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夏夜狐狸畫》伍繪 雨聲 -4

看著我的眼睛 | 2021-08-25 19:00:08 | 巴幣 22 | 人氣 67


司機由一個身高一百七十公分的普通男人,變化成一個高達兩百五十公分以上且有著兩個頭的豬妖怪人,狀甚恐怖。原本訝異的妖氣此刻也熊熊燃燒著。

「怎麼會?那個司機竟然是妖怪。」和沐凡有些不敢置信。「難道在這裡將妖氣跟靈氣壓抑到零,是普及的技巧嗎?」
「吼!」力大無窮的豬妖一手扯下巷道旁的連接到二樓的逃生鐵梯,將其做為武器掃向和、夏二人。藉由符紙所形成的火陣,轉瞬被破。
「守式之十三—『孔雀』。」和沐凡將符紙展開如羽展翅,形成盾牌,抵擋直接傷害,仍兩人仍被強大的推進力掃到牆壁上,因而受到撞擊。
「好痛,這不是普通的豬妖吧?」夏七七一邊摸著後腦勺一邊發出質疑。
和沐凡靈光一閃。「雙頭,難道是……『封豨』?」

根據「淮南子」、「楚辭」等古籍記載。封豨乃是堯時代為禍南方桑林的雙頭巨豬,後被勇者后羿所擒,烹煮成肉食獻於堯。

和沐凡不禁苦笑:「最近是在走什麼霉運啊?老是遇上強得誇張的傢伙。」
「武裝。」夏七七劃出兩個魔法陣,覆上靈氣武器,昂首向前準備迎戰。「這頭嘟嘟交給我,剩下的鼠輩就由你負責。」
「呼。」和沐凡呼了口氣挨著牆壁站起身來。「可別太快被撂倒。」
「擔心你自己吧!」
語猶未盡,夏七七已使用飛步加速衝向封豨。「八極拳,十字破!」

和沐凡轉身望向鼠妖群,雙手手指再度捏出符紙。「久戰不利,這招就要一口氣改寫局勢。」符紙飛灑,幾乎飛滿半個暗巷。「攻式之十四—『雷霆』!」

花蓮市區某處書局內,李靜雨正靠牆翻著書,身旁玻璃窗外的陰霾終於到達臨界點,絲絲細雨點點降下,將這座城市籠罩在一片冰涼裡。
霧氣蔓延將玻璃窗上倒映的容顏,逐漸吞噬成一層蒼白。闔上仍殘餘四分之一內容的書本,推入書櫃內原有的容身處。李靜雨戴上外套上的連帽,離去。
「這場雨,能下多久呢?」
在門口抬望眼看向天際後,李靜雨將手插在外套口袋裡,然後走入雨中。

夾帶強悍靈氣的一擊,打在封豨堅硬腹肌上,仿如蚍蜉撼樹,竟是徒勞無功。
「怎麼會?」夏七七不敢相信。
「喝!」
封豨一聲刺耳咆哮,猛然一拳將夏七七打趴在地。然後在揪著領口將她舉起,瞄準腹部往膝蓋上狠狠一折,接著隨手將她甩向垃圾桶,撞得廚餘翻飛。

另端,雷霆串連符紙形成的巨大電網脈絡,竟爾撲空。鼠妖變化身形,從縫隙中鑽過,同時咬向和沐凡全身上下,速度之快連「天護」都來不及使出。
「啊……」和沐凡被鼠妖群咬得血肉淋漓,痛得驚聲尖叫。「可惡,守式之十九『焚身』。啊!」
逼不得已,一口氣將符匣內所有符紙燃繞殆盡,將燒敵而不燒己的靈氣火焰纏繞全身,藉此逼退早已獸性大發殺紅了眼的鼠妖群們。

以火焰驅逐鼠妖後,和沐凡單膝落地一身血紅。
「太慘了,這下子死定啦。」

微微細雨兀自飄落,淋在和、夏兩人身上更顯狼狽不堪,淒慘落魄。
掙扎的手慢慢撥開身邊的垃圾,顫抖的身軀緩緩從垃圾堆裡奮力站起。夏七七可以感覺到自己的內臟已在出血,身體被痛剝奪了其餘感覺,只剩下痛,只能夠痛。
「糟糕了,身體又弄髒啦。我才剛洗好澡呢!」
夏七七勉強撐起笑容,故作鎮定自嘲。

「嘿。」和沐凡用逐漸模糊的視線,望向又緩緩逼近的鼠妖群們。「真是出乎意料的發展啊!這樣的劣勢看來只能撤退啦。就用『天護』……」
「天護,只能作『面』的防禦,在這樣的數量差距下,要突破重圍是不可能的。我說得沒有錯吧?阿沐。」
「除了盡人事聽天命外,也沒有別的辦法了,好過坐以待斃吧!」
「我倒是有一個更簡單更有效的方案。」
倏然一個新魔法陣於夏七七身前劃開,陣中撰寫著截然不同的符文和圖騰。
和沐凡驚訝道:「妳該不會是想用那一招吧?」

「靠著牆,用『天護』保護好自己吧!」夏七七回答。
原本立於身前的魔法陣,筆直往後移動穿過夏七七全身,然後被法陣劃過的身體部分開始冒出特殊的氣燄,整體靈氣火速攀升,在越過全身後陣形消散。
「第二天賦,『鬥氣』。」
留下的是將自身能力大幅提升的夏七七。

進入鬥氣狀態的夏七七雙瞳消失,只餘眼白。同時理智也將逐漸被力量所吞噬,化身為最純粹的戰鬥機器,或者該稱之為「修羅」。
「哇啊!」夏七七張開雙手朝天空大喊,彷彿失控的野獸。

瞬間,身影逃離和沐凡視線的捕捉,一拳已埋入封豨的腹肌裡。
「好快,這就是能提升3倍能力的『鬥氣』!」突來一幕,莫說封豨,連在場的鼠妖群們同感震懾。和沐凡趁機移動到巷道牆壁靠著,設下天護自保。
察覺侵入地盤的敵人離開攻擊範圍,鼠妖群再度前仆後繼衝向和沐凡,準備將其用牙齒撕成碎片以果腹,但卻被天護阻擋在外,難越雷池一步。
「看來自保倒還是綽綽有餘啊……」暫時無虞的和沐凡,將目光落在另一場戰鬥。「只是能否逃過這劫,還在未定之天。」

突然暴增威力的一拳攻其無備,將封豨打退數十公尺,因摩擦使得腳底冒起白煙飄升。封豨摸著肚子的傷痕感到憤怒,雙頭同聲吼叫隨即衝向夏七七。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