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微醺藏紅(新)}第六十三章 丟失了的東西

坐著 | 2022-06-05 00:00:08 | 巴幣 6 | 人氣 57

連載中微醺藏紅
資料夾簡介
一間酒吧,兩個人,三杯調酒,四個身分,數個故事交織延伸……

  「怎麼說?」霍子煜停下了繞著頭髮的手,難得認真地望向我。
  我本來一直覺得葉氏攻擊我的原因是因為怕我以公眾人物的身分報復會對他們集團的形象造成傷害,但是經過溫韶旭鬧的這齣之後我就越想越覺得奇怪,就像突破了一個盲區般,過去那些我覺得理所當然的發展都變得不再尋常,「他們花在我身上的成本和心思是不是有點太多了?我對他們來說真的有那麼重要,重要到他們在過了十幾年後還必須把焦點放在我身上嗎?這些年來遭受到他們葉氏迫害的應該不僅只有我家吧?但是為什麼他們誰都不盯偏偏只盯著我?再說了旗下擁有上百家工廠、橫跨數十個產業領域的大集團何懼區區一個歌手?」我是有報復的心,也持續的暗自謀劃著,但在檯面上我可是什麼動作也沒有啊!
  其他的我不敢保證,但在暗地探查葉氏這塊的隱密性上我有絕對的自信,畢竟當初在佈線時我可是花了許多心思,我不認為他們能發現我的線網,可最蹊蹺的是我還沒做出什麼大動作他們便先找上了我。
  過去我的想法太過以自我為中心,單方面的認為他們本該記得我,但仔細思考他們過去對待我的家的方式就像對待螻蟻般輕慢,若沒有什麼特殊原因他們又怎麼可能會記得我?人類連自己前一秒踩死的螞蟻都不會記得,更遑論是十幾年前踩死的螞蟻,現在想來他們的舉動更像是心虛!
  看了眼沉默的霍子煜,我繼續道:「如果他們沒把柄在我手上他們何必如此忌憚我?想方設法急著要摘除我的羽翼,就算他們怕我以公眾人物的力量報復,照理說也不該忌憚成這樣,若他們有絕對的把握自己沒留下任何關鍵證據的話就根本不需要擔心,即使我真的出手報復了,只要我手上沒有關鍵證據他們就能打模糊仗了事,畢竟打模糊仗可是大集團的強項啊,他們會這麼忌憚我背後一定還有什麼原因吧?」一邊說著我的腦袋也飛速的轉著,「或者說……他們丟失了什麼能置他們於死地的關鍵證據?」
  「而且他們還認定了那丟失了的東西在我手上……」
  他垂下眸似乎是在思考我所提出的可能,「確實……這麼說來他們的反應似乎真的有些過度了。」
  要知道沒有具體證據就輕易動用公眾人物的身分去報復他們的話我也是會受傷的,而且傷的肯定會比身為大集團的葉氏來的重上千倍百倍!他們是有根基的大集團有大把時間和資本能等待人們淡忘後再重出江湖,但我不同,一個正常經營的藝人都未必能紅多久,我若輕易出手報復一個不小心就可能會賠上自己的演藝生涯,一輩子再無法在演藝圈翻身,我不信他們不明白這個道理,所以這個能讓他們如此畏懼的東西一定有其分量和重要性!
  「假如真的有,那麼那個讓他們如此忌憚的東西可能會是什麼?」
  「我沒有頭緒。」仰首靠上身後的牆,我頗為無力,「能找的線索我都找了,能見的人我也都見了,就是找不到什麼證據……」當我傷口癒合能行動自如的時候已經是車禍發生後的兩個月,就算時間有些太晚了我還是不死心地把車禍現場的每寸地都翻遍了,結果毫不意外的除了幾片破碎的汽車零件什麼有利證據都沒找到。
  若我先前推測的種種都沒錯,那麼這將會是個讓葉氏付出代價的好機會,但前提是我必須先一步找到那個讓他們忌憚的東西,可最是惱人的就是我一點線索也沒有……
  「找不到就先擺著吧,能讓他們付出代價的方式多的是,不必執著於特定某一個。」霍子煜勾起嘴角,我望見他眼底那不可忽視的光芒。
  「你有想法?」
  「他們除了反應過度之外,妳不覺得他們的攻勢有點太畏畏縮縮了嗎?他們用來對付妳的手段其實可以再更直接一點,可他們偏偏繞了好幾個彎,就好像怕什麼人知道一樣,從音樂祭到溫韶旭的放話,最近幾次的大舉動不是間接攻擊、就是借他人的手出擊……」
  我有些不明白,「他們權勢都那麼大了,還有需要特別躲誰嗎?」
  「我知道妳討厭他們姓葉的那家人,但妳想想那個真正找妳碴的人是誰?」
  「葉清婉。」我答的不暇思索,可是當話出口我就知道是哪裡不對了,「不對,是葉氏二房!」
  霍子煜瞬間一語點醒了我,我厭惡他們整家姓葉的人,因為他們一家都是間接或直接造成我家家破人亡的兇手,每當恨意一浮現我總是直覺地算在他們全家頭上,久而久之便忘了他們之中的區別。
  「雖然沒辦法準確的掌握葉氏內部的情況,不過我猜葉清婉他們要躲的對象就是大房。」
  「葉清婉他們不是已經掌控了葉氏集團主要的命脈了,他們還需要怕大房嗎?」
  我記得很清楚,那時葉清婉的父親就是以奪走我家的工廠作為最後一塊墊腳石成功翻身鬥下大房的。
  「世家大族的爭鬥沒有那麼簡單,難道他們大房會因為葉清婉掌控了集團的命脈野心就因此消失嗎?」霍子煜笑的滿臉深意,「他們二房最好的狀況頂多也就只是暫時壓制了大房而已,現在實權還不是握在葉清婉的總裁奶奶手裡?妳放心好了,他們那個總裁奶奶是不會那麼輕易放權的,她不放權葉清婉就必須去經營穩重正派的好接班人形象,而那些她放不開手腳施展的時間就都是我們的機會,只要葉清婉還沒拿到實權,我們的勝負都難定。」霍子煜不說我都要忘了他也是出生大家族的人了,他的體悟肯定很深吧。
  他這番話一出口,便讓我不禁在心裡暗暗讚嘆這男人的心思,我只顧著滿腦子找證據卻都沒想到最關鍵的這層關係。
  霍子煜的意思很明顯,葉氏大房和二房之間的嫌隙將會是個很好的突破口值得細細鑽研,只是要以此作為突破口也得打在對的點上才行,但要打探到他們葉氏內部這麼隱密的鬥爭消息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從打探、謀劃、布局到出擊,這些都需要時間……
  「看來我要幫葉氏的老太婆祈禱她能長命百歲了呢!」我諷刺一笑。
  人家都說先安內再攘外,眼看著即將來臨的三月演唱會,那是我短期內突破困境的唯一寄望,為了穩住根基我必須全力以赴,不能出半點差池!他人的攻擊總是防不勝防,我也只能且顧眼下見招拆招了。
  望著對面不知在想什麼想得入神的霍子煜,我那離他俊美臉蛋不到一個手臂距離閒著沒事幹的腳ㄚ子就有些癢,一個不留神就「不小心」貼到了霍子煜的臉龐上。
  「嘖!」某人立刻從沉思中回過神來,扒下我那貼在他臉上的腳ㄚ,怒視著我。
  笑望著眼前這個惜臉如命的搭檔,我不由得好奇的道:「如果哪天沒了你這張漂亮的臉蛋你要怎麼辦?」
  「我會死給妳看。」他答的不暇思索,神情認真,沒有一點玩笑的意思。
  這麼嚴重?
  這般快速的回答讓我眼神下意識的瞟向他臉側的傷口,這傢伙不會是要找我算帳了吧?
  下一秒那原本還慵懶地倚著牆的人直接撲到我面前,長臂一伸扣住我的脖子,二話不說的以鎖喉的方式將我向他的方向拖去,另一隻手迅速的掐上我的老蠻腰……
  我不是怕癢的人,但霍子煜的手法總是能讓我癢的不停翻滾。
  「哈哈哈哈……對哈哈…不起哈哈哈……對不起…哈哈哈……」我不停求饒,可那被我惹毛了的人哪肯放過我?
  「道歉也沒用!癢死妳,我看妳以後腳還敢不敢亂放!」
  「不敢了哈哈哈…我不敢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對不起……」我笑的腮幫子發痠,肚子也疼得半死,笑得闔不上的嘴甚至還不小心流出了幾滴口水……
  「絨妳好髒。」被我口水沾上的霍子煜立刻鬆開我,嫌棄的將手臂上的口水往我身上抹。
  「誰叫你要弄我?」抱著痠疼的肚子我哼哼道。
  「絨啊,『弄』這個字可不是能隨便用的啊。」霍子煜語氣曖昧意有所指。
  「少囉嗦。」我則滿臉不以為意。
  「真的不用我調一杯給你喝嗎?」隨意的抹了抹還掛在嘴角的口水,終於緩過勁的我以極醜的姿勢仰躺著與霍子煜對視,「你的臉。」
  「不用,」他自信一笑,「我平常太完美了,偶爾體驗一下不完美的感覺也不錯。」
  「呿!」我白眼一翻,直接翻過身粗魯的將腳架到他修長的腿上,「臭美。」
  算完帳的霍子煜和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而我就這樣在迷迷糊糊中沉沉睡去。
  當我再次醒來已是正午時分,昨晚和我擠在一塊的霍子煜早已不知去向。
  看了眼手機顯示的簡訊,我撥出電話給我的線網聯絡人,清了清喉嚨,向樓梯轉角處的陽台走去。
  「喂,」我壓低聲線,模仿著男人的嗓音,「那邊有消息了?」
  「工廠那邊有些眉目了,」電話那頭男人有些沙啞的聲音平穩地傳來,「他們發現食品工廠的原料成分好像有問題,但是詳情還需要探查,我們的探員會趁工廠開工前潛入。」
  「好,有什麼發現隨時回報。」我雖然語調平靜,但內心卻激動不已,食品安全一向都是國人重視的議題,若能在這方面抓到葉氏的把柄只要將其攤下陽光下,不用我出手就會遭到社會撻伐,這對有三分之一利潤都來自食品產業的葉氏來說絕對是重創!
  再者葉氏的食品產業一直都是由二房把持,搭配上霍子煜昨夜的解析,二房一出包大房肯定會抓緊機會爭奪集團的主控權,到時候狗咬狗的戲碼上演就是我從外頭補刀扳倒他們的好機會!
  「是。」
  「辛苦了。」簡明扼要的傳達完訊息後我們便直接掛了電話。
  從四年我手頭比較寬裕一些開始,我便布置起自己的秘密線網調查葉氏有關事物的情報,蒐集能在未來一舉擊下葉氏的資料。
  可縱使我手上有不少葉氏的黑料,真正能派上用場的卻少之又少,因為很多東西都不是能說碰就碰的,那些涉及政治圈牽涉到太多人利益的東西基本上都不能深究,我每走出一步都必須小心謹慎,悄悄窺探,貿然行動只會暴露自己的行蹤,讓後續的行動更加困難。
  回過神來我才發現老頭站在樓梯前望著我,「吃飯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