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龍詩的瑪特蕾雅 《第一樂章:七邱城的聖騎士》 第二十四章

胖雪豹 | 2024-04-24 09:57:35 | 巴幣 26 | 人氣 475


  「我們損失了七成以上的耕作物,還有好幾戶人家的房子都毀了,這下冬天難熬了。」
  「如果不是那個長著尾巴的惡魔,我們才不會落得這種田地!」
  「要是我再看見那個惡魔,我絕對會用我的鋤頭敲死她!」
  城鎮中心內聚集的人們討論的大多不是怎麼解決問題,而是在碎念著瑪特蕾雅的存在,在他們的表現中比起對未來的恐懼,更多的是將現實的不滿發洩在他者身上。
  一些老住民明顯地對這些大放厥詞的新住民表露不滿,但是齊聚一堂的他們沒有發生直接衝突,而是分成兩派各自處理各自的事務。
  在木椅子上,吉娜身上包裹著許多繃帶,在接受了魔藥治療後她的大半皮膚恢復原樣,但是少部分過於嚴重的地方還在癒合中,為此她靜靜地坐在城鎮中心的角落聆聽著眾人的決定。
  眼下她的養母潔西卡正在與老居民們協調,打算將城鎮內的儲金拿來與旅行商人購買食物,然後七邱城的城主許諾出面向倫徹斯特的大領主請調糧食補給。其中的問題是七邱城的領主因此賣了倫徹斯特的大領主一個人情,今後不得不為倫徹斯特的大領主做牛做馬。
  眼下發生的一切,都足以令整座七邱城為之改變。
  看著眼前慌亂的人們,吉娜握緊了拳頭又咬緊了牙關……若是自己有足夠的力量,若是自己能夠舉起盾牌號召士兵,如今七邱城就不會面如此混亂的局面。
  七邱城僅有民兵沒有軍隊與騎士,此刻長久和平的缺點暴露無遺。
  沒有人知道該怎麼解決四散的魔獸與不知何時會襲來的巨獸,更沒有人知道這究竟有多危險。
  看過戰場的吉娜閉上了雙眼,她在心底暗自想著——自己該做些什麼?
  非鎮民的紅套緊了靴子的綁帶,她準備要再次長行,而且必須是用最短的路徑與最短的時間趕路,這次她還要騎上馬發揮出自己旅行長才。紅知道,領主的信使都比不過她的腳程,以大海為舞臺冒險的她,要踏遍大地太容易了。
  剛來到馬廄,紅看見賽莉亞失意地坐在馬房中,臉上還有馬匹的口水。
  「妳在這裡做什麼?」紅看著頭髮毛躁且身發臭味的賽莉亞問道,在她眼底賽莉亞此刻就像是個中年失意的大叔,但是紅總覺得自己才該到失意的年紀,尚且才十七歲的賽莉亞一點都不該。
  「吉娜要留在這,瑪特蕾雅也走了,我剩下什麼?甚至在他們決定之時,我都還沉迷在酒精,我真他媽的糟糕!怪不得父親不要我這種人啊!」賽莉亞咧嘴譏諷著自己,她用額頭撞著法杖,墮落地樣子看著令紅感到無語。
  「那我要給妳一個東西,安德夏公爵夫人的遺書指名留給妳,她甚至沒寫給自己的丈夫,唯獨寫給了妳——這是一位正在旅行的傭兵給我的東西。」紅望著地上的酒瓶,她從腰包中掏出一封信,交付到了賽莉亞的面前。
  當信紙落到賽莉亞的手上,她的瞳孔睜大,呆滯的表情幾乎要沒有任何反應,遺書兩字幾乎擊潰了她的意志。
  紅看著賽莉亞失去反應她本想安慰,但是考慮到事態的刻不容緩,她牽走了一旁的馬匹,然後轉身走出了馬廄。
  ——她的身影隨之遠去。
  失意的賽莉亞緩緩地拿出一把小刀,她拆開了信封,在淚水中打開了信紙……
  首先,我不曉得賽莉亞小姐至今過得如何,但是這封書信象徵著我的死亡與里蘭的淪陷。
  里蘭在饑荒中遭遇了子民與軍隊的叛變,我不曉得里蘭最後會變成什麼樣子,我在這之前便寫了這封信,讓我最信賴的騎士收著,於大難來臨之際將信交付予妳。
女兒的死著實給了我巨大的打擊,一時之間我並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但是妳的出現給了我些許活下去的勇氣。我明白,把妳當作我的女兒是一件非常不合禮儀的事情,但是我很高興能遇見妳,讓我體會到了女兒還活著的生活會是什麼樣子。
  但是賽莉亞小姐,妳的性格過於剛烈也過於脆弱,那怕遇到不對的事情也該學著忍耐,遭遇挫折該思考解決辦法而非放任自己墮落。我由衷地希望妳今後能闖出屬於自己的天地與幸福,更重要的是——妳需要回家一趟,我相信妳的親生父親是愛妳的。
  致賽莉亞.雷特西亞 小姐。
  在信封上,賽莉亞還看見了血跡,顯然送信的騎士也死了,從紅的描述來看是涅爾瓦遇到了紅再將信轉送給紅的。
  里蘭的人們都死了,那座溫暖的宅邸不付存在,在自己不曉得的時候,那位夫人也死了,賽莉亞緊抓著信封……她陷入了沉默。
  現在的自己該怎麼辦?她不知道,但是她知道自己需要變強,至少七邱城現在需要力量。賽莉亞用法杖撐起身子,她抬頭望著前路,緊握著遺書朝向魔女的家前進……
  她知道,自己還得前行。
  獵人,古老而崇高的職業。
  當龍族與妖精還在世界上飛翔之際,古老的人族就已經存在於大地上,但是人類要與巨獸、龍族、古老的怪物們爭地,負責斬殺怪物帶領人們前行的便是獵人。
  他們是將龍族、巨獸、怪物都視為獵物的死神,相傳最古早的獵人手持一把巨大的鐮刀,鐮刀亦能變形成戰戟、也能化為一把長槍、更能折疊成為一把手持鋸子,他的武器由龍的骨骼和妖精所練成的鋼鐵打造,是世界上最古老也最強大的武器。
  不僅武器強大,相傳獵人們力大無窮,還能站在烈火中受盡灼燒而存活,更能遭受千刀萬刮仍生還,他們是人族歷史中最強的存在。
  但是隨著龍族與妖精消逝,巨獸跟著慢慢地失去蹤影,如今獵人們也跟著成為了古老的傳說,現今仍然在活動的獵人相當稀少。
  紅不曉得的是,她那去到王都也找不到獵人。
  不過——獵人需要請嗎?狩獵的本能會帶領他找到獵物,然後屠殺獵物。
  一雙皮靴在雪地上留下了腳印,鈴鐺的聲響在松葉林中迴盪,身著大衣的獵人在冰寒中吹出了寒霧,一身漆黑的她揹著一把比她還要高大的折疊武器……武器看著像是把折起來的鐮刀、鐮刀的末端有長戟的斧刃、鐮刀的刀背是鋸齒、尖端是一把劍戟的槍頭、厚實的武器比一輛馬車還要沉重。
  獵人站在雪林中深呼吸,紅色眼眸徑直向前看去,她的手中拿著一把鏟子,飄揚的白髮正好成為雪地中最好的自然偽裝。獵人的臉色滿是憂傷,因為她才剛埋葬自己的新學徒。
  當獵人逐漸減少與消失,她四處遊走追殺殘存的巨獸,然後招收學徒想把一切延續下去,但是尚未找到巨獸,學徒便死在魔獸群的嘴下……
  獵人悲哀地深深嘆息,好不容易招來的學徒就這麼死了,除了白白流逝了一條生命外,更重要的是繼承的些許技術再次消散,再不久獵人們就將沒入歷史,成為當今不存在的一頁吧。
  想至此,獵人想到了瑪爾托斯,他們同樣地面臨幾乎滅絕的窘境。
  至今獵人還沒找到任何一位男性的瑪爾托斯倖存,也許是因為當年衝在前面的都是他們吧?這讓瑪爾托斯失去了延續的可能,只能慢慢地消散。至於獵人?他們還能再找學徒。
  扔下了鏟子,獵人輕聲呼吸著,她嗅到了遠處有巨獸的氣息,還有城鎮受襲的氣味……她走往城鎮,除了獵殺巨獸外,她還想從受害者裡面找出願意繼承其技術的人。
  並且,獵人還聞到了一股奇妙的味道,她因此皺起了眉頭。
  溫暖的像是太陽、淡淡的香氣——許多氣味交雜在一起,這令獵人的鼻腔感到有些發麻,但她還是朝著味道的原頭前進。
  因為她有這個義務。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