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夏夜狐狸畫》陸繪 考驗 -1

看著我的眼睛 | 2021-10-02 21:00:05 | 巴幣 120 | 人氣 80


【陸繪—考驗】


翌日,早晨,整整昏睡了一夜的夏七七,被拉開窗簾後撲來的陽光給喚醒。惺忪睡眼還帶著慵懶微微睜開,大落地窗旁則站在早已整裝待發的和沐凡。
「我睡了多久?」
「將近十二個小時。」和沐凡接著問:「還依稀記得發生了什麼吧?」
突來結問,使得無數關於昨晚的殘缺片段,不停掠過夏七七的腦海裡上演著。
「呃,我好像有看到李靜雨跟……一條好大好大的龍……」
「詳情,稍等我再跟妳說,先洗好澡換上乾淨的衣服。」和沐凡轉身往門口走去。「等一下,我們就要去拜師囉。」

忽然,夏七七隨手拿起床頭櫃上的面紙盒,砸向準備開門離開的和沐凡後腦。
「嗚,好痛!」和沐凡摸著被擊中的後腦勺,叫疼。
夏七七手插著腰頤指氣使道:「耍什麼酷啊你,喂,幫我把包包拿過來。」
「妳的起床氣如果不改,會嫁不出去的。」
和沐凡一邊抱怨,一邊拿起放在沙發椅上的包包丟往床上。
「這根本不用擔心。」夏七七自信的握拳道。
「為什麼?」
「因為起床氣,在真愛面前是不堪一擊的。」
和沐凡不以為然地抽了抽嘴角:「喔,這是偶像劇的台詞嗎?」
「少囉嗦。快滾!」夏七七將替換衣服拿出來後,又將包包當做武器丟向站在床邊的和沐凡。「我要洗澡了。」

將時間回溯到昨夜—
李靜雨向和沐凡說明道:「首先必須告訴你,在青龍的管轄區域內,我希望你們不要再主動去干預妖怪的生活,這裡有這裡的規矩。」
「難道青龍是容許妖怪作亂的嗎?」和沐凡不解提問。
「作亂?不,這裡沒有妖怪會作亂。妖怪不會侵犯人類,人類同樣不會攻擊妖怪。除非有一方打破這樣的平衡,違約的人將受到『傷害』,違約的妖則遭到『驅逐』。這就是『驅妖之青龍』在東台灣,長久以來所建立的『規矩』。」
和沐凡能清楚從李靜雨眼眸中,見識到屬於青龍的自信和威嚴,所傾訴的話如鋼鐵一般堅硬,無戲言,更不容褻瀆。凜然有著王者風範,表露無遺。

「剩下的,等明天她醒了。我再一併告訴你們。」李靜雨從沙發椅裡起身,準備離開。「關於你們該知道的一切。」
「你還沒說拜師的條件!」
李靜雨轉身往門口方向邁步。「明天早上十點到『七星潭』來,只要通過我的考驗。我就收你們為徒,讓你們能脫胎換骨,變得更強!」


座落於花蓮縣新城鄉的七星潭,以觀景平台、石雕園區、賞星廣場及觀日樓等區域囊括而成。是一處新月型的海灣,遍佈著無數礫石點綴。

坐在由沿著海灘羅列的行道欄杆上,李靜雨戴上外套連帽背對大海等待著。
倏然,迎面捲來了一陣海風將帽子往後吹飛,同時紛亂了髮絲。

等候的人,已然來臨。
和沐凡向著李靜雨道:「我們依約來了。」
「哇,真的是李靜雨耶。」夏七七拿著照片端詳,比對著眼前人。

李靜雨緩緩將手平舉朝前:「那麼就直接開始進入第一個考驗吧!讓我見識一下你們的實力到什麼程度。」
「我和阿沐可都是『完全型』的通靈人喔!」收起照片,夏七七伸出大拇指往後比向自己。
忽然,李靜雨身後相隔數百尺的海上,竄出兩道滔天水柱。
「挺有自信的嘛,那就突破給我看吧!」手掌一張,水柱如龍從海面上轉向衝來,自李靜雨左右兩側呼嘯而過,水柱瞬間將和、夏捲入水中。
「這是……」和沐凡還來不及使出天護,已被水柱吞噬。
另一方面,夏七七同樣慘遭滅頂。「呃……好快,無法呼吸了……」
水柱尾端脫離海面,逐漸形成兩顆浮空的水球,將和、夏二人禁錮其中。
李靜雨放下手,冷眼望向正在掙扎的兩人。
「從水球裡活下來,就是我給你們的第一個考驗!」

暖和的陽光自雲朵縫隙裡洋洋灑下,照在身上讓精神隨著軀體回溫,微風吹動陶杯裡飄浮的茶梗盤旋搖曳,彷彿正在玩耍的精靈調皮捉弄。

坐在日式迴廊的原木地板上,和喜久望著庭園裡一襲山水,緩緩將手中茶杯放回托盤。這時,卻有另一隻手伸向托盤裡瓷碟上的茶點,輕取後塞入嘴裡。
「嗯……和奶奶的烘培手藝,仍是一流的呢!」
景曼一臉滿足地咀嚼著口裡的餅乾,還不忘說些稱讚的話。
和喜久不以為然道:「奉承錯對象了吧?那老太婆出去買菜了,這些話等她回來再說如何?」
「這可是肺腑之言喔!等她回來再說,才顯得虛偽吧。」
「那兩個小鬼應該在接受特訓了吧?」和喜久遙望著無暇的藍天。
景曼將手往後撐,讓身體微微向後傾斜。「擔心嗎?」
「說不擔心,沒人會相信吧?」和喜久嘴角揚起一抹莞爾。「畢竟那傢伙可是稍微認真一點,就可以置他們於死地幾萬次的『三神人』之一呢!」
「以他們目前的實力,讓冰帝擔任他們的師傅不會太早了嗎?」
「早點明白世界的廣闊也沒什麼不好!何況你也嗅到了吧?」
景曼微微一笑:「重啟『妖怪大戰』的硝煙味嗎?」
「雖然不知何時開始,但原本蟄伏於暗處的妖怪們,確實一點一點蠢蠢欲動了起來,身為玄武家和白虎家的後人,也該是讓他們提升實力的時候了。」

「雛姬那傢伙可不容易對付啊!」
「曾經是『妖狐族』中的首席謀略家,擁有『狐之賢者』稱號的雛姬,卻背叛了九尾狐,但箇中緣由,即使在狐族也是隱於深閨的極高機密。」
「胡萱之所以來到玄武家,不是單純的巧合吧?」景曼尖銳問道。
和喜久則似乎已猜到這個問題,淺淺笑道:「你知道我那個頑固兒子和狐族的穆澤有著一段往事吧?」
「嗯。」景曼輕輕頷首。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