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在今生等妳-17

榆莙 | 2021-12-01 02:19:48 | 巴幣 0 | 人氣 43

完結我在今生等妳
資料夾簡介
那張絕色的容顏仰望著天際飄下來的雪,她的手輕輕地抓著落在手上的雪,淚水不自覺的滑落下來。

正當孟嫣羽要從掙脫李景謙的懷中時,看到凌言夏站在遠處,正是李景謙的背後,他正拉起長弓要往這方向射過來,她知道那弓上抹上了劇毒,萬一被射中是必死無疑。
    孟嫣羽突然大聲喊著:「不要〡〡」在李景謙還未反應過來,便推開他,擋在他的面前,替他擋著,弓箭就這樣的刺進她的身體裡。
    李景謙就這樣的眼睜睜地看到孟嫣羽倒在她的懷裡,眼裡崩潰顫抖的說:「
嫣兒,妳為什麼要替我擋這一箭?」
    孟嫣兒躺在他懷裡,臉色蒼白,忍著身體傳來箭傷的痛,氣若游絲的說:「傻瓜,因為我愛你,我不要你死!」她抬起手摸著他的臉說:「是我說要報仇,千萬不要怪罪凌大哥,是我連累他。」
    李景謙此時眼眸裡流著淚的看著她,嫣兒,我是多麼想告訴妳真相,當年就是凌國師誣陷孟府一家,才會害妳至今如此痛苦地活著,可是最後還是選擇隱瞞真相,他不要讓她在這麼痛苦。
   「嫣兒,我答應你的要求。」李景謙慌張失措將她一把抱起,嘴裡顫抖的說:「嫣兒,我現在就抱妳去營帳,那裏有最厲害的太醫可醫治你的箭傷。」
    孟嫣羽滿眼都是淚,她真的捨不得離開他,但她知道已走到生命的盡頭,
她無力地拉著他的手,臉上蒼白的說:「景謙,沒有用的,你先把我放下來,我有話跟你說。」
    李景謙將她放下來,整個人跌坐在地上,在將她抱在懷裡,看著他面色雪白,他的心好痛好痛,他黯然地流著淚地說:「嫣兒,妳說,我在聽。」
    孟嫣羽躺在他的懷中,面色雪白,長髮散落她的腰間,那雙黑眸緊盯他不放,唇間也全無血色,此刻覺得躺在他懷中感到好幸福,沒有任何痛苦與矛盾,為何這刻來得如此的晚?她的手輕輕的擦掉他臉上的淚,眉宇之間揚起一抹絕美的笑,輕輕地說:「景謙,別哭!你是個皇帝,怎麼可以哭呢?」
    李景謙柔聲地說:「我聽嫣兒的話,我不哭。」
    「景謙,不要用替我找太醫,這個弓箭上抹有劇毒,劇毒早已侵入我的五臟六腑,我很快就會離開你!」那慘白的笑容印在絕美雪白的容顏上。
    李景謙緊緊的抱住他,驚懼的聲音說著:「嫣兒,妳給我聽清楚,我不許妳死!朕不許妳死!」此刻他強烈感受到有無數支尖銳的銀針,狠狠的刺入他的心,灼痛得讓他心都碎了,碎得讓他無法呼吸。
    孟嫣羽眼睫顫動著,那雙早已哭得紅腫的雙瞳落下滾滾的淚水,淒美的笑著:「皇上,嫣兒這次不乖,不能再聽你的話!」
    李景謙依舊是抱緊她地說:「我的嫣兒,妳不可以就這樣離開我!」他真的很害怕失去嫣兒。
    孟嫣羽唇間淒然地說:「景謙,如果有來生,我不會在恨你,也不想報仇,我也不會要殺你,我只要好好的愛你就夠了!我要永遠的跟你再一起!」
    李景謙凝視著既將無氣息的容顏,悲傷不堪地說:「嫣兒,妳怎麼可以這樣地對我,真正狠心的是妳,妳要讓我一生一世都惦記著妳,讓我一生一世的痛苦難受,讓我在這輩子都活在後悔自責中,但我還是要愛著妳,不管有沒有來生來世,又或者有所謂的生生世世,我都會追尋著妳。」
    在他懷中的孟嫣羽揚起了一抹最甜美的笑容,「李景謙,這可是你說的話,絕對不許騙我,我會再來生等著你,不,是未來的生生世世,欠我的,你在來生要記得加倍的愛我,我也會好好的愛你。」她的聲音逐漸的小聲,直到已無氣息,她臨死前,淚水已從閉上眼睛的角落滑下來,她的嘴角上綻放出一抹最美麗的笑,雙手從緊抱他的腰間落下。
    李景謙緊抱著她的身體,將她身上的箭給拔掉,一聲聲歇斯底里地喊著她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嫣兒,嫣兒,我的嫣兒!」
    他抱起了孟嫣羽往竹林的另一個盡頭走,凌言夏立刻擋在他的前面說:
    「你要帶嫣兒去那裏?」
    李景謙轉身回頭憤恨地看著他,冷冷地對他說:「凌言夏,你沒有資格跟我說話,你也沒資格愛嫣兒,當年若不是你爺爺陷害孟家,嫣兒又怎會落到此下場?」
    瞬間,凌言夏腦中一片轟然,震驚地放下手中的弓,僵住站在原地!
    李景謙抱著孟嫣羽繼續往前走,嘴裡溫柔的對她說:「嫣兒,妳說妳最喜歡這幾句,我念給妳聽:
    七月七日長生殿,夜半無人私語時
    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
    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
 
    
    孟嫣然緩緩地張開眼睛,但她的意識依舊是很模糊,望著眼前的男人,是景謙,看著你,心好痛,淚水靜滑落下來,聲音嘶啞的說:「景謙,如果有來生,我不會在恨你,也不想報仇,我也不會要殺你,我只要好好的愛你就夠了!我要永遠的跟你再一起!」
    姚景謙著急地叫著她的名字:「孟嫣然,快醒一醒!」可是聽著她說出這些話,整顆心好痛,這些話是如此的熟悉!她到底是做什麼夢?難道夢裡的情景是我們的前世,大哥曾說過我們前兩世都無法白頭偕老,莫非妳做的夢是我們的第二世?
    孟嫣然的眼睛是睜開的,可是彷彿她沒有看著他,她的眼睛迷離似的看著他,而她的意識彷彿還在夢裡的前世裡,他趕緊將她抱在懷裡,不斷地喊著她的名字,「孟嫣然,快醒醒!」
    只見孟嫣然不斷地說著:「李景謙,這可是你說的話,絕對不許騙我,我會再來生等著你,不,是未來的生生世世,欠我的,你在來生要記得加倍的愛我
,也會好好的愛你。」
    姚景謙聽到她嘴裡唸著一個名為李景謙的名字,莫非他的前世是那位李景謙的名字,名字一樣,只差姓氏不同!
    突然之間,孟嫣然閉上眼睛,又陷入昏睡裡,喚也喚不醒,他輕輕地放下她,深深地看著她,竟情不自禁的在她的額頭上,輕輕地落下一個吻,「孟嫣然,妳到底作的到底是什麼樣的夢境?難道我們前世裡相愛的非常辛苦嗎?
    他想的是應該是這樣?前兩世都無緣,今生再聚。
    「孟嫣然,妳知道嗎?我在今生等妳----來愛我!」姚景謙蹲下身,在她的耳邊說著。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