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夏夜狐狸畫》伍繪 雨聲 -2

看著我的眼睛 | 2021-08-21 18:00:05 | 巴幣 22 | 人氣 76



下午二點,火車準時抵達花蓮車站。
根據之前和喜久藉由占卜所得到的情報指示,李靜雨落腳在七星潭附近,至於詳細的所在位置則並不清楚。
「尋找的過程也是一種修行,有任何問題都得靠你們自己克服。」
這是和喜久在臨行前,送給他們的最後一句餞別禮。

和沐凡使用著智慧型手機,查詢前往七星潭時可利用的交通工具。最後基於旅行經費的考量,兩人決定搭接駁公車前往。
「除了知道人在七星潭附近外,剩下的一點訊息也沒給……」
一籌莫展的和沐凡逕自抱怨著線索的貧乏。
豈料,這時夏七七卻如數家珍般,將李靜雨的資料娓娓道來。
「李靜雨,男性,二十七歲,四仙大學財務金融學系畢業。曾擔任專業股票經理人,於半年前辭去工作,浪跡天涯。嗜好是踢足球,最喜歡的食物是苦瓜。」
「妳怎麼會知道這些?」
「嘿嘿,別忘了我說過李靜雨可是我小時候的偶像呢!」得意的夏七七繼續訴說,關於李靜雨的個人資料。「還有最喜歡的書是名偵探的守則,最喜歡的歌是如果雨之後,喜歡的女性類型是橋本環奈……」
「我覺得越來越偏離主題了。」和沐凡雖想打斷,但看夏七七講得分外起勁,也懶得自討沒趣。「啊,算了。」

未料一時的退讓,卻開啟了接下來長達三十分鐘的碎唸轟炸。


微雨,讓城市掩上一條灰濛圍巾,將寂寞佔據在4:27,獨自取暖。
李靜雨攤開筆記在名為Lose的咖啡廳,望向被雨打濕的落地窗,提筆寫下。

「妳確定是那個穿著連帽外套,在寫東西的人?」
戴著速食店紙袋作帽,還用墨鏡遮住臉的和沐凡,躲在廳內造景的矮牆盆栽後,向旁邊同樣一身欲蓋彌彰裝扮的夏七七,低聲詢問。
「別小看我的情報網。」夏七七對照著手裡護貝照片。「沒錯,一定是他。」
「話說妳怎麼會有他的照片?」
「嘿嘿,這是以前去暑假去青龍家玩時,跟青龍家的小霈買的。」
「是同年齡的朋友?」
「是啊,李宜霈你不認識喔?」
「不好意思,我從小就對交際應酬沒有興趣,很少去其他家族拜訪。」
「呿,死阿宅。」

這時,從兩人背後傳來服務生的聲音。
「兩位客人請問有需要什麼嗎?要靠窗還是裡面的座位呢?」
驀然回首的和、夏二人,感受到掛著笑容的服務生,身後正潛藏著一股「假設這兩個傢伙敢說不消費就轟出去」的驚人殺氣,正狠狠凝視著。
夏七七伸出食指道:「給、給我一杯卡布奇諾。」
「柳橙汁,謝謝。」和沐凡也趁勢趕緊點了杯飲料,化解尷尬。
突然服務生背後如火焰般的殺氣,在剎那間轉化成清涼沁人的飛瀑。
「那座位……」
「就這裡吧。」夏七七僵硬地擠出嘴角的弧線,佯裝微笑。指著矮牆盆栽旁的座位,順勢一屁股在椅墊上坐下。和沐凡不假思索同樣也火速入座。
「好的,請兩位客人稍等。」
服務生隨即收起點餐單,轉身揚長而去。

在服務生離去後,相對面而坐的和、夏兩人,同時吐了口有驚無險的大氣。
「真是恐怖的殺氣,花蓮真是臥虎藏龍啊!」
「早說不要弄得一副鬼祟又可疑的樣子。」和沐凡褪下帶著頭上的紙袋跟墨鏡,置於桌面上。「差點被人家拿掃把亂棍轟出去。」
「這樣才有偵探的感覺啊!何況剛才偽裝時你也沒反對。」夏七七雙手握拳插腰,狀甚不滿。「該不會又想說是因為你懶得反對吧?」
「不,這次不是懶。而是在我開口前,妳就強行把紙袋跟墨鏡給我戴上了。」
「少放馬後砲,你明明也熱在其中。」
夏七七嘟著嘴指著和沐凡,不甘示弱道。
「不,我才沒有cosplay的癖好呢!」和沐凡揮手否認。「完全沒有。」
「誰相信啊,哼!」夏七七將雙手交錯胸前,別過了頭。

永遠不要跟女人起爭執,因為下場只有兩個。一個是輸,一個是輸得很慘。
和沐凡忽然憶起作為旅遊作家的父親,曾說過的這句至理名言。

「好了,言歸正傳。既然身分確認無誤,那麼就去問候一下我們未來的師傅吧。」和沐凡將視線移往李靜雨所在位置,卻驚覺人去樓空。「不見了!」
這時,門口垂掛的風鈴,傳來因門開闔而隨風起舞的聲音,李靜雨戴起外套上的連帽,身影逐漸消失在玻璃門的一端。
「不能讓你跑掉。」和沐凡慌忙追趕了出去。
「喂,阿沐,等我啊!」
夏七七一把抓起放在隔壁椅上的包包,緊跟在和沐凡身後。卻被服務生攔住,一抬望眼,又是那張面帶笑容的職業表情,但背後詭異氛圍卻如陰森古堡。
眼簾彷彿瞧見幾隻蝙蝠,從服務生身後源源不絕冒出,振翅飛翔。
「客人,請問要去哪裡?」
「那個……」連向來天不怕地不怕的夏七七,也不得不被這殺氣所懾服,陪笑著道:「麻煩幫我打包。」
「好的,請稍等。」服務生背後陰森氣息一哄而散,是曙光將黑暗予以驅逐。
付了錢接過外帶紙袋後,夏七七頭也不回離去。
「謝謝光臨。」服務生恭敬地行禮。

逃離咖啡廳內的可視範圍,夏七七吐了一大氣,神情驀然一變。用嘴咬住外帶紙袋,將包包繞過肩膀揹起,旋即操起手刀,朝和沐凡方向狂奔而去。
「喔……」塞著紙袋的嘴發出奇怪的吶喊,街道則在步履過後揚起團團沙塵。

和沐凡在十字路口停滯了腳步,左顧右盼卻已搜索不到李靜雨的行跡何往。
「可惡,跟丟了。」和沐凡用手搔著澎亂的頭髮,顯得煩躁。「知道他喜歡喝咖啡,好不容易埋伏了這麼久才等到他,這下要去哪裡找人啊?」
「哇,糟糕停不下來啦!阿沐,快閃開啊!」

創作回應

Reineke
就該讓夏七七吃點苦頭,店員好樣的
2021-08-21 18:23:3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