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微醺藏紅(新)}第六十七章 再無懸念

坐著 | 2022-06-22 00:00:13 | 巴幣 6 | 人氣 66

連載中微醺藏紅
資料夾簡介
一間酒吧,兩個人,三杯調酒,四個身分,數個故事交織延伸……

  當我再次站在老頭酒吧不遠處的空地上,時間仿佛又過了十年之久,可實際上明明才間隔不到一小時……
  老頭對我的不諒解就像一根卡在喉嚨不上不下的魚刺一樣令人不適。這根老刺已經跟了我十年,若不好好把握機會將其拔除,它便會再繼續折磨我十年,甚至一輩子,這次我不想再逃避了,就算不能將其完全拔除,我至少也要試著軟化它,再繼續任由它折磨自己下去不是我邱舒穎的風格。
  冷靜下來後我仔細思考了昨夜和老頭爭執的核心原因,我發現我們的分歧源自於他對我的選擇的不理解,他知道我當藝人是為了向葉氏復仇,卻不知道我背後的規劃和努力。我的想法很簡單,如果我主動向老頭開誠布公的說明自己的規劃,讓他知道我的所有行動都是經過深思熟慮後的結果,並非衝動行事,我們之間的爭執是不是就能化解了?
  我是氣他,但我認識的老頭不是個完全不能溝通的人,我想我該再給彼此一個機會的,這次我不想再因為要隱藏自身的弱勢而三緘其口,留有任何懸念。
  從思緒中回歸到現實世界,一陣清風拂過,揚起我那垂落在胸口的長髮。我朝站在跑車另一側的霍子煜投去一個眼神,他便心領神會的道:「我在車上等妳。」
  我點了點頭,踏出堅定地步伐向酒吧行去,推門進店,酒吧內空無一人,過了片刻後老頭才從樓梯上走下來,「現在不是營業……什麼沒帶?」
  深吸了口氣,我堅定開口,「我想和你談談。」
  細窄腰身的啤酒杯壁水珠凝結,如同情緒般一點一點積聚,而後飽和到再也乘載不了更多時向下墜去,不過一會的時間便沁入木質桌面,在上頭留下一圈難以抹滅的痕跡……
  「我知道你一直都不贊成我當藝人,但是我希望你可以聽我說完,」我握著啤酒杯的手拇指不停地來回摩娑著杯壁,「或許你聽完之後就不會再這麼反對了。」
  坐在我對面的老頭則沒特別表示什麼,靜靜地等待著我的下文。
  不知道為什麼這感覺就像一個嚴厲的師長正等待著頑皮學生對自己犯下的錯事所做的自白……
  我極不喜歡他給我的這種感覺,但比起情緒我知道我還有更重要的事必須處理。
  「我承認我一開始選擇當藝人確實帶了不少反抗的色彩,但我當藝人的目的從來都不只是為了在螢幕前蹦跳告訴葉氏當年躲過死結的人還好好的活在這世上,更主要的是我想籌措屬於自己的勢力,增加對抗他們的籌碼。一味的躲藏沒辦法持續太久你其實也是知道的吧?」說道這我悄悄的觀察了一下老頭的臉色,確定他臉上沒有太多的波瀾,依舊還是那張板著的臉後才繼續說下去。
  他大概早就料到我會說這些話了吧?
  「我不是你想像中的那種只會唱歌的藝人,這些年我還算紅,錢也賺了不少,所以我用那些錢佈置了一個屬於自己的情報網,用來收集葉氏暗地裡做的不法勾當,雖然能拿出來用的情報不多,但我還是查到了一些可以發揮的,我想……」
  就在我正要向他道出我的計畫時,老頭直接打斷了我的話。
  「妳做多久了?」這是我第一次在老頭眼底看到了驚訝。
  他大概沒想到我有這個能耐吧。
  「七年了,」我堅定地望著老頭,這便是我向他展現自己對抗葉氏的決心,而非因為年輕氣盛而衝動行事的最佳證明,「到現在已經達到算很穩定的狀態。最近我的情報線在葉氏的食品工廠發現了一些問題,正在持續追查當中,這次如果真的能查出什麼應該會是在未來對付葉氏很有利的武器。我打算等收集多一點有絕對致命性的證據的時候在一舉出擊,在那之前我不會貿然出手,我目前規劃……」
  「收手!」老頭突然瞪大雙眼,一捶桌子,以非常嚴厲且大聲的語調壓過我下面的話。
  「什麼?」他這突如其來的劇烈反應讓我一時之間有些反應不過來,這是自打我認識他以來看過他最激動的一次。
  他的胸口劇烈起伏,在深吸了一口氣後,才又鄭重的重複道:「收手。」
  「你為什麼不聽我說完?我說了我不會貿然行動,一切都是有規劃地進行,他們到現在也沒發現我的動作。」
  「妳鬥不過他們。」老頭神情凝重地望著我,「再多的規劃、再多的籌謀妳都玩不過他們!」
  「誰說的?不試怎麼知道結果?」
  「不要自不量力!收起妳的妄想,解散那些情報線,好好回去過妳的生活。」
  「不可能!」我堅定地盯著老頭的雙眼,「我已經走到了當紅歌手的位置,葉氏也已經注意到我了,我早就沒有回頭路可以走,就算有我也不打算走!」
  「妳有!」他大力地駁斥著我,「宣布退出演藝圈,然後隱居!」
  他剛剛說什麼?隱居?
  「現在不是古代,通訊那麼發達怎麼可能隱居?」這是我聽老頭說過最荒謬的話。
  「帶著妳賺的錢去國外,一輩子不要回來,只要妳不要待在台灣他們就不會為難妳。」
  「憑什麼我沒做錯任何事卻要怕他們?憑什麼是壞事做盡的人能安穩的待在這塊土地上,而我就要像個喪家之犬一樣四處躲藏,甚至要逃離家鄉?」
  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為什麼連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權利都沒有?
  我知道這個世界本來就不存在所謂的公平,但我不能接受什麼都不做就乖乖認命向強權低頭,「而且你用什麼保證我去國外他們就不會找我麻煩?」我不信葉氏在國外沒有勢力。
  這次老頭什麼也不說,只緊抿雙唇與我對峙。
  「為什麼不說話?」我冷冷地開口,「因為你也沒辦法保證對嗎?」
  「如果這件事你給不出保證,你又怎麼能肯定我就一定贏不了他們?就算勝算不大你也不能否認我還是有贏的可能不是嗎?」
  「妳以為妳是誰?妳以為妳在拍英雄電影嗎?所有正義都一定能伸張嗎?」
  「我有我的影響力,也有自己的勢力,我可以……」
  「妳可以什麼?妳以為那些影響力真的都是妳的嗎?得到一點成就妳就以為自己算根蔥了嗎?認清現實!妳沒有勝算!」
  老頭一連三個質問就像一把鋒利的匕首,扎進我的心臟,抽出、再扎入、再抽出……
  自大、無能,原來這才是我在他眼裡的樣貌嗎?
  呵……我突然覺得自己回頭的決定好可笑。
  只要我願意放下自尊不要在他面前逞強就能夠互相理解、把自己的計劃解釋清楚就能說開,都是我的自以為,全部都是!
  「那場車禍死的不是你的家人,你當然能說得雲淡風輕、說放就放,因為你根本就不了解我的心情,如果葉氏害死的是你的家人、你的至親,你還會說出這種話嗎?」
  「你又是我的誰?憑什麼我就要聽你的?」
  當我話音一落,我便清楚的望見老頭的瞳孔猛的一縮,他眼底的受傷讓我的心狠狠抽痛。
  但在一個眨眼後老頭又恢復了先前嚴厲的模樣,「妳知不知道妳那些計畫若是失敗會發生什麼事?」他單手握拳,以手指關節大力的敲著桌子,「妳覺得他們還會容許妳在這裡活蹦亂跳嗎?他們多的是讓妳死得難看的方式!」他看著我的眼神就像看著一個無知的愚者。
  「我知道!」他的眼神讓我再也抑制不住的怒吼出聲,「但我寧願死得轟轟烈烈,死得人盡皆知,也不要苟且偷生到最後默默死去!」我知道老頭說的「死」不是什麼身敗名裂、不是什麼一輩子再也抬不起頭,而是真正的死亡。
  「早知道妳這麼想死,我當初就不該帶妳回來!滾!不要在這裡礙眼!」
  「滾就滾,你以為我愛回來嗎?」抓過桌上的包包,我毫無留戀地轉身就走。
  我沉著臉快步走向霍子煜停在不遠處的跑車,上了車便「砰」的甩上門,「我們回去。」
  讀出了我的不悅的霍子煜二話不說地發動車子載我離開台東,回程期間他多次向我投來擔憂的目光,可我早已沒有任何一點逞強和他說「我沒事」的心情。
  一開始我打著不留下懸念的決心去和老頭談判,這下還真的讓我如願以償,再無懸念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