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夏夜狐狸畫》肆繪 戰約 -5

看著我的眼睛 | 2021-08-10 19:00:13 | 巴幣 22 | 人氣 64


「不……」
「你拒絕?」

倏然,魈如蟄伏之猛虎驀地撲向雛姬。「不出手,豈不教妳小瞧了山鬼!」魈以妖怪原身的一腳踢向雛姬,雛姬不閃不避,嘴角揚起一抹輕笑。
「放肆!」蜮驅使塵沙自地底竄出,形成觸手捲住魈的腳。
見只差半吋即可傷及雛姬的臉龐,魈悶哼一聲擺脫掉塵沙所綑,在右肩上召喚出自身的宿鬼。

在諸多妖怪之中有一部分,是能將自身內丹化作可視性的鬼魂型態,藉由修煉讓這些鬼魂擁有特殊的能力,而這些鬼魂多半身形嬌小,不具實體。依附在宿主身上,故名「宿鬼」。

魈肩上的宿鬼,身高一吋,頭戴三角錐帽穿著法袍,雙手間飄浮著一塊黑板。
「真可愛啊。」雛姬調侃道。
「少瞧不起人了!」魈用左手扣住右手腕,右手掌則張開成放射狀對準雛姬。
此時宿鬼所持黑板上的粉筆飛起,在黑板寫下一個+號。
魈大喝道:「看招,兩倍威力的『妖靈彈』!」
蜮再催動控沙之術,自王座兩側竄出六道沙柱,交融在一起重新構建成一個盾牌防禦住攻擊。一擊失利,魈欲再出招,眾護衛隊士長槍已四面八方襲來。

宿鬼黑板上,這時擦拭掉+號寫出一個÷號。
成蹲下姿勢的魈將雙手交錯,手掌各自張開對向左右來襲的槍頭。隨即槍頭再往前進刺到魈的身上,鋼鐵槍尖竟是變得脆弱不堪逐節粉碎。
「什麼!」眾護衛隊士驚訝道。
魈持續移動手掌將其它靠近而來的槍頭,同樣弱化。然後趁機逃離眾護衛隊士以長槍築成的障壁,徒留灑落遍地的碎成灰粉的鐵沙以及呆滯的隊士們。
「兩股相當的力量相除後,其威力根本微不足道。」
雛姬露出讚許神情:「這能力挺有趣的,被你雙掌氣息籠罩之物,力量將發生變化是嗎?」

魈喚出一口纏繞黑炎且刻鏤著詭異圖騰的巨斧,以雙手共持,藉牆壁墊腳反彈來起跳,衝向雛姬。同時將宿鬼黑板上的符號,更改為×號。
「沒錯,我的宿鬼擁有『四則運算』的能力。能將雙手影響範圍內的兩股力量任意地作加、減、乘、除等變化。而我雙掌相乘之力,足可劈開山峰!」
「休得無禮!」蜮驅使出無數的沙之觸手,企圖阻擋魈的突襲。
「擋不住我的。喝……『煉獄焦炎斬』!」
爆發著黑炎的斧斬勢如破竹,將沙築成之阻礙全部擊潰,直逼雛姬。

極速衝突間,雛姬持著黑摺扇的手,卻彷彿處於不同次元般緩緩抬起,感覺雖是優雅而徐緩,但實際上卻是後發先至的驚人速度。
「可惜,三十秒過了。」雛姬以扇前端抵住斧的利鋒。
「難道是……糟了,必須快點……」
正當魈察覺雛姬的意圖,準備轉換宿鬼黑板上的運算符號,用自己的力量來除掉雛姬之力時,卻遲了半拍。
雛姬輕笑:「太慢了。『月下美人』!」
一瞬間異常強烈的反彈力道,猶如飛彈將魈在剎那往後直線擊飛數百丈,捲起風窩劃出一條空之彈道,轟出搗練洞,撞倒數百棵樹揚起如爆炸般的沙霧。
「一向以優雅高貴自詡的我……竟會如此失態……」
遭樹枝穿刺身軀渾身浴血的魈,在自嘲後旋即昏倒,巨斧和宿鬼則同時消失。

蜮在王座旁單膝跪下。
「屬下,護駕不力。讓雛姬大人髒了玉手。」
雛姬扶起蜮的下顎,給予一個恩寵之吻。面對這突如其來難以預料的舉動,蜮一時身體僵直雙頰潮紅,瞳孔因驚訝而放大。
「你的忠誠,本座一直都明白。」將唇移開後的雛姬發號施令道:「媼,去把魈撿回來吧。」
「是。」媼旋即飛奔而去。
這時冷眼旁觀多時的蠱,難得的進言了。
「雛姬,雖然魈不值得信任,但這種激進的做法,只怕會埋下禍根,何況對山鬼方面也不好交代。無利於妳之霸業。」
「魈心高氣傲,自視甚高,不挫其銳氣何以統御?」雛姬話鋒一轉。「說到信任,蠱,那你又值得本座相信嗎?」
「人無信不立,我會恪遵妳我之間的誓約。」
雛姬跟蠱四目相接,在試探中彼此又緊守一條底線不致踰越。
「呵……」雛姬開扇輕搧。「等他們回來,再繼續這場戰前會議吧……」


狐族據點外的樹枝上,神前吹著葉笛駐守著這漫長的一夜。
接受治療後的魏晴已呼呼大睡,而穆澤則從據點處緩緩步行而出,在神前附近的樹幹靠著背坐下。兩人皆察知對方的存在,卻無一點噓寒問暖的打算。

只是以各自的沉默,守護著這一夜。

翌日,和沐凡、夏七七各自揹著深綠帆布大斜背包跟筒型的後背包,在吃完豐盛的早餐後整裝待命,準備出發。
和喜久喚住玄關前的兩人:「等一下。」
「爺,還有事嗎?」
「該不會是要給我們秘密武器,當作餞別禮物吧?」
和喜久晃手否決道:「怎麼可能。」
「那到底要幹嘛?」和沐凡追問。
「很抱歉,不能讓你們從前門離開。」和喜久神色一斂。「從後門走。」
和沐凡驚訝道:「後門!」
不明所以的夏七七枕著雙手碎唸:「走後門跟走前門不是一樣嗎?」
「不,這兩個並不一樣。」和沐凡解釋道。「要從後門離開,就必須要通過『木人樁』的考驗。」
聞言,和喜久露出詭譎的笑。「就是這麼回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