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夏夜狐狸畫》伍繪 雨聲 -3

看著我的眼睛 | 2021-08-23 19:00:02 | 巴幣 20 | 人氣 48


「啊?」和沐凡察覺夏七七的聲音,緩緩回過頭。「妳說什麼?」
突然,夏七七仿若一台煞車失靈的重型砂石車,往自己身上輾過來,一場交通事故就此發生。
雖然不至於像是剛看見車輪胎就爆體身亡的小青蛙,但被媲美超級杯頂級線衛的殺人擒抱攻擊,和沐凡的肋骨也發出了如孟克名畫吶喊般的淒厲聲響。
被撲倒而跌坐在地的和沐凡,懷裡躺著一頭栽進的夏七七,她緩緩將自己從何沐凡懷裡拔出,一樣跌坐在街道上。

「阿沐,你沒事吧?」
「呃,假如快斷掉的三根肋骨,扭到的腳踝,失去知覺的手腕,被撞飛離體還沒收驚回來的幾條魂魄不算的話,還過得去。」
「呼,那我就放心啦。」夏七七將手掌疊放在胸口,吐氣道。「啊,我外帶的咖啡跟柳橙汁呢?」環視四周卻一無所獲。
和沐凡心底倏忽竄起一股涼意。「我有種不好的預感。」
突然,從空中掉下一杯柳橙汁砸在和沐凡頭上,淋了一身金黃的雨。
眼見此景,夏七七在怔了一下後,一手壓著肚皮一手指著和沐凡放聲大笑。
「哈……」
豈料,另一被咖啡從天而降,不偏不倚砸在夏七七頭上,穿越髮絲滑過臉龐流下褐色液體。
和沐凡努力壓抑住嘴角的笑,使得身體微微顫抖。
「敢笑,你就死定了。」
話還沒說完,外帶紙袋掉落開口正好罩住夏七七的頭,將鼻梁以上的部位徹底遮住。這時和沐凡終於忍不住笑了起來。
「哈……」
夏七七扯下紙袋:「你在笑什麼啦!」
將手中紙袋揉成球團,掰開牙口,試圖塞盡和沐凡狂笑不止的嘴裡。


浴室內的蓮蓬頭,湧出清澈的水冒著微暖的熱氣,覆蓋著夏七七全身。將咖啡的味道和黏膩感盡數沖洗進排水孔裡,讓身體重新恢復了舒爽。

「哇,真舒服啊。」夏七七身上包著浴巾走出浴室。
才剛坐上柔軟的床,早已被未接來電塞滿的手機,又響起了來電鈴聲。
一接起手機,立馬傳來和沐凡不耐的聲音:「妳到底要洗多久啊?該繼續去找人了吧?別忘了我們可沒多少時間可以浪費了。」
夏七七走到窗戶旁拉開窗簾,看見旅館外手持手機徘徊枯等的和沐凡。
「知道了啦。」

為了將身上慘遭飲料洗禮的氣味跟感覺清除,和、夏兩人不得不提早投宿於旅館,畢竟一身黏膩可是沒法子集中注意力來尋人的。

幾經折騰後,兩人在花蓮市區繞了幾圈,卻依然尋不到一點關於李靜雨的蛛絲馬跡,能夠將靈氣隱藏得如此徹底的人,對於他們還是第一次遇到。
「都傍晚了,還是找不到。而且好像隨時又會在下雨呢!」
和沐凡癱坐在街道公園旁的都市造景長椅上,望著陰霾的天空稍作歇息。
「太弱了吧?這樣就沒力了嗎?」夏七七一臉不屑地瞧著氣喘吁吁的和沐凡。
「這已經是我平時三倍的運動量了。」
「誰叫你整天窩在書桌前畫漫畫,體力弱雞耶你。」
「熱血笨蛋沒資格批評。」
「罵誰笨蛋啊你?」站著的夏七七居高臨下,捏著和沐凡的兩頰。
和沐凡不甘示弱回捏。「只有笨蛋才會問這個問題。」

正當和、夏兩人,僵持之時公園的時鐘指針移向七點整,整點的鐘聲響起。忽然自對街的暗巷裡,能夠清晰地感覺到數以百計的妖氣不斷竄動著。
「看來這城市,似乎跟我居住的宜蘭不太一樣呢!」
「這裡是『青龍』的管轄區域,我還以為一隻妖怪都看不到呢?看來我好像錯了,難道最強的青龍反而放任了妖怪肆虐嗎?」
兩人對瞧一眼,緩緩鬆開了手,扭曲變形的臉也彈簧般恢復原狀,當然還附帶著一點彈回原位的疼痛感。

「不能視而不見吧?」夏七七邁開步伐往對街暗巷走去。
「當然。」和沐凡也站起跟上。
穿越過馬路的兩人,走入潮濕陰暗的小巷內,位於餐館後面,因而垃圾量十分驚人,掉落在地上的幾乎是垃圾桶所能容納的數倍。
還想更往前伸入時,後面突然傳來一個聲音。「喂,你們是外地來的吧?」
和、夏兩人回頭,巷口路旁已橫停了一輛黃色計程車,講話的正是從車上下來的計程車司機。身上穿戴著制服和帽子,似乎是隸屬某一個車隊。
「那裡可不是觀光景點,很髒的,聽我的勸,離開吧?」
夏七七回眸一笑:「如果我說不要呢?」
司機推了推臉上的墨鏡鏡框:「妳會後悔的。」
「誰理你啊!」夏七七朝司機扮了個鬼臉,繼續往裡面深入。
和沐凡雖然想替夏七七道歉,但又因懶惰作罷。

來到暗巷盡頭處,迎接的竟是一幅令人瞠目結舌的景象。紅磚牆築起的死巷底部,窩藏著一大群鼠妖,或大或小,啃食著從垃圾桶跟附近商家偷來的食物。
和沐凡詫異道:「好驚人的數量。」
「竟然是老鼠!」夏七七臉上浮現出一絲畏懼,步履往後稍退。
「妳該不會是害怕老鼠吧?」
被一語刺中要害的夏七七反駁道:「少囉嗦。誰沒有害怕的東西啊。」
察覺敵人靠近,鼠群們將和、夏兩人團團圍住。

「呿!看來這次得靠我打啦。」
和沐凡自後腰符匣,抽出黃符夾在雙指間。夏七七則瑟縮在和沐凡身後。
黃符一拋,灑落數十緩緩飄落。「諸神敕令,攻式之十—『火舞』!」
倏然,符紙燃燒化作不熄火團,在身邊還環繞拖曳著長長的火痕,如數道火圈將妖怪們隔絕於外,企圖一闖的鼠妖有的燒掉了大半片灰毛,有的燒短尾巴。

「知道厲害了吧?」和沐凡準備從後腰上的畫筒裡,取出繪卷好將鼠妖們予以封印。「接下來……」
「可惡!」鼠妖們磨牙,且猙獰著臉不滿道。
陰風席捲,只見映在巷底紅磚牆的一道陰影,逐漸擴大。驀然回首,只見剛才的那名計程車司機,緩緩走了過來,並將頭上的帽子摘下。
「是剛才的司機。」夏七七道。
司機將帽子甩到牆壁上突起的鐵釘處掛著,然後鬆開了領帶,往旁邊丟。
「我說過一旦進來,後悔的會是你們。」突然司機身體急速膨脹變化,瞬間充填的肌肉將襯衫撐破,西裝褲也破裂成短褲。「可惜了這套衣服。」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