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路人勇者的扮演遊戲》08 - Curiosity killed the cat

路波(最終生還狗) | 2022-06-10 21:00:00 | 巴幣 4 | 人氣 49

連載中【小說】路人勇者的扮演遊戲
資料夾簡介
她,打破了世界平衡——強大王國的王女,遭遇事故失去記憶,卻也獲得『某種能力』,她能變成其他人,讀取記憶。在異世界如路人般欠缺戰鬥能力,她能活下來並找出真相嗎?


『阿克瓦帝國』王女–「希莉亞.阿特拉斯」–由於沒有出席國家重大集會『光輝節』節慶日,反而跑去圖書館閉關,讓國王陛下勃然大怒,詔令要王女到審判殿去,讓判官與眾人進行王女的審判,最終審判結果是由於判官舞弊判處死刑,王女則被流放到國境外的『曼荷姆魔法學院』進行就讀,未滿三年不得回國。


王女與貼身侍女「伊莉絲」將一同前往學院,然而預計搭陳的飛空艇在空中爆炸了——




***


將時間拉回到若干小時前——


「殿下,您覺得這套水藍色的衣服如何?沈穩又不失華麗,這是您之前愛穿的外出服。」伊莉絲正興致勃勃地替我挑選衣服。
「這......會不會太高調了?有其他件衣服嗎?我比較喜歡樸素的衣服。」
「很高調嗎?我覺得這件衣服跟光輝騎士團的騎士裝一樣帥氣華麗呢。」
雖然她說這是我以前喜歡的服裝,但如此奢華鮮豔的服裝我實在不好意思穿出門,我還是比較喜歡低調簡單。由於我對於過去的自己品味難以認同,伊莉絲已經翻箱倒櫃一個鐘頭仍找不到我願意穿的服裝。
選擇困難症發作了,要不是父王特別叮嚀外出代表國家要穿得像樣點,我大概隨便一件黑色上衣加長褲就可以出門了。
「那這件玫瑰花邊呢?未來的女王得穿得貴氣些。」
「太花俏了,還有,我可沒打算當什麼女王,我啥都不會......」
「承襲王位繼承權大概不是您能拒絕的事。」
「我都被流放到學院了,應該沒有繼承權了吧?」
「那是暫時性的而已,決定權仍在國王手上。」
「嗚......」我無奈地搖頭。
此時,我聽到門外有腳步聲忽然駐留。
一股不妙的感覺襲來。
不會吧......
「國王傳令——」
果然......
我整理衣容並坐到一旁的會客座位。
請伊莉絲接應,讓門外的人進來。

然而,打開門進來的人不只伊莉絲和傳令侍衛,還多了另一名女孩。
這名女孩的長髮及腰,烏黑亮麗,髮質柔順。
她穿著黑白相間特別樸素的輕便服裝,但其身材姣好,微微從上衣透出的飽滿胸部特別顯眼。
她進屋後就跪下低著頭,看不清楚模樣。
「王女殿下,榮安,在下前來替國王陛下傳令。」傳令侍衛說道。
傳令侍衛在行禮之後請求我的允許以進行宣旨,我回以點頭同意。
一如既往,結束氣派沒有意義的開場白之後,我終於明白旁邊那名少女為何出現在這了。
「......綜合上述,國王陛下大發慈悲賞賜該名御用女僕,不得有異。」
父王安排給我新的女僕?
雖然我感到不安,但還是得欣然接受,免得父王降下更多罪名,比如『不孝之徒』之類。
「伊莉絲不會被換掉吧?」我問。
「國王陛下沒有如此交代。」
「那就好。」
直到傳令侍衛離開之後,這名女子依然跪在原地。
「趕快起身,一直跪著很痛吧。」
「謝謝殿下。」少女的聲音輕柔,像是一股清泉沁過心頭。
她緩緩站起身來,行為舉止相當優雅,不像一般女僕。
她仍垂著臉,看不清楚容貌。
「請問妳可以自我介紹下嗎?」
她將右手觸碰左肩行禮,「王女殿下,榮安。我是國王欽點的御用女僕,名叫『穆拉希妮.貝爾納』,今日開始會專門侍奉您。」
「穆拉希妮,免禮,妳趕緊抬起頭吧。」
「遵命。」
清楚看見穆拉希妮的模樣了。
眉目清秀,潔冷白皙的肌膚,屬於看過一眼就不會忘記的美少女。
只是......雖然很漂亮,但沒有一絲笑容,頗富距離感。
啊,這是我不擅長應付的類型呢......
「......」
彼此面面相覷,似乎都不知道接下來該說什麼。
我這才意會到,原來平常跟伊莉絲相處是多麽輕鬆自然。即便我失憶了仍能跟伊莉絲侃侃而談,這麼說來,還真神奇。
「穆拉希妮,我是伊莉絲,妳能否再多多介紹自己?」
伊莉絲貌似察覺到我的不安。
「嗯……,沒什麼特別的。」
「呃,比如說妳擅長什麼呀?比如擅長的武器或魔法是什麼呢?」
「這些很重要嗎?伊莉絲大人問這些有什麼用意嗎?」沒想到,穆拉希妮霎時露出防備的兇狠眼神。
嚇我一跳,原來她是『少來惹我』的冰山美女設定嗎!?
「我沒有特別的意思。我只是在想,我們有哪些技能可以幫助王女殿下。」伊莉絲回以官方笑容。雖然在笑,但看得出來頭冒青筋。
穆拉希妮依然狠狠瞪著伊莉絲。
我彷彿看到老鷹對決老虎雷電交加的對決畫面。
「呃,穆拉希妮......伊莉絲說得沒錯,我對妳不太熟悉,我確實很想知道妳有什麼技藝。」
我得幫忙緩解氣氛才行。
「……」
「……」
「……」
穆拉希妮思索許久,方開口:「我會做料理和泡紅茶。」
「妳是說紅茶嗎?」
「是的。」
「確定是紅茶嗎?」
「是的。」
「難不成我每天晚上喝到那世界級無敵美味的紅茶是妳泡的!?」
「是的,我每晚都會準備茶點給大人們需要時取用。」
我眼睛立刻睜大,絕對是愛心形狀的大。
不說笑,我對穆拉希妮的好感度直線上升,突破天際。
「我最喜歡喝紅茶了!尤其妳沏的紅茶是我這輩子喝過最美味的,妳好厲害,真是太厲害了!」
穆拉希妮小聲回覆:「謝謝」,她潔白的臉頰肌膚透出一點紅光。
「人家也可以端牛奶給您喝啊......」我好像聽到伊莉絲在一旁低語。


搭配香味四溢的紅茶及穆拉希妮的說明,陪同我前往學院的人變成伊莉絲和穆拉希妮。
其實,根據學院規定,即便是貴族到學院就讀也不能攜帶隨從護衛。
因此,伊莉絲和穆拉希妮都是一同前往學院就讀的學生。


時間快轉到登上飛空艇的皇家御用碼頭——


光輝騎士團的團長沃克先生一路護送我、伊莉絲和穆拉希妮登船。
「沃克先生,謝謝你的陪伴。」
「殿下,請您注意安全,願榮光與您同在。」
「願榮光與您同在。」
揮手與沃克先生告別之後,我們登上飛空艇。
我帶著觀光客心態,歡欣鼓舞直奔最高層的甲板。伊莉絲說這裡是給乘客觀賞風景使用,因此僅有欄杆護欄,她一直叮嚀我要注意安全。
我沒理會她,直接倚靠在欄杆上,踮起腳尖挺起胸,用最清楚的視野望去,迎面而來,直接獲取我全部目光的是......
「天啊,它的左邊懸掛著一面盾牌,右邊掛著一把劍,那是天秤嗎?」我跑到甲板上視線最好的邊緣,興奮不已。
廣闊無邊的天空之中竟然高掛著光彩奪目的金黃色天秤。
它美得像一福風景畫,卻真實地栩栩如生、富生命力。
它同金屬物品般能反射陽光,如果長時間盯著不放眼睛會灼熱疼痛。
它沒有秤東西的盤面,兩側分別掛著劍和盾。
「殿下,難不成您連『金色天秤』都忘了嗎?」
「原來它叫做『金色天秤』呀,為什麼這麼巨大的東西不會掉下來啊?」
「如果『金色天秤』會掉下來就太奇怪了!它跟太陽、月亮一樣,本來就該在天上漂浮,看得到卻到不了。每個人都曾夢想過去到金色天秤裡頭吧。」伊莉絲覺得我的問題特別詭異。
就連一旁在整頓飛空艇的兩、三位水手們也對我投以異樣眼光。
這麼巨大的東西漂浮在空中是自然現象?
對我而言,『金色天秤』是一個超乎常理的事物,即使我失憶了,對於日常生活的知識還在,唯獨對於這世上的事全遺忘了。
撇除『金色天秤』,我們正在搭乘在空中翱翔的大船,似乎也不是我所熟知的事物。
「算了,現在重點是欣賞美景!」
「哇——」往四周環顧,映入眼簾是高聳的城堡及蔚藍大海,美不勝收。
城堡遠方有一個繁榮城鎮,他們稱之為王城,王城外圍有著堅硬冗長又高大的防禦城牆,那種將近十層樓高約三十米的高度對我來說實在不像人類建物的產出,真是令人嘖嘖稱奇。
「原來這就是我的國家『阿克瓦帝國』。」我讚嘆不已。
「這只是王城這一帶而已,離開王城還有很多地方都是我國的領地,我國領土是全世界數一數二多的偉大帝國。」伊莉絲解釋。
此刻,我才知曉,原來我所居住的城堡四面環海,城門兩側皆有筆直的大型瀑布傾瀉而下,城門外則有兩座堪比建築物高的巨大女神像。
尊嚴美麗的王城,讓我無法移開目光。
「太美了......」
「『阿克瓦帝國』的王城可是世界第一高雅美麗的觀光勝地呢。」伊莉絲插腰說。
咕嚕——風景美不勝收,看著看著肚子就餓了。
「光顧著看風景,穆拉希妮去哪了?這般美景若搭配她泡的紅茶,這段旅途肯定會很愉快。」
「我們登上飛空艇不久,她就說她要到甲板下層處理餐點。」伊莉絲用手指著甲板下層的入口處。
喔,這才說到她,她就回來了。
穆拉希妮從飛空艇內部的木板階梯走上來,端著一壺茶和餐點走來。
「殿下,這是剛出爐的紅茶和麵包,請享用。」
「謝謝。」
我示意讓伊莉絲也喝,穆拉希妮似乎有些不情願地倒一杯給她。
端過杯子的我喝了一口,已經不燙了,但仍馥鬱芬芳。
「不愧是我每晚魂牽夢縈的茶點,就是這個味道,我記得光輝節前夜入睡前第一次喝到的時候就愛上了。」
「感謝殿下的讚美。」穆拉希妮低下頭。
「這個紅茶這麼美味嗎?我似乎分辨不出來,果然味覺變得不太靈敏。」伊莉絲在一旁嘀咕,她只小酌了一口就放下杯子,真是不懂欣賞。
「我可以連同伊莉絲那杯一起喝掉嗎,不然太浪費了。」
「隨殿下歡喜。」穆拉希妮依然很有禮貌地低著頭。
然而,就在我伸手要拿起伊莉絲的茶杯時候,茶面波漾起了漣漪,轉瞬間,紅茶整個撒了出來潑到我的身上。
地板震動起伏。
我整個人失衡,站不穩。
碰——
碰——
碰——
在我們的下方傳來此起彼落的爆破聲,船身劇烈晃動,不一會兒,船身傾斜,朝著船頭的前方傾倒,我們的身子也隨之搖晃。
「怎麼回事?」我沒能反應過來,來不及抓住什麼,站在欄杆邊的我由於無法站穩身子被震得彈出船外。
「殿下!」
「哇啊!」
唰——我正往下掉。
面對著飛空艇的船身,我看到了伊莉絲和穆拉希妮呼喊我。
這一切應該是幾秒不到的事,可是在我眼中卻成了慢動作一般清晰。
伊莉絲表情緊張—「殿下!」—我聽得到她呼喊我。
雖然我彈飛出去的瞬間她就朝我伸出手,但只碰到了指尖,來不及握住。
我努力把左手伸直,想碰到她,但她卻離我越來越遠。
她的身影逐漸被水氣煙霧埋沒。
救救我。
從高處摔落到海面上,這種高度和速度肯定不會安然無恙,而且我是旱鴨子啊。
我緊閉雙眼,什麼都不敢看,背部迅速傳來濕冷的感覺,要是就這樣從高處掉下去,大概凶多吉少。

「希莉亞——」

總覺得聽到某種聲音。
我睜開眼睛,將手伸直。
忽然,穿越雲霧,一隻手向我伸來。
我奮力想抓取。
卻無法輕易抓住。
那隻手拚了命靠近我,我也使勁往前伸出手,我不放棄地展開手指,企圖觸碰到彼此。
我們的指尖一點一滴接近,越來越近。
啪。
總算,溫暖從我的指尖傳到心底,我感受到纖細的手指碰觸到我的戒指還有被緊握住的掌心——是伊莉絲。
她的右手牢牢抓住了我的左手,並將我拉進她的懷裡。
「殿下。」
「伊莉絲。」
我們緊緊相擁。
然而,掉落的速度並沒有變慢。
伊莉絲側身使力,她翻過身以調換位置,她讓自己的背部面海,而我被抱於她的懷中,她的意圖應該是想讓自己先入水—「放心吧」—雖然風勢極大聽不清楚,但隱約聽到了她的安撫。
伊莉絲該不會是要犧牲自己,護我周全吧!?
由於視角改變,我正面瞥見了海面。
怎麼辦?
只見,海平面越來越清晰,距離越來越近——
該怎麼辦?
難道就這樣一起墜海了?

轟——

此刻,有股氣旋從頭頂上方迅速壓迫而來。
「哇啊啊!」
我感受到我們被反彈拉起,瞬間遠離海面,坐到某個像岩塊的堅硬地方。
「殿下,您沒事吧?」坐在前方的男子側過頭問。
「我沒事。」
這名男子正是光輝騎士團團長沃克先生。
千鈞一髮之際,沃克先生救了我們。
我坐在沃克先生和伊莉絲中間,三人擠一起特別壅擠,雖不好坐但心裡踏實不少。
沃克先生的背強壯扎實,我雙手緊緊地拉住他帥氣的水藍色騎士裝衣角。
在我心中他就像『英雄』一樣,有他在,我就放心了。
沃克先生,謝謝你。
「好險國王今次特地交代要用最高規格來護送您,我才能這麼快來救您。」
「對了,飛空艇上的大家呢?都還好嗎?」
「光輝騎士團已經在第一時間去救人了。」
「......那穆拉希妮沒事吧?」
沃克先生沒有回答。
伊莉絲從背後環住我的腹部,貼在耳邊細語:「放心吧,她不是簡單的人物。」
「嗯嗯。」
「深呼吸,一切都會沒事的。」
呼——
我調整呼吸,試圖冷靜下來。
嗯?
回神之後發現,我們正騎乘的生物是一隻『龍』。
我看見牠無神的綠眼和尖銳的利牙,堅硬粗糙如同岩石般的灰黑色身軀,揮動著一雙龐大有力的翅膀在空中飛翔,全身長滿堅硬的刺,渾身散發出令人敬畏的壓迫感。
我相信這是我第一次親眼看見『龍』這種生物。
牠的身驅就像會呼吸的岩塊一般,觸感呢?我伸手觸摸牠在安全坐墊外堅硬的背刺。

滴答——

手指出現滴珠般的紅點,一滴一滴地滲入牠的體內,一幕一幕地出現......

從黑暗中浮現——


『身為光輝騎士團團長,人們的英雄......這是一件多麼美妙的事......』
沃克先生?
是沃克先生嗎?
怎麼視線有些墨綠色,看不太清楚?

『吶,烏索斯基,你知道嗎?人類的心臟雖然很小卻很美麗......』
沃克先生,你有聽到我說話嗎?
咳咳......喂?怎麼好像無法順利發出聲音?

『審判天秤上的心臟......挖出人類心臟多麼痛快,懲罰惡人是我的職責,太好了。那老頭竟被發現審判作弊,愚蠢,如果是那位大人的話......相信不會用如此拙劣的方式剝奪王女的王位繼承權,王女離開王城後,應該會有許多人蠢蠢欲動。』
我的王位繼承權?
沃克先生......你在說什麼啊......

『烏索斯基,有你能說話真好,只有你不會背叛我。我要護送王女殿下去碼頭了,晚點我們再一起飛翔吧,吶,我的朋友......』
沃克先生的笑容......
這是夢嗎?

視線漸漸模糊起來,慢慢地什麼都看不見。
回到一片深邃的黑暗——
直到,我再次睜開眼。

「沃克先生......」
他,依然坐在前方。
環顧周遭,我們還在墜落的飛空艇附近。
我感到忐忑不安,如果不撥開這道霧的話......
「沃克先生,我有個問題想問你。」
「什麼問題?」
「這隻龍......有名字嗎?」
「喔,原來王女殿下對飛龍有興趣嗎?我從牠是幼龍的時候就馴服牠了,牠是我的好夥伴,陪我經歷了好幾場生死戰鬥,因此我賦予了牠一個名字——」











——烏索斯基。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