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龍詩的瑪特蕾雅 第二十六章

胖雪豹 | 2024-02-26 11:28:05 | 巴幣 36 | 人氣 453


  「賽莉亞,妳怎麼想的?」穿上了燕尾服的紅將背靠在門板上,綁起了馬尾的她有一絲男性的氣質,視線陰冷地她站在賽莉亞的房間門口死瞪著她。
  「為了活下去,這不是妳常說的嗎?」賽莉亞回首,她朝紅拋出了一副冷笑,可冷笑針對的人卻是自己。
  換上了禮服的賽莉亞坐在沙發上,她喝著高檔的南國茶,茶水表面所映射的她眼中充滿了不甘,可她仍保持著鎮定的樣子面對紅。賽莉亞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但是她更感到自己不得不做。
  「妳偽裝成公爵家的女兒,讓夫人對妳好,讓她支援我們,但這很容易弄巧成拙,惹怒公爵我們可會是無處可逃的。」紅緊握住拳頭,她知道貴族勢力有多大,更知道他們要殺自己有多容易。
  一個人無論多強,在權力與環境前依舊是無力的待宰羔羊,紅看了許多遍。
  「安德魯瓦茲.紅.謝薩菲爾德.林曼,我可不記得妳是個那麼愚笨又軟弱的人。」賽莉亞用話語調侃著紅,念出紅的全名著實讓她有優越感,可她並非是為了優越感才去闡述這個傳說一般的名字,而是為了提醒紅保持冷靜。
  這時,紅轉頭望向鏡子,在整潔美麗的臥室中,她看見了自己充滿了憤怒與慌張的神色,她知道自己不夠信任夥伴。
  「好吧,妳就說說妳在思考的問題吧。」紅深呼吸了一口氣,隨後才望著窗外的日光問道。賽莉亞的顏面此時閃過一陣陰影,她張開沉重的嘴,將不想說出口的故事說出:
  「安德夏公爵家的現任繼承人是第二任妻子所生的兒子,現安德夏公爵夫人只育有一名女兒,那名女兒和我一樣叫做『賽莉亞。』並且她和我長得十分相像,但是那名女兒數年前過世了。」
  「失去了女兒的安德夏公爵夫人無法承受壓力便瘋了,她一直覺得女兒還活著,也失去了維持家族運作的能力。於是安德夏公爵將其送到了里蘭領幽禁然後娶了第二任妻子造就了現繼承人。」
  「據說安德夏公爵夫人本就不愛公爵,被迫聯姻的她,只有女兒是她的心裡支柱,為此時至今日她都還想見到女兒,那怕在里蘭領也惹出了許多麻煩。安德夏公爵因為夫人的各種言行而身陷麻煩,事實上他早就想把夫人殺了吧……因為他們之間並無愛情可言。」
  「幾年前,我出現在這裡,夫人把我當成了她的女兒,忽然間她變得比以往安定,姑且恢復到了能夠正常生活的狀態。當然,她的傭人們都知道我不是那位賽莉亞,此事也傳到了安德夏公爵耳中,公爵本人帶過了口信——」
  「如果雷特西亞家的千金願意,就讓夫人一直當您是她的女兒吧,夫人動用多少財產照顧您,他都不會去計較。事實上,公爵不過是因為夫人不再鬧事而感到放鬆,才決定花錢消災吧……在我聽來就是如此。」
  「所以紅妳根本不用擔心,只要不越線,我們就是安全的。」
  賽莉亞說完,她的手早已不甘心地握緊了拳頭,她厭惡貴族,卻無法厭惡夫人。夫人只是個時代下的犧牲品,被迫出嫁又失去女兒再遭到幽禁,可娶了她的安德夏公爵絲毫不打算對此負責,依然待在自己的領地不曾來看望過夫人。
  比起自己要裝成那為賽莉亞的厭煩感,她更不能接受這等事情帶給她的嫌惡。在絢麗的日光下,甜點上的奶油十分亮眼,賽莉亞的心靈卻比巨石還要沉重,在光下她猶如一個影子般黑暗。
  「妳憤怒過頭了。」紅走到了賽莉亞的身旁,她身手輕拍賽莉亞的肩膀,視線陰冷地望著窗外的花園,從她的臉上看不出任何感性。
  「不用妳說我也知道,但是——有些事情才不是能說原諒就原諒的。」賽莉亞輕拍開紅的手,隨後她端起茶杯一飲而盡,徹底拋下了優雅這一包袱。
  紅不再開口回應,她僅是目光冰冷地看著窗外的風景。璀璨的花園,無數象徵著思念的花朵,還有許多可以用來送給兒女的花朵,這全都是安德夏公爵夫人的祈願。
  太年輕了,對年近三十的紅來說賽莉亞的想法太年輕了。
  這世界上不存在無法原諒的事情,時候到了人就會懂得放下,為了利益選擇合作且不去計較怨仇。所謂的厭惡和愛好,不過是時下的自己所堅信的某種事物,可那種事物真的重要嗎?
  ——在許多時候,它並不重要,只是個偏執罷了。
  最終,人們只是在追求自己的快樂與滿足,其他的回答都只是個藉口,只是為了讓自己看起來充滿了價值,而去編篡的謊言。
  人們何嘗不是追求享受和快樂的動物呢?
  現在的賽莉亞也不過是在排除異己,因為他人與自己的看法與意見相左,所以感到厭惡,想要將之排除罷了。
  多數人和她一樣,眼裡只容得下自己和自己所認定的正確。
  紅更明白,自己也常常深陷其中,這是任誰都無法擺脫的真理。
  「賽莉亞,妳在房間裡面嗎?媽媽想和妳多聊一聊呢。」忽然間,安德夏公爵夫人在門外開始了呼喊,她還輕輕地用手敲門板,發出了一陣陣叩響的回音。
  眼看安德夏公爵夫人獨自敲門來訪,紅便知她有多思念女兒。這些貴族,一般都是讓僕人去呼喚人,或是來敲門試探,常理來說不會親自敲門問話的。
  「母親,我在的,請進。」賽莉亞深呼吸了一口氣,她讓自己的神色放鬆,然後用輕柔地聲音回應。她這一簡單的小動作,在紅看來卻十分地不簡單。
  「謝謝妳,那我不客氣地進來了。」門外回聲響起,安德夏公爵夫人推開木門,她站在日光中面露喜悅地望著眼前的賽莉亞。
  賽莉亞與公爵夫人相望時兩人的臉上都浮現出笑容,但是賽莉亞的笑顏下藏著憤怒與痛苦,唯有公爵夫人的臉上僅有滿足。
  「賽莉亞,旁邊這位是妳的朋友嗎?」公爵夫人看見紅的時候,她好奇地望了過去,高大且身姿優美的紅在她眼底十分奇特。
  雪白的長髮隨風飄逸,冷冽的目光和長睫毛相符相乘猶如寒霜中的刀刃般銳利,貓耳朵輕輕顫動仔細聆聽著夫人的聲音,在夫人眼底紅像是個高雅的貴族。
  「安德夏公爵夫人,初次見面。我是安德魯瓦茲.紅.謝薩菲爾德.林曼,安德魯瓦茲.謝薩菲爾德家的四女。」當紅與夫人的視線交集時,紅主動報上了全名,在夫人的眼底她只看的見過去,紅猜的到夫人只記得陳年往事,為此她報上了家名。
  這個舉動,在紅眼底也是個試探,確認夫人病的多重,神智有多不清晰。
  「——難道是傳說中的安茲露比?沒想到我有幸能見到安茲露比小姐!聽聞您在南海諸國的英勇事蹟,我深感佩服。」安德夏夫人的臉上瞬間洋溢起幸福的笑顏,彷彿見到了自己的偶像一般,她快步上前牽起了紅的手掌,興奮地像是小奶狗一樣望著紅。
  此景著實讓紅愣了一下,因為那是十幾年前的往事,在夫人說來彷彿才剛發生,就像是紅還是個十幾歲的少女,而不是年近三十的中年人。
  更讓紅感到不適的是……那些愚蠢的往事,竟然被稱為英勇事蹟,紅恨不得撕下自己的臉皮讓她看看自己有多無恥。但是——紅最終仍讓自己露出了近幾年來最和藹可親的笑容。
  「賽莉亞,許久不見,妳這次回來真的給媽媽我好多驚喜呀!妳是在哪裡遇見安茲露比小姐的?我想聽聽你們相遇的故事!」安德夏公爵夫人湊上前,她坐上賽莉亞身旁的位置,她將身子湊近賽莉亞,僅僅用手握住她的手掌,滿面春風地笑著。
  「這……」賽莉亞一時答不上來,她連安茲露比這稱呼都不知道,為此她困惑地撇向了紅。
  「夫人,那段日子對賽莉亞而言頗有驚嚇,畢竟我們是在大海上最驚滔駭浪的時期遇見的,那一段日子十分黑暗,唯有我們船頭前的油燈是港灣,我想賽莉亞不會想提起的。」紅走到了安德夏夫人的身旁,她面露溫情地笑著,充滿了活力的笑顏絲毫不像是賽莉亞所認識的絕望之人。
  當安德夏夫人回首望去,她在日光下看見了一個美麗至極的珠寶,璀璨如光的紅寶石色眼眸,雪白睫毛與髮絲令她美的像是歌劇舞台上的女主角,此刻當年的安茲露比似乎回來了。
  「安茲露比小姐,十分抱歉,我不知道那段日子對我的女兒是如此難受的,謝謝妳提醒了我。」夫人雀躍地笑著,看見偶像與女兒的到來,夫人幾乎將曾經的煩惱與痛苦丟到了腦後。
  不管是丈夫的拋棄,還是家族的冷落,她都覺得無所謂了。
  然而紅的笑顏本身就是個最大的謊言,如今不是聯合王國歷三百三十二年,而是聯合王國歷三百四十七年,可夫人活在了永遠的三百三十二年之中。
  紅更是明白,自己只是偽裝成自己仍只有十多歲,事實上,當年的安茲露比早已消亡,成為了遊走於世的亡魂。
  「那我有幸能與安茲露比小姐一起和女兒品嘗下午茶嗎?」夫人的臉上有些自責,她抬頭窺視著安茲露比的目光。
  「如果賽莉亞小姐歡迎我參加母女聚會的話。」紅靦腆一笑,姿態與賽莉亞所認識的她截然不同。
  當問題的核心被甩給賽莉亞,夫人轉頭擔心地看著賽莉亞——
  在夫人的橄欖綠眼眸中,賽莉亞第一次感覺到母親給予自己的擔心與愛,她真是真心地在為自己感到擔心,害怕自己想到了不存在的壞回憶。
  賽莉亞的內心由愛生悔,她綻放笑顏,可眼中有幾分淚光。她說——
  「當然好呀,我早就想與母親一起喝茶了,然後介紹安茲露比給您認識。」
  這份愛、這雙眼眸、這場茶會,本該屬於她,而不是自己。嫉妒、羨慕、埋怨、悔恨在非她而她的人心中綻放,那是一朵血紅的花朵。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