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龍詩的瑪特蕾雅 《第一樂章:七邱城的聖騎士》 第十八章

胖雪豹 | 2024-04-15 00:34:02 | 巴幣 28 | 人氣 503


  月色陰涼,薄光射入簾子中,吉娜坐在賽莉亞身旁,兩人待在同一個房間與同一張床上。在月色下吉娜的臉龐略紅潤,賽莉亞則顯得一如既往的清冷,側躺在床的賽莉亞與吉娜同樣一絲不掛,兩人又如當初一樣做了同一件事情。
  「吉娜,妳在擔心什麼?」賽莉亞背朝吉娜開口詢問,平淡地神色像是習慣了與同性之間的房事一般。
  一句話問到了問題核心,吉娜的嘴角稍稍顫抖,她很快抿住嘴唇想止住自己的掙扎與猶豫。背叛親人、欺騙故鄉的愧疚感在吉娜心中擴散,在吉娜眼底自己沒能守約成為騎士,本身就是一種背叛,她始終無法把這件事情告訴家人。
  仔細回顧,回到七邱城後吉娜仍然將更多的時間留給瑪特蕾雅,而非是家人,唯有如此才能不讓自己隱瞞的事情暴露給家人,吉娜心底非常不恥自己的想法,卻又矛盾地對於真相暴露感到恐懼。
  那是一種不安感,深怕這裡不再會是自己的家,因為刻奧斯就是嗜血成性,說謊成癮的惡魔。
  如果自己真的說謊了,欺騙人了,大家還會接納自己嗎?其實吉娜不敢肯定地回答。
  「吉娜,妳『已經』不是騎士了,只是一介農民,妳知道這件事情吧?」
  賽莉亞像是在替倒下的敵人補刀一般開口,而她的這句話更是在提醒吉娜,失去了見習騎士身分證的她,早就連同舉起那面見習騎士盾牌與長槍的資格都沒有了。
  但是賽莉亞的言下之意是,那吉娜何必去想著無法追求到的事物呢?
  「賽莉亞!夠了!」然而賽莉亞得到的是吉娜的怒吼,這一次她大聲地吼著對方的名字,語氣中充斥著憤怒,雙手更是握緊了拳頭,吉娜第一次知道自己會像這樣被戳到痛處而難以自己。
  當賽莉亞因此震驚地回首望著吉娜,吉娜也因為內疚而鬆開拳頭,然後視線略顯悲傷地垂下,背朝月光的她看著格外孤寂。
  至此,賽莉亞不再開口,她躺回枕頭上,面朝月色冰冷地呼吸著。
  吉娜深深嘆息,她從床上起身,穿上了一席樸實無華的村姑裙襬,然後默默地走出了臥房。但是吉娜剛離開臥房,她便在門口看見面色憂心地瑪莉亞,年幼的她望著吉娜悲傷的表情,又聽聞了吉娜的怒吼,為此她現在淚眼汪汪地抬頭注視著吉娜。
  「吉娜姐姐……」瑪莉亞抓著裙子,嬌小的她在吉娜眼底更像是一個幼小的孩子,彷彿瑪莉亞今年才剛出生一樣。
  「我沒事,不用擔心。」吉娜眼看瑪莉亞快要開始哭泣了,她便擠出了一燦笑,然後一如往常地伸手輕撫過瑪莉亞的頭頂。
  吉娜的手寬厚且巨大,甚至吉娜的手掌比她的養父都要大,作為兇魔族的她生來就比熊還要高大,站在眾多騎士中也高人超過一顆頭的大小,這樣的手在瑪莉亞眼底是十分讓人心安的,且無關於吉娜是否是一位騎士。
  「吉娜姐姐,可以陪我出去走走嗎?我們好久沒有一起出去玩了……」忽然,瑪莉亞抬起手,她用雙手握住吉娜的手掌,然後殷切地望著吉娜的雙眼懇求著。
  這時吉娜睜大了雙眼,她這才想起自己許久沒有陪伴瑪莉亞了,因為自己的恐懼、羞愧、痛苦,她徹底忘記自己要陪伴她了。
  「好呀,我們出去走走吧。」吉娜為此綻放出了苦澀地笑顏,她緊緊握住了瑪莉亞的手,然後憂傷地回首朝向屋外走去。
  「……」瑪莉亞並不遲鈍,她看的出來吉娜的憂心忡忡,為此她沉默地跟上了吉娜。
  吉娜總是覺得自己藏得很好,事實卻不是這樣。
  兩人走出了老宅,踏上夜風吹府的原野時吉娜抬頭望著月色,月光使她的頭髮反射著珍珠白的色澤,鮮紅眼眸猶如紅寶石般閃爍,此刻的她看著平凡卻又無比美麗。站在吉娜身旁的瑪莉亞,她抓著裙子,撇著吉娜的側言。她低聲地問:
  「吉娜姐姐,喜歡上一個人……會是什麼樣的感受?」
  「嗯?瑪莉亞妳戀愛了?」這時吉娜才回過神來,她錯愕地注視著瑪莉亞,眼中滿是震驚與不解。
  可是說來並不奇怪,瑪莉亞再過幾年就該成婚了,不過多久又會有自己的孩子,反而是年紀大身體又大的吉娜並沒有任何婚約顯得極為奇怪。甚至,吉娜在瑪莉亞的眼中,她看見了幾分期待與憧憬。
  「這個啊……應該是一種酥酥麻麻的感受吧。」吉娜咧嘴一笑,她的面色略紅,還抬手搔著後腦杓掩飾羞澀。吉娜本以為自己答不出來,但是她卻能想著某個身影稍稍說出一些感想。
  「酥酥麻麻?」瑪莉亞的頭歪向左邊,她困惑地皺起了眉頭。
  「就是會覺得心臟癢癢的,然後想要推倒對方,把對方的一切吃乾抹淨之類的?」吉娜咧嘴笑著,她露出虎牙開著黃腔,至少她口中的吃乾抹淨說的是性的意味,而她認為瑪莉亞只會想到嘴上的撕咬。
  但是令吉娜感到震驚的是,瑪莉亞面紅耳赤地抿住了嘴唇,紅透的耳根說明她知道吉娜在說什麼,這一瞬間吉娜才意識到自己離家太久了,牠所想的瑪莉亞還是很年幼的她,如今的瑪莉亞早就是個……應該了解這些的年紀了。
  「嗯……就是那樣,等妳感覺到那種心情,妳應該就是喜歡對方的。」吉娜挪過手,她輕拍了兩下瑪莉亞的肩膀。
  吉娜這才明白,不是瑪莉亞太嬌小,而是她太高大,甚至瑪特蕾雅對吉娜而言都顯得嬌小。
  「目前還沒有過呢——那吉娜姐姐呢?在當騎士的時候會不會有這樣的人?」瑪莉亞像是個喜歡戀愛話題的少女一般,她抬頭望著吉娜興奮地追問著,她的雙眼此刻像是天上的星光一樣璀璨。
  「……」聽聞騎士一詞,吉娜沉默了,她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回答。
  「吉娜姐姐?」瑪莉亞並不知道其真相,為此她困惑地追問,單純的模樣更是讓吉娜難以開口提起,但是吉娜更無法像是對待賽莉亞一樣朝瑪莉亞大吼。
  吉娜不想讓別人替自己過度擔心,也不想讓自己欺騙了所有人的事情被揭開,她掙扎地閉上了雙眼,像是在向上天祈禱。
  她是第一次如此由衷地向上帝祈禱,讓她回到過去改變一切,但是無論她如何祈禱,奇蹟始終沒有發生。無奈下吉娜鬆開了不自覺緊握的手,她像是在懺悔般低聲地問:
  「如我不再是騎士,妳也會問我同一個問題,然後站在這裡嗎?」
  「唉?」瑪莉亞對於吉娜脫口而出的提問呆傻在原地。
  當吉娜看見了瑪莉亞的面孔,她看見了震驚與一絲驚恐,吉娜總覺得——瑪莉亞的回話聽著像是失望、鄙夷、嫌惡。可就算瑪莉亞沒有這些意思,在如今的吉娜眼底都不再溫暖。
  同時間,前些日子趕走的雙角獸忽然出現,瑪莉亞錯愕地看著雙腳獸來到吉娜身邊,親切地蹭著吉娜的身子。瑪莉亞知道雙角獸親近女性意味著什麼,為此她的神色與身子都定住了,像是被怪物嚇到的女孩。
  當吉娜看見了瑪莉亞的神色,她釋懷地淡笑著。
  「妳回去吧。」吉娜輕聲地說著,然後她伸手再次輕觸瑪莉亞的前額。
  瑪莉亞呆愣著沒有任何反應,她沒有拍開吉娜的手,但也沒有握住她的手,而是目視著吉娜坐上雙角獸,像是一個騎著馬的騎士般朝著遠處奔去——徒留一副一去不回的背影。
  很快,吉娜的身影消失在七邱城的小山丘上,瑪莉亞的嘴唇微微顫抖,她轉身朝向老家跑了回去。
  淚珠滾落臉頰滴落在草地上,她不理解吉娜的意思,但是她知道——
  自己該做些什麼。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