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算計電極compubrain 4-22 為死而亡 0 for 0

奇箱 | 2021-07-24 22:26:34 | 巴幣 10 | 人氣 81


 
        「嗚哇!是我能看到的第二次復活。」雖然假裝訝異,但survive已經懶得對1101的任何一絲變化感到意外:「肉身一次,一開始被對方爆打約莫三十次,剛剛被灌了…嗯…據說是全島的痛苦記憶,要是老人說的這些都是真的,我被插腦的這段時間,你就死了上千萬次啊。」
 
        「或許死過上千萬次後的死亡經驗,也是 i 想要的呢。」剛剛的攻擊似乎對1101完全沒任何影響,依舊平常心說道:「不過你的思考也差不多快整組壞去了吧,能在死亡邊緣談笑風生,該說不愧是前殺手嗎?」
 
        「你們在生死的界線上做來回反覆橫跳,嚴重干擾我對死亡的恐懼感,明明是不到幾分鐘後就要遇到的狀況,我都不知道該用甚麼心情死去了。」
 
        惟有電極或先驗單位才能造成的奇觀就在自己眼前上演,某方面以自己生命作為入場費,似乎也算是值得的了。
 
        「不過,我總算知道為甚麼你在這座島上會這麼有恃無恐了。」經過一連串的事情,survive覺得自己窺見到不該窺見,足以推翻一個人行為模式的『那個概念』了:「一切都是 i 的計畫,所有事情都是 i 所願。因此被引來這座島嶼的自己絕對會帶來好的結果,光是這種想法,居然對餘下的危險毫不在意。」
 
        「這就是提早知道結局的人,能夠做出的任性呢。」即使是精神世界用來代表意識的軀體,1101依舊稍稍活動身軀:「無關目的是否明朗,清晰,能毫無顧忌發揮自己,只要有這份領悟的話,死亡便不能拘束我呢。」
 
        「你別開玩笑了!」聽著前面的人唱著雙簧,老人忍不住用低沉的慍怒聲響拉回兩人注意:「包括1101,不可能有人僅用單一精神便承受那些感覺,天底下可不存在這麼仁慈的事情。」
 
        「只要是人的話,那樣暴力的給予死亡,就像是直接把開機中的電腦砸爛般無賴,誰都承受不住吧。」
 
        此時,1101手一伸,模仿剛剛老人所操縱的黑水,在自己的一旁製造出和自己同樣的一個人形。
 
        「這是我用1101製造出來,我的人格複製品,從你擅長的領域試著分析就知道了。」1101說:「雖然沒有我的記憶,但你大可放心,這東西不會像一開始一樣給你炸肚子。」
 
        到底又在賣甚麼關子?survive看著1101像是為敵人送上自身弱點的舉動,同時也發現到不知不覺間,1101已經開始掌握住對話的主導權了。
 
        老人沒有說不的權利,如果自己要抽出1101的記憶,那樣的話自己就必須鑽這人格脆弱的地方。他很乾脆的直接用黑水吞噬了虛假人型。
 
        「雖然這肯定沒問題,但這樣沒問題嗎?」survive問出矛盾的關心話語。
 
        「我在被黑水灌的同時也不是閒著,待在暗處不斷看著和自己一樣的人格生成,破壞,直到自己被破壞後,我便了解到了。」1101自信笑說:「第二次競賽中 i 真正的目的。」
 
        「呃…第二次競賽的目的是為了塑造出戴上1101的人,但是那種人沒有生存下來,反而是被你戴走了…這點也想不通呢。」
 
        雖說眼前的老人堅持要取得1101的記憶去確定第二次競賽的經過,但1101與survive均已經擅自認為沒人在這場競賽中生存下來了。
 
        「有一點我一開始並沒有說清楚。」1101說:「之所以 i 會製造出電極,其中一個目的便是蒐集特殊且極端的『死亡體驗』。」
 
        「…哈?」是剛剛那三道黑水的內容物嗎?自己可沒聽說過這種事情啊:「所以如果我戴上的話,說不准某天就會被你殺掉了。搞了半天原來我只是往另一個火坑裡跳嗎?」
 
        「因此當時我才故意不說,不過你現在也半死不活了,說出來也沒甚麼壞處。」1101看著因為分析中而安靜下來的老人:「雖然都是死亡,但在 i 的眼中,不同死因與心理狀態造成的死亡,死亡體驗是完全不同的。」
 
        「…簡單來說,就是被燒死與被吊死,抑鬱而終與含笑九泉的感覺不同嗎?」或許是意識到自己正在邁向死亡而沒什麼痛苦感受,survive反而深有同感:「真是意外,沒想到 i 在這部分挺吹毛求疵呢。」
 
        「更詳細說的話,假設被子彈貫穿腦部,如果破壞得當的話,根據彈道的不同會產生截然不同的反應。被斷頭台方式斬首的死亡體驗,因為腦袋完全保留著,承受的刀傷,血液離開頭顱的痛苦也會清楚的感受到,甚至有機會還能在一瞬間看到自己屍首分離的狀況。」
 
        對此survive也略有耳聞,據說人的軀體死亡時,實際上只是大腦連不上肢體感覺而已,在這段時間精神依舊存留在身體中,因此嚴格來說,直到腦細胞無法運作時才算得上真正的死亡。
 
        雖然survive可以理解 i 的研究,但是接不接受又是另一回事了。
 
        「…這是甚麼反倫理,毫無道德與良心的研究題目?」
 
        聽到這裡連survive這前殺手都感到作嘔,這簡直是把人命當垃圾的最兇惡寫照,雖然自己也算在殺人如麻的一側,但即使是近代戰爭,無論正向反向,終究是為了要爭取某些大義或利益,他從未見過以『讓他人死亡』為理由去讓他人死亡的人。
 
        會這樣想並付諸實現的人,只是披著惡魔外殼的異形而已。
 
        「而且他要這種死亡體驗幹甚麼?自殺用?還是當作什麼商品賣出去嗎?在being中雖然有過激的實驗,但也沒多少人會浪費大量生命在這種題目上啊。」
 
        「已經溫和許多了,他沒堅持要每個年齡層都試一下就該謝天謝地了。」
 
        「…能一筆帶過這種情節的你,真不愧是他的心腹。」
 
        survive嘆氣,兩人之間對生命的價值觀實在差太多了。
 
        「現在後悔沒被我在0110家中殺掉了嗎?」
 
        「現在反而比較訝異當時無論怎麼選,後續我都會死掉…這倒是我始料未及的。」survive理解到自己已經沒多少活路,現在的他只無奈在一旁做自我安慰。
 
        然而感到心累是一回事,survive倒是發現到1101想說什麼了。
 
        「你說要的是『特殊』的死亡體驗,就表示 i 對於死亡體驗早就有一定程度的把握。『一般狀況下』的死亡體驗已經蒐集起來了嗎?」
 
        「這結果正好吻合留空的動機不是嗎?」
 
        「啊啊……」聽到1101的說法,survive便知道自己想的沒有錯誤:「只是單純要大量的人去死,蒐集他們的死亡體驗…第二次競賽的目的,居然僅僅是如此而已。」
 
        回想那些標示奇怪數字的手鐲,估計便是那東西幫忙採集 i 需要的資料。因為這並不像compubrain般需要複雜功能,只需接收與發送死亡體驗,或許解決這兩件事只要在身體打入少量先驗單位即可。
 
        「在所有參賽者戴上的手鐲中參雜著少許的先驗單位,一旦物質進入身體,就算把手連同手鐲砍下來,也不妨礙 i 蒐集的資料。」1101輕輕點頭說:「對幾近全知的 i 來說,無人去描述的『死亡體驗』就是這麼有魅力。」
 
        「夠了夠了,我不想再多聽一句話關於這話題的討論了。我已經很清楚這座島都是死人,1101與118D是不同人了。」難得顯露出厭惡的survive只想快點知道剛開始討論的事情:「而既然1101你身上有118D的部分記憶,這就表示1101這個人,還是在某部分參考這座島上的事蹟吧。」
 
        「嗯…這就要問那個正在裝忙老人了。」1101說:「能製作出死人劇場的他,只分析一個人格根本不用花多少時間吧。」
 
        「裝忙?」survive看向許久未出聲的老人:「他已經分析完了嗎?」
 
        「他恨不得吞掉我讓我消失才對,現在的我對他來說,就像是怎樣都清不掉的病毒。」1101以挑釁口吻笑說:「本來要不是他覬覦我關於 i 的記憶,我死了也就什麼都沒了,偏偏為了我的記憶硬是把我的先驗單位一併吸收,胡亂吃東西吃壞肚子這種事情,還能適用在精神糧食上呢。」
 
        但如果對方真早就分析完成的話,為何不早早出手擊敗敵人呢?
 
        通常能馬上做卻未做的事情都有一個很簡單的原因,對此survive心已了然。
 
        他辦不到。
 
        對於剖析過無數人精神與記憶的島嶼,居然找不到解決1101的方法。
 
        「你要沉默也行,我就按我自己的方法對你攻擊了,就像你做的精神攻擊一樣呢。」1101在對方不發一語時,就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對的:「 i 在看著的狀況下,無論我做什麼都為正確,可別小看這大前提啊。」
 
        1101伸出自己的右食指朝上,開始聚集黑水。
 
        而與島嶼的黑水不同,那並不是汪洋的洪流,而是像在萱紙上不斷用墨汁點觸同一位址,黑暗色澤正窮盡可能的壓縮於一個點上。
 
        「等一下,你說攻擊…要是真擊敗對方,這座島會變成怎樣啊。」
 
        「不關我的事,而且會被擋下來才對。」
 
        「咦?」
 
        「試試看就知道了,嗯, i 的話就會這樣喊吧…」
 
        先是叨唸一小節後,1101指向老人。
 
        『return 0;』
 
        學著用對方叫囂的方式喊出招式,1101手上的黑點化作長線,由左至右橫掃,切開沉默的老人。
 
        本來應該沒甚麼用才對,畢竟剛剛的破肚流湯都沒事了,果然這次被攻擊的老人,他的上半身先是滑到腳下後,又慢慢回復成原本的虛擬形象。
 
        但在掃到的一瞬間,survive發現到一點不同,雖然只有一瞬間,老人的臉部在那一剎那,露出了從未有過的扭曲的表情。
 
        1101確實將甚麼東西打進了老人中,而老人在一瞬間感到痛苦。
 
        但是知悉死前種種感受的老人,不可能有任何事情感到痛苦。
 
        單憑那次顏面扭曲,能解釋的事情實在太多了。
 
        就像是他正在體驗真正的死亡一般。
 
        「…團體殺手。」
 
        「嗯?」1101收起手指,望向發出意外言論的survive問:「你曾說我和這島嶼都能說得上是團體殺手,但這和現在有關係嗎?」
 
        「在我們暗殺的訓練中,有個概念就是『團體殺手』,大意是當一人要暗殺群體時,只要掌握住對象中的團體氣氛並預測走向的話,便能在無大規模殲滅兵器的狀況下一次性剿滅對方,一種一對多的概念。」
 
        「這我知道。」1101從字面上就能理解一二:「簡單說就是看氣氛。」
 
        「這還有一個更深的延伸假設。」
 
        接下來才是survive想說:
 
        「他們認為團體人數太多,行為變數太大,因此必須由相對應的團體來研究對付。如果存在一個殺手對每個團體都能剿滅成功的話,那個殺手腦中必須要有『大量的人生經驗』與『模擬團體中每個人』的能力…不覺得後面那個要求,能用1101的分割功能代替嗎?」
 
        「我承認的1101的確能藉由自己意願,以自身所含的人格資料,隨意塑造全新的人格,但是第一樣的『大量經驗』又是從哪來的呢。」
 
        1101並不是以反駁的角度,而是催促survive補足自己的不足。顯然自己已經能接受 i 創造自己的目的了。
 
        「和第二次競賽有關的除了死亡體驗資料外,便是1101的誕生。如果這兩件事情是關聯起來的話。」survive看到這景象,此時想到一個任何人都為之戰慄的假設:「那就代表1101這個結果,也就是現在你的腦袋中,存放著因為第二次競賽者死亡後所有人的完整記憶。就為了配合1101製造更多逼真的模擬人格。」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