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龍詩的瑪特蕾雅 第二十八章

胖雪豹 | 2024-03-01 13:54:56 | 巴幣 46 | 人氣 439


  魔女,專門製藥拯救世人於火水之中的存在,如今的魔女全都是起源三大魔女的學徒,他們與世間隔離,僅為自己的學識和利益而生。
  站在兩人面前的魔女樣貌美麗,是一位留著灰色頭髮的貌美女性,細長的睫毛下遮蓋著一絲撫媚的目光,紫水晶一般的眼眸直盯著瑪特蕾雅,嘴上的微笑卻有一絲不懷好意。
  「妳是——」瑪特蕾雅震驚地說不太出話,她被對方的眼眸深深吸引,用自己的眼窺探著無底的心靈。
  還不等魔女反映,吉娜拉住瑪特蕾雅的手臂,她出力將瑪特蕾雅拖到了自己的身後,同時向後跨步與魔女拉開了距離。剛拉開距離,吉娜的視線變得兇狠,她面露殺氣地將敵意對準魔女,她猜的到對方是誰。
  想必是來追捕瑪特蕾雅的魔女。
  「別緊張,我不打算在城裡引發問題,今天來找妳們只是想聊聊天,沒有動手的打算。」魔女靦腆地一笑,在帽緣所遮住的陰暗處,她的眼眸散發著邪媚的光彩,半閉起的眼更是不曾將注意力從瑪特蕾雅身上移開。
  魔女的一席話中沒有謊意,她不像是傭兵有背景能夠被保護,無依無靠的魔女沒有蠢到隨意在城內引發問題。想到了這一切之後,吉娜姑且放鬆了一些身子,但她依舊無法徹底放下心中的大石。
  吉娜總覺得魔女會帶給瑪特蕾雅一些……奇異的改變。
  「妳是……來追我的魔女對吧?」瑪特蕾雅問話後,她緊張地吞了口水,眼皮抽動透露著不安,那怕對方早已說出來意,想起先前遭受的危險她仍無法放下在心中懸宕的壓力。
  「我是穆夏村的魔女,妳可以稱呼我為夏爾。我由衷希望我的朋友還活著,這也是今日我想找妳聊的事情之一。」夏爾向前邁進,她來到瑪特蕾雅的面前俯視著對方的臉龐,還順勢伸手輕撫過瑪特蕾雅的長髮與脖頸。
  任由他人撫摸脖頸十分危險,但是瑪特蕾雅卻定在原地任由對方撫摸自己,她想試著信任眼前的人,而她抬頭所見的眼眸卻沒有一絲感性。
  夏爾的指尖冰冷地像是寒霜,她的眼眸更像是被冰凍的海面,那怕嘴角笑著也沒有絲毫喜悅可言。
  現在的瑪特蕾雅,她不禁垂下了眉頭,她看懂了。
  夏爾不過是一個悲傷的女性,其餘的她是什麼?都不重要。
  「要追殺她的是妳,如今要和她談話的也是妳,妳不覺得自己有些過於為所欲為了?」當瑪特蕾雅被說服之時,吉娜一聲打斷了兩人的交流,她向前挺出身子逼退了夏爾,主動擋在了瑪特蕾雅與夏爾之間。
  看在吉娜眼底,她從不信任來追殺過瑪特蕾雅的人,尤其是眼前的魔女。
  「每個人都在為所欲為,妳也是,我也同樣,何嘗有錯呢?」夏爾笑了幾聲,在她發笑時陽光正巧被上方的鐘樓遮去,陰影覆蓋了三人。
  抬頭透過帽緣,魔女冰冷地望著吉娜,她的一席話讓吉娜瞬間陷入了沉默,因為吉娜明白話語的意思。
  明明他者都不曾去理解過魔族,人人都做著一樣的事情,為何今日自己會朝著夏爾咆嘯並怒斥他呢?不過是因為如今發生的事情,正巧是魔女針對了瑪特蕾雅,否則吉娜也不會有同樣地感覺。
  想至此,吉娜沉默了一會。當她一停下動作,夏爾繞開了吉娜,她擦過瑪特蕾雅的肩膀邊。她說:
  「和我來,現在——我不會傷害妳,這我保證。」
  「吉娜能來嗎?」瑪特蕾雅回首望去,她望著夏爾悠悠遠去的背影問道,金色的眼眸充斥著憂愁,在風的吹撫中裙襬與長髮飄逸不定,如同她的內心一樣充滿了波濤。
  「那就隨妳高興了。」夏爾撇過頭,她冷笑了一聲,隨興的回答顯得不在乎吉娜的存在。
  對於夏爾來說,吉娜是個可有可無的人,也沒有任何站在這裡的價值,更沒有談話的意義,瑪特蕾雅瞬間明白了這件事情。站在瑪特蕾雅後方的吉娜也明白此事,但她僅是面無表情地望著夏爾的背影,用手輕推瑪特蕾雅的背脊。她說:
  「好好去談吧,然後回到我們身邊,告訴我們敵人的打算,我的槍為妳所用。」
  「嗯。」瑪特蕾雅沒有多說半句話,她僅是出聲回答,隨後便轉身朝著夏爾的背影奔去……
  看著瑪特蕾雅遠去,吉娜感覺她又會像當時的夜晚一樣帶給她不同的驚喜,想至此她的眼神才趨於平穩。
  希望這是個好的選擇,吉娜在心中祈禱著。
  陰暗的巷角僅有一絲日光射入,光芒投射在一朵盛開的薔薇之上,夏爾的腳步駐足於薔薇前,她的目光朝下望著日光中的薔薇。
  夏爾的衣服在黑暗中顯得格外陰鬱,她身上雖然有許多首飾,可這些首飾看著更像是被詛咒的物品。夏爾回首望去時,身後的黑暗被夕陽般的火光照亮,瑪特蕾雅露出了尾巴,火焰為陰暗的角落帶來了黎明。
  站在夏爾面前的瑪特蕾雅,臉色冷清,搭配上美麗的面孔猶如一具人偶,細長的黑色龍尾巴自然地擺動,華美的禮服藏不住她炙熱的心靈,胸口亮起了微微熾光,纖細雙手變得像是能撕裂人的龍爪,如今的瑪特蕾雅給人的感覺不是溫柔的火。
  沉悶地燃燒,不安定的搖擺,看似兇惡的瑪特蕾雅,所透露的是不安。
  她的火與魔女背後的日光,是巷內唯二的光芒,更是切割善惡的線。
  「妳是不是殺了一個叫做涅爾瓦的女人?雖然我很難想像她會輸,但這也就證明了,瑪爾托斯是多麼超乎常理的存在。」夏爾開門見山地開口問了自己想知道的事情,在她眼底涅爾瓦終歸是她的朋友,提起此事她的眼神陰森如夜晚的墓園。
  「我沒殺了她,她離開了。」瑪特蕾雅的眉頭皺起,陰冷的目光讓她感到不適,感覺像是有一雙手正要將自己拖入冰冷的湖底。
  聽聞回答,夏爾呵呵笑了兩聲,她的占卜還沒能辨認涅爾瓦的生死,且涅爾瓦並未返回與她匯合。不管瑪特蕾雅說了什麼,在夏爾眼底都是無從求證的事情,為此她沒有因此放下心底的重擔。
  「她告訴過我,她是來幫朋友抓捕我的,她的那位朋友就是妳——對吧?為了拯救自己的妹妹,妳需要我的心臟。」瑪特蕾雅將手放在胸口,她的眼神惡狠狠地瞪著夏爾,抗拒死亡的本能讓瑪特蕾雅感到厭惡,她對死和慾望的嫌惡浮現在臉上。
  比起美麗,現在的瑪特蕾雅看著更像是帶來死亡的兇獸。
  「她告訴妳的?確實,我有一個妹妹,而我也正在找尋解救她的方法,但是妳搞錯了一點,而且錯得離譜。」夏爾忽然露出了溫柔地笑顏,閉上眼睛的她在陰暗地帽緣下表露喜悅,忽然地變臉令瑪特蕾雅感到錯愕。
  當瑪特蕾雅睜大嘴眼,夏爾道出了答案——
  「不是我需要妳的心臟,而是妳本就該屬於我,不是嗎?」
  「我該屬於妳……妳這是何……」瑪特蕾雅震驚地手掌不斷顫抖,龍尾巴一甩拍碎了放在牆邊的盆栽,泥土灑了一地,一如瑪特蕾雅心底的冷靜。
  「殘存的瑪爾托斯,都是因為起源魔女的介入才得以苟活,你們的性命難道不屬於魔女嗎?誰拯救了誰——誰的命運就屬於誰,一如在那邊等死的人們,作為奴隸被買下後,生命就屬於他的主人了。妳又何嘗不是如此?」夏爾微微睜開雙眼,她朝一旁伸手做出落落大方的姿態,背朝日光的她表現出一副救世主的姿態,居高臨上地朝瑪特蕾雅發表高論。
  一時間,瑪特蕾雅沉默了,在火光中她啞口無言。
  「妳的生命與心臟本就該屬於我,為了我的家人而死,這是妳的榮譽,妳也可以省得夥伴因此受傷,這難道不是一種榮譽嗎?捨己為人,這可是一種美德。」夏爾笑了幾聲,她的語氣盡有傲慢,伸出了右手的她等候著瑪特蕾雅選擇示弱的瞬間。
  ……空氣沉默不語,瑪特蕾雅低下頭來,巷角的陰暗遮蓋了她的顏面,她許久沒有回答。
  火焰搖擺不定,在黑暗中忽明忽暗地閃爍,瑪特蕾雅的尾巴也隨著停下了擺動,只剩下一陣陣陰風揚起了她的頭髮。
  在沉默中風的呼嘯聲尤其清楚,瑪特蕾雅始終不語。
  「我想妳明白的,妳的生命屬於魔女,不屬於妳。一如妳正在聆聽我的話語,漸漸地認同我因而不語,妳是個明白事理的孩子,有人會因妳的犧牲得救,這就是愛。」夏爾眼看瑪特蕾雅還沉浸在沉默中,她將手伸到了瑪特蕾雅的眼前,同時高傲地向下望著瑪特蕾雅的胸口,胸前的火光早已熄滅,說明她失去了反抗與鬥爭的心理。
  啪!一聲巨響打斷了夏爾的話語聲,她頓感手掌一陣劇痛,反應過來之時她的手被一股超凡的怪力拍開,僅僅眨眼間的事情,夏爾的手骨粉碎開來。
  「我聽夠了。我想活下去,不想犧牲,這是我的答案,而我不打算找想活下去以外的辯解,這就是我誠心的答案!」瑪特蕾雅抬起頭來,她的火焰瞬間亮起,嘴角吐出一股熱氣,炙熱的火光從嘴角流出,她的瞳孔收縮——一如她的祖先一般,用一雙眼眸震攝著自己所嫌惡的存在。
  「妳——」夏爾還來不及感受疼痛,她被那雙眼眸震住了。
  金色的眼眸宛如在燃燒,收縮的瞳孔不再圓潤且溫柔,反而猶如龍的視線般充滿了威壓,甚至讓人感覺到空氣在顫抖,這是瑪特蕾雅的憤怒。
  不去反抗,不去鬥爭,僅僅是憤怒,僅僅是為了殺死阻擋自己的敵人,不需要任何理由與藉口推託。因為敵人站在自己的面前,所以要將她剷除,一分為二、踩成肉餅、將其血骨燒成灰燼,這是瑪特蕾雅第一次喚醒了心底的敵意。
  縱使瑪爾托斯不去想戰爭,他們仍知道如何戰鬥。
  最原始的戰鬥,並非仇恨、也非金錢利益、僅因為生命安危或是一念的不愉快,人便會舉起拳頭殘殺對手,瑪爾托斯也不例外。
  「給我滾。」瑪特蕾雅的聲音格外低沉,而她連自己的怒火被喚醒都未曾意識到。
  在瑪特蕾雅眼底,同樣是魔女的瑪莉娜奶奶總是如此溫柔,綻放著如同陽光般的笑顏,溫柔地撫摸自己的頭。她不允許任何人——
  讓她去質疑那副笑容。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