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夏夜狐狸畫》伍繪 雨聲 -1

看著我的眼睛 | 2021-08-19 20:30:01 | 巴幣 22 | 人氣 114


【伍繪-雨聲】


「『木人樁』是什麼啊?」
和熙妍一面用刀叉將餐盤內的荷包蛋嘴裡,一面問向在水槽洗鍋鏟的和奶奶。
「呵,算是一種考試吧,能夠讓受試者了解到自己的能力所在,也可以說是測試通靈人實力等級的一種方式。」
「那假如沒有通過,老哥跟七姐還能去拜師嗎?」
「不,木人樁並非用來過濾通靈人的去留,只是單純留下一個數據罷了。」

在玄武宅邸主體後面,有著一條鋪著青石板的大路直達後門出口,長度約為一百公尺。後門的兩扇門扉則是以地球上最重的金屬鋨,打造而成,密度是鐵的三倍,並配有中國古式的門閂。
和喜久向和沐凡、夏七七簡略解釋道:「所謂的木人樁,簡單講就是在木人阻擋下通過這條石板路,拿起充當為門閂的『天蓬尺』,即可由門離開。」

天蓬尺,乃道家至聖法器。其為長型方木,六面上雕滿諸天星宿,且撰有天蓬元帥名號,具有辟邪除魔,鎮壓群妖之神能。
玄武家貫來以其鎮鎖後門以防妖怪入侵,並將其納為護宅法陣之一角。

夏七七因感到新鮮而異常興奮。「挺有趣的嘛,我等不及要闖一闖了。」
「記得小時候,好像闖過一次?」和沐凡搔著頭試著回憶,但記憶已是淡薄。「啊,麻煩死了……」

「好,要開始啦。」和喜久兩手各以劍指捏出一張黃符:「天靈靈,地靈靈,黃符寄力,召請天兵,來赴壇前,聽候委役。」
倏然,符紙燒盡,兩隻同人大小的稻草人隨後化現,佇立跟前。
「咦,不是木人樁嗎?怎麼跑出稻草人?」
百思不解的夏七七,用食指戳著自己鼓氣的臉頰。
和喜久說明道:「木人樁是個總稱。實際上分為草人、木人、鐵人三個階段,每個階段又各有十個等級,以一最簡單,十最困難。而這個測試主要的目的,只是要驗證修行前後的差異而已。」
「這麼說回來還得要再挑戰一次啊!」和沐凡有些無奈。「用想都覺得累。」
「讓你們自己選擇如何?要從什麼等級開始挑戰?」
夏七七摩拳擦掌道:「當然是等級……」
「一。」
「十。」
兩人聲音重疊卻道出截然不同的答案。
熱血滿點的夏七七指著一臉慵懶的和沐凡不滿道:「當然要直接從最困難的等級十開始挑戰啊,怎麼可以選等級一啊。」
「不,直接以等級一快速通關,趕快離開才是上策。」
「可是這樣就測不出真正的實力啦。」
和喜久插嘴:「七七說得沒錯,而且雖然讓你們選擇等級,不過在沒測試出極限前,我可是不會放你們走的喔。」
「嘖。」和沐凡卸下斜背包,放在地上。「沒辦法,那就用實力速戰速決。」
「可沒那麼簡單喔。」和喜久雙手結印催咒,霎時稻草人增加成二十個朝和沐凡、夏七七兩人進攻。「等級十的數量跟威力,是等級一的十倍。」


晨間的火車月台上送走趕著通勤人們的熙來攘往後,只餘零星散佈的旅人或準備搭下一班車出差的業務。抬頭望向懸吊著的電子時刻表,和沐凡有些疲憊。
「喂,熱騰騰的鐵路便當來囉。」
自商店走近的夏七七將用塑膠袋裝著的兩個便當,丟在候車長椅上。
被便當空襲所觸碰到的腿上瘀青,刺痛了和沐凡的神經。「喔,很痛耶。」
「吵死了,嫌痛就用你的聖贖來治療啊!」夏七七將屁股湊上長椅另一端。
兩人並肩共坐在一個長椅上,神情同樣眉頭深鎖。

和沐凡吐了口氣,吹得額前瀏海往上翻飛。「呼,我也想啊。可是靈力消耗過頭,暫時沒辦法使用天賦了。」
舉起手掌像在宣誓的夏七七附和道:「我也一樣,靈力在拿開那個木尺後,徹底消耗殆盡了。沒想到會搞得那麼狼狽不堪啊!」
「從等級十,不斷下修到等級九、等級八、等級七……」和沐凡低頭扶額,回憶此刻彷彿初學者的小提琴拉弦般反覆折磨。「最後只通過了等級四。」
「不,不要再說了,我不想回憶。身為白虎家第八代傳人,八極拳的明日之星,周刊The Shaman票選的第一屆靈異美少女冠軍候補。竟然會被幾個稻草人打得毫無招架之力,要是傳出去我夏七七的一世英名,就毀於一旦啦!」
陷入負面情緒的夏七七用雙掌壓著兩頰,歇斯底里地低吼著。
「妳不用擔心。」
「因為你會幫我保密嗎?」
「並不是,而是因為那些稱號只是妳的自我感覺良好而已。認命吧,妳在玄術界只是個無人聞問的熱血笨蛋女而已啊!」
「阿沐,才是笨蛋啦!」
「不要打臉。」
夏七七鐵拳爆發直擊臉頰,和沐凡慘被一招KO,上半身癱軟掉出長椅外。

不久,前往花蓮的列車靠站。
兩人將事先買好的中餐鐵路便當帶上車,隨著車廂的廣播所預告,踏上旅途。
深感實力不足的兩人,各自在心裡立誓一定要藉由這次修煉,突破極限。

玄武家庭院內,和喜久正在餵食著池裡的鯉魚,和奶奶由後緩緩靠近。
「真是的,比小時候還退步。我記得那時可是一口氣將等級十的草人,都給突破了呢!結果天賦覺醒後,反倒連等級四的草人都打得如此勉強。」
和喜久若有所思,恍如憶起當初歷歷在目。
餵魚的動作隨著思緒轉換,而停頓在過去和現在的交軌處,回溯了時間。
「現在跟那時很像的說……」和喜久面露惆悵。
「雖然小沐似乎因為過於痛苦,而自己封鎖了這段記憶。但在拯救那名狐族女孩的過程中,或許會喚起這段過往。關於他的……」
和喜久接續道:「第一個妖怪朋友嗎?」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