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龍詩的瑪特蕾雅 《第一樂章:七邱城的聖騎士》 第二十二章

胖雪豹 | 2024-04-21 11:40:50 | 巴幣 36 | 人氣 484


  炎天節是祝賀夏季來臨的慶典,準備時每家每戶都會盡可能掏出自己藏有的美酒與美餐,全部只為了為期一天的盛大慶典而存在。
  甚至旅行商人們特地帶了些用來在此慶祝的商品,然後在城鎮的廣場處堆起了巨大的營火,堆砌營火的樹幹上還刻著不同居民們的願望。
  到了炎天節當天早上,廣場被佈置地十分繁盛。
  站在廣場外圍的瑪特蕾雅看見了近百桌的木頭桌椅、還有無數厚實的酒桶、一堆正在準備調理的良家婦女,其中也包含了吉娜與潔西卡……在這些風景之外,原先負責搭建現場營火與環境的男性們率先作在角落飲酒放鬆。
  蔚藍天際,大日恢恢之下,七邱城第一次大早晨就沒有人在工作,人們都忙著享受祭典前夕。
  今天的瑪特蕾雅穿上了吉娜買給她的衣裳,經過蜜珈蘿之手衣裳變得乾淨整潔,穿在瑪特蕾雅的身上尤其合身。站在邊緣的她,搖曳著尾巴,望著夏日中的美妙祭典。
  「瑪特蕾雅,妳一個人站在角落做什麼?」賽莉亞手拿著一杯葡萄酒,她的面部通紅,開口時朝著瑪特蕾雅吐出酒氣,藉酒消愁的半精靈屬實是瑪特蕾雅第一次見。
  「那麼賽莉亞妳一個人喝那麼醉要做什麼?」瑪特蕾雅眉頭略皺,她不喜歡酒的氣味,因此她略表嫌棄地反問。
  況且在瑪特蕾雅的印象中,賽莉亞不是那種會把自己灌醉的蠢蛋。
  「要妳管!今天我就要喝酒喝到不省人事!」賽莉亞大聲嘶吼,在日光下她舉起酒杯繼續灌酒,癲狂的模樣令瑪特蕾雅深深嘆息。
  自從那天賽莉亞與吉娜交談過後,賽莉亞總顯得悶悶不樂,就連瑪特蕾雅都不知道該怎麼和她談話,於是瑪特蕾雅選擇了沉默。賽莉亞在酒醉中也無暇顧及瑪特蕾雅,她踏著搖晃地步伐走往酒桶,身上的魔法師袍都被她的酗酒糟蹋了。
  「紅還是沒回來嗎?」目送走了賽莉亞後,瑪特蕾雅回首望著遠處的大雪山,紅至今還沒從雪山處回來,這令瑪特蕾雅格外擔憂。
  一陣風回答了瑪特蕾雅的問題,聆聽著風聲時瑪特蕾雅沒能感覺到她的氣息,為此她的尾巴焦躁地刮著地面,鱗片更是在石磚上留下了些許刮痕,她的眼中有幾分憂鬱。
  沉悶中瑪特蕾雅望著正在調理的婦女們,食物的香氣飄入鼻腔,她想到了當年紅買給她的烤肉串……那時的自己還不知道食物是多麼珍貴的,更多時候只想著隨口品嘗。
  如今遠處的廣闊小麥田提醒著瑪特蕾雅,任何一點食物都不是垂手可得的。
  「我以前都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這樣的。」瑪特蕾雅深呼吸著,當她開口言談時吉娜驟來然到了身邊,聽聞這一句話之時,吉娜伸手輕拍瑪特蕾雅的肩膀,在對方驚訝之餘。她說道:「是啊!許多事情是不自己走出來看看,什麼都不會知道的,無論它是好事還是壞事!」
  「妳不用幫忙料理嗎?」瑪特蕾雅雖然有些嚇著,但是她很快恢復鎮定,朝著吉娜拋出好奇地視線後她問著。
  「現在不用,潔西卡讓我來陪妳聊天,不然妳一個人在這裡挺無聊的。」穿著工作服的吉娜將手插在腰際,她的臉上恢復了一如既往的笑容,就像是把曾經的執著全都扔進了海底。
  瑪特蕾雅思索起蜜珈蘿所說的話語,在家鄉的歸屬之後,人們追求的才是功名……那麼吉娜現在又不追求功名了嗎?
  「怎麼了?」吉娜望著瑪特蕾雅略有所思的神色,她彎下腰來平視著對方,在金色眼眸的深處她看見了一絲困惑。瑪特蕾雅晃了晃腦袋,她決定不去向現在的吉娜提問,那會給吉娜帶來困擾吧?想至此,瑪特蕾雅轉換話題地說著:「炎天節一直都會舉辦嗎?」
  「是這樣沒錯,因為這是七邱城在入秋前最重要的節日,據說我們唯有在炎天祭辦的盛大才能迎來豐收的秋天喔!對於要準備過冬的我們來說……秋天的糧食存積非常重要的!」吉娜回眸看著遠處的青綠麥田,她興奮地笑著,就像是在期待麥田轉成金黃色一般。
  瑪特蕾雅摸了會下巴,聽聞準備過冬……她想到的是熊與蛇,他們會在冬天睡長覺。遲疑下,瑪特蕾雅追問道:
  「這裡入冬後會很冷?」
  「冷呀!冷透了!連地面都會結霜積雪,那段時間中多數人是不工作的,待在家中過冬最要緊!雖然還是有些人得工作就是了……畢竟民兵沒有休息的可能呢。」吉娜咧嘴苦笑,就像是在替自己訴苦,顯然她沒打算連民兵的工作都扔掉。
  瑪特蕾雅回憶起雪山上的風景,就像是在說整座七邱城都會陷入冰天雪地,她很難想像那樣的風景,並且在這之前她還有秋季要度過。瑪特蕾雅回首望去,她望著遠處的麥田,想像著麥田成熟表露金黃的光彩。
  「秋天的麥田整片金黃,非常美麗。蔚藍的天際正好與麥田的邊際線切割,然後磨坊上的風車會一齊轉動,街道上的麵包坊升起爐子烤起溫熱的黑麵包……我最喜歡七邱城的秋天風景,我希望妳會喜歡。」吉娜伸手輕撫瑪特蕾雅的腦袋,指尖快要接觸到她的犄角時卻停了下來……
  「吉娜?」一如既往地摸頭忽然停下來之時,瑪特蕾雅困惑地回首望著吉娜。
  吉娜的臉上有一絲歉意,至最親愛的人,但是她不打算繼續旅途,留在家鄉度過餘生才是一切,她一這麼想……忽然無法自然地輕撫瑪特蕾雅的犄角。
  「我也相信妳也會喜歡。」吉娜用苦笑說著,然後收回了手,靜靜地杵在瑪特蕾雅的身邊瞻望同一片天空。
  瑪特蕾雅看出了吉娜眼中的感受,她默默點頭答覆,便不再言語。
  很快,潔西卡呼喊著吉娜去換上禮服,於是吉娜又匆忙地離開了瑪特蕾雅的身邊,被獨留在原地的瑪特蕾雅吐出了一口長氣。冒險何時繼續?她不曉得,但是再次開始的冒險將與以往有諸多不同。
  留在這?並不,瑪特蕾雅始終想找尋自己的家與龍詩,她還沒能再次歌唱。
  天色漸暗,一道又一道鄉村菜色被完成,擺放在桌上的大多是燒烤肉類以及乳製品,還有諸多的鹹肉派,當黃昏揮灑在大地上之時,炎天節正式開始了。
  瑪特蕾雅站在稍遠的地方看著,七邱城的人們點起了巨大的營火,當黑煙裊裊升起之時,人們一齊歡呼然後期許著秋季的豐收與夢想的實現。吉娜與家鄉的親朋好友們聚成一桌,他們一起飲酒作樂,享受美食。
  賽莉亞醉生夢死在椅子上,瑪特蕾雅眼看無法與她溝通,便上前端了一些肉派去到嫻靜的河邊品嘗。
  夜風陣陣,當瑪特蕾雅走到熟悉的溪流邊,天色已經遁入黑暗,星空下最為顯眼的便是遠處的營火光彩。如果吉娜牽著自己參加節日,瑪特蕾雅肯定會參加,但是看著吉娜與家人們的情感交集,瑪特蕾雅始終不好意思去打擾。
  坐上湖邊的瑪特蕾雅看著受風吹撫的悠悠原野深呼吸,清澈溪流沖刷過腳裸帶來一陣清涼且舒適的快感,瑪特蕾雅在夜色下拿起鹹肉派放入嘴中品嘗,尾巴上的火焰是她唯一的陪伴。
  還沒開始咀嚼,瑪特蕾雅便對於肉派裡面的辛辣氣味感到甚是喜歡,她的眼睛稍稍睜大,就像是第一次吃到料理的動物一樣,一口接著一口停不下來。
  不過多久,瑪特蕾雅拿在手中的鹹肉派只剩下手指上的碎屑,她不甘心地舔拭著手指,打算在寧靜的夜晚獨處。
  轟——!地面一陣晃動,忽然地騷動令瑪特蕾雅嚇地跳起了身子。
  毛茸茸的耳朵激烈地顫抖著,瑪特蕾雅四處張望想找出聲音的來源,就在這一瞬間……
  「瑪特蕾雅!快!快回去七邱城——!告訴大家危險來了!!!快啊!」
  「哈?」瑪特蕾雅錯愕地回首望像聲音的來源——
  她看見紅一邊大吼一邊朝自己奔來,在紅的前方還有一大群的魔獸,魔獸群看起來像是在逃亡,紅緊追在後想要擋住魔獸群,她更是朝著自己不斷大吼……
  恐懼、慌亂魔獸們的感覺交雜在一起,瑪特蕾雅睜大了眼眸,她立刻意識到自己擋不下那麼多,望見了紅緊張的神色,瑪特蕾雅輕咬嘴唇,她知道自己該做什麼。
  還來不及回應,瑪特蕾雅轉身朝著七邱城直奔而去,她的尾巴在奔跑中甩動,雙腳踐踏地面揚起無數碎土,一如在理想鄉奔馳,她無視於地面的所有起伏筆直衝刺。
  不同的是,瑪特蕾雅的眼中有一絲緊張,她喘著粗氣,不顧形象地任由長髮飛舞,尾巴上的火焰警惕地亮起熾熱的光芒……
  她在奔跑,衝刺……眼中七邱城的方向越來越近,雙腳使力不斷加速,她必須跑贏一踏魔獸。
  身子發力,瑪特蕾雅跨過了柵欄,當她看見七邱城的廣場時——她下意識地大聲呼喊:
  「魔獸來了!起來!老人小孩去房子裡躲避,其他人武器舉起來對抗魔獸!牠們朝著七邱城過來了!」
  「什麼?」、「魔獸?怎麼可能……」、「再一杯酒就好!」
  城鎮的人們僅是回首看了眼瑪特蕾雅,他們譏笑著瑪特蕾雅的呼喊,就連先前處事認真的民兵,如今也圍在桌前喝個爛醉。人們譏笑了瑪特蕾雅一陣後,還相互舉起酒杯繼續歡呼,酒臭味在廣場瀰漫,所有人都喝醉了。
  「這……」瑪特蕾雅四處張望,放眼望去沒有半個民兵沒有喝酒。
  就連吉娜都睡倒在桌前……軟爛的模樣絲毫不像是原先的她威風凜凜,眾人毫無防備的瞬間,瑪特蕾雅聽見了狼嚎。
  她感覺到地面震動之時迅速回首望去——一群魔獸衝鋒而過,他們的路徑上雖然沒有人,但是一頭身型碩大的巨狼撞翻了營火,厚實的樹幹被巨狼掀到了天上,火花因此噴飛上天。
  轟——砰!!!巨響使地面撼動,衝擊揚起無數塵土與碎木頭,一旁的屋子還被魔豬撞穿,飛散的磚瓦波及地面砸碎酒桶。
  轉瞬間聲音混雜,瑪特蕾雅聽見了無數哀號,當她回首望去……火舌飛到了屋子上,木頭砸碎了屋頂,城鎮起火不說,就連遠處的小麥田都在瞬間點起了巨大的火勢。在火焰中,本來醉生夢死的人們驟然驚醒,看著眼前的風景她們驚聲尖叫,多數人立刻開始四處逃竄。
  星光被火炎吞沒,熱浪在城鎮中席捲,一根斷裂的樹幹摔到了瑪特蕾雅的面前……砰!巨響之時樹幹分斷碎開,當碎片從瑪特蕾雅面前飛過時,她看見了願望——
  希望七邱城一切安好,繼續百年的和平。
  願望落入燃燒的城鎮中,逃竄的魔獸四處奔竄,朝著遠處徑直奔逃而出,人們隨之哀嚎並四處躲避著火災,一切發生得太快,瑪特蕾雅什麼都還來不及做。
  「瑪特蕾雅!天啊……海嘯都不比這可怕。」紅剛趕來現場,她伸手抓住了瑪特蕾雅的肩膀試圖令瑪特蕾雅鎮定,同時面向無數正在奔散的人們。
  在人們逃跑之時,僅有一個身影衝向了小麥田,白色的長髮與高大的身姿……紅確實看見了吉娜奔向小麥田,盡力想搶救一切。
  「瑪特蕾雅!妳去把人疏散!快去!」紅在慌亂中大聲喊著,但是她的聲音在火炎中仍然顯得渺小。不過瑪特蕾雅順從地點頭答應,那怕她連要怎麼疏散都不知道,她仍然快速地發進,想要去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而她還不知道,最可怕的不是災難來臨的夜晚。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