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夏夜狐狸畫》伍繪 雨聲 -5

看著我的眼睛 | 2021-08-27 19:00:08 | 巴幣 122 | 人氣 70


雨一直下。
攻防的動作使得雨水不斷飛濺,夏七七、封豨展開近身肉搏戰,拳拳到肉,雙方互毆姿態彷彿不知後退為何物?在敵人倒下前,只有不停揮拳!
異常猛烈的拳壓將身邊落下的雨水,打出一朵朵爆裂的水花,縱使傷痕累累眼中只有置對方於死地的念頭,不斷蔓延。

倏然,滿臉傷痛的夏七七揚起一抹令人戰慄的笑,她找到了空隙!
閃過封豨勾拳後,她鑽入懷下空間,伸長雙手壓住封豨肩膀,用膝蓋狠狠賞了封豨本已受傷的腹部沉重一擊,使得乾涸的血痕再度迸裂。
因疼痛而屈身的封豨,被掐住其中一個頭先是往後撞上牆壁,然後她緊抓著封豨的頭一邊掄牆,一邊順著街道衝刺,在牆壁上劃出一道碎裂的長痕。
「呀哈……」
最後奮力將封豨甩出撞上鼠妖群盤據的死巷底。

打算趁勝追擊的夏七七踏出步伐,忽然一陣暈眩立身不穩,眼前天搖地動。身體各處血管開始爆裂,噴出一陣陣血霧,似乎是使用『鬥氣』的後遺症。

「糟了,果然還是跟以前一樣,一但超過『五分鐘』,身體便無法負荷嗎?可是爺不在這裡,要怎樣讓七七解除鬥氣狀態呢?」和沐凡抓著頭煩躁不已。
「啊……」
身體機能超出負荷的反撲,痛得讓夏七七放聲哀嚎。
「只能用『聖贖』了!」和沐凡解開天護,準備衝向夏七七治療其傷痛。
豈料,鼠妖群們沒放過這致勝之機,紛紛現出原身,張牙舞爪衝向脫離保護的和沐凡。重新站起的封豨,夥同一部分鼠妖,同時對夏七七展開報復性反攻。

「死定了!」這時和沐凡的腦海裡,只浮現出這一句話。

倏然,一滴雨墜入街道上的水窪濺起盛開的水花,然而這剎那卻恍若凝滯暫停著。不,不只這朵水花,所有的雨絲皆凍結虛空中不再落下,在這一刻靜謐。

沉著穩健的跫音,清晰迴響在耳膜旁,踏著濕漉的街道,自巷口緩緩走來。
「怎麼一回事,這溫柔卻又無從測度的靈力是誰?」
和沐凡本能將視線聚焦於巷口處,只見一個頭戴外套連衣帽的身影逐漸靠近。

停頓的雨水此刻竟開始流動,但不是往下墜落,而是往上回流。
這雨絲倒流向上之景,使得在場者無不瞠目結舌,無法動彈。這是何等強大的靈力,這是何等驚人的景象,若非親眼所見,萬萬不能置信。

「傾聽吧!來自龍的沉吟……」
撥開連衣帽,李靜雨露出相貌,頓時彷彿看見一尾龐大的足以塞滿半個城市的巨龍盤旋在其身邊,旋即一聲驚天咆哮直撼心靈,然後雨又轟然降下。

鼠妖群們恢復成一般老鼠的體型,成群結隊瑟縮在死巷底的牆角。封豨則由豬妖逐漸變回人形,然後撿起之前丟掉的領帶,重新打上,並拿回貝雷帽。
「這件事的責任不在我身上,是他們觸碰了禁忌。」
「我知道。」李靜雨聳聳肩。「無論如何,到此為止。你可以走了。」
兩人擦身而過的瞬間,封豨戴起了貝雷帽。「不管再感受幾次你的靈力,還是讓我打從心底覺得可怕呢!」
李靜雨神情冷漠。
封豨壓低帽沿,以一身破爛的襯衫跟西裝褲走回計程車,發動引擎掉頭而去。

這時,被鬥氣徹底吞噬而失去自我的夏七七,則發揮野獸本能,衝向李靜雨展開攻擊。只見李靜雨步履輕移閃過突襲,隨即一拳打向夏七七腹部,解除鬥氣。剛脫離鬥氣支配的夏七七,一時間意識渙散,全身癱軟而昏倒。
李靜雨將不省人事的夏七七扛在肩上,對驚魂未定的和沐凡道:「走吧。」
「要、要去哪裡?」驚醒的和沐凡追上問道。
李靜雨又拉上連衣帽,振步未歇道:「一個能夠躲雨的地方。」


旅館內,夏七七躺在床上蓋著棉被仍未清醒。
坐在沙發椅上的李靜雨,在陌生的環境中四處張望:「沒想到你們兩個小鬼,還有錢住在這麼奢侈的地方啊。」
沖了兩杯咖啡的和沐凡將其中一杯遞給李靜雨。
「這是理所當然的吧!哪像你剛才竟然帶我們到公園的涼亭去。」
和沐凡啜飲著咖啡,對於剛才發生的種種,仍存在揮之不去的夢魘寫在臉上。
「雨中涼亭,你不覺得挺詩情畫意的嗎?」
「詩情畫意個鬼!」和沐凡眼冒憤怒火焰。「一進去就有兩個遊民,目露兇光地看著我們啊,我還在長椅上的報紙堆裡看到西瓜刀的刀柄啊!」
「或許他有兼差賣西瓜吧?」
李靜雨一臉淡定,不以為意道。

「如果有兼差賣西瓜,就不算是遊民了吧?」和沐凡吐槽道。
「是嗎?那第二個去的高架橋下,不是挺好的嗎?而且又沒有遊民佔據。」
和沐凡撐大雙眼,感到一陣暈眩而半趴在茶櫃上。
「因為佔據那邊的是一大群流浪狗啊!尖長的利齒,恐怖的吼聲,你害我被追了整整三條街才擺脫牠們。」
「放心,狗對人類興趣不大。」
被可怕回憶侵略腦海的和沐凡大叫:「而且狗窩附近還有不知名的骨頭耶!」
「你該不會以為是人骨吧?這麼可能呢?」李靜雨沉著分析道。「應該是有好心的愛狗人士,用吃剩的豬骨或雞骨來餵食牠們吧。」

告別孩子氣的情緒宣洩,和沐凡換上一臉嚴肅神情。
「不管如何,還是得鄭重地向你說聲謝謝。出身青龍家的—李靜雨。」
李靜雨依舊維持平淡的表情:「和沐凡跟夏七七是吧?」
「你果然認得我們。」
「既然是玄武家的和老爺子拜託,再不情願,也得接受。小時候,我可受過他不少照顧呢!」
「那麼你願意收我們為徒囉?」和沐凡打蛇隨棍上。
李靜雨回答:「這個嘛……可是有前提條件的喔……」

創作回應

夜梓的臨殃
好想知道條件是什麼><
2021-08-28 03:25:3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