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龍詩的瑪特蕾雅 《第一樂章:七邱城的聖騎士》 第十九章

胖雪豹 | 2024-04-16 09:50:02 | 巴幣 38 | 人氣 503


前言

本篇為追加更新



  魔族的故鄉在遙遠的北方,白雪皚皚的荒地之中,強大的兇魔趾高氣昂地佔據山頭,高舉旗幟成就過一方霸業。他們會用野獸的血為祖靈獻祭,視戰爭與戰死為榮譽,追求強大且無論性別之分,更以砍下敵人的首級為榮。
  兇魔的文化在人類眼底僅有殘忍、血腥、狡詐、陰險……因此他們得到了刻奧斯這個名字,最貼切的意思是骯髒污穢且說謊成性的惡魔雜種。
  此刻,一名兇魔正在向北走,她沒有攜帶任何盔甲與武器,僅是伸手折下了一根較細的樹幹,當作長槍一樣握在手中。胯下所騎的雙角獸象徵著她的汙穢和不堪,至少在聯合王國內,無論她怎麼做都會是污穢的。
  夜晚的樹林冷風陣陣,這是她展開旅途後的第二個夜晚,她仍在前進,曾經的家鄉距離她越來越遙遠,且周遭的寒霜覆蓋了她的睫毛與衣服。
  七邱城的北方有著巨大雪山,越過雪山便會正式抵達聯合王國北側,再繼續向北會穿過北方要塞,直至魔族的國度。
  但是這位兇魔從不去想自己能去到魔人的國度,因為聯合王國北側的北方要塞本就是個封鎖國境線的存在,只要有兇魔出現在那裡必然會遭到殺害。
  欺騙、背信,人們總會這樣謾罵兇魔,為此她絕對不會走往那一步。
  騎士學院內,人們覺得她會背叛自己所以不敢與她一同行動,那怕她負責殿後拯救了戰友,人們仍說她背信才會導致戰敗。她本以為自己習慣了,但是事實並非如此。
  縱使她自己也不明白,為何自己會自暴自棄地暫時離開了那片原野?
  或許是因為——覺得自己沒有臉見其他人吧。
  沒有成為騎士、白費了許多人的錢卻無功而返、沒能還給養父母任何一件東西與交代、連正常結婚生子都沒能辦到……且單單是兇魔在此,人們至始至終都會懷疑七邱城的人們。
  思來想去,她能想到的太多了。
  飄散白雪的雪松林十分地寒冷,更別提夜晚的寒風幾乎能將人的骨頭凍結,吉娜坐在小山洞中望著手中的木長矛發楞,她選擇了離家出走。
  在陰暗潮濕的洞窟中,吉娜深吸著一縷寒氣,兇魔的血統讓她感到十分適應,單單是這種感覺便能讓她知道,真正的家鄉另有別處,而她也更加明白某位妖精的言下之意。
  只是,在山洞之外,吉娜望著遠處的七邱城,她的眼睛早已看不見城的影子,但她還是看著那個方向。至始至終,吉娜喜歡那裡,也覺得那裡是自己的家鄉,只是……
  她漸漸覺得自己沒有資格站在那,若不是出去獲得些能讓自己站在那裡的身分,她總感到沒有顏面繼續站在那片土地上。
  雙角獸趴在她的身旁休息,吉娜卻遲遲無法入睡,她望著洞窟的入口,防備著其他魔獸,這是她無法放下的警戒心。
  但就是因為她還醒著,為此她逐漸看見山腳下亮起火光,像是火焰在燃燒一樣,這時吉娜瞪大了雙眼。
  難道七邱城又被魔物襲擊了?不,但是瑪特蕾雅應該還在七邱城才是……為什麼會起火?而且火勢看著熊烈……這怎麼可能?
  錯愕間,吉娜的思考沒能轉過來,身子便因為心底對家鄉的情感開始了行動,她拋下了雙角獸一路向山下狂奔。雙腳踏過了層層白雪,身子撞斷了樹枝,任由枝葉割傷肌膚,一絲腥紅血沾上了她的臉頰。
  吉娜不曾想過,其他人會怎麼看待她的出走。
  當吉娜跑出樹叢,她看見了烈火,可是這一瞬間她愣住了……因為前方的火,是瑪特蕾雅的火焰,耀眼而美麗,許多人站在周遭將吉娜包圍。這是一場騙局,將離家出走的笨小孩騙回家的騙局。
  站在正前方的人是瑪特蕾雅,她的眼底有些憤怒,站在瑪特蕾雅身旁的是潔西卡與賽莉亞,唯獨紅並不在現場。
  「唉?」吉娜愣了許久,她雖然意識到了自己被包圍,但是她並沒有感到憤怒,反而是呆愣著為何要如此大陣仗地騙出自己?
  正當吉娜感到疑惑,她看見自己的養母潔西卡朝著自己跑來,像是不在乎火焰的危險一般徑直奔來,她的眼中滿是淚水,慌張地模樣令她的腳步蹣跚,同時她在口中大聲地喊著:
  「吉娜!妳不要想不開啊!」
  這一瞬間吉娜的神色呆愣,自己想不開?不,她從沒有打算去北方要塞送死。自然也沒有打算真正地一去不回,雖然在別人看來她是要一去不回,但她僅是想要再去闖蕩出正式的身分給們一個交代,至少不是以一個身分不明的傢伙回到了七邱城。
  為此,吉娜對現狀甚是不理解。
  「不管妳發生了什麼都沒關係的!就算妳不是騎士!那怕妳不會嫁人!就算吉娜妳被壞領主侵犯過!還有妳被各方騎士當作蕩婦使用也無所謂!這裡都能是妳的家啊!」一句呼喊在原野上迴盪潔西卡一邊痛哭一邊跑上前抱住了吉娜,她的擁抱強而有力,甚至讓吉娜的重心偏移。
  當吉娜轉瞬倒坐在地面上之際,潔西卡緊緊抱著她痛哭,淚水中充斥著不甘。站在周遭的人們全都是七邱城的人們,許多人吉娜從小就認識,他們一邊流淚一邊同情地看著吉娜。
  唯獨吉娜一人滿臉困惑地望著遠處的瑪特蕾雅與賽莉亞,還有一名抱著瑪特蕾雅不斷哭泣的瑪莉亞。
  這時吉娜才意識到,是瑪莉亞去說的,並且瑪莉亞誤會太多了。
  在場唯獨偷笑中的賽莉亞和神色無奈的瑪特蕾雅看出了問題……吉娜雖然在騎士學院被排擠,但是她根本沒和人發生過關係,更沒有領主拿下了她的初夜。反而是吉娜自己被賽莉亞傻傻地酒後騙上床成了開端,裡頭真實的事情只有她沒能成為騎士,以及沒有要嫁人。
  但是,當瑪莉亞看見雙角獸親近吉娜,而吉娜因此表現出恐懼與痛苦時……瑪莉亞想到的便是那些戲劇化的情節。
  自己的姊姊沒能成為騎士,因為騎士們強迫她夜夜服務自己,又被領主抓去不斷侍寢。所以自己的姊姊才會逃回家……這些是瑪莉亞的想像。
  實際上,吉娜騷擾同性可能比異性騷擾她還要多,所以吉娜愣住了。
  「吉娜,對不起……對不起……我什麼都沒發現……還委屈妳了。」潔西卡抱在吉娜的懷中啜泣,在她的印象底吉娜沒有那麼高大,但是如今抱著高大的她,潔西卡反而感到無比難受。
  在潔西卡心底,吉娜從來不該去承受那些,她自責於當年讓吉娜出發前往都市參加騎士學院的訓練,如果不是她的同意,自己的孩子又怎麼會遭受這些?
  眼淚沾濕了吉娜的衣領,吉娜僅能苦笑著,她伸手輕撫著母親的背脊……此刻她才明白彼此都在誤會對方,卻又沒有將誤會說出口釐清。
  從最一開始,一切都只是鬧劇。
  或許他們根本不在乎自己是不是騎士,在意的只有自己的歸鄉,在意的僅是吉娜這個人而不是頭銜。他們在意的是自己是否受傷了、在意的是自己委屈了多少、而不是最終自己沒能成為騎士的事實。
  糾結的事情最終只是一場空,吉娜不禁因此無奈地苦笑著。
  兩人相擁著,此刻的她確實不是騎士,僅僅是一位名為吉娜的村姑。
  「老媽,我沒事的,我們回家吧?好嗎?夜風很冷的。」吉娜輕輕地抱住自己的養母,她第一次感覺到自己的母親是如此的嬌小與纖細,將她抱在懷中的吉娜小聲地開口說著。
  「嗯——!回家吧!」潔西卡止不住淚液地大聲喊著。
  此刻,站在遠處凝望著兩人的瑪特蕾雅陷入沉思,瑪莉娜如果健在,是否會這樣擁抱自己呢?或是——家鄉猶在,自己是否有這種誤會能夠發生呢?
  在火光下,瑪特蕾雅的影子拉長,但是她自己用尾巴甩斷了影子,不去將問題延展到更遠的地方。
  許多時候只要眼下的自己滿足,瑪特蕾雅便不想再有怨言。
  只是另一個問題猶在,從春季末期,紅便說自己要去探查雪山,再那之後雖有定期送信下山確保安全,但是她便沒有親自下山過。
  回首望著雪山山頂,瑪特蕾雅甚是擔心,火焰因此飄渺不定地搖曳著。
  雪山上……到底出了什麼事情?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