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龍詩的瑪特蕾雅 《第一樂章:七邱城的聖騎士》 第二十章

胖雪豹 | 2024-04-17 10:46:27 | 巴幣 28 | 人氣 484


  「要準備歡迎派對?但這不都幾個月前的事情了?」隔日一早,穿著工作服的吉娜困惑地回首望著潔西卡,她的手中還拿著劈柴用的斧頭,斧頭在她手上小的像是一把手斧,這使吉娜看個格外英氣煥發。
  「沒錯,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有好一陣子沒能當面與妳談談……因為我害怕暴露這個驚喜,不過現在的我覺得還是不要隱瞞吧!」潔西卡咧嘴苦笑,這時她的手上正捧著一袋錢幣,在商人尚未離去的現在,潔西卡拿著錢出現的目的十分明確。
  吉娜將斧頭插入地面,她將雙手抱在胸前陷入一陣沉思,她知道老媽是想幫她買一件真正意義上能看的衣服,但是吉娜一想到價格便陷入了一陣擔憂中。
  可正是吉娜的這種心情,才讓潔西卡頭疼。
  「吉娜,妳就當作是為了炎天節的準備,去買件喜歡的衣服吧!」潔西卡快步上前,她拉起吉娜的手掌,將一袋錢塞給了眼前的吉娜。
  「哎?但是——」吉娜連忙想拒絕,但是她被潔西卡瞪了一眼。潔西卡死死抓著吉娜的手腕時她嚴肅地說:「妳這孩子啊,從小就不太拿我們的禮物,除了以前要去當騎士才真正收了點東西之外,妳每次都像這樣推掉!死小孩——別那麼客氣!懂嗎?」
  「好……好的!」忽然被老媽大罵之際,吉娜縮的像是小時候的她一樣,趕忙收下了潔西卡要給她的衣服資金。
  「知道了就好!那我要先去準備一些東西了。」潔西卡抿嘴一笑,她笑得十分陰險,因為在她的心底最大的王牌還藏在家裡,衣服只是個前菜。
  吉娜看見老媽的邪笑時頓感疑惑,她本想挽留對方與自己一起去買衣服,但是潔西卡很快就跑回了莊園裡面。吉娜無奈地苦笑,但是笑顏卻顯得相對輕鬆,自從放下了所有抱負後她總感到一身輕。
  平凡,或許平凡的自己沒什麼不好。
  吉娜低頭望著身上沾滿泥土的衣服,確實——她還是喜歡更加美麗的衣裳,或許如今的自己是時候放下盔甲,穿回輕飄飄的裙擺了。
  想至此,吉娜放鬆地朝大街走去,她的腳步輕盈且安定。和從家鄉離去的急匆匆不同、也和返回家鄉的迫不及待不同、僅是安穩地前行。
  一步、兩步、三步,持續前行,走過漫長地一段路,吉娜再次來到了擺滿攤販的廣場。諸多旅行商人會在此駐足數周甚至一到兩個月,一方面恢復體力、一方面補充物資,這段時間是七邱城最為繁華的時日,更是因此將要在不久後舉辦炎天節。
  那是一個預先祝賀秋季豐收的節日、同時也恭迎夏日之神帶來的美滿,對七邱城來說算是個相當盛大的節日,在那個節日中年輕的少年少女都會穿上美麗的衣裳,相互跳舞然後交互品嘗葡萄酒。
  吉娜仔細一想,自己已經數年沒有參加了。
  滿街的商販陳列著五花八門的商品,吉娜低頭看著錢袋中的金幣,她第一次握有這麼多錢,一時之間她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好在瑪特蕾雅與賽莉亞同樣地來到了廣場,他們望見了吉娜正感困惑的身姿。
  「吉娜,妳在猶豫什麼?」賽莉亞走上前,她將雙手插在胸下,眼中幾分存疑地看著對方。吉娜晃了晃一袋金幣,裡頭錢幣相撞後發出叮噹聲響。她有些費解地說:「老媽讓我來買件衣服,但是我……不知道買什麼好。」
  「這還需要問嗎?買妳喜歡的就好。」賽莉亞的眉頭皺了一下,跳動的眼皮與不快地語氣說明她對吉娜的推辭也感到不耐煩。
  吉娜不禁苦笑了一陣,她抬手搔了搔後腦杓,用裝傻帶過賽莉亞的怒斥之時,她望見了站在不遠處發呆的瑪特蕾雅。
  在陽光下瑪特蕾雅用龍尾刮著地面,目光朝向遠處的雪山遲遲沒能移開,就像是雪山裡有她十分在意的東西一般。
  「瑪特蕾雅她……怎麼了?」吉娜輕抿嘴唇,看著瑪特蕾雅的魂被雪山勾走,比起買自己的衣服,吉娜更在意瑪特蕾雅的事情。
  「天知道。妳還是先給自己買件衣服吧,否則妳帶著金幣空手回家會看見化為魔神的潔西卡。」賽莉亞晃了晃腦袋,她扶了下額頭,總覺得又敗給吉娜了,眼下比起自己的事情還是更在意瑪特蕾雅啊!
  吉娜聽聞後攤了下手,腦內想到了潔西卡舉起斧頭發火的模樣,她咧嘴苦笑後回首找尋廣場的衣服攤販——
  色彩繽紛的衣物與華美的禮服……那是七邱城的他們一生都不會穿到的奢侈品。只有在伯爵以上的貴族舉辦宴會時,他們才會穿上華麗的舞裙跳舞,作為農民的七邱城居民,自然是一輩子都沒有穿上的機會。
  但是旅行商人還是會帶著這些禮服旅行,根據吉娜所知——是要帶去賣給貴族的,因為舶來的禮服對貴族來說是最珍貴的。比起美麗,有些時候人們追求的是稀有,那怕本地產的禮服也不輸給舶來品,他們仍更喜歡稀少的舶來品。
  「吉娜,妳知道嗎?據說旅行商人們大多是一種被稱為『哈萊塔人』的人種。這些哈萊塔人自古以來就是一群沒有故鄉的流浪者,為此他們會四處蒐集珍貴的寶物,然後把寶物獻給自己喜歡的異性當作定情物,盼能與對方相愛與結合。至今——有些旅行商人帶著昂貴商品的原因正是如此。」
  賽莉亞走來吉娜的身旁,和吉娜一起望著商團的時刻下她張嘴道出了吉娜所不知道的歷史,而這在賽莉亞所讀過的書籍中確切地記載著,為此賽莉亞深信這是真的。
  「哎?是這樣嗎?」但是對吉娜來說,她除了震驚以外沒有過多的感受。
  「是,雖然如今的旅行商人已經有大半不是哈萊塔人,但是這個習俗仍舊存在。」賽莉亞靦腆地一笑,她在廣場的邊緣處正巧看見一個年輕的少年正在將手中的禮服獻給七邱城的少女,但是她被少女甩了一巴掌後便放棄了。
  如今這個習俗少有人會接受,因為哈萊塔人居無定所,被視為流浪者、被當作狡詐與貪婪的人,許多人是不會接納他們的。
  「吉娜,妳會想收到誰送妳禮服呢?」賽莉亞這時將視線撇往吉娜臉上,她用嘻笑等待著吉娜有趣的反應。但是賽莉亞卻見到吉娜的視線飄向遠方,吉娜微笑著回應:「或許,誰都可以吧。」
  「妳……」吉娜的一句話便讓賽莉亞語塞,她瞪大雙眼一時不知道該回什麼。
  「我已經過了做夢的年紀了,或許該安定下來了。」吉娜回首朝賽莉亞綻放溫柔地笑顏,然後伸手輕撫過賽莉亞的帽子。
  賽莉亞聽聞至此,她不再言語,因為吉娜的意思她大概明白……她認為自己的冒險到此為止了,也不必為了成為騎士四處旅行了,她打算留在家鄉度過餘生。
  想至此,賽莉亞有些憤怒,她壓低帽子後拍開了吉娜的手,轉身便走往吉娜所去的反方向。在賽莉亞眼底,吉娜就像是拋棄了兩人一起要完成的夢想,獨自選擇了逃跑。
  但是望著賽莉亞遠去,吉娜僅是溫柔地微笑著,心底異常地平靜,並深信賽莉亞有朝一日會明白的。
  目送了賽莉亞遠去,吉娜回頭準備挑起自己的禮服,其中早已不帶有她的夢想與美夢。在吉娜的心底,自己已經不可能成為騎士、也不會作為一個普通的民女受人所愛,她僅是希望自己能夠不再讓家人感到難受。
  一件藍色的禮服,華麗地像是星空一樣的裙擺,吉娜看在眼底卻覺得稍顯華麗。
  一件黃色的禮服,美麗的金飾點綴像是黃金國度出產的衣裳,但是吉娜卻不喜歡這種艷麗。
  白色的禮服,純潔無瑕如同聖女般貞潔,吉娜卻感覺自己會玷汙這條裙襬,因為自己並非如此美好的人。
  逛來逛去,原先很好對禮服滿意的吉娜頓感一切都不適合自己。迷茫中,天色已然遁入黃昏,斜陽映射在她身上,她回首望著廣場的無數禮服都沒能找到一件感覺能與自己搭配的。
  吉娜困惑地皺起眉頭,是自己挑選禮服的要求變高了?不,她自己都沒有察覺,僅是不想放棄所累積的一切在做著最後的抵抗。
  手臂上的傷痕、背上的傷痕、肩膀上的傷痕……那都是她曾作為見習騎士走來的痕跡,這些傷痕督促著她該穿上的是盔甲,而不是輕盈的禮服。
  但是吉娜低頭看見了手中的錢袋,她不能言喻心底的感覺,明明知道該穿上禮服,但她沒能決定。
  迷茫之間,她看見了一件黑色的禮服被擺放在廢棄的架子上,禮服縱然美麗,但是上面卻有著兇魔族用的巧飾,銀色的月亮、銀色的鍊子、幾片金屬點綴,對於聯合王國的人們而言它像是野蠻的喪服,但是吉娜卻被其深深吸引。
  她走上前仔細地看著禮服,一旁的女性旅行商人正巧也看見了她的身影,而她是第一次在聯合王國城裡看見兇魔族。
  「客人,妳叫什麼名字?」女性興奮地走上前,她睜大雙眼望著吉娜的臉龐,然後問出了第一個問題。
  「誒?那個……我叫做吉娜。」忽然出現的女性令吉娜愣了一會,但她還是在驚訝中擠出了答案。聽聞名字,女性碎念了幾次後放聲大笑,她抬手想輕拍吉娜的肩膀卻有些碰不著,她很快放棄後咧嘴笑著說:「好呀,吉娜!我從沒想過能在聯合國王的城市內遇見兇魔族,這真的是太巧了!」
  「這倒是——因為我們是『刻奧斯』啊。」吉娜不禁苦笑,女性的笑顏就像是不知道刻奧斯的身分般,那怕多數旅行商人對他族都見怪不怪,但是身穿聯合王國服飾的她總給吉娜一種會討厭刻奧斯的感覺。
  「不用那樣說自己,魔族的人我見多了,兇魔不是什麼野蠻人!所以我才會從拉采特雷爾大公手上買下這件禮服,它真的很美……只可惜人們不懂欣賞它,弄得我現在連回本都難啊!」女性像是在阿諛奉承一樣稱讚著,但是她的神色顯得自然而美麗。
  那怕吉娜聽得出來女性是刻意在說好聽話,她仍然微笑著聆聽。
  「如何?妳要不要買下這件禮服啊?我算妳便宜一點,只要這個數字就好!」女性抬手用手指比出了數字,價格不低也不高,看著確實像是趕著要拋售眼前的禮服。
  「嗯……好吧。」吉娜回眸撇了眼禮服,上頭帶有的故鄉色彩令她選擇了點頭答應。
  女性聽聞吉娜答應了,她興高采烈地笑著,當吉娜把金幣交到她的手上,她還偷偷取走了兩枚。吉娜流連於家鄉的氣息,她絲毫沒有察覺,隨後她收下了禮服並揚長而去……
  她抱著家鄉的衣裳,吉娜目視著手中的禮服與黃昏下的前路……一切都顯得格外寧靜且熟悉,一場歡迎她回歸的盛宴就在她的眼前。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