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神與畜】情愛妄想症05

阿曦 A-Xi | 2023-06-24 17:15:21 | 巴幣 0 | 人氣 112

完結神與畜
資料夾簡介
二十二世紀,為了打破「紅心傑克」的宿命,李晴煬加入名為「神與畜」的組織。作為《愛麗絲夢遊仙境》後代,他們不是童話故事的英雄,而是早已被安排的羔羊。

2163年10月11日,中午十二點,陪審團


「謝了,瘋帽。」

吸著二十二世紀的新鮮空氣,李仲翔佇立在黑色的汙泥中央,表情相當滿足。他對艾莉絲體系的愛多麼濃厚,腳下的汙泥便如此黏稠。一旁的高宇維保持沉默,不想說話。

「……仲翔。」

面對死而復生的摯友,白絃再怎麼懷念往日時光,也不後悔殺死李仲翔,因為紅心傑克是絕對的惡,他不能存在。

「你殺了李晴煬,是嗎?」

「是的。」

李仲翔咧嘴一笑,大方承認:「上次因為凝華,好不容易殺掉白色;這次多虧妳,紅色的也死了。」

白絃搖頭,失望又無奈地說:「我的記憶不能殺死後代。我要你們共存,不是取代。」

黃色布條掉到地上,李仲翔撥開頭髮,血紅色的眼睛完整露出,將白絃的身影映在瞳孔,她的長髮令李仲翔皺眉。因為一廂情願,李仲翔無法接受一百年後的白絃,在他心裡,白絃只能是獅鷲,不可以變。

「親愛的,妳不想傷害任何人,又不希望我們消失。作為朋友,我必須明白告訴妳:妳太貪心了。」

李仲翔走向白絃。每走一步,他的頭髮、身體、襯衫、褲子、手套,都會滲出黏膩的汙泥,猶如胎盤沒舔掉的動物。

「每個選擇都會伴隨犧牲,妳無法兼顧所有事,這是羅琳娜的悲劇。」李仲翔同情表示:「羅琳娜是神,神不能有感情,這對妳來說很難。我早說過,羅琳娜不適合妳。」

「……。」

當黑色的手套伸向白絃,白絃沒有躲。李仲翔捧起她的臉,汙泥畫過白絃的眼角,輕聲細語說:


「捨棄羅琳娜吧,小白,妳不需要承擔這些。」

「我回來了,妳不再是一個人。」


那是一種很甜的毒。一百年前,服毒的人是夏悠;一百年後,李仲翔將同樣的毒送到白絃嘴邊,等著她吞下。

「……五公尺。」

她沒那麼傻。白絃開口,李仲翔就被無形的力量推開,兩人拉開距離。


「我很熟悉你的技倆,仲翔。」

「李晴煬被你殺死,不要轉移話題。」


白絃沒有服毒。她以羅琳娜的姿態,擺出獅鷲的嘲諷表情。

「死了一百年,還是一樣沒長進。」白絃冷笑,「仲翔太遜了,太遜了!」

「遜」字一出,李仲翔的腳下出現鐵軌,一台失速的火車從旁衝出,李仲翔防不勝防、正中紅心,整個人被撞飛出去,變成爛泥濺在地上,噴得到處都是。

「我叫了援軍。」

夏熠站在白絃後面,同時,穿著醫師袍的尼可拉斯從遠方走來,表情比平常更可怕,和一百年前的三月兔很像。

「F**K,結果還是復活了。」

尼可拉斯吐掉嘴裡的菸。夏熠看著被她喚回的三月兔,問尼可拉斯:「尤里烏斯還好嗎?」

「氣死了,叔叔就是不希望李仲翔復活,才答應和我共存。」

尼可拉斯看向白絃,替尤里烏斯警告:「不准出手,三月兔很樂意幹掉紅心傑克。」

「不可能,你們贏不了。」

白絃一說,遠方便傳來李仲翔的笑聲。散落四處的汙泥匯集、重塑,李仲翔從液體變回固體,爛泥變回人型。他撿起斷掉的頭顱,一邊笑,一邊把頭顱黏回脖子,用汙泥固定。

「書蟲的兒子,三月兔的繼承人。」李仲翔看著尼可拉斯,問候:「凱薩過得如何?」

「糖尿病邊緣。」

尼可拉斯回答,下一秒,李仲翔的胸口被捅一刀。謝綠出現在後方,刀子貫穿李仲翔的身體,饕餮的綠色眼睛瞪著獵物,齜牙咧嘴怒吼:

「我說過,如果李晴煬被取代,我一定讓你死!」

「……。」

後背被捅,李仲翔彷彿感覺不到痛,刀鋒滴落的也不是血,是濃稠的汙泥。

「小姑娘,妳的血很不乾淨。」

汙泥凝固,謝綠的刀被黑色的膠狀物質黏住,拔不出來。

「瘋帽、笑臉、蜘蛛,妳是哪個?」

李仲翔舉起左手,中指與食指並攏,輕拍右手手掌。黑色的膠狀物質蔓延到刀柄,察覺異狀的謝綠立刻鬆手,剛才站立的地面刺出比樹木還高的黑色荊棘,幸好她沒被黏住。

「作為後代,你們太囂張了。」

李仲翔的聲音蘊含憤怒,謝綠的刀像被汙泥吃掉,竟然與李仲翔的身體溶為一體。白絃打算出手,卻被夏熠制止,叫她先觀望。

「妳做什麼?」白絃不解,「他們打不贏仲翔,會死的!」

夏熠搖頭,「不見得。」

黑色的荊棘彷彿有生命,沿著謝綠所在的方向蔓延、生長,同時,謝綠駕駛饕餮的重型機車,高速運轉的輪子一邊閃躲,一邊輾斷荊棘。

「相信我,」夏熠告訴白絃:「他們非常生氣。」

語畢,一雙貓眼出現在李仲翔面前,瞳孔縮成細細的線。李仲翔的視覺被剝奪,視野漆黑一片。荊棘停止生長,江云格亮出鋒利的爪子,一把抓向李仲翔的身體,從汙泥裡掏出謝綠的刀,丟還給主人。

「多謝。」

「不客氣。」

拿回刀,江云格連忙跳開,遠方的派翠克開槍,紫色的子彈如雨水般灌向李仲翔。一百年前,這個人用言語蠱惑夏悠、她的姪女,公爵夫人非常憤怒,透過派翠克開口:

「『紅心傑克偷走水果塔,一個不剩!』」

「……。」

失去視覺,李仲翔沒有慌張。他閉上失去功能的眼睛,一隻有著紫色舌頭的巨大泥怪出現、張嘴,將李仲翔整個人吞入口中。派翠克的子彈沒有命中,全部打在泥怪身上,汙泥與毒液混為一體。


「In me, past, present, future meet.」
(於我,過去,現在及未來,共處一室)

「To hold long chiding conference.」
(商談著,各執一詞)


泥怪張嘴,李仲翔現身,獲得摻毒的黑色汙泥。

「原來如此,所有人聚集在陪審團,審判紅心傑克的罪刑。」

說著,李仲翔的右腳輕踩地面,摻毒的汙泥濺起、化為比人還高的釘子,射向朝自己衝來的五台火車。在沒有視覺的情況下,李仲翔依舊識破尼可拉斯的偷襲,精準攔截,火車全被毒液侵蝕。

兩根手指插入眼睛,李仲翔從眼眶挖出舊的汙泥,讓新的汙泥化為新的眼球,藉此恢復視覺。

不只毫髮無傷,李仲翔始終站在原地,沒有移動。觀望的夏熠感到心寒,因為這不是紅心傑克的全部;如果李仲翔有白色空間,後代早已全滅。

「白絃,妳……」

夏熠轉頭,發現白絃的樣子很不對勁。她捂著嘴,某種像寄生蟲的東西在她體內騷動,白絃的內臟彷彿被什麼抓住,她開始咳嗽。

「咳咳……咳咳咳!」

彷彿一半的能量被吐出來,白絃一直咳,一直咳,整個人跪倒在地。同時,一張熟悉的面具出現在李仲翔眼前,是假海龜的能面。

「髒死了,好噁心!」

戴著NAGI的能面,MIO連同母親的憎恨,鐵扇砍斷李仲翔的右手,大罵:「晴煬不是你的!還來!!」

「那是我的台詞,假海龜。」

李仲翔露出陰險的笑容,斷掉的手竟然沒落地,以非常畸形的角度扭轉回來,揪住MIO的頭髮。

「李博洋姓李,那是我的白色空間。」

他警告,同時,斷裂的切面也長出手,從前面勒住MIO的脖子,兩隻手一前一後,打算把MIO的頭擰斷。


「『白色仲夏,睡在書上,瘋的貓。』」

「記得嗎?夏悠的命令多麼單純,『砍掉他們的頭!』」


回憶當年,李仲翔的聲音變得異常亢奮。在他心裡,那段時光不是黑歷史,他和夏悠是彼此的「非你不可」,充滿著愛與幸福,多麼令人懷念。

「MIO!」

派翠克大叫,然而,汙泥化為體型像狗、擁有六隻腳的畸形生物。十三隻泥怪邊流口水,飢餓地撲向尼可拉斯等人,他們無法抽身。

「在沒有夏悠的世紀,尋找夏悠的痕跡……我明白了,這是極致的愛!」

李仲翔瘋癲大笑,MIO的頭被扭超過九十度,脖子的肌肉瀕臨極限,幾乎要裂開。


「待宰的羔羊,你們都是祭品!」

「敬夏悠!敬水果塔!敬艾莉絲體系!」


說完,李仲翔使力,卻沒聽見骨頭斷裂,反而聽見李博洋的聲音,從MIO面具下的嘴巴傳出:

「別這樣。」

MIO消失,被李博洋收進白色空間;三秒後,她被送回陪審團,縮在一棵樹上,穿著和服的手臂向前一指,開口:


「古池や,蛙飛びこむ,水の音。」
(寂寥古池畔,有蛙跳進池中,但聞一聲響)


話落,MIO的鐵扇畫出武甕槌大神的浮世繪,攻擊眾人的泥怪全被雷電劈擊、命中、消滅。彷彿被無形的劍釘在地上,李仲翔臉朝下,整個人「磅!」一聲按倒在地,背脊爆出星星火花。他無法動作,身體被烙下三日月的印,尼可拉斯的火車隨後趕上──

「趁現在!!」

火車輾過,謝綠、派翠克、江云格隨後接手,李仲翔的身體彷彿被攪碎,從一個人類變成兩塊、四坨、十顆……直到碎成五十粒,李仲翔終於不堪負荷,身體溶化,沉入地底。

「咳……不好!」

汙泥滲入土壤,黑色的面積開始擴大。白絃知道那是什麼,著急地張望四周,邊咳邊喊:「小約翰!你在哪!?」

「……。」

沒有參戰的賴梓綾──小約翰,一直守在沉默的高宇維旁邊,不知道在等待什麼。白絃又咳,咳得更嚴重,吐出一堆玫瑰花瓣,是血的紅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陪審團的陸地化為黑色的眼淚池,李仲翔的笑聲傳遍整個陪審團,所有人開始下沉,掉入紅心傑克的深淵。


「我看起來──像會游泳嗎?」


伴隨李仲翔的氣音,眼淚池伸出無數隻黑色的手,樹木、屍體、建築殘骸,全部被眼淚池吞噬,落入無邊無際的黑暗。

「這是什麼……不要!」

謝綠叫不出機車,整個人被往下拉。

「放開我!走開!」

尼可拉斯的腳被抓住,頭被壓入池子。

「尼可!唔……!」

派翠克動彈不得,四肢都被黑手纏住。

「這死法真討厭。」

黑色的水淹到下巴,江云格很認命。

「媽媽!博洋!!」

白色空間無效,在樹上的MIO被黑手抓到池裡。

「咦……?」

為了保護受傷的赫密士,金允希一直躲在泡泡,此刻卻被迫現身。她抱著昏迷的赫密士,兩人一起下沉。

「李仲翔,快住手!」

幫里奧療傷,好不容易做完緊急處理的葛蕾絲,兄妹倆也被捲入眼淚池,葛蕾絲的孢子失去作用,像溺水一樣驚慌失措。

「鶴哥哥!」

D區的檸檬目睹一切,羅笙的屍體也在下沉。無法與利維坦同步,檸檬無計可施,趕緊聯繫中控室:「羅俊!」

「不好,大家的訊號一個個消失……!」

羅俊手忙腳亂,聯絡僅存的賴梓綾,同時,羅俊透過中控室的大螢幕,發現一件奇怪的事。

「咳咳……夏熠……!?」

水果塔對艾莉絲無效,然而,此刻的夏熠竟然也在下沉,白絃對此非常震驚。陪審團沒被眼淚池影響的,只有高宇維。

「宇維少爺,決定好,了嗎?」

賴梓綾開口。同樣在下沉,她卻異常冷靜,嘴角還微微笑著,絲毫不懼怕眼淚池。

「……嗯。」

高宇維終於說話。他起身,當著所有人的面,做出凡是神與畜、第一代水果塔、知道他是謝欲雪的每一個人,都無法相信的動作──


他拔掉了婚戒。


婚姻的誓言、郭凝羽的愛情、對家的渴望……高宇維捨棄一切,婚戒被他扔入黑色的汙泥,彷彿在對眼淚池許願。


「宇維少爺,您討厭生離死別,卻在追求郭凝羽的死,很痛苦吧?」


「……我不想殺你。」


「沒有生離死別的世界,宇維少爺有興趣嗎?」


「……我不希望你死。」


「在那個世界,您就是我的王。」


「我希望你……活下去。」


「我將為您存在。」


高宇維做出選擇。確認了答案,賴梓綾完成她的任務。睡鼠的動作很慢,彷彿身在一口都是糖漿的井,緩緩舉起一隻手臂,彈指。

「Red Quartz。」

她開口,巨大的紅寶石柱從眼淚池裡長出,將沉下去的每一個人都救上來,同時,黑色汙泥彷彿被按下倒轉,綠色的大地重回陪審團,汙泥收攏回李仲翔體內。

「……。」

呆愣在原地,李仲翔看著自己的手。收攏的黑色汙泥像沸騰的水,在李仲翔的體內騷動、狂舞、亂竄,越來越混亂,也越來越奇怪。

「……小白。」

控制不了。

四肢顫慄,紅色的瞳孔開始顫抖,李仲翔露出白絃沒有見過的表情。汙泥從身體流出,李仲翔害怕地抓著自己,想堵住流出來的汙泥。

「不,不要……小白!」

流出來的汙泥不是黑色,摻雜了紅與白,顏色變得非常詭異,像被使用過的調色盤,上面塗滿顏料,等不及為李仲翔上色。

「仲翔!?」

白絃伸手,汙泥一夕之間化為荊棘,緊緊纏繞住李仲翔,他的皮膚被刺出一個又一個洞,越來越多汙泥流出來,越來越多荊棘包裹住他,李仲翔尖叫:


「小白!!救我!」

「救我!救我……!」

「小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發自仙境的尖叫,李仲翔淒厲哭喊,荊棘吸收他的血、他的肉、他的記憶、他的情感……李仲翔被包裹成一個巨大的繭,他曾經活過的證明都被荊棘吸收,成為某種東西的養分。

「……。」

「……?」

「……!」

白絃跌坐在地。不只她,在場的夏熠、神與畜,不在場的檸檬、第一代水果塔,大家都不知道發生什麼。慘烈的叫聲結束,包裹住李仲翔的繭,荊棘綻放出殘暴的紅玫瑰,與褻瀆的白玫瑰。


「回來吧。」


站在繭的前面,高宇維摸著紅玫瑰與白玫瑰,用那天在游泳池邊的語氣,呼喚他的名字:

「晴煬。」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