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在今生等妳-16

榆莙 | 2021-11-30 02:29:33 | 巴幣 0 | 人氣 47

完結我在今生等妳
資料夾簡介
那張絕色的容顏仰望著天際飄下來的雪,她的手輕輕地抓著落在手上的雪,淚水不自覺的滑落下來。

孟嫣羽悄悄地遁入竹林之中,她看到李景謙就站在竹林的盡頭,盡頭前是整片的斷崖,她已經計劃好,最後會來個雙雙墬崖,那跌下去一定是粉身碎骨
    但他的背影竟是如此的好看,景謙,我們來世再續前緣。
    突然間,冷冽的聲音在這竹林裡響起:「是誰?有種就別躲在背後,還不出來!」
    孟嫣羽輕笑著:「這個李景謙果真是練過武,風吹草動他都感覺的到。」
    她縱身一躍,施展輕功,落在他的面前。
    李景謙看著面前的黑衣人,心底掠過一抹的心痛,妳終究還是動手!
    「妳是誰?你可知道我是誰?」
    孟嫣羽輕笑著:「我當然知道你是誰,你是當今的皇帝,而我是誰,我就是現在要殺你的人。」
    李景謙心中仍是深深的痛著,嫣兒難道妳真的這麼恨我?非要置我於死地
    「妳知道刺殺皇帝的下場?」
    「我知道,我早已抱著必死的決心。」
    李景謙不敢置信他的嫣兒,竟然恨到連命都不要,整顆心顫抖地問:「妳為甚麼要殺我?」
    「因為----因為你害我家破人亡,你殺了我全家,我寧死也要報這不共戴天之仇。」孟嫣羽從腰間抽出一柄劍,心意已絕的指著他說:「來吧!若我將你殺
,我終於為我全家復仇,若我死了,我終於可以與我的家人團聚。」
    李景謙很清楚嫣兒根本不是他的對手,這場武比下去,嫣兒一定會輸。
    其實當年的那件事是他的錯,待孟家滿門抄斬後,事情查明清楚已來不及
,宮裡有人要誣陷孟家,只是當時年輕竟走入有心人士所計劃的詭計。
    後來私下派人追查,查出孟家最後的血脈孟嫣羽沒死,她被國師爺收養,
化名為凌嫣兒,沒想到她竟進宮,也深深的愛上她,只是該如何告訴她,當年誣陷他們家的人就是國師爺,她若知道一定是痛苦難堪。
    孟嫣羽在也忍不住的向他揮劍,事到如今他也抽出劍擋著她的招數。
    「你終於出手了。」
    兩人一來一往的比劃,孟嫣羽招招的要置李景謙於死地,然而他卻招招退讓她,她揮劍在空中旋轉一圈的落在他的面前,「李景謙,你為什麼不反擊?
    李景謙默默不語,眼眸熾熱的盯著她,傻嫣兒,妳是我的最愛,怎麼捨得對妳動手,這些年不是一直都在彌補妳,難道就不能消除妳對我的怨恨嗎?
    這個眼神這麼熟悉,孟嫣羽心中陣陣顫動,莫非她知道我是誰!
    李景謙舉起長劍,輕輕地扯下她的面罩,扯下她的髮簪,那張絕美的臉孔映入他的眼前,髮絲如瀑布而落,實在美極了!
    她是他的嫣兒。
    孟嫣羽錯愕的看著站在面前的男人,是她今生最愛的皇帝,也是她今生最恨殺死她全家的仇人。
    「嫣兒!」李景謙神情痛苦萬分的看著她,聲音嘶啞的喊著她的小名。
    孟嫣羽此刻將手裡的劍給丟,臉色沉重且語氣平靜地說:「李景謙,現在你都知道真正要殺你的人是我,那麼你就快動手,給我一個痛快的死!」該來的就是會來,這不是一直以來所乞求的結果,就算不能替全家復仇,但也求一死
就不用活得這麼痛苦難堪。
    李景謙滿腹酸苦,神色黯然的說:「嫣兒,難道妳就那麼恨我,那麼的想死在我的手中。」
    既時此刻面對他的痴纏,她只能堅決的視而不見,冷冷的聲音自她口中說出:「是的,就算現在我無法復仇,我也要死在你的手裡,讓你這輩子永遠對我愧疚,我要讓你一輩子痛苦難安!」
    孟嫣羽眼眸幽深似水的看著他,唇際冰冷的輕笑著。
    李景謙柔聲的說:「嫣兒,妳永遠都是我的嫣兒,就算我知道妳要殺我,我也不會生氣,這些年來,我一直在彌補我當年所犯下的大錯,我把我所有的愛都給你,我的心裡一直只有妳。」
    霎那間,孟嫣羽整個人僵住,無法置信此刻所聽到他所說的話,愣住片刻
,才從錯愕中回神,唇底顫抖的問:「你什麼時候知道我的身份?」
    他的眉宇間有著深深刻劃的哀痛與不捨,只是強忍著,他真的不忍的傷害她,更害怕一說出口,只會讓她更崩潰,嫣兒,為何要逼迫我說出口?他停頓著,任由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孟嫣羽在也無法忍受時間的煎熬,為何他不給她痛快的一死?
    「李景謙,我再問你一次,你什麼時候知道我的身份?」
    事到如今,應是瞞不住!
    他深深地看著她,眼裡滿是對她的痴戀,低聲地說:「從妳出現在我的面前
,從妳為我跳那首名為蝶舞的舞姿時,我就知道妳是孟嫣羽而不是凌嫣兒。」
    忽然間,在孟嫣羽的世界裡,已天崩地裂,全然無力反擊的跌坐在地,原來是自己一直再做傻事,原來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活在別人的笑話中,這些年來自以為是費盡心思的計畫,有好幾次都因為心軟而放棄殺他的機會,然而卻換來他眼中的小把戲!黃帝就是皇帝,天下一統的皇帝就是不簡單!
    孟嫣羽仰天大笑,笑到淚水都不斷的流下來,她為自己感到悲哀,為了報仇給搞得這般的可笑!還把自己搞得愛上不該愛的人,那早知如此,當年就成為刀下亡魂,跟隨家人赴黃泉,也不會把自己搞成現在萬念俱灰,身敗名裂,最痛苦的是傷痛欲絕。
    李景謙神色痛苦,更覺得心如刀割,一把將她抱在懷中,緊緊的抱著,嘴裡近乎哽咽地說:「嫣兒,我的嫣兒,都是我不好,是我將妳害成這樣,只要你不要死,妳要我做什麼都可以,我真的很愛妳,我只要妳一個妃子就好,那我現在皇帝不做了,讓大太子繼位,與妳雲遊四海!」
    孟嫣羽已無力的他的懷中靜靜依靠著,嘴角心痛欲絕的說:「皇上,我累了
,真的累了!原來愛一個人是這麼痛苦,早知如此,何不當年讓我也成為刀下亡  魂,跟隨家人赴黃泉,也不會到至今還惹來一身傷痛!」
    李景謙緊緊抱住她的說:「不,是上天有眼,特別安排妳來到的身邊,讓我能夠愛妳,讓我懂得什麼是刻骨銘心的愛,我現在都不要,我只要妳。」
    孟嫣羽愣了愣,低聲地問:「包括你這個皇帝的身份?」
    李景謙深深地看著她,向她點頭,便低下頭重重的吻了下去。
    吻著她唇間的味道與氣息,也吻到自眼眶裡流下的淚珠,便更加不捨的吻得越激情,直到她快感到窒息時,他才甘願的放開,這時在他的嘴角總算露出了笑容說:「嫣兒,跟我回去好嗎?」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