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龍詩的瑪特蕾雅 《第一樂章:七邱城的聖騎士》 第二十五章

胖雪豹 | 2024-04-26 09:39:33 | 巴幣 28 | 人氣 487


  秋季的寒風吹撫過乾枯的原野,大火燒盡的田園至今沒能夠恢復,七邱城內的氣氛一片死寂,斑駁的木樁上更豎立著無數的烏鴉。
  當烏鴉啼叫,藍天上飄落幾朵枯黃的樹葉,穿著工作服的吉娜手拿一把槌子,她蹲在廣場處修復著別家的屋子。在藍天下,她的面色陰鬱,用來揮舞長槍的手如今正用鐵鎚把釘子敲入木板中固定,她正在完成一棟建築的外牆。
  地面的雜草蔓生,這是火災後唯一的新生,吉娜卻無法對這種新生感到高興。
  在吉娜身旁還有許多七邱城的老住民,他們不約而同地默默修理著被毀壞的建築,遠處還有許多天本就擅長木工與建造的人們在修理風車。唯獨不見那些與老住民對立的人們,當吉娜深深嘆息,她回首望去——
  那些人坐在廣場的角落,拿著酒杯大口飲酒,以藉酒消愁為藉口逃過了工作。看著那些人,吉娜的心底很不是滋味,她十分想把鐵鎚朝他們的腦門扔過去,但是她僅是皺緊了眉頭,卻沒有去惹事。
  一旁的老屠夫回首看見了吉娜的手,緊握住鐵鎚的柄,力道幾乎要將柄捏碎。老屠夫理解吉娜的不爽何在,因為他同樣痛恨這些初來乍到的傢伙,但是老屠夫知道……現在的七邱城最經不起的就是內亂。
  更別提,在場的人們根本沒有能力保證能打贏那群年輕的傢伙。
  「妳誰啊!出現在這裡不會想要趁火打劫吧!」可就在大家正壓抑著怒火時,靠近城門的地方出現了男人的大喊聲。
  一聲吶喊吸引了人們的注意,吉娜錯愕地扔下手中的鐵槌奔去,當她跨過廣場的燒焦石磚,她在破舊的城門前看見了幾位她不熟識的男人。男人將一名身穿黑色大衣的女性堵在門口,女性看著並不高大且身材纖細,配帶著像是吟遊詩人的帽子、黑色大衣看著像是破舊的風衣、背後的巨大武器看也知道不平凡,更重要的是——女性的帽子下藏著一副深邃的紅眼睛。
  面對男人們的怒罵,女性不為所動,她僅是壓低了帽子避開視線,比雪還要單調的白色頭髮隨風飄起,她不想理會對方的態度表露無遺。
  「妳這——」
  「住手!」當男人們準備伸手抓住女人時,吉娜在後方大聲呼喊,同時快步跑上前去。但是就在這個瞬間,吉娜看見伸手出去的男人被女性單手舉起,手臂一揮就把男性扔到了幾好幾棟房子之外。女性這時才開口說:「無聊,我沒興趣對付弱小的廢物。」
  女性的聲音陰冷且低沉,當她說完,人們回首看著被扔去遠處的男人,這時他們聽見男人的一聲慘叫,回首一看才發現男人被摔斷了腿。
  「喂!妳怎麼能這樣……」吉娜見狀,她頓感不妙,同時也對白髮女性的粗暴感到難以苟同。吉娜剛轉身便想攔住白髮女性討要個說法,但是白髮女性主動抓住了吉娜的衣領,向下施力之際吉娜毫無反擊之力,這嚇的吉娜連連出聲:「唉唉唉?不是吧?」
  「我告訴妳,我對你們沒有興趣,別來打擾我。我是來這裡狩獵的,巨獸與龍才是我的獵物,除非妳也想被我的鐮刀分成一半,否則別來吵我。」女性說完,她將吉娜往後推倒,輕易一推吉娜便摔倒在地。
  眾人眼看魔族被輕易放倒,原本還想為男人報仇的群眾瞬間退散,唯獨吉娜一人驚嘆地坐在地上發楞。女性冷冷地撇了她一眼,她整理了帽子後便準備繞過吉娜走入城內,但就在這時吉娜伸手抓住了她的腳。
  「妳……」女性回首一望,她盯著吉娜的臉龐,眼中卻沒有殺意。
  「妳是獵人,對吧?如果妳很強的話——告訴我怎麼變強吧!我需要……需要變強才行!」吉娜的瞳孔睜大,她殷切地望著女性,眼中絲毫沒有恐懼。
  如果要保護家鄉,自己得變得更強,強到足以對抗許多魔獸又能對抗巨獸。本來,吉娜早已死心,因為她在騎士學院也沒能變得如此之強,但是如今一名獵人出現在她眼前,且光憑感覺就比騎士學院的大騎士厲害上不知道多少倍……
  此刻,吉娜感覺只要有白髮女性的指導,也許能夠變強。
  同樣地,女性的雙眼睜大,她感到有些詫異,眼中卻又有些欣喜。
  「妳要成為獵人?呵……有意思,是這樣的話和我來吧。正好,我上一個學徒剛走,現在需要一個人傳承我的技術,我的名字是『妮菈』。來吧——跟我來。」白髮女性淡淡地露出了笑顏,此刻她的臉龐不顯得冰冷,而是有幾分柔和。
  在妮菈伸手之際,吉娜握住了她的手掌,在妮菈的牽引下站起身子——極大的態度轉變簡直不像是同一個人,但是吉娜仍然綻放出微笑跟上了她的腳步。
  兩人一前一後地朝著七邱城走去,周遭的居民看見吉娜跟著陌生女人,敏感時期這副景色顯得格外引人反感。如今七邱城早就沒有招待外人的餘地,一旁的群眾見狀時都略表露出嫌惡。
  吉娜看見諸多人們對妮菈的不滿,她的心底略有愧疚,但是妮菈的背影卻沒有一絲畏怯與擔憂,就像是她不在乎其他人的看法一般。
  沉默間,吉娜望著獵人的武器,巨大到需要摺疊才能背在背上,武器的威力與重量更是不言而喻。更令吉娜感到在意的是,妮菈的武器上有些鏽蝕的痕跡,就像是沒有經歷過良好保養的武器。
  對於騎士而言,武器與盔甲至關生死,常理來說都會好好保養的,為此妮菈的武器有些鏽蝕的痕跡令吉娜無比在意。
  走了一段路,妮菈走到了瑪特蕾雅常去的溪邊,冷風吹撫之際她的神色依舊冰冷。在溪水前方她蹲下了身子,配帶著皮手套的手掌摸過沙礫,在裡面她嗅到了一股濃郁的氣味。
  「妮菈小姐,妳在這裡做什麼啊?」吉娜望著妮菈的身影,她始終不明白妮菈撫摸地面的目的。
  「我在追蹤,憑著氣味與感覺。這是黑龍的氣味、擁有與太陽性質接近的火焰、並且是個尚未成熟的傢伙。」妮菈的視線向前,她盯著雪山時目光銳利。
  這一瞬間,吉娜瞪大雙眼,她知道妮菈在追蹤的對象是瑪特蕾雅。
  忽然間——吉娜想到了瑪特蕾雅十分害怕獵人,因為傳說中就有好幾位瑪爾托斯是被獵人殺害的,單想到這……吉娜的嘴唇顫抖,她意識到自己似乎跟錯人了。轉念間,吉娜的視線撇向一旁的地面,一顆磚頭大的石子給了她一點想法。
  「我勸妳住手,我對殺氣的感覺很敏銳,那怕妳在幾十里外狙擊我,我都知道。而且,我無意與瑪爾托斯爭鬥,我的獵物是巨獸,不是瑪爾托斯,我本就無意傷害她。」妮菈頭也不回地出聲提醒,同時間她站起了身子,看似毫無防備的姿態卻給了吉娜一種凜然的壓迫感。
  僅只一瞬間,吉娜感覺到脖子一陣冰涼,驚愕之間她感覺鐮刀正架在自己的咽喉上,可是眨眼中她便察覺這只是殺氣帶給她的恐懼感。
  妮菈要是有意,自己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就會遭到斬首,吉娜這時清楚意識到了這個巨大的實力差距。
  「不過,我要稱讚妳。獵人就該時刻對他者保持敵意,隨時能夠揮刀奪其性命,並且能夠察覺任何隱藏的危險,如同妳察覺到了……我剛剛能夠砍下妳的頭,所以妳沒有伸手去撿石子。」妮菈的語氣平淡,她將手伸進大袍中鼓搗,背對吉娜的她臉上卻浮現出一絲笑意。
  此刻吉娜的後方追來了一群城民,他們都是七邱城的住民,但是他們現在舉起了幾隻耙子對準了吉娜與妮菈。當吉娜回首看見眾人之際,她的眼瞳睜大,她錯愕地像是被嚇到的孩子。
  「果然刻奧斯也不能信!她帶著奇怪的女人近來摔斷了麥斯的腿,把他們殺了或是趕出去,我們現在有十多人,不要怕!」舉著耙子的男人大聲怒斥著。
  「等一下啊!她是來幫我們的!別這樣……你們之前不是這樣的人。」吉娜的身子退縮,她不想傷害任何家鄉的人們,那怕這些人對吉娜來說都是生面孔,她仍不想動手。
  然而吉娜的身子剛退後,便被妮菈用身子擋住,吉娜錯愕地回首看了眼妮菈。她看見妮菈抬起帽子,蒼白的臉上浮現出一陣微笑,手中更是遞出了一把短刀給吉娜。
  「幹掉他們,這是我給妳的第一個要求。」妮菈咧嘴一笑,笑顏中有幾分邪媚。
  「不行啊!他們是七邱城的……我的……」吉娜慌亂地搖頭,她回首撇向前方準備攻擊自己的人們,他們正在一步步逼近,自己卻沒能握過短刀。
  妮菈的眉頭一皺,她嚴肅地說:「幹掉妳的敵人,不然就是妳被幹掉,如果妳不想殺人,就使盡全力留這些傢伙一條狗命。」
  說完,妮菈將握著短刀的手鬆開,短刀隨之從她的手中滑落,刀刃就要摔進溪中被沖走。眼看唯一的武器要流逝,吉娜的眼角撇見一名男人舉著耙子朝自己衝來,她咬緊牙關心一橫伸手接過了短刀。
  銀光一閃,刀鋒猶如一把寶刀般輕盈且銳利,鮮紅的眼眸收縮顯得無比銳利。轉瞬間吉娜的身子穿過了眼前的男人,男人手中的耙子被一分為二,握著短刀的吉娜隨之面向比自己多上十倍的敵人。
  耙子的攻擊距離比起吉娜的短刀更長,人們似乎也意識的到這件事情,他們與吉娜保持著恰到好處的距離,三人同時向前將耙子捅往吉娜的胸口。看見此景,吉娜想到了戰場上的長槍兵,她看著對方出槍想從側邊繞過攻擊然後切入近身戰,但是三把耙子交叉令吉娜壓根找不到空間,這嚇地吉娜流了把冷汗並趕忙向後退開。
  可吉娜才退了一步,後方就是溪流與妮菈,人們看見她退後更是咧嘴一笑,深感這位從騎士學院回來的小毛頭也沒什麼了不起的。他們譏笑了一陣,然後向前邁步打算繼續逼退吉娜。
  「別害怕敵人的攻擊、也別害怕出刀、不要害怕受傷、戰死是歸屬是榮譽、向前邁進勇敢殺敵,大不了一命抵一命!」後方的妮菈大聲怒斥,同時間她用手抵住了吉娜的背,阻止吉娜在次透過後退回避。
  「誒誒誒?這真的不行啦!」吉娜趕忙回首尖叫,在她眼底長槍兵的一齊突刺是非常可怕的,沒有盾牌的自己隨便都會變成蜂窩。
  「就是現在!幹掉他們!」
  忽然,眼前的敵人大聲呼喊,他們無情地將耙子尖端朝著吉娜的心臟揮舞。聽聞呼喊,吉娜驚嚇地回頭,這一次她清楚看見耙子正要捅進自己的胸膛,後方的妮菈卻不讓她後退。
  吉娜咬緊了牙關,只能死命一搏。吉娜翻身起跳,從耙子的攻擊上方掠過身子,單手壓住木杆然後一腳踢上對方的腦門。砰——!確實的觸感在腳上傳出,吉娜知道自己踢中了對方的鼻樑,對手還來不及慘叫,一旁的兩名耙子手錯愕地看著吉娜,這是他們沒想到的動作。
  此刻後方的斧子手連忙衝上想給吉娜的腦門來一個開罐,看見斧子揮來之時,吉娜扭身用雙腳踩住地面,單手握起耙子將斧頭卡住。硄!巨響之時,吉娜的耙子徹底壓住了對方的斧頭,下一秒吉娜便一腳踹飛了對方。
  「呃啊啊……」魔族的腳沉重且強大,男人飛了老遠,在草地上滾了幾圈後失去了意識。
  其他人見此狀,驚嚇地扔下了手中的武器開始四處潰逃,枯燥的原野上頓時多了許多人的慘叫聲。
  「這下就——」吉娜喘了幾口氣,她感覺自己剛走過好幾次冥河,隨即她回首想向妮菈報告她的戰果。
  「不,還有一隻。」
  可就在此時,妮菈的一句話嚇著了吉娜,正巧回頭的她看見了妮菈背後豎立著一頭巨狼,張開血盆大口的巨狼準備往妮菈的腦袋咬下,錯愕間吉娜大聲喊叫。
  「我說過,獵人要隨時能夠無情地奪走生命,而我——亦當如此。」
  妮菈的嘴型述說著這一句話,她雖然沒有發出聲音,但是吉娜在一瞬間看懂了。下一刻,妮菈以眨眼的速度回身一手插進巨狼的嘴中,五指併攏的手向是一把長矛一般一鼓作氣捅穿了巨狼的咽喉,鮮血隨之四散並沾滿了妮菈的衣服。
  巨狼想咬住妮菈,然而牠的牙齒楞是扎不進那個白皙稚嫩的肌膚,妮菈咧嘴一笑後挪動左手,牠抓住巨狼的上巴……手臂一施力,巨狼像是一張紙一般被撕成兩半,腥紅的鮮血瞬間沾滿了草地與溪流。
  此景震撼了吉娜,因為她一個人絕對不可能戰勝巨狼,一隻小隊也不好說。但是……妮菈僅憑空手就殺了巨狼,這已經超出了吉娜的想像,甚至遠比紅強大上太多了。
  「很好,我承認我願意收妳做我的學徒,正式向妳自我介紹,我是妮菈.海德拉。如今是第七代傳人,現年近千歲也是最為長壽的獵人。妳呢——叫什麼名字?」妮菈的臉上浮現出微笑,此刻的她看著不僅有一開始的冰冷,還有一絲正氣凜然的氛圍。
  「吉娜,叫我吉娜就可以了!」吉娜向前握住了妮菈的手,兩人相望而笑,秋季在一場邂逅中開始了。
  且這場邂逅,將在數十年後造成歷史的巨大改變。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