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算計電極compubrain 4-23 他們都曾為人類

奇箱 | 2021-07-31 22:28:09 | 巴幣 30 | 人氣 84


 
        起點是第二次競賽。
 
        結論是1101的誕生。
 
        中途從無人生還的結論,推知 i 是以蒐集死亡經驗為目的,但總不會沒有進一步的歷程就創造出1101。
 
        將大量資料與電極1101結合創造人格,便是1101誕生之謎。
 
        「哼…這樣看來,果然 i 沒把我放在眼裡。」
 
        老人經過適才一擊與聆聽survive的心得後,也確定自己眼前的精神怪物到底是什麼東西了。
 
        「就算我再怎麼抽取這座島嶼已死之人的記憶,也頂多只有『生不如死』的程度,我只能擷取死亡前痛不欲生,失去意識的感受而已,但是…」
 
        說話的同時,老人腳下的黑水中,匍匐爬出了一個人形,他的頭部被刃物砍的不成模樣,也帶著手鐲,顯然是第二次競賽參賽者之一。
 
        而那個人形爬出黑水的範圍後,便重重摔倒在地,隨後消失在精神空間中。
 
        那種樣子,宛如不斷受難的受刑者得到救贖一般。被島嶼拘束的精神一聲慘叫也沒呼喊,安詳的消逝。
 
        「那個1101,他被 i 從頭到尾,灌輸了這座島嶼所有人,從出生直到『死亡』後,比我還要完整的經驗,本來附帶死亡經驗的人格就像是數字乘上零會變成零一般,絕對無法讓健康的人活下去,但是 i 那個傢伙居然簡簡單單就迴避掉了…」
 
        「…是1101的分割功能啊!」survive心領神會,喃喃自語說道:「把所有島上的記憶塞到1101裡面,再用分割功能把死亡的部分割除,不讓他阻礙1101人格運行,這樣的話…不,甚至不用這麼麻煩,只需要隨意剪貼拼湊那一千多人的記憶與思考方式,便可以形塑 i 理想的中的1101。」
 
        「原來如此,所以我的人格裡面能感覺到一堆像是人格,卻又不是自己人格的碎片啊。」
 
        就像是在垃圾場中找尋材料,做出工藝品一般的過程。
 
        以大量死亡經驗為材料, i 做出了1101這件傑作。
 
        「畢竟『死』就是構成我的一部分,死亡本身對我或許有用,但無論給予多少次『幾近死亡』的經驗,對我也沒任何用處。而你因為絕不能體驗『死亡』這原因,無法對我剖析下去,一旦完整吸收我的記憶與人格,1101功能失效的話,你將會被電極隔離開上千人份的『死亡』殺掉。」
 
        簡言之,1101對這座島嶼而言,就是個毒藥。
 
        為了造出自己的棄子, i 將島上所有人完整經歷放入1101,再用分割功能剪裁出想要的思考方式與人格,變成現在的1101。對1101而言,那些做為剪貼材料的死亡記憶並不需要去接觸,甚至 i 會設計1101無論怎樣設計人格都不會碰觸,即使那些資料存在於腦中,不需去體會感受,只需束之高閣即可。
 
        但對島嶼便不同,他抽取記憶並檢視的同時必然會接觸到那些真正的死亡記憶,只要一體驗,自己便必死無疑。
 
        兇猛的帶毒動物不常被自己毒死,但會毒死魯莽吃它下肚的人。
 
        無論如何,除非1101大發慈悲把無毒的記憶繳納上去,否則島嶼沒有一絲可能從1101那裏拿到好處。
 
        「這樣子怪可憐的。」survive看著落寞的老人說:「好不容易就要收到答案,卻狠狠被打一臉。」
 
        「照我看來,這可不是甚麼壞事。」
 
        「甚麼?」
 
        「從剛剛的話語聽起來,他已經超脫一般生物範疇,營養甚至能用植物的光合作用取得,在某層面上能說是不死的怪物吧,乾脆趁這次機會死掉不也是一次救贖嗎?」1101再度伸出手指,聚集具有真正死亡經驗的黑水:「而且,我們似乎因為眼前的島嶼,一開始的目的已經漸漸被帶偏了不少。」
 
        「一開始的目的…」survive這時才想起來一天前兩人來到島上的目的:「第三次競賽嗎?但事到如今那種形式上的稱呼…」
 
        「是不是形式上的,很快就能知道了。」
 
        然後就是單方面的虐殺。
 
        1101的指尖連閃無數道黑色光芒,由左至右,如同直升機的螺旋槳般的不間斷回旋從腰間橫掃老人的虛擬人形。
 
        「嘎啊啊啊啊…」
 
        每被攻擊一次,老人周圍的黑水都會匍匐爬出一個帶著手鐲的痛苦人形,身上充滿足以致死的傷痕,卻在離開老人的身邊後倒下,隨後消逝。
 
        「那些人和我一樣…是失去肉體,僅存精神的人們?」
 
        「啊啊…」
 
        雖然外觀不一樣,但survive能感覺得出來,那些痛苦的人形是和自己相似,在這座島上失去肉體後,記憶被島嶼吸收的參賽者們。
 
        而現在,survive所見的宛若是1101超度靈魂的場景。
 
        他隨即知道怎麼回事了。
 
        既然存留在1101記憶包括『死亡』,在精神的對決中,只要把『死亡』當作是子彈般射出,一旦對方還是人,就無法承受這種精神打擊,會在精神層面上得到死亡。
 
        現在1101所做的,就是給予被島嶼吸收,即使肉體毀去,記憶與思考依然徘徊的精神『死亡』,補足他們人生所需的終點。
 
        但對老人而言,自己在島上蒐集的記憶正受到1101死亡的汙染,自己必須像蜥蜴斷尾般主動切離遭受毒害的記憶,否則自己遲早會被真正的死亡吞噬。
 
        「從你在晚上找我攀談時我就覺得奇怪。」1101邊攻擊邊說:「你明明是個島嶼,為何卻說著人話,用人形當作溝通道具…你為何堅持要用人類的方式思考呢?」
 
        被1101的漆黑光刃砍中無數次後,老人甚至無法去維持島嶼影像,背景變回漆黑一片。
 
        「就算說是為了配合與人類談話,但你的表現漏洞百出,實際上並沒有多高明,而且一再用那種形象面對我…就像是在說自己的真身是個年邁的老人。」
 
        「…島嶼的真身,實際上還是人類?」
 
        事到如今1101還要把島嶼從異形拉回到人的領域嗎?survive看著老人,無論復原多少次,他始終是以老人這一形象與兩人互動。
 
        島嶼對自己的自我認識,彷彿定型於老人這概念。
 
        「是啊…如果是人類,以人類做出發點的話,這座島的形成原因也能慢慢解釋了。」survive試著用1101對 i 的崇拜想法思索著:「先驗單位與電極構成有極高的關係,而會把1101這種獨特的棄子派遣來處理這事的話,就表示 i 對於這座島依舊在掌控中,事實上島嶼的現況是有意為之。換言之的話…」
 
        他看向1101,這個似乎是被 i 製造出來的意識。
 
        「島嶼的自我意識,是為了這一刻,被 i 刻意製造出來的。」
 
        兩個人,事實上都是出於 i 精美的手工藝品啊。
 
        雖然還不知道 i 想要的最佳結果為何,但顯然就是為此,讓1101與島嶼以這種形式進行爭鬥。
 
        這樣一回頭看著像是被打成肉醬的老人的話,就感覺他是為了1101成長的肥料一般。
 
        即使是人造的,無論是不計一切為 i 的真身追逐的時候,還是現在這慘狀,survive都覺得這對島嶼而言實在太過殘酷。
 
        「別為眼前的敵人感到惋惜,survive。」
 
        「只是覺得悲慘而已。」作為殺手是不需憐憫的:「本以為是強大的敵人,現在卻像是畜牧業動物一般給人食用的存在而已。」
 
        「我不是這意思,因為錯誤的不是只有對方而已,你也說錯一點了。」1101說:「我總歸是那句話,這是第三次競賽。」
 
        「…所以呢。」
 
        「既然是競賽,那就必須向第一次與第二次一般,選人參賽的條件都得相同,不能有一邊倒的狀況才行。」
 
        在說什麼啊?現在你不就單方面虐殺對方嗎?正當survive如此思索時,他順著1101的手指望去。
 
        本該持續旋轉,切割對手身軀的黑線,此時停滯在空中無法動彈。
 
        而黑線的另一端,則又是一種全新的情景。
 
        另一條與1101黑線如出一轍黑線,垂直豎起,如同短兵相接一般擋住了1101的攻擊。
 
        「是呢…我也不能一直被持續毆打啊。」
 
        代表大量記憶的黑水已經在老人周遭消失,再也沒有人爬出來。
 
        但取而代之的則是,他從一團肉泥中回復成完整的身軀,並擋住攻擊的黑線。
 
        Survive知道黑線事實上是死亡體驗於精神世界的具現,但是對方又是怎麼突然能運用對他而言是毒素的東西呢?
 
        「果然把你身上的記憶一層一層剝掉後,就能發現最原初的真身呢。」1101不禁笑了:「那顯然也是『死亡經驗』吧。」
 
        對等的意思到底是什麼呢?
 
        那意味著1101擁有的東西,對方理應也要擁有才對。
 
        只要想到這點,1101便無法掩飾自己的興奮,他現在發狂似的連續劈砍,不過老人卻僅用這一黑線擋下所有猛烈的精神攻擊。
 
        「也真是老糊塗了,拼命吸收記憶,卻反被記憶汙染,忘掉本來的目的。果然平凡人的記憶不能亂吃,獲得資訊的同時也會變笨啊。」
 
        老人的人形輪廓再度被描繪出來。
 
        比之前還要完整洗鍊,渾然一體的形象顯現出來。
 
        只是這次的外型,他的身體上多了一片不一樣的深色區域。
 
        「只要緊扣著第三次競賽的意義,慢慢檢視現況的話,你的身分我早該猜出來了。」1101說:「而且你顯然只能對記憶做抽取與重現。先驗單位雖然泛用,但做為所有電極的材料,我可不認自由使用時為只能做抽取與重現記憶這種程度的事情而已啊。」
 
        「因為太泛用所以才不正常…換言之這座島的所有現象,甚至島嶼本身,應該認為那是 i ,為製造這座島嶼所設計的功能嗎?」
 
        survive總算知道要怎麼面對眼前的島嶼了。
 
        對方顯然是死人,是被 i 刻意製造出來的意識。如同現在的1101一般。
 
        既然如此, i 如何製造出1101,理應能推想出他怎麼製造出島嶼。
 
        這島嶼,也是 i 『利用電極』製造的精神。
 
        「compubrain,進一步說的話還是擁有抽取與重現記憶電極的人吧,至於是哪個型號,只要細想也能猜到了,因為…」這理由才是1101感到興奮的原因:「在 i 第一次集會時,除了1000以外被標記死亡的電極擁有者,也就只有一個席位而已呢。」
 
        烙在老人左臉頰的黑色區域,正是配戴電極的證據。
 
        老人也沒打算隱瞞。
 
        「裝死可不是我故意的。」
 
        只剩下單一精神,將不屬於自己記憶全部切除的老人,其正確名稱也呈現在1101眼前。
 
        「只是願望居然是以這種無心插柳的奇怪的方式實現…唉,對我來說,果然這樣意識到自己正在思考,才真正有身為0011的感覺。」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