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龍詩的瑪特蕾雅 第二十四章

胖雪豹 | 2024-02-21 09:55:39 | 巴幣 56 | 人氣 425


  「哎?這位是……賽莉亞的母親嗎?」吉娜錯愕的樣子像是被嚇到的貓,她的眼睛瞪得比太陽還要圓,當下她除了震驚外已經無法思考了。
  「天知道。」紅收起了笑顏,她的神色鎮定,彷彿不把這件事情看得過於重要一般。
  不過站在一旁的瑪特蕾雅,比兩人都要訝異,她看著賽莉亞的長耳朵,又想起了賽莉亞先前對自己的介紹……瑪特蕾雅知道眼前的夫人不可能是賽莉亞的生母,為何她會稱賽莉亞為寶貝女兒?
  忽然間的衝擊令瑪特蕾雅的腦袋打結,她的神色呆滯,身子彷彿一個稻草人一樣僵硬。
  「安德夏公爵夫人,感謝妳的親自接見……」賽莉亞在對方的懷中用冰冷地語氣開口,但是她的臉被埋在一酥胸前,這讓她的話語有些含糊,為此不管她說的多麼有禮,看上去都像是正被寵愛的女兒。
  「為何要說得如此疏遠呢?像以前一樣,直呼我母親不就好了嗎?而且妳怎麼會落得如此狼狽?快進來換上妳最喜歡的禮服吧?」安德夏公爵夫人稍稍退開身子,她跪下來用雙手捧著賽莉亞的臉旁,她的雙眼充滿了憂傷,甚至望著賽莉亞的臉旁留下淚水。
  夫人看著是哀傷,可她的眼淚在紅眼底卻感覺到了一絲病態,在綠色眼眸的深處,紅更望見了一種迷離之色。
  她是一個瘋子,一個失心的瘋子,紅看的出來。
  「母親,能讓我的朋友們也暫居於此嗎?他們幫助了我許多次。」賽莉亞開口前輕咬了嘴唇,她的眉頭微皺浮現出一絲緊繃,賽莉亞的嫌惡神色僅出現了一瞬間,隨即她綻放笑顏說道,並轉頭指向了後方的三人。
  「他們是……不,既然是救了賽莉亞的人,想必都是善良的人吧。」安德夏公爵夫人靦腆地笑著,她起身時牽起了賽莉亞的手掌,然後主動來到了吉娜的面前。
  這一瞬間吉娜有些訝異,因為她是個刻奧斯,她本想自己不會被輕易接納,可眼前的安德夏公爵夫人卻充滿了善意地望著她。吉娜的錯愕全寫在臉上,她努力想從對方的眼中探討些什麼,但是吉娜只看見了善意的眼神。
  「騎士小姐,謝謝妳拯救了我的女兒,我必將全力報答妳,賽莉亞她已經是我這輩子最後的想念了,謝謝妳。」安德夏公爵夫然主動牽起了吉娜的手掌,她不管金屬手套上有多骯髒,僅在乎賽莉亞的片面之詞。
  「啊……嗯。」吉娜心虛地答不出話來,她僅能垂頭去避免視線交集。
  望見此景,瑪特蕾雅更是備受震撼,眼前的女性應該是個貴族,可她不像是所聽聞的一樣壞,這讓瑪特蕾雅的嘴唇稍稍發顫,她震撼地腦子無法思考下去。
  「詹金斯!帶客人進館!」安德夏公爵夫人轉身朝著宅邸大喊,她還拍響了手掌,她的呼聲在整個小丘上迴盪,在場無人沒有辦法聽見,卻沒有一個人動起來。
  沉寂在日光下蔓延,等了許久都沒有人出來迎接,安德夏公爵夫人的臉色變顯得有些困惑。
  「詹金斯!詹金斯!帶客人入館!」安德夏公爵夫人不斷大喊,然而周遭依舊無人回應,沉默象徵著對方的不存在。
  「夫人!詹金斯先生正在遠派,由我來帶客人入館吧!」忽然間,一名年邁的執事跑出來,他連忙與夫人說道,但他的臉色就是有幾分緊張。
  安德夏公爵夫人抿了下嘴唇,視線朝一旁飄去思考起事情的脈絡,但是還不等她想到什麼,她便笑著答應了。
  執事一邊流著冷汗一邊笑著,在安德夏公爵夫人同意後,她轉身引領吉娜等人朝眼前的大宅邸走入。離去前,瑪特蕾雅回首望去,她看見安德夏公爵夫人洋溢著幸福笑顏,她牽著賽莉亞的手,打算親自招待她。
  那怕是瑪特蕾雅,都知道賽莉亞對這位公爵夫人有不同的意義。準備回頭時,瑪特蕾雅看見了賽莉亞的表情,悲傷且深沉地笑,微微揚起的嘴角與下垂的眼瞼,只差沒有淚水從臉頰流落。
  瑪特蕾雅想詢問賽莉亞為什麼會露出這副表情,但她還沒提問,便被紅拉著跟上了執事的腳步。
  剛走入宅邸,吉娜便因為裡頭的裝潢而大受震撼,瑪特蕾雅更是感到難以置信,兩人受到的衝擊不小過人類第一次看見大海。
  絢麗的水晶燈映照著地面的大理石磚,高檔的地毯比他們睡的床還要柔軟,階梯旁的扶手由上等的檀木所製還散發著淡淡香味。手邊的燭台金碧輝煌,立於階梯上方的巨大畫像是瑪特蕾雅這輩子都沒看過的大小,然而——
  畫上有著一個與賽莉亞長相極其相近的少女,只差在她是個人類,而非半精靈。
  「這位是……」吉娜站在台階上,她抬頭望著畫像,吉娜在畫像前不禁停下了腳步。要是沒看見耳朵,吉娜也許還會把對方當作賽莉亞,但是現在的她知道畫中的少女不是自己認識的賽莉亞。
  「她是夫人真正的女兒,也叫做賽莉亞……她在六年前過世了,這是她過世前的樣貌。」執事同樣地看著畫像,看著他的背影時,瑪特蕾雅憂傷地用手握著胸口,她感覺心臟裡的火焰有些躁動。
  夫人悲傷的樣子,過世的女兒,同名且同模樣的賽莉亞,瑪特蕾雅明白了許多事情,為此她的眉頭垂落,心底感到比刀割還要疼的感覺。
  正因為悲傷,三人陷入了沉默,且在這幅畫像前駐足了數分鐘之久,就連早該習慣的執事都不禁陷入了沉思,他的腦內還依稀記得畫中少女的聲音與活潑的樣子,那是這個家的人無法遺忘的事情。
  但是,曾經的少女無論多難被這個家的人遺忘,對於正看著畫的瑪特蕾雅而言,她徒有悲傷,不曾有過任何回憶與緬懷。
  「我們走吧。」回憶完之後,執事才轉頭對三人綻放苦笑,他知道自己失禮了,卻也知道三人體諒了他,為此才不發一語地等待。
  執事的一席話喚回了瑪特蕾雅,她的毛耳朵輕輕顫抖,在苦悶的點頭答覆後,她才跟上了執事的步伐,朝著她所不知道的目的地走去。
  漫漫長路的盡頭是一間大浴室,剛抵達此處便有許多女僕在此等待,見到三人骯髒的樣子,女僕們不禁顯得十分震撼,因為他們許久沒有接待過客人了,更別說是如此狼狽的客人。
  「他們是……賽莉亞小姐的客人,妳們懂得吧?不要說錯話。」執事臨走前朝女僕們叮囑道,說完他便轉身離去,將現場交給了女僕們。
  執事的一席話像是個提醒,女僕們的表情中不禁多了一絲感慨,但是他們望著三人的表情依舊是溫柔的。看見女僕們的反應,吉娜不禁感到十分難受,她看的出來這群有些年紀的女僕都知道情況。
  自己來到這裡真的是正確的嗎?吉娜懷疑起自己的選擇。
  但是吉娜還來不及得出解答,女僕們便湧上來,她們小心翼翼地帶領吉娜與其他人走進浴室,這般情景令吉娜與瑪特蕾雅感道十分不適應。
  浴池中熱氣奔騰,瑪特蕾雅的衣服在女僕的協助下脫個精光,她的尾巴與身上的細鱗因此露了出來,女僕看見此景時不經感到十分驚喜。
  瑪特蕾雅還沒意識到這對她們來說十分驚奇,便在擦澡時被偷偷摸遍了全身上下,不知瑪爾托斯是何物的女僕們還因此感到了欣喜。
  而後女僕們讓瑪特蕾雅自行進入大浴池內泡澡,剛泡入溫熱的水中,瑪特蕾雅聞到了一股濃郁的花香,更在浴池的表面看見了許多撒在水面的花瓣,這是瑪特蕾雅從沒見過的沐浴方式。
  「好新奇的洗澡方法……」瑪特蕾雅捧起了一縷熱水,她的眼睛圓地像是隻倉鼠,她第一次覺得洗澡是一件溫暖的事情。
  至少,溪水對瑪特蕾雅來說是十分寒冷的,因為她的體溫本就比人類高,只是從沒有體會過熱水澡,瑪特蕾雅就不知道洗澡可以是一件溫暖的事情。也因為溫暖與舒適,瑪特蕾雅幾乎忘記了自己的腦袋本來在想什麼。
  「新奇嗎?還沒有跳進海水裡面洗澡來的新奇,至少對你們來說,那是更不可能的事。」紅的聲音從瑪特蕾雅身旁傳來,這吸引瑪特蕾雅朝一旁望去——
  瑪特蕾雅眼底看見了紅正坐在自己身旁,紅的大半身子泡在浴池中,在搓洗下回歸雪白的長髮於水面散開,她正低頭望著水中映射的面孔,紅看見了一副沉悶的臉。
  「海水裡洗澡?紅會那樣做嗎?」瑪特蕾雅盯著紅的胸前,她看著對方的酥胸問著。事實上,瑪特蕾雅雖表現的在意話語,可她的眼睛梗直地說出了她在意的是什麼。
  「有過,但不常,因為能丟我下去的人只有一位。」話題至此,紅不禁揚起了嘴角,她閉上雙眼在黑暗中摸索著過去。
  紅的老家即是海盜之國的商貿都市,那裡鄰近大海且日日吹著海風。
  天天都有水手出港,高聲呼著歌謠,談著豎琴,拍著酒桶遠航而去,再帶著豐富的黃金與財寶而歸。
  水渠總是清澈過地表的任何一處水源,直接打撈起來飲用也沒有任何問題,在水面更是常有木筏在行駛,許多商人會透過這種方式於城市中買賣。
  掌管著這座城鎮的人就是安德魯瓦茲.謝薩菲爾德親王家,他們是世界上最大的家族,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海盜,其餘的四大家族只能對他們伏首稱臣。
  紅是安德魯瓦茲.謝薩菲爾德家的長女,作為本家的孩子則排行第四。
  然而這些輝煌,早已不付存在,當紅睜開眼睛時她看見的不是廣闊地大海,而是狹窄的浴池。
  諷刺的是,吉娜與瑪特蕾雅還在一旁因為浴池的廣闊而玩耍了起來,但是在紅眼底,這個浴池窄的容不下一艘木筏。
  紅的沉默比深海還要寒冷,那怕她的身子泡在熱水中,她仍覺得一切寒冷至極,早已遠離家鄉的她本不再思念大海。
  但是短暫的旅途與臨死的經驗,不經讓紅閉上雙眼,她懷念起家鄉的海浪聲,以及一個親暱的名諱——
  安茲露比。比紅寶石更加鮮紅的美人。
  這個愛稱在紅的耳朵內迴盪。她曾有家人、曾有朋友、曾有愛人、曾有權力、曾有一切。
  但是——安茲露比甘願染上世俗的思想,親手搗毀一切。
  從高貴的存在,變成了純粹的紅色,不再有任何價值。
  浴池的花香,比不上大海的芳香,也比不上家鄉的醇厚香氣。她知道,自己思鄉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