣。李晴煬思來想去,覺得尼可拉斯的提議沒有不妥。要是失去檸檬這條線索,他們一輩子別想找到郭凝羽。

「明白了,我會轉達。」

交易成立。寒暄幾句後,尼可拉斯和派翠克告辭,李晴煬送他們到電梯,好心的派翠克想起什麼,問李晴煬:「我和尼可下禮拜要去E區玩,你有想要的伴手禮嗎?」

E區是MIO的故鄉,李晴煬回想之前和李博洋的對話,指名:「八橋。」

「OK。」派翠克再問:「需要多少?」

「八盒。」

「吃這麼多幹嘛?」尼可拉斯困惑。

「不是只有我。」李晴煬數給他聽:「小叔、爸爸、謝老爺、大嫂、賴教主、金司令、白司令,加我自己,一共八盒。」

派翠克拿出手機,記在名為「伴手禮」的備忘錄。尼可拉斯瞄一眼,備忘錄的長度令他絕望,尤其羅俊要的一系列模型,行李箱根本裝不下。

電梯抵達,尼可拉斯與派翠克向李晴煬道別,李晴煬卻突然伸手,壓住電梯的門,不讓它關上。

「差點忘記。」李晴煬問:「『忌妒派對』這名字,你們覺得怎麼樣?」

「很像什麼B級片。」尼可拉斯誠實回答。

「那是什麼?」派翠克反問。

「秘、密。」

李晴煬壞心一笑,放開壓住電梯門的手,電梯門關閉。


◇◆       ◆◇


2163年10月30日,凌晨兩點,商業中心B區


三更半夜,車站前的廣場幾乎沒人。穿著漢服的謝照顏坐在地上,戴著突兀的專業耳機,手裡拿著一把吉他,似乎在琢磨什麼,表情很專心。

「你在幹嘛?」

同樣坐在地上,賴雪檸湊過來,一臉好奇。

「寫歌。」

謝照顏邊說,用嘴咬開筆蓋,在紙上寫了又改、改了又寫,還是很不滿意,忍不住皺眉。

「照顏會寫歌!?」

賴雪檸露出發現新大陸的表情,哥哥賴霜原從她的背包滾出來,告訴妹妹:「照顏是音樂方面的天才,小時候還透過網路,發表虛擬歌手的作品。」

賴雪檸從發現新大陸的驚喜,變成看見鬼的驚恐。謝照顏拿掉耳機,因為手感靈感皆不佳,他長嘆一口氣。

「很久以前的事了。」謝照顏把吉他收回袋子,邊說:「多虧廣告收益,我很早就經濟獨立,不用倚靠那種父母。」

「話說,」賴霜原的小手放在下巴,問謝照顏:「你母親人在哪?」

「不知道。」謝照顏聳肩,「我不了解她,也不想了解。」

三人同時聽見快門。賴雪檸轉頭,同樣坐在地上的金允道和白石墨,兩人背靠背,四周堆滿便利商店的零食,都是金允道在吃,白石墨在玩他的古董相機。

「允道,原來你這麼能吃啊!」賴雪檸看著他,「我一直以為你有厭食症。」

「誤會誤會,我其實很喜歡餅乾。」金允道尷尬一笑,「生前都在工作,吃餅乾對身體也不好……現在回想,真是壓抑又無趣的人生。」

金允道吃完,白石墨就會幫他開新的。他生前會叫哥哥少吃一點,現在無所謂,反正人都死了,不用擔心糖尿病、高血壓、膽固醇,金允道開心就好。

「不過,好像真的吃太多,我的嘴巴好乾。」金允道問弟弟:「你有買喝的嗎?」

「……。」白石墨搖頭,看向賴雪檸。

「啊,我的飲料喝完了。」賴雪檸問謝照顏:「剛剛的茶還有嗎?」

「沒。」謝照顏想了想,提議:「要不要去喝酒?」

聽到「酒」一字,所有人眼睛為之一亮。賴雪檸立刻拿手機,搜尋附近還在營業的酒吧,找到一間評價四點八星的,看起來不錯。

「真難得,照顏竟然想喝酒!」賴霜原笑著說。

「靈感不佳,我決定效仿古人。」謝照顏一臉理所當然。

「走吧,我也好久沒喝了。」賴雪檸起身,將哥哥塞回背包。

「……。」

白石墨抬頭,拍拍金允道的肩膀,示意他看上面。金允道差點忘記,叫另外三人等一下,一手握住白色玫瑰的領帶,金允道開口:

「康、央,你們要來嗎?」

廣場前方,一棟十七層的百貨大樓,優雅的李康站在頂樓,鬼臉天蛾的披肩像對翅膀。宛如神廟裡的祭司,侍奉傑柏沃奇的他不能亂跑,必須問:

「我們可以去嗎?」

李康轉身,傑柏沃奇的李晴煬站在黑豹前面,摸著黑豹柔軟的毛。因為是坐騎,李央和李康一樣,不能隨意離開,必須經過傑柏沃奇同意。

「……。」

放下撫摸黑豹的手,李晴煬獨自一人走到圍牆旁邊,當作默許。

「感激不盡。」

語畢,李康與黑豹化為碎片,飛落到金允道等人身邊。碎片拼湊,只有李康化為人形,李央則是銀製的黑豹項鍊,掛在李康胸前。

「出發!」

賴雪檸帶路,一群人吵吵鬧鬧離開廣場,剩李晴煬一人站在頂樓。原本在欣賞夜景,待李康等人走遠,傑柏沃奇卻慢慢閉眼,似乎聽見什麼聲音,開口問:


「如何?」

「喜歡這個結局嗎?」


雙腳一蹬,傑柏沃奇跳上圍牆,寬大的外套隨風飄揚,金色的頭髮拂過臉頰。

袖子、衣襬、頭髮,及裸露在外的白皙肩膀,傑柏沃奇的背影構成美麗的畫,讓人無法移開視線。


「你們討厭悲劇,所以我們的故事不存在死亡。」


他開口,看似自言自語,其實不是。

睜眼,轉身,圍牆上的傑柏沃奇盯著前方,看向聲音的源頭。


「紅鶴?」

「噢,抱歉讓你誤會,我用錯詞彙了。」


沒錯,他在看你。

頂樓沒有照明,唯獨血紅色的眼睛閃爍碎片的光,那道光芒對著你。


「不是沒有死亡,是沒有人『消失』。」


透過小小的、窗戶一樣的東西,你一直在看傑柏沃奇;如今他發現你的存在,你們的視線第一次對上。


「紅鶴的數據在小檸檬體內。」

「他依舊存在,不是很好嗎?」


聽見你的聲音,得知從失憶起,你一直陪在他的身邊,他笑了。

傑柏沃奇很喜歡你,覺得你很溫暖。

他願意跟你說話。


「所有東西都在褪色。」

「親近的人、屬於彼此的話題、用錢買的生日禮物……全都會離開自己,或自己主動離開。」


他伸手,彷彿在向朋友展示,讓你看清楚這個世界。

原本屬於羅琳娜的二十二世紀,現在變成他為高宇維創造、沒有生離死別的新時代,他很滿意。


「唯一不變的只有記憶,因為記憶能證明存在。」

「擁有記憶,萬物的存在與我交織,於是我成為自己。」


羅琳娜的記憶只有第一代,傑柏沃奇的鏡子什麼都有。

李康、李央、謝照顏、賴霜原、賴雪檸、金允道、白石墨,死去的第二代在酒吧暢談,分享生前做過的糗事。

被李晴煬掐死的翠斯特.卡特賴特,在夜晚的B區和單于飆車,差點撞到步履蹣跚的中田先生,被路過的白欣濛拉住。

謝環牽著謝喬的手,幽蘭走在兩人旁邊,抱著名為格格的貓。

謝霸和謝靜投出三分球,作為教練的李政煥比他們興奮,三人抱在一起歡呼。


「只要我記得,大家就不會消失。」


人生被艾莉絲體系安排,這個世紀一度要他的命,但他沒有變成紅心傑克,而是拼成新的鏡子,一面是李晴煬,一面是傑柏沃奇。

他不是童話故事的王子。作為羔羊的他,如今正站在這,和你分享他的傑作,他的結局,他的皆大歡喜。


「糟糕,我該走了。」

收到通知,傑柏沃奇的視線從你身上移開。他聽見你的好奇,特別告訴你:「宇維少爺找我,我們正在設計一場派對。」

派對的主題、內容、邀請名單,他原本想告訴你,但故事已經離題,儘管聽見你的不捨,他依然決定到此為止,不能再說下去。

「去看小檸檬吧。」

故事的尾聲,他只能給你一點提示,並向聲音的源頭、敬愛的你,獻上深深的一鞠躬,感謝你的收看。


「『不成神,便成畜。』」


無視你的呼喚,金色的頭髮、紅色的眼睛、寬大的外套……李晴煬縱身一躍,從十七樓高的頂層墜落,身體在空中崩解。


化為傑柏沃奇的碎片。

化為紅心傑克的汙泥。

化為殘暴的紅玫瑰,與褻瀆的白玫瑰。


「爾今,我已成神。」


我已完整。














──《神與畜》全文終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