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微醺藏紅(新)}第六十六章 妳真的不會後悔嗎?

坐著 | 2022-06-19 00:00:13 | 巴幣 6 | 人氣 50

連載中微醺藏紅
資料夾簡介
一間酒吧,兩個人,三杯調酒,四個身分,數個故事交織延伸……

  這時紅磚厝內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匯聚到了我身上,背對著我坐的阿伯則大大的抖了一下,轉過滿是白色鬍渣的臉,「啊呦!嚇死人!」
  而那個該給我回應的男人卻什麼都沒表示,只淡淡的笑望著我,看著他那完美無瑕的欠打笑容我心底便升起一股衝過去擰斷他脖子的衝動。
  好傢伙!居然丟我自己一個人在酒吧水深火熱,自己在這舒舒服服的打麻將!
  明知我和老頭的不愉快都與霍子煜沒有任何一點關係,他的離開也是為了將空間留給我和老頭,但看到他那悠閒愜意的模樣,在對比自己現在狼狽的樣子,我便莫名的心理不平衡。
  「她是誰啊?」面對著門口戴著紅色宮廟帽的阿伯偷偷用手肘捅了捅身旁的霍子煜。
  霍子煜笑容不變,目光也依然停留在我身上,輕輕吐出兩個字:「小穎。」
  在場的每個伯伯都是我曾經的街坊鄰居,並不需要特別介紹什麼。
  「小穎?」戴著紅色宮廟帽的阿伯先驚訝的望著我,而後滿臉好奇,「啊小穎怎麼整個臉懊嘟嘟?」
  「你是老人癡呆啊?小穎本來就整個臉懊嘟嘟了啊!」滿臉鬍渣的阿伯拌嘴道。
  戴著紅色宮廟帽的阿伯立刻反駁道:「你眼瞎啊?小穎這次懊嘟嘟是因為心情不好!」
  若是平時的我應該會和他們玩鬧幾句,但此刻的我真的沒有半點玩笑的心情,只向霍子煜淡淡的丟出一句:「走了。」
  「欸——不行!不行!」我的話頓時讓在座的所有伯伯都坐不住了。
  「妳把子逸帶走,啊缺一個我們怎麼打?」滿臉鬍渣的阿伯一說完其他阿伯便立刻附和道:「嘿啊嘿啊!」
  心情極差的我不欲理會他們,只用一雙眼緊緊地盯著霍子煜,「走了。」可霍子煜卻還是噙著笑動也不動的坐在那。
  「現在什麼情形?」阿伯們開始竊竊私語了起來。
  「小穎吃醋喔?」此話一出阿伯們整齊一致的偷看了我一眼。
  「嘿,有像齁?」
  「現在怎麼辦?害人吵架不好餒!」
  「啊可是子逸走了我們怎麼打?」
  與霍子煜對坐的阿伯先是清了清喉嚨,而後一副代表著所有阿伯們發言般的道:「欸那個小穎……子逸齁只是剛好經過啦!啊我們欠一個人啊!啊就叫他來湊一腳啦!啊妳不要罵他啦!」
  就在這時霍子煜突然伸出手牽上門口的我,「要玩嗎?」
  「我不會。」我以極其冰冷的語氣傳遞著自己不會玩,也沒興趣玩的意思。
  此時霍子煜終於站了起來,而阿伯們個個滿臉緊張,「欸欸欸?子逸疼老婆不是這樣疼的啦!這樣疼會壞掉啦!」
  懶得理會阿伯們誤會了什麼,得到滿意的結果後我轉身就要離開,可霍子煜卻忽然雙手從後方搭上我的肩,將我帶著壓在他原本的位置上,輕輕一笑:「換小穎陪你們玩。」
  而瞬間阿伯們馬上喜笑顏開的搓起牌來,「好好好!」
  「我不會!」我才要起身便又再度被霍子煜壓了回去。
  他在我耳邊低聲問道:「這麼急要去哪裡?回老頭的酒吧嗎?」他這一問便把我問住了。
  是啊,我這麼急著要去哪?
  老頭的酒吧我是不想待了,但我能去哪裡?
  總不可能連夜趕回台北吧?
  「不知道要去哪就在這裡待一下吧,只當是換換心情,」邊說著他便開始和阿伯們輪流拿著牌,整齊的擺在我眼前,「我教妳。」
  他那麼敏銳,大概猜到發生了什麼事了吧?
  「妳看,場上已經有三個了,所以放這個很安全……」
  「碰!」霍子煜率先喊了聲,而後細心的講解道:「妳這邊兩支一樣的可以跟王伯伯出的湊一組。」
  「這時候妳只需要等就好了,可以拆這邊聽這兩支,或等這邊這支都可以。」
  無所事事的我只好乖乖坐在桌前,一開始我頗有些興致缺缺,但有霍子煜這個軍師教導便很快地進入了狀況,後來甚至還玩出了一點心得。
  就在我正專心的研究手上的牌時,被我放在門邊小櫃上的手機發出了震響。
  「絨,妳的手機在響,要看看嗎?」搬著小凳坐在我身邊的霍子煜出聲提醒道。
  「嗯——沒關係。」看牌看得正入神的我選擇忽略,反正最近也沒有太要緊的事。
  「小穎妳看,讓子逸教妳一起玩感情才會夜來夜好啊!對不對!齁!」戴著宮廟帽的伯伯說著台灣國語。
  「阿伯你再吵我等一下就把你的錢贏光!」我不懂這裡的伯伯們怎麼老愛把人湊做堆,講也講不聽。
  「小穎妳這樣一直靠子逸不公平!」滿臉鬍渣的阿伯指控道。
  「你下一把不要幫我。」我轉過頭向身旁的霍子煜道。
  「好。」
  「那子逸你來幫偶看看。」
  「不准!」我瞪向帶著宮廟帽的阿伯。
  寒冷的過年夜不需要什麼矯情的噓寒問暖,只要一盞燈、一張桌和幾個能拌嘴的人便是最大的溫暖。這一夜我將所有的不滿和委屈全都發洩到了一圈又一圈的麻將上,直到阿伯們輸到喊著以後不和我們兩個打麻將了才收手。
  當我和霍子煜離開小院時已是凌晨三點。安靜的鄉間小路沒有城市巷弄的喧囂和紛擾,走起來格外的舒服。
  緩步走著,我順手的打開手機通訊錄。
  「誰打的?」霍子煜雙手插著口袋悠閒的走在我身旁。
  「……奕汎。」我努力的表現出不在乎的態度,收起手機。
  一直以來我雖然不停地對自己說不能將方奕汎留在身邊,但實際上卻沒有任何作為,甚至還自私的放任自己和他曖昧不明,就這樣一天拖過一天……
  我知道時間拖得越久對方奕汎帶來的傷害就會越大,所以這次我終於下定了決心,不再主動打電話給他,就像一般老闆不會在假期間打給員工話家常一樣。既然我給不了他想要的,就不該再給他任何的奢望,這才是對他最基本的尊重。
  霍子煜頗有興致的「喔」了聲,而後看似漫不經心的問道:「不回撥嗎?」
  「現在這麼晚了,他應該也睡了吧。」方奕汎只打了一通電話來,想來應該也不是什麼太重要的事吧?
  「如果是重要的事他會再打的。」只是不知道這話到底是對霍子煜說的,還是是對我自己說的……
  「是嗎?」霍子煜依舊是那樣的漫不經心。
  「不想他?」
  想。
  怎麼可能不想……
  不知為何我眼前突然浮現一個畫面,方奕汎衣衫半解,優美的胸線、光潔的肌膚暴露於空氣之中,左肩頭上一顆小巧的痣讓他看起來格外性感……
  不對,我在想什麼?
  這似乎是出門前我不小心撞見的方奕汎更衣畫面……
  「我想他做什麼?」我努力說的理所當然,就為掩蓋自己的心虛,掩蓋腦海中那香豔的畫面。
  沉默了小半段路後霍子煜突然開口問道:「奕汎妳打算怎麼辦?」
  「能怎麼辦?」我自知在他面前裝傻也沒用,索性就坦承吧。
  「妳真的不會後悔嗎?」他好像是在問我,又好似只是單純地說出心中的疑問。
  即便心底有些遲疑,我還是斬釘截鐵的道:「不會。」因為這才是我該有的回應。
  我以為霍子煜還會再說些什麼,可之後他便不再言語,一路上靜的只剩下我們的腳步聲,和被腳步帶起的碎石滾動聲響。
  不知為何本該享受這難得的安靜的我,卻突然有些不甘寂寞地想說點什麼。
  對了!
  「『子逸』是怎麼回事?你不會已經風騷到在不同地方都要用不同化名的地步了吧?」
  下一秒男人爽朗的笑聲響遍整條小巷。
  我驚的直接出手摀住他的嘴,「小聲一點!別人已經在睡了!」我不停左右張望,就怕附近鄰居被吵醒了直接抄傢伙出來揍人。
  悶笑了一陣後霍子煜終於冷靜下來,扒開我的手,「妳不覺得『子逸』跟我名字很像嗎?」
  我思考了兩秒後愣愣的點點頭,化名跟名字相像很正常啊,然後呢?
  「那是阿伯的台灣國語。」霍子煜邊說邊用一雙看白癡的快樂眼神望著我……
  靠!原來是台灣國語?為什麼我有種被陰了的感覺……
  翌日醒來我便和霍子煜商量著回台北的事,在昨夜和老頭談判破局後我似乎也沒有繼續待下去的必要了,我不知道自己再待下去和老頭之間會是怎樣的劍拔弩張,我想我現在能做的停損就是趕在那之前離開。
  提著簡單的隨身行李下樓,遠遠的站在樓梯口我便能望見老頭在廚房的忙碌背影。
  「我去和老頭打聲招呼再走吧。」走在我身後的霍子煜留下一句話後便繞過我往廚房行去,他的心思還是那麼的剔透。
  望著廚房內的兩道身影,霍子煜簡單的和老頭道別,而老頭只不發一語的靜靜聽著,當霍子煜停下不停張闔的嘴老頭依然沒有任何表示,轉身就出了廚房……
  他這是怎麼回事?耍脾氣?
  和他鬧得不愉快的人可是我,不是霍子煜啊!
  就在霍子煜和我默默交換著眼色時,老頭突然開口了:「吃一吃再走。」但他腳步並沒停,即使經過我身邊也對我視而不見,徑直的走出酒吧,就像昨夜的我一樣……
  經過老頭這麼一說我才注意到餐桌上擺放整齊的早點。
  坐在跑車副駕駛座的我沒有一點享受窗外景緻的心思,一門心思都在反覆思考著自己是不是太過敏感了?或許老頭其實沒有要質問我的意思?
  可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他後面那些話又要怎麼解釋?
  我那一團紊亂的腦袋根本無法思考這麼複雜的問題。
  即使知道當藝人這件事是我和老頭之間最大的癥結所在,我也不想主動提試著解決,甚至努力躲閃那個話題,因為我沒把握我們不會吵起來,可後來我們還是走到了那步,也如我所料的擦了槍走了火。
  我等了這場談判等了十年,我以為這次我們能有和過去不同的結果,可到最後卻以這樣難堪的方式收場……
  我不禁懷疑之後我們還能有坐下來好好談話的機會嗎?
  下次再見面會不會又是一個十年?
  那時候他還在嗎……
  「後悔的話我可以掉頭,」身旁帶著墨鏡的霍子煜一派瀟灑的單手扶著方向盤,「反正還開的不遠。」
  「不用了。」我默默的別過臉。
  可約莫過了十里路後,我便後悔了……
  「霍子煜……」
  「嗯?」
  我有些不敢直視霍子煜,「現在回頭還來得及嗎?」
  沉默了片刻後回應我的是迅速調轉的車頭,「只要妳想隨時都可以。」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