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神與畜】重性憂鬱疾患02

阿曦 | 2021-01-31 17:45:33 | 巴幣 4 | 人氣 32

連載中神與畜
資料夾簡介
二十二世紀,為了找出綁架自己的「蜘蛛」,李晴煬加入了名為「神與畜」的組織。這裡的每個人都有病,每個人的心都在流血。他們不是童話故事的英雄,而是一群想活下去的人。

2157年11月1日,上午十一點,仙境大樓,十二層


「哥,能陪我去逛街嗎?」

李晴煬三人昏迷滿二十天。因為閒來無事,加上里奧當了太多天宅男,葛蕾絲決定帶哥哥出去走走,順便曬太陽。

「天氣變冷,你該買新的大衣了。」葛蕾絲說:「你也很厲害,我都死過一次,你的大衣還是那幾件。」

里奧個子高、肩膀寬,穿大衣非常好看,但永遠都是黑色大衣、灰色大衣、棕色大衣……無限循環,連高宇維都看不下去。

物慾極低的里奧表示:「……我不想花錢。」

覺得他物慾太低的葛蕾絲表示:「早知道你會這麼說。我問過宇維少爺,他說你買衣服的錢可以報公帳。」

「……。」高宇維竟然出這一手,里奧沒有拒絕的餘地。

「請尼可和派翠克照顧檸檬吧。」葛蕾絲說:「我剛問了謝綠,她和那隻貓也要一起去。十五分鐘後在停車場集合,不可以不來喔。」

於是,悠閒的周末假期開始了。里奧抵達停車場時,他明顯感受到謝綠吃驚的眼神,以及──那隻貓。雪檸被紅鶴殺死後,那隻貓也被帶回仙境大樓,經過這段時間的馴服與教化,此刻的外表就是一名年輕男子。

「您、您好。」貓有一頭很淡的棕色頭髮,微長,後面紮了個小馬尾,見到里奧禮貌地打招呼。

里奧點頭回禮。明明都住在仙境大樓,里奧卻是第一次和他講話。

「哥,跟你介紹一下,這傢伙是……格什麼來著?」葛蕾絲看向謝綠。

「『云格』。」謝綠重申。

「啊對,云格。」葛蕾絲說:「他和謝綠能彼此共鳴,謝綠也教他很多人類的知識,想說帶他出去逛逛,習慣人多的地方。」

里奧當然沒意見,但是──看向面色緊張的兩位年輕人──里奧覺得他們很可憐,畢竟自己怎麼看都不像好的逛街夥伴。神與畜不是講究長幼禮儀的地方,但礙於面無表情,每個後輩對自己都異常敬畏,關係自然也比較疏遠。

「云格……」

里奧看著他,想起遙遠的一百年前,頭上長著一對貓耳的俏麗女孩,「黛娜。」

「……?」

「你的祖先,是一隻名叫黛娜、棕色的貓。」里奧說:「如果沿用黛娜的姓氏,你的名字是『江云格』。」

「江云格……」謝綠反覆唸著,「挺好聽的。格格,你喜歡嗎?」

「江云格」點了點頭,靦腆地和里奧說謝謝。

神與畜第七幹部──江云格,繼承第一代水果塔「黛娜」的後裔,就這麼誕生了。他是一名有著淡棕色頭髮、黃色眼睛的高瘦男子,照到陽光時的瞳孔會變成一條線,也因為眼睛太顯眼,謝綠教他戴隱形眼鏡,以免在外嚇到人。

「車子開了,我們走吧。」

自動駕駛車啟動,四人搭上車,前往離仙境大樓稍遠的市區。葛蕾絲發揮她為人母的天性,下車後指著街上的路燈、攤販、玻璃櫥窗裡的模特兒,告訴江云格那些是什麼、用來做什麼的。尷尬的謝綠被扔在後面,和里奧並肩走在一起。

「……。」

要知道,謝綠前幾次和里奧的相處都不太愉快,這也是她現在這麼尷尬的原因,而且,一米五的謝綠站在一米九的里奧旁邊,身高差也讓謝綠很尷尬。

「唔啊……!」

因為心不在焉,謝綠竟然在人行道跌倒,而里奧,在謝綠絆倒的一瞬間,一手抓住她的後領,像拎一隻小動物一樣。

「謝、謝謝……」

謝綠發誓,里奧拎住她的某瞬間,謝綠的腳是懸空的,這個男人的力氣大到能單手拎起她的重量。如今見識了里奧的地位,想到自己之前敢當面挑釁這個男人,謝綠的腳步更不安了。

「……其實妳不用這麼緊張。」

里奧難得當開話題的人。他神聖的銀白色頭髮,琉璃色的眼睛,披著那件千篇一律的大衣,筆直峭立的臉猶如被刀子抹過。如果神與畜按照顏值排名,男性的冠軍不會是李晴煬,也不會是尼可拉斯,絕對是里奧.懷特。

「論地位,我和妳都是神與畜;論資歷,我只比赫密士資深一點。」里奧說:「我知道很困難──但在我面前,不用像面對宇維一樣小心翼翼。」

謝綠苦笑,「『恭而無禮則勞,慎而無禮則葸。』抱歉,我太誇張了。」

以一個十歲的孩子來說,謝綠真的太早熟,身為長輩的里奧有些於心不忍,試著用聊天舒緩她的緊張。

「妳穿現代裝好看多了。」里奧突然說。

「真的?不會很奇怪?」謝綠戴著灰色的針織帽,白色的毛衣和牛仔長褲,這是她第一次穿冬天的現代裝出門,而不是古人的披肩斗篷。

里奧坦白說:「謝氏的古裝比較奇怪。」

謝綠無法反駁,「我從小就被要求那樣穿,已經分不出什麼才是奇怪了。」

「妳出生在那樣的環境,接受妳父親的價值觀,那並不是妳的錯,因為妳沒有選擇。」里奧說:「跟我們一樣,我們都沒有選擇。」

謝綠終於敢直視里奧的臉。

「爹跟我說了很多你們的事,這幾天我回想了很多。」謝綠告訴里奧:「大部分都是不好的。」

「他打算將妳培育成下一任反高派領袖,並不意外。」里奧回應。

「每個人詮釋故事的方式都不同,哪怕始皇帝,也有人認為他是英雄。」謝綠說:「你們和我爹,只是詮釋歷史的方式不同罷了。我不會因為成為神與畜、就否定我爹詮釋的歷史;同理,我也不會因為成為神與畜,盲目相信你們的詮釋。」

謝綠會找到她自己的詮釋;而她也希望自己的詮釋是最客觀、最接近真相的那個詮釋。

「但我發現一件奇怪的事。」謝綠說:「爹和我說過那麼多,唯獨沒提到兩個人──一個是你,另一個是赫密士。你們是最資深的神與畜,也是高──抱歉,我還沒很習慣這個稱呼──也是宇維少爺最信任的人,但我爹卻隻字未提,我覺得很奇怪。」

「……。」

里奧知道,這些年輕人對神祕的赫密士都很好奇,但注意到里奧名字很少出現的人,謝綠是第一個。

「妳喝過可樂嗎?」里奧突然停下腳步。

「沒有。為什麼問這個?」

「他們不見了。」里奧指著前面,葛蕾絲和江云格不知道跑去哪,「我們休息一下,順便等他們。」

說完,里奧去自動販賣機買了兩瓶可樂。在謝氏長大的謝綠當然沒喝過,她好奇啜一口,氣泡的刺激差點把她嚇死。

「這是赫密士最愛的飲料。」里奧面不改色喝著,「他每天一瓶。」

「唔,舌頭刺刺的,感覺好怪……」

謝綠害怕又想繼續喝的模樣,里奧覺得很有趣。自從有了女兒,看到謝綠這樣嬌小的女生,里奧會不自覺幻想,自己跟長大的檸檬是否會有同樣的互動,這也是他今天話特別多的原因。

「赫密士的定位比較特殊,留給他自己說比較好。」

里奧不想用太嚴肅的方式回答謝綠。趁氣氛因為可樂比較緩和,里奧表示:「但我確實無足輕重,畢竟當時,我身上沒有任何水果塔。」

謝綠睜大眼睛,「但你不是……?」

「我體內的『閻王』,是獅鷲強行放到我體內的,它原先的主人是艾莉絲。」里奧解釋:「在那之前,大家連我的名字都記不得,只稱呼我『白兔的兒子』。」

「為什麼獅鷲要這麼做?」謝綠問。

「艾莉絲犯下無法原諒的錯,獅鷲認為她不配擁有『閻王』,加上我是宇維的左右手,獅鷲覺得我不夠強大、無法勝任這個角色……」

里奧嘆了口氣。想到體內的那個東西,他頭就疼。

「總之,我並沒有大家想得這麼重要。『里奧.懷特』這個身分,令人聞風喪膽的向來是姓氏,並非名字。」

雖然面無表情,但里奧說這段話的眼神,給謝綠留下深刻的印象。

「宇維少爺呢?」謝綠問他:「在宇維少爺心裡,『懷特』也比『里奧』重要嗎?」

「……!」

里奧竟一時語塞,「……坦白說,我也不知道。這麼多年,我始終搞不懂宇維在想什麼。」

謝綠回想上個月、高宇維來仙境大樓探望李晴煬三人的場景,「我只見過宇維少爺一次,該怎麼說……因為爹的關係,我一直以為他是陰險狡詐的人,但實際見面,我發現他很難用一個詞去形容。」

里奧苦笑。沒錯,那就是高宇維,那就是「瘋帽」。

「你跟宇維少爺怎麼認識的?」謝綠問。

「大學同學,我和他從一年級就是室友,紅鶴是隔壁學院的學弟。」里奧說:「打從認識宇維時,他就有水果塔,而且已經結婚了。」

「……!?」

謝綠差點被可樂嗆到,但里奧沒有要解釋最後一句的意思。

「他以前的個性沒這麼陰沉。雖然脾氣一直都不好,但話很多、喜歡熱鬧,也常開我妻子雪檸的玩笑。」里奧的眼裡閃過落寞,「然而,大概從五年前開始,他變得越來越陰陽怪氣,開口閉口都是艾莉絲體系;成天一個人鎖在房裡喝紅茶,連我也不見。」

俗話說伴君如伴虎,里奧活得也不輕鬆,高宇維的轉變讓他們的關係只剩君臣,而不是多年的知己好友。

雪檸身故、紅鶴離開,高宇維又變成這樣,怪不得里奧的病──憂鬱症越發嚴重。「閻王」正是窺中他內心的脆弱,才想反客為主、奪走他的身體。

要不是今天出門、吸到外面的空氣,里奧恐怕會一直把這些事藏在心裡,謝綠變成訴說對象真的是意外;但也多虧說出口,加上可樂的氣泡,里奧覺得心情好了一些。他抬頭,差點忘記天空是藍色。

「抱歉,你說的這些我都不知道……」謝綠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道歉,但她覺得自己必須這麼做。

「呵。」

謝綠好像聽到里奧的笑聲,下一秒,一隻大手蓋在她的頭上。

「孩子,別誤會──」里奧聲明:「我狀況再差,也有餘力保護你們所有人,放心吧。」

「……!」

謝綠不喜歡、也不討厭摸頭,讓她為之一震的是里奧的話。要知道,她在謝氏每天想的是如何生存,她甚至忘記自己其實才十歲──但神與畜不一樣。因為有人保護、凡事不用全靠自己,也能像這樣走在街上、堂堂正正活下去。


「找到了!哥──小綠──這邊這邊──!」


葛蕾絲的超大嗓門突然從前方傳來,看來她和江云格終於意識到自己走太快、折返回來找他們。

「走吧。」

里奧起身,將喝完的空瓶扔到垃圾桶,正準備去葛蕾絲那邊時,謝綠卻抓住他大衣的衣角。

「我……!」

謝綠抬頭,草綠色的眼睛有些緊張。她堅定地說:


「我很慶幸能認識你們。」

「也很高興能認識『里奧大哥』,而不是爹爹所謂的『懷特』。」


「……!」

風拂過他神聖的銀白色頭髮。披著那件千篇一律的大衣,筆直峭立的臉猶如被刀子抹過。里奧睜大他琉璃色的眼睛,驚訝在他的眼裡表露無遺。

「……其實妳不用這麼緊張。」

里奧瞇起眼睛,久違地、發自內心一笑。

「認識妳,我也很高興。」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