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龍詩的瑪特蕾雅 《第一樂章:七邱城的聖騎士》 第十一章

胖雪豹 | 2024-04-03 08:44:26 | 巴幣 24 | 人氣 449


  前往雪山的人們都會穿上毛皮大衣以求溫暖,決定前往雪山的瑪特蕾雅卻與人們不同,她只穿著較為厚重的連身裙,將長髮與尾巴流露在外,背上大背包便準備前往。
  本來潔西卡還替她擔憂,但是看見了瑪特蕾雅尾巴上的炙熱火焰後,她便放下了心中的大石,於早晨之時親眼看著瑪特蕾雅出發。
  燃燒的尾巴與火焰在青青草原中前行,瑪特蕾雅的金髮隨風飄舞,她回首望了眼七邱城,渺小城鎮說明她已經走遠了。本來離別是讓人感到寂寞的,但是此刻的瑪特蕾雅僅期待著自己回歸時會遇上些什麼。
  瑪特蕾雅不禁露出了靦腆笑顏,隨後她轉身朝眼前的雪山繼續發進,但是才剛邁出一步,她就看見一個人站在遠處的樹下等著她。
  寶石粉的柔順長髮,紅寶石色的眼眸,熟悉的貓耳朵與尾巴,穿上了厚重風衣的紅將頭髮染成了粉紅色,她朝著從遠處走來的瑪特蕾雅招手。
  「紅!妳怎麼會在這裡?」瑪特蕾雅快步奔上前,她的尾巴更是欣喜地搖擺起來,喜悅之色形與臉上。
  「聽聞妳要去雪山我就來這等待了,我來護送妳吧。」紅站穩身姿,她從背部掏出了一把十分沉重的十字弩,上頭還有好幾把不知道用來射殺何物的鐵樁,可此時的紅稍稍露出了較為放鬆的笑顏。
  瑪特蕾雅眼看紅笑了出來,她雀躍地點頭答覆,尾巴更是藏不住喜悅地蹭著對方的腳裸。
  此刻的紅稍稍垂下視線微微一笑,她回首撇了眼雪山後說道:「那我們走吧,登上雪山並非一件易事,我們需要一步一步小心地登上它。」
  「好的!」瑪特蕾雅一邊搖著尾巴一邊興奮地跟了上去。
  兩人一前一後地走著,紅走在前方踏過青綠的草葉,還用著一把木杖子朝前方探查著是否有蛇存在,但是她仍顯得比流亡時輕鬆許多。
  七邱城是個和平且安穩的地方,紅對此深有所感,正式為此她才能放下心來休息,因為在這裡誰也不知道安德魯瓦茲這個名號。且曾經被稱為安茲露比的她,更沒可能像這樣在野外獨自踏青,迎面吹來的寒風因此讓她感到有幾分新鮮。
  呼……紅輕吹了一口氣,不是流亡,而是單純的外出探險,這讓她感到十分夢幻。此刻紅清冷的面孔上,浮現了淡淡的笑顏,長髮揚起之際臉上的細小傷疤也露了出來,這是曾經的她絕對不會有的傷痕。
  「紅,妳很高興嗎?」感覺到對方的情感時,瑪特蕾雅摸著心頭的暖流,她抬頭望著紅的背影問道。
  「或許是吧。太久了,已經太久沒能像這樣不去想遙遠的事情,不去思考該如何活下去,而是享受眼前的事物……對我而言,這是睽違已久的風景。」紅稍稍閉上了雙眼,山風竟是如此舒適,讓自己連家鄉的海浪聲都不再聽聞。
  「確實,在這裡的我們,已經不再遭受危險了……所以我才能去想家鄉的事情。」瑪特蕾雅轉頭望去,一旁有一片花田,無數花瓣從自己的眼前飛過,花香常在卻十分遙遠。
  「是啊——也唯有生命與安全得到了保障,我們才能去思考其他問題,才能擁有所謂的道德而非作為一頭野獸而活。這也是七邱城能如此幸福的原因,他們從不為生命與安全而困擾,和我們這些流浪者絲毫不同。」紅將十字弩撐在地面上,她伸手摸著腰間的長劍,望著眼前的藍天她回憶著其他片天際。
  山風吹起草葉,草葉刮動靴子發出陣陣沙沙聲,瑪特蕾雅的耳朵因此輕輕地顫抖,她仔細聆聽著自然界的每一個聲響,這對瑪爾托斯而言都是一種藝術。
  「紅,妳的家鄉是個什麼樣的地方?」瑪特蕾雅轉頭面對紅的背影,她望著那意氣風發的身影問著。
  「我們一邊走一邊說吧,這個非常難談的話題。」紅這次不再去抗拒敘述家鄉,而是在微微一笑後繼續向前走去。
  瑪特蕾雅見狀後有些興奮地跟上,從他人對家鄉的描述中,瑪特蕾雅總能想像到自己的家鄉可能是某種模樣,這對她而言算是一種慰藉。
  至少,如今的瑪特蕾雅已經不再有理想鄉是家鄉的感覺,因為那裡什麼都不剩下了。兩人一邊走過廣闊的原野,朝著雪山的山腳前進時紅開口說道:
  「我的家鄉距離此處十分遙遠,在聯合王國南部海域以外的一個海盜大國當中,佔據大國北端的最大港口,我們會稱呼它為『風琴港。』風琴港算是個俗稱而非地名,因為港內總有許多吟遊詩人在演出,眾多的風琴一齊演奏成了常態,於似乎就被稱為風琴港了。」
  「風琴港由安德魯瓦茲.謝薩菲爾德家統領,這個家族是該國的公爵家族,同時也是風琴港內最大的『家族。』我們善於各種人口買賣、毒品與軍械走私、同時也涉及了國政的部分,因此安德魯瓦茲家在當年擁有非常大權。」
  「由於王室也無法捉出準確證據,安德魯瓦茲家能夠說是踩在王室頭上的一族,他們擁有財富、權力、土地、與一切……我則是安德魯瓦茲家的女兒,人們會敬稱我為安茲露比。」紅踏上了一個大石子,周遭的草葉幾乎消失了,只剩下許多積雪堆置於地面上,空氣也逐漸變得更加寒冷,紅瞇起雙眼沉穩地望著眼前的雪山山腳。
  「安茲露比?」此刻瑪特蕾雅好奇地注視著紅,這一個敬稱讓她感到十分在意。
  「誇讚一個人長的漂亮罷了,不是什麼重要的敬稱。」紅輕吹出一口白煙,冷風吹來她感到顏面有些刺痛,但她僅是淡淡地回答,反而不去在乎那些輕微的疼痛感。
  此刻瑪特蕾雅也感覺到了寒冷,但那是來自於紅心底的感受。
  「雖然很想繼續與妳談下去,但是眼下的我們似乎有別的事情該做。」很快,瑪特蕾雅看見紅抬頭望著雪山上方,當她跟著望去便看見了無數峭壁與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高度。
  這時瑪特蕾雅稍稍明白了,為何雪山是十分難攀爬的存在,更明白紅為什麼先終止了這個話題。
  「我想村民們會有在雪山腳下的臨時用屋,稍微找一下吧,這可以省得我們紮營。」紅輕晃著尾巴,耳朵立直並警戒地聆聽著周遭的聲音。
  「臨時用屋?」不同於警戒心拉高的紅,瑪特蕾雅好奇地四處張望,她不理解臨時用屋的意思,甚至瑪特蕾雅沒有感覺到來自天氣的冰寒。
  她的火焰熊熊燃燒,點亮了周遭的雪地,此刻她的火焰多出了一陣炙熱的溫度,從而讓瑪特蕾雅不再感到寒冷。
  「雪山是不可能一天登上去的,我們需要分好幾個階段攀登,中間會有許多次駐足休息的時候,一般來說村民們都會預留臨時駐足用的屋子,因為他們冬天也會登上雪山採冰去賣,那可是個巨大的利潤。」紅用圍巾遮住了脖子與嘴巴,她用沉悶地聲音說著,不同於瑪特蕾雅,她仍然感覺到了一股嚴寒。
  聽聞此話後,瑪特蕾雅看著自己的手與身子,不知何時鱗片爬滿了手掌與手臂,鱗片下有細細的火焰在奔流替自己保暖。往前望去,瑪特蕾雅看見紅穿著厚重的衣服仍吹出一口寒息,她才感覺到自己的與眾不同。
  這種感覺促使瑪特蕾雅更加感覺自己必須做點什麼,於是她回首在山腳處四處張望著周遭是否有屋子,當她仔細觀察時雙眼更是變得更接近巨龍的眼眸。她的尾巴輕輕一掃將地上的雪揚起,在雪霧中她看見了遠處的一間木屋子,正巧建立在一個相對平坦的地面上。
  「紅!在那邊!」瑪特蕾雅此時伸手大喊著,她用食指指著建築的方向,深信著對方聽得見。紅回首望去,她確實看見了瑪特蕾雅的指示,而她的銳眼往前一望不可能錯過木屋。但是紅此刻卻微微一笑,她認為現在該教導瑪特蕾雅一些「技巧」了。於是她低聲回話:
  「妳說的是哪裡?方位?距離?」
  「哎?」瑪特蕾雅愣了一會,她錯愕地看著紅的身姿,在雪地中她的白大衣猶如天然的偽裝般難以識破,紅更是站在較遠的地方不發一聲地等待。
  正因為紅的沉默,瑪特蕾雅感到有些緊張,她回首看著木屋思考起距離怎麼計算……更別提,方位要怎麼明辨比較好?
  瑪特蕾雅揮舞著手臂,確認著左右手,想看看到底是左手邊?還是右手邊?但是她怎麼想都覺得奇怪,自己只要轉個身子手的方向又變了……那麼木屋到底在哪一邊?
  這種感覺頗讓瑪特蕾雅迷失,她用手摸著下巴,左右反覆歪頭陷入困惑,耳朵也跟著抖來抖去,她想不出答案。
  「抬頭看天上。」紅此刻背朝瑪特蕾雅說道。
  聽聞她的聲音,瑪特蕾雅才抬頭望向天際,她的眼底有橘黃色的天空與藏在昏光中的細小星光,這片星光與瑪莉娜描述的星天一模一樣。
  天星永遠位在極北之地,位此天星所在即為北,與天星相對為南,剩餘即為東與西。瑪特蕾雅稍稍想起這一席話之後她反覆看著天空,然後伸手丈量著,看起來就像是小孩想要抓住星星一樣的動作。
  「是……西邊?」瑪特蕾雅遲疑地望向木房屋,她不肯定地回答著。
  紅放眼望去,房子確實在西邊,更準確來說位於西北邊且距離自己大概一百多步的距離,中間途經了許多坡道十分難以行走……這代表他們上山時所走的路徑有所偏差。
  紅明白,這是自己的責任,在山野中遇難是十分悽慘的,談起家鄉令她忘記山野的危險。此刻她才皺起眉頭,轉而認真地望向瑪特蕾雅說道:
  「我們走吧,大約百步的距離,妳可以自己算算看。」
  瑪特蕾雅連忙點頭,然後快步追上了紅的步伐,兩人在雪地上留下兩對足跡,徑直地向前朝木屋走去。
  走到木屋前方時,紅輕輕地推開木門,裡頭是一間十分樸實的屋子。當紅走入其中,她很快就發現這裡很久沒有人使用過,桌面上都長了厚厚一層灰塵,顯然平時也沒人會特意上山清理。
  但是這種環境正讓紅感到安心,她很快在一張木椅子上坐下,拿起壁爐旁的柴薪丟進壁爐中準備生火,過程中她的嘴巴還不斷呼著寒冷的氣息。
  「紅,妳覺得很冷嗎?」此時瑪特蕾雅湊向了紅的身子,她擔憂地看著對方。
  「普通人在雪山肯定會感到寒冷的。」紅聽聞瑪特蕾雅的詢問不禁咧嘴苦笑,至少她第一次聽到有人問出這樣的問題。
  兩人的身體剛碰在一起,紅便感覺到瑪特蕾雅的身子比壁爐還要溫暖,她的雙眼睜大顯得有些詫異,在雪山的時候她顯得比平時更加炙熱且保暖,而這是紅先前所不知道的。
  「妳的身體可真溫暖。」紅輕輕抱住了對方的身子,像是在把瑪特蕾雅當成保暖工具一樣抱在身前,她沒有多想什麼,只是覺得單單抱著對方就不敢到寒冷而為。
  但是瑪特蕾雅卻因此愣了一下,她感到有些害羞與欣喜。過了一會瑪特蕾雅才緩過來,她依偎在對方的身上靜靜地休息,盡可能保存體力。
  紅則在溫暖中試著閉上眼睛,打算小睡一會保存體力,縱使在寒冷的地方睡著十分危險,但是瑪特蕾雅的周邊溫暖過火爐前,對紅來說足夠安全了。
  究竟有多久沒能像這樣安心地熟睡呢?紅在入睡前思考了這一問題。
  仔細一想,太久了,久到沒辦法記得上一次是什麼時候……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