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龍詩的瑪特蕾雅 第二十九章

胖雪豹 | 2024-03-04 09:22:58 | 巴幣 24 | 人氣 473


  「妳……」夏爾看著變形的手掌,鮮血滾落手中,在火焰前她的恐懼在影子中暴露無遺。
  「我不說第三次,給我滾。」瑪特蕾雅將手伸向牆面,當她的手觸碰到磚瓦牆,指尖便將牆面捏碎,方才正是這種怪力粉碎了夏爾的手。
  此刻瑪特蕾雅的眼中盡是殺意。
  然而,瑪特蕾雅看見的是養母的笑容,還有家鄉的天空,她不能接受那些時光被說成理所當然地奉獻。如果自己死了,瑪莉娜付出的一切何在?自己的詩歌尚未完結,豈有一死的理由?
  自己那怕要死,也要為所愛之人而死,而非是眼前的敵人。
  瑪特蕾雅向前邁步,她每邁一步夏爾便退三步,不知不覺間夏爾退到了遙遠的小巷外,鮮血滴到了日光之下的大街,可夏爾恐懼地感覺不到任何陽光的溫暖。
  在巷子內夏爾只看見令人畏懼的火光。如今,連光都是令人恐懼的。
  轉眼間,夏爾選擇了轉身逃跑,逃往城鎮的別處,甚至別的地方,更忘記了接下來的打算。瑪特蕾雅杵在原地目送敵人逃跑,當她的臉色恢復清冷,她的仁慈也散成了地上的花瓣。
  火光散去,瑪特蕾雅寧靜地站在陰暗地巷子中,她抬頭望著藍天,眼中有幾分哀傷。仁慈能帶來什麼?瑪特蕾雅並不知道,她僅是感嘆著世間許多事情不如想像美好,更清楚地感覺到自己也非聖賢。
  瑪特蕾雅自然也不曉得仁慈是對是錯,她僅是沉浸於感慨中,久久不能自拔。
  「瑪特蕾雅,該回去了。」忽然間,一道冰冷地聲音傳入瑪特蕾雅的耳中,她的耳朵不禁為之顫抖,耳內的白色絨毛更是因此豎了起來。
  瑪特蕾雅回首望去,她看見的人是紅,吉娜站在她的身旁關心地望著自己,此刻瑪特蕾雅的視線十分哀傷,在夜晚的星光下眼中僅有幾分痛苦。
  呆呆地站著令瑪特蕾雅忘記了時間,甚至連天色早已遁入黑暗她都未曾察覺,直到紅的身影出現她才深深地意識到自己浪費了許多時光。
  「謝謝妳,我們回去吧。」瑪特蕾雅用簡單地微笑朝紅致謝,隨後便靜靜地朝兩人走去,和他們一起朝著宅邸的歸路行去——
  沿路上,瑪特蕾雅看著身上的華麗服裝,她尋思著這要多少財富?尋思著購買它時是誰用了龐大的時間與精力修改成適合自己的身形?許多本該理所當然的事情,漸漸地變得不太理所當然。
  瑪特蕾雅不知道該怎麼去想、去面對……這些東西亂成一團擠在心中,無法整齊地排列成龍詩並在嘴中歌頌它。
  憤怒、嫌惡、困擾、未知、新知,許多事情糾結成一團,甚至——什麼才是瑪爾托斯都讓瑪特蕾雅感到困擾。
  龍有一對巨大的翅膀,妖精有美麗的羽翼,為何瑪爾托斯沒有翅膀且無法飛行?火焰是龍的象徵,為此瑪爾托斯都擁有火焰,但是瑪爾托斯們為何無法從一出生就駕馭好火焰?龐大的魔力是妖精的象徵,可全部的瑪爾托斯都無法完美地利用它……
  彷彿,他們生來就是來接受磨難的,瑪特蕾雅逐漸地不明白。
  什麼才是祝福,乾旱許久的天際沒有用雨聲來回答瑪特蕾雅的困擾,只有一陣陣風沙拍打窗戶的聲響在迴盪。
  「妳感到很困擾,所以跑來找我尋求答案,是這樣嗎?」坐在窗邊的賽莉亞端起茶杯,在深夜時分品著一杯熱茶,桌上還擺放著一本她正在閱讀的書籍。現在是她入睡過一輪,半夜起來休息的時分,為此房間點亮了一盞蠟燭。
  「嗯……我想賽莉亞會有答案,瑪爾托斯究竟是什麼?我應該怎麼做才好?」瑪特蕾雅抬首望去,她的眼角垂下,尾巴躺於地面上絲毫沒有半點氣力表現出來。
  看見瑪特蕾雅的愁容時,賽莉亞冷酷地品了口茶,茶的苦澀一如人們走來所感覺到的艱苦,賽莉亞本人連自己的艱苦都沒能消化,為此她並不知道該如何安慰瑪特蕾雅。
  當瑪特蕾雅的眼神只剩下悲傷時,賽莉亞才深深嘆息,決定先說些話來穩定氣氛:
  「瑪爾托斯是龍與妖精的孩子,每本傳說都是這樣寫的,但是我們都未曾經歷過瑪爾托斯們在大地上奔跑的時光,實際上如何我也不知道。」賽莉亞輕吹出一口冰冷地氣息,隨後她拿出了藏在衣服裡面的煙斗,靠著蠟燭上的火苗點上了一縷薄煙。
  「那我……又是為了什麼留在這裡?」瑪特蕾雅的嘴唇顫抖,她拋出了心底的巨大疑惑。
  如果族群早已不付存在,自己的存在剩下何種意義?夏爾的一席話並非沒有對瑪特蕾雅造成影響,她只是在自我懷疑前先選擇了憤怒。但是在夏爾離去後,瑪特蕾雅依舊不曉得,自己現在所做的、所追尋的、所看的一切是否還有意義存在。
  「為了讓自己過得幸福。」賽莉亞抽著煙斗,吐出白煙時她望著升上房頂的白煙說著,在她眼底幸福就與這縷煙一樣幸福飄渺,可她仍會去追求這縷薄煙。
  「幸福?」瑪特蕾雅的眉頭微皺,她不曉得賽莉亞的意思。
  「如同夫人一樣,為了心裡的幸福,寧可相信她還活著,也寧可相信那位安茲露比還存在,就是不願看清楚眼下的事實。雖說——我們也是因此才能有暫時安居的地方。」賽莉亞咧嘴一笑,她放下煙斗時,嘴上的笑容有幾分愉悅。
  想到了夫人關愛地看著自己,輕摸著自己的臉頰,賽莉亞不由自主地高興了一下,可這份高興又伴隨著針一樣的刺痛感。
  「賽莉亞,妳很喜歡夫人,對吧?」看見賽莉亞的笑容,瑪特蕾雅出乎她預料地拋出了一針見血的問題。
  賽莉亞愣地停下了動作,她透過閉上雙眼與深呼吸隱藏震驚,但是越看不見眼前的風景,越是會想到那副如同母親一樣的愛包裹著自己。
  不曾被給予的擁抱、不曾收過的禮物、不曾受過的關心……才剛再一次見面,夫人便不顧一切地跑上前抱住了自己,當年第一次見到她也是如此。
  就算裙襬染滿了泥濘,就算鞋子都掉了,那怕闖入了刑場,夫人都不曾在意過。賽莉亞想起當年的自己因為解放奴隸而被抓起來鞭刑,也是夫人阻擋了後續的三十鞭,否則就不是背部滿是傷痕那麼簡單了,恐怕後遺症都有了。
  夫人抱著自己哭泣,把當年的賽莉亞認作女兒疼愛,這都是賽莉亞欠缺的愛。但是——賽莉亞知道那不屬於自己,她看的也是別人。
  這種哀嘆,反而更加痛苦。
  旅途需要馬,才能攜帶更多行李,也需要食物和錢,賽莉亞來到這裡時就考慮過這些問題,可她猶豫過。
  背叛對自己好的人十分痛苦,但是在瑪特蕾雅的問題後,她稍稍下定了決心。
  「瑪特蕾雅,明晚我們就走吧,馬匹與物資我會準備好的。」賽莉亞睜開了雙眼,她堅定了目光,面向瑪特蕾雅時多了一絲凜然。
  「妳真的要走嗎?」瑪特蕾雅的眼瞳收縮,她止不住詫異而放大了聲量。
  就連瑪特蕾雅都能察覺,賽莉亞其實喜歡夫人,因為她從夫人身上得到了自己不曾擁有過的家人之愛,為此她想過賽莉亞可以在此駐足。
  「人總要離家的,不能駐足不前。我將不斷前行尋求真理,宣揚智慧並廣納人才為己所用。後半段的話是我尊敬的人所說過的話,我也深深相信自己會不斷前行,探討許多事情的真相,然後把這些故事與智慧宣揚出去。所以……我不能因為一時的美好而駐足。」賽莉亞擠出了一副笑顏,她的雙眼瞇起,此刻勉強止不住痛苦,眼淚順著她的臉頰滾落踐踏了笑顏。
  「但是……」瑪特蕾雅看著淚水滾落,她急忙想說些什麼,又從桌上抽起了手帕想替賽莉亞擦拭淚水。
  然而賽莉亞更先一步擋住了瑪特蕾雅的手,她一邊笑著一邊流淚。她開口說道——
  「以後我再來和妳好好敘說這段故事。現在,我想沉浸在自己的感情中。」
  在這一席話下,瑪特蕾雅不禁陷入沉默,然後在賽莉亞的忽視下默默離開了臥室。
  剛走出房門,瑪特蕾雅便透過窗子看見了天上的冰冷月光,她靜悄悄地走出了一旁的拱門,站在花園當中。

  月光啊,告訴我等方向,指引我們的前路,我將隨您同行。瑪特蕾雅的腦內浮著一首歌謠,歌謠彷彿從她出生前就在她的腦海中迴盪。
  有人在一片黑暗中,朝自己歌頌著這首歌,自己的生母也一起聆聽著。
  月光會指引妳的前路,引導妳走向幸福,最終回歸家鄉。這是歌詞的後半,瑪特蕾雅搖擺著尾巴,尾鱗掃過草地將草葉壓平,可尾巴上的火焰卻讓草地更加繁盛地生長著。
  瑪爾托斯的歌,僅有瑪爾托斯能完全聽懂,瑪特蕾雅腦內迴盪著遠在出生前所聆聽的龍詩,屬於不知何人的龍詩。
  瑪特蕾雅閉上了雙眼,她站在月光下,面向光芒,深深地祈禱,靜靜地感受遙遠的家鄉。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