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微醺藏紅(新)}第六十八章 失聯(一)

坐著 | 2022-06-29 00:00:17 | 巴幣 106 | 人氣 60

連載中微醺藏紅
資料夾簡介
一間酒吧,兩個人,三杯調酒,四個身分,數個故事交織延伸……

  回到台北後霍子煜前腳才剛踏進我住所,後腳便被公司給招了回去,雖然現在是我們的年假,但在國外卻是平日,長期經營跨國貿易的威士過年期間自然也持續的運行著。
  臨走前霍子煜依舊一臉不放心的盯著我,他會這麼看我就意味著他這幾天大概都會忙到沒辦法過來了。
  「死不了,不用看我。」四仰八叉的躺在沙發上的我懶懶地翻了個身背對他,將臉埋進抱枕堆裡。
  在我的聲音落下後這個空間便陷入了一片死寂,算算時間霍子煜該是走了吧,只是我沒注意到而已。可就在我這麼想時廚房便傳來一聲響亮的攤垃圾袋聲,接著就是一袋袋塑膠包裝物砸入垃圾袋的聲音,當我意識到事態不對爬起身時,霍子煜已然拎著被塞的鼓鼓的垃圾袋站在門口。
  「站住。」我以殺人的目光緊盯提著垃圾袋的霍子煜,「你拿那什麼?」
  「垃圾。」他淡淡開口。
  垃圾?
  我冰箱裡能讓他撞出那麼大聲響的袋狀物只有那些我庫存的微波食品,他居然跟我說那是垃圾?
  那可是老娘這幾天的存糧!
  「就算不是每間餐廳都能煮的和我一樣好吃,妳好歹也吃點健康的垃圾,這低級垃圾我就順便幫妳扔了,不用謝。」
  「放,回,去。」我咬牙切齒的一個字一個字擠出,「你把它拿走我晚餐吃什麼!」
  「叫餐廳外送。」留下這句話霍子煜便瀟灑的開門走了出去,看都不看我一眼。
  提不起一點勁去和霍子煜爭奪晚餐的我無力的倒回沙發上,在門關上的前一刻我向門外的霍子煜丟去一句:「是朋友的話就別讓奕汎知道我的事。」
  有些事知道得越多羈絆就越深,既然我已經決定中斷和方奕汎曖昧不明的關係就該做得徹底。霍子煜和方奕汎的關係遠比我想像中的好上太多,我擔心他會通風報信。
  距離公司開工還有兩天的時間,獨處的時間一長我那失去緩解藥克制的寂寞便又開始作祟,平常的我撐個兩、三天都不是問題,但今天的我對於寂寞的抵抗力似乎特別差,明明才剛脫離人群不到幾小時卻這麼快就發作了。我無法確定是不是因為新年這個週期的原因,我只知道此刻我的胸口就像被一塊好幾噸重的大石壓著般幾乎快要窒息,但我不停地告訴自己:「再忍兩天!再忍兩天一切都會恢復正常!」
  我強迫自己把注意力轉移到對無名酒譜的鑽研上,可一觸碰到無名方奕汎那張溫暖的笑容便隨之浮現在眼前,擾亂了我所有的思緒……
  如果這時候方奕汎能在我身邊那該會有多好?
  不知是因為失去克制的寂寞肆虐導致我的精神有些耗弱,還是因為剛和老頭鬧翻的情緒無法平復,亦或是對方奕汎的戒斷症發作的緣故……我沒有一刻不想方奕汎。
  我發現此刻的自己脆弱的厲害。我清楚人在脆弱時是最容易失守的時刻,所以我努力不去想他,可我越是抵抗就反噬的越是厲害……
  自那通電話後方奕汎便再也沒有任何動靜,他很少有這樣打了一通後就沒有下文的電話,這讓我感到有些奇怪,思量間我的手已經不由自主地動了起來回撥給方奕汎,直到電話撥出後我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不該做的事,我急忙地趕在電話還未播通前按下結束通話鍵。
  長長的吁了口氣,我慶幸著自己的手快沒讓自己在方奕汎那邊留下任何紀錄,否則這些天的忍耐就都要功虧一簣了……
  方奕汎該是忙著釀酒才會沒有動靜吧!也或許他只是不小心撥錯電話了……
  不過這樣也好,不聯絡才是對我們都好的選擇,我安慰著自己。
  熬著熬著我終於熬到了開工的前一天,今天方奕汎該是要回來了吧?
  他搭車來回南部一直都是由我接送,雖說我決定了不曖昧不清的和他聯絡,但打電話和他確認抵達時間應該不為過吧?
  有了這個合情合理的藉口我終於能心安理得的打電話給他了。我帶著連自己都無法解釋的期待撥出電話,可電話響了半晌卻一直無人接聽,到最後甚至轉接到了語音信箱,我決定再打一通,但最後還是轉接到語音信箱……
  這幾個月來我打給方奕汎而被轉接到語音信箱的電話不超過兩通,可我這次連打了兩通卻都是語音信箱,不知是不是因為先前方奕汎那通未接來電的關係,我莫名地感到有些不安。
  不行!我必須鎮定!
  他只不過是沒接兩通電話而已,我不該大驚小怪的。
  閉上眼深吸了口氣,我仔細回想了一下,以往這個時間方奕汎應該差不多在高鐵上了,或許他只是睡著了才沒接到電話,等他到了站一定會打給我,我現在需要做的就是靜靜等待他的回撥。
  可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一個小時、二個小時、三個小時……方奕汎仍舊沒有回電。
  這次我是真的坐不住了,打開通訊錄,選擇方奕汎的名字,撥出電話,聽著無盡的嘟嘟聲,轉接語音信箱,掛斷重撥,我不停重複著同一個動作,十通、二十通、三十通、四十通,卻沒有一通被接起……
  我知道再繼續打下去不是辦法,所以我換了個電話號碼撥出,但還是和先前一樣無人接聽,終於,在撥出第十五通時對方接起來了。
  「打這麼多通,這麼想……」
  電話那頭的霍子煜悠閒的揶揄著我,但現在我沒心情和他玩鬧,我直接打斷他問道:「你這幾天有聯絡奕汎嗎?」
  「沒有啊,妳不是要我……怎麼了?」意識到了我的異樣的霍子煜語氣變了。
  「奕汎今天應該要回來,我本來要去車站接他,但過了三個多小時,我打了幾十通電話他都沒接……」
  他沉默了半晌,「妳最後一次和他聯絡是什麼時候?」
  「過年前,他抵達屏東有打電話跟我報平安,之後就沒再連絡了。」
  「我打給他看看,妳先問妳公司的人。」
  「好。」
  掛了電話後我立刻打給阿揚、打給艾姊,打給所有我們共同認識的人,但沒有一個人知道方奕汎的下落……
  我去方奕汎房間看過了,沒有任何大規模搬移收拾的痕跡,他從嘉義帶來的衣服還好好的掛在衣櫃內,那本他無事時常翻看的書也還躺在床頭櫃上,房間內並未留下任何紙條。阿揚也說了方奕汎的生活用品都好好地放在他那,除了他搬來我這的那次外沒再帶走任何東西,這說明了方奕汎不是計畫好不回來的,那他去哪了?
  這時候我應該要聯繫方奕汎的朋友或親人,但到現在我才發現我根本不認識方奕汎任何一個親人或朋友……
  他會是故意不接我電話的嗎?
  因為不滿我對他曖昧不清的態度才鬧脾氣的故意不接我電話?
  不!不對!
  方奕汎從來不是會搞失蹤的人,體貼如他一定不願意我為他擔心,他絕對不會做這種事。
  我對他的了解和我的直覺都告訴著我他絕對不是自願不和我連絡的,所以我才更加擔心他會不會是因為遭遇了什麼不測才無法和我連絡……
  一想到這個可能我的心就痛了起來。
  方奕汎大前天還打過電話給我,可我卻沒接……
  我卻沒接!
  如果當初我有接現在說不定方奕汎就不會失聯了……
  我當初應該回撥給他的……
  為什麼我偏偏選在這個時候下定決心和他劃清界線?
  我不該這麼做的……不該的……
  「嗡——」手機才響一聲我便急忙接了起來,「喂?怎麼樣?他有接嗎?」
  「語音信箱,」霍子煜聲音有些啞,「我打了好幾通他……」
  我還沒來的及聽完霍子煜的話便掛了電話,直接撥出一一零,我一刻都沒辦法等了,如果方奕汎真的出了什麼事每分每秒都很寶貴,我絕對不能耽誤。
  「……那請問失蹤者有和誰有過過節嗎?」電話中警員淡定的問著。
  過節……
  方奕汎說過他父親欠下大筆債務跑路了,會不會是債主去找他麻煩?
  他們會不會對他怎麼樣?
  那些討債的不是黑幫就是流氓,方奕汎會不會被他們……
  可方奕汎上次說他一個人什麼都沒有債主不會特別找他麻煩的……
  還是說是上次打恐嚇電話的那個女人?
  她說過……說過要殺光所有我在意的人,她能找到我的電話號碼是不是就代表著她也能找到方奕汎?
  方奕汎的失蹤會不會跟她有關係?
  早知道我當初應該聽方奕汎的,不該不將那女人當回事的,如果方奕汎真的有個三長兩短我絕對不會原諒自己……
  所有追悔、恐懼和自責一股腦的向我湧來……
  「……好,我們這邊登記確認後就會馬上出動同仁進行搜查,邱小姐妳先不用太緊張,只有鎮靜才能對案情有幫助,搜查期間也麻煩妳繼續嘗試和失蹤者聯絡,如果有什麼消息我們會第一時間通知妳。」
  「好,有什麼事請一定要通知我,麻煩了……」掛了電話後我才意識到自己手抖得有多厲害,抖到我幾乎握不住手機,最後我再也控制不住的整個人從沙發滑落到地上,手機也「啪」的一聲砸到地面。
  奕汎……
  我不知道在地上坐多久才從愣神中醒過來。
  我不能繼續坐在這裡,我必須打起精神,我要去找他。
  拾起掉在地上的手機,抓過隨身物品,我直接衝出門。

創作回應

『。』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https://thumbs.gfycat.com/LightheartedCheapFishingcat-size_restricted.gif
2022-06-29 01:49:18
坐著
謝謝~
2022-06-29 13:37:2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