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耶雷弗:契約醫生》68

符晴 | 2021-07-10 20:00:02 | 巴幣 786 | 人氣 174






或回到上一回




68

【歸來


(本篇建議服用背景音樂,音源:youtube)





  雖然知道出去的路肯定在二層,但我也沒傻到直接飛蛾撲火,而是選擇先傳送到了同樣有非常多魔力波動的一層,這樣一來就算對方利用感知在找我,憑著人數也很難馬上發現我。

  但當我傳送到一層的時候,眼前已經是把整個八角型區域給擠得水洩不通的人群,各個七嘴八舌、眾口喧囂,宛如鬧市一般聽不清楚在說些什麼。

  為了先得知二層的情況,我只得先混在人群裡被推搡著到一旁,不曉得被推到了哪個方位,但還是找到了一個看似獨自行動、垂著褐色魔法帽、帽簷低到只露出嘴巴的一位魔法師,從簡單的白襯衫跟黑短褲辨認應該是男性。

  總之性別並不是重點,我來這裡,更主要的是為了得知二層的情報以作打算。

  清了清嗓子,在還不知道對方個性如何前,我先以不好意思四個字取得了他的注意。
 
  「請問現在是發生什麼事了嗎?怎麼大家都聚在這裡呢?」

  他微抬起頭,雖然我從這個角度還是看不到他的臉,但還是盡力擺出真的什麼都不知道的臉,眼巴巴地抓頭表示疑惑。

  看不見臉或許給了我一點維持演技的膽量,也幸虧這個人脾氣不是特古怪,沒有馬上趕我走,又或者是其他原因影響,沒過多久就開始回答起我的問題。
 
  「你不知道嗎?二層有實驗體失控了。」
 
  「失控?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

  即使這都是自己搞出來的事,我還是故作非常驚訝的樣子避免起疑。
 
  「啊就那個瓊可……聽說她硬要在下過咒的實驗體上施加魔力,一時間沒發狂還以為成功了,結果一抓狂……這下可好,就把大家給拖下水。」

  對方一邊講一邊抱怨自己的實驗結果也毀於一旦,抓著如樹枝般的魔法棒用力揮動,語氣裡對瓊可的咕噥是無奈又嫌棄,我裝作感同身受應和著對方,同時繼續往現在的狀況跟進。
 
  「那現在二層的情況怎麼樣呢?」
 
  「不太樂觀,瓊可的實驗體到處發狂破壞人家的實驗體,有些人的實驗體就跟著反擊,目前已經讓傭兵去全面撲殺了。」

  聽這個魔法師看來,目前的破壞都應該是以實驗體為主,沒有波及到人群當中,不過還是難免會有人因為這種事情而被捲入,自己是始作俑者的想法再度漾上心頭,我臉色一沉,心跳不由地變快。
 
  「這樣啊……那有沒有人受傷呢?」
 
  原以為可以順著將情報給打聽個大致時,怎料魔法師卻忽然話鋒一轉。

  「我怎麼會知道?你問這麼多幹嘛?」

  無得辨識的神情讓我只能硬生生接下這突如其來的轉折,對方突然增大的音量讓附近的一兩個人看了過來,讓我的呼吸一時卡頓,情急下連忙拽了拽自己的衣袖給對方看,尷尬地乾笑。
 
  「啊啊,我是剛剛被叫過來的醫護人員啦,第一次來不知道路怎麼走。」

  多補充了自己是被急著抓過來,只知道這裡需要醫護人員,並不知道實際發生什麼,依照自身能力也不能直接跑到目的地去,免得人還沒幫到就先被牽扯入事件裡的多方考量,對方這才相信了我,語氣也變得再度和善。
 
  「既然是這樣的話……從中間那個水池就能夠傳送到二層了,祝你小心一點啦。」

  目前下來,還好他突然轉折反過來問我問題的時機並不是太早,我大概也只剩下最後一個問題能問。

  「二層也會有很多像你們這樣的人待在那裡嗎?」
 
  「不會,我們是被疏散過來的,你一傳送到二層時,所待的地方目前應該沒有人在。」

  得到了目前都是士兵跟傭兵待在上面的情報過後,我心裡竟有些嗤之以鼻,明明這些實驗體都是魔法師搞出來的玩意兒,結果真的發生事情時,這些人又跑得比誰都快。

  這種時候,不是更應該利用魔法配合傭兵的武力來一起面對問題的嗎……

  仍在五味雜陳,在幾個人打量的目光下我靠近水池,想著別去在意地使用傳送來到了二層,就跟剛剛那個魔法師說的一樣,這裡一個人都沒有,但可以從鐵門那一側聽到零碎的聲音。
 
  「竟然真的沒人在這裡……上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從這裡開始就要繃起神經,我開始利用感知,小心翼翼地開始往深處走,好奇怪,剛才明明站在原地還可以聽到些什麼,但是真的往聲音來的來源走之後,又安靜得很不自然。

  很快,我就看見了,到底為什麼會這樣。

  所有實驗室的燈全都變成了紅色的異常燈,地上有數攤飛濺的、流淌的血跡,沉重的血腥味裡,我似乎能從地上血池的拖拉痕跡想像出原本躺在地上的實驗體是怎麼被「掃」乾淨的。

  如此景象使我一陣作嘔,這裡已經不是原本組織性的實驗室區域,而是一片腥紅的煉獄,過度沉重的氣氛讓我只能馬上摀住嘴巴,避免胃裡過度翻騰而真的害我吐出來。
 
  「唔……」

  而在穩定住自己神智的同時,我的感知也偵測到右方角落的陰影下有一個生命反應,提著腳步走近時也逐漸能聽到孱弱的呼吸聲,一個士兵靠著牆倚靠在那,血跡也沾染了他原本亮閃閃的盔甲。

  沒有多想,我立刻就湊到他身旁跪了下來,而他也老早注意到我的動靜,臉轉過來卻似乎說不出話,初步判斷狀況並不樂觀。
 
  「你還好吧?撐著點,我馬上幫你治療。」
 
  速速說明自己的意圖之後,我緊接著利用聖力檢查了這個人的情況,手部有著撕裂或者撕咬的痕跡,但最主要會害他只能癱在這邊應該是由於腹部的強烈撞擊,力道甚至強烈到盔甲被撞凹了一個坑,在陰影下融為一體使得我一開始根本沒有發現。

  查看好情況以後,我開始利用治療法術恢復這個人的傷口,對於實驗體的狀況也升起一絲心驚膽跳,但同時也增多了幾分憤怒在那些只把這些事情丟給士兵跟傭兵善後的魔法師上。

  這裡的實驗體,不只是瓊可,就連其他魔法師所做出的成果,都太過於危險了。

  治療好以後,對方提著沉重的盔甲坐起身子,總算是可以靠著自己的力量坐起來,並對著我道謝。
 
  「謝謝你啊,小弟。」

  面對這份謝意我只是笑笑,然後開始做起在一層時一模一樣的事情。
 
  「不客氣,但能告訴我這裡目前的情況嗎?」

  我盯著對方,只能從鐵盔挖空的一條條縫隙中看見眼睛,而對方也望著我,一時沒有言語,似乎正聽著我的話從頭開始思索起目前所發生的所有經過,抬手娓娓道來。
 
  「主要情況是還好,雖然實驗體會攻擊我們,但目前沒有人被殺死,瓊可小姐失控的實驗體也是以攻擊其他實驗體為主。」

  聽到目前沒人死亡我心裡如釋重負般鬆了一口氣,對方看見我這個反應大概也是想著一樣的事情,便沒有多說什麼,我繼續開口問道。
 
  「那你的老闆這個時候去哪裡了呢?」
 
  「老闆跟一些魔法師堵在這裡的最上層,說是要守護最後一道防線不讓這些實驗體竄出去。」

  最後的兩個字讓我下意識瞪大眼睛,連語調都跟著上揚些許。
 
  「所以最上面確實是有路可以出去的?」
 
  「嗯,那條中間的大路一直走,就能夠回到黑市的支流。」
 
  「我知道了。」

  得到了答案,而我也很快點頭回覆,並再次確認了士兵目前的狀況無事後便倏地起身。
 
  「等等,小弟你要去哪?」
 
  「我要往上去看有沒有人需要救援,不要擔心,我感知過,樓上沒東西了。」

  將士兵出於擔心所脫口而出的問題作結了以後,我口頭跟他二次表達自己沒有問題,就繼續往能夠傳送到上層的那些燈前進,而我來的時間非常巧合,一路上除了血以外什麼都沒有,沒有發狂的實驗體、也不再有受傷的人出現,方才那個士兵可能只是運氣不太好才留在那裡。

  而所有的實驗室都已經門戶大開,就像是大掃除一樣,每一間房間在這個時候都變成了空房,瓊可的實驗室也依舊維持著空房狀態,只是比我們先前還有著更多打鬥跟魔力轟炸的痕跡。

  一路平安無事地走著,在來到最上層時,忽然有股強大的魔力鋪天蓋地壓下來,我背後便寒毛豎起,腳底有股說不出來的麻,一時刻只聽見自己心跳增快的怦怦聲。

  在我們第一次遇到瓊可的那個大廳,除了異常龐大的魔力,還有非常多的生命能量聚在那裡,代表著那裡可能正跟實驗體進行一場戰鬥,或者那裡有一堆人在做些什麼。
 
  打著瓊可一定也在那邊的想法,我竟可能從最邊界的距離靠近來避免被馬上偵測到,慢慢地來到了大廳前連結有四個桌子的區塊,站在這裡,我似乎聽到了熟悉的聲音。
 
  「是什麼時候,這裡的人連弄死了實驗體都不在意了?」
 
  「學姐,妳真的很冥頑不靈耶……」

  依這個對話跟聲音……是瓊可跟奧茲?

  莫名激昂的心情一瞬間湧起,我想要趕快去看究竟發生了什麼,卻也馬上意識到自己的處境,決定要更慢更慢地移動,能簡單看一下現場的狀況就好。
 
  「如果死了,可以用魔法復活不是很好嗎?」
 
  「奧茲,妳這次回來就三番兩次阻擋我們,實在是很難讓人苟同。」

  在不知道是誰跟屬老闆的聲音接連響起時,我正在通道上手忙腳亂著。

  實在是沒有辦法,走道上一覽無疑,我只好在另一個出口照進的光所延伸到的極限停下,利用視覺的陰影隱藏自身,接著把腳下的地毯抽起來用得凹凸不平,然後趴下來鑽進去,跟個小偷一樣。

  因為我能感知到對方,所以對方反過來感知也絕對能偵查到我,既然在我感知到這裡的情況後並沒有馬上被發現,那就代表那邊發生的事比起我更需要被處理,又或者是我真的幸運地沒有被發現。

  再者就算從那邊被誰看到,還有機會被認為是剛剛手忙腳亂才把地毯用得亂七八糟,沒想到裡面還藏了一個人正在偷看這裡的狀況吧。

  當然,我還是有持續感知來避免有人從後面走過來發現我,從地毯皺褶的縫隙之中,我左右張望著自己所能看到事物的極限。

  雖然被出口的窄度擋住了一些視野,但仔細看還是可以看見奧茲帶著大家回到了這裡,可是面對的是約莫十人以上的士兵、以及那個客戶、瓊可跟屬老闆的身影被擋住,不過確實在場,旁邊似乎還有三到四位魔法師。

  可比起自己的夥伴還更搶眼的那個存在,就是穿過所有人群,待在我視線最遠處的那個實驗體,那是當初伊卡勒特來不及下手的巨型實驗體,看不見牠現在的狀況究竟是如何,眼下就只是乖乖地待在那裡。

  從這個局面看來,兩邊應該對峙了不少時間,只是奧茲這邊除了騎士團長們,我看不出哪裡還有可以算是我方的人員,但我也不認為她會這麼有勇無謀地帶著其他人就這樣闖進來。

  所以,在確認好情況前,我也不能輕舉妄動地現身,以至於壞了任何有可能的計畫。
 
  「對啊,還是其實妳也想留下來呢?」
 
  「不管怎麼樣,我們這次不會再像上次一樣,要打就來吧。」

  面對瓊可挑畔的語氣,奧茲這次也完全不退縮,直接強硬地扯下對方虛假的面具。
 
  「學姐,這可是妳說的哦!」

  瓊可聽見這個回答竟還令人生厭地高興起來,她到底把生命看成什麼樣了呢……

  接著,我看見屬老闆那方的人群開始移動,而那個巨大的實驗體在那幾個魔法師手中相同的光芒下緩慢地前進,每往前一次,就彷彿是在我的心上如鼓般重重地一敲,直到站定。

  咚咚的心跳聲中,現場降下一片靜默,卻又隨即被實驗體尖銳的嘶吼聲給蓋過,如此氣勢甚至捲起了一股強勁的力流往我這邊吹,吹起了地毯上積累的煙塵,迷住了我的眼。

  若具備如此強大的力量,可以推斷其他魔法師是來協助瓊可來一同控制這個實驗體的,或許只要不混入各自的魔力在實驗體體內,就能夠達到多人壓制並操控的效果。

  既然是多對少,雖然對奧茲等人甚感抱歉,但我絕對不能就這樣貿然過去幫忙,得在這邊想點辦法才行……

  才剛這麼想,戰鬥就順勢地展開,一時間耳朵裡是魔法、刀劍、風和飛鏢撞擊在實驗體堅硬的外表上,暴風肆虐,伴隨著吼叫聲跟地面時不時傳來的震盪,就連周遭的牆壁也因為衝擊而裂出縫來,落下小石塊。
 
  擔憂自己再看也想不出任何能夠挽救的方法,我只得閉上眼睛,一邊祈禱大家可以先撐著,一邊思索到底有沒有什麼方法。

  我要想辦法能傷害到那個實驗體是絕對不可能的,那這樣的話,唯有想辦法停下那個實驗體的動作,讓大家能夠在一瞬間內釋放足夠的力量攻擊那個實驗體才有勝算吧?

  不過如果要使用如此強大的精靈法術……只怕我不會施放完之後馬上又沒力昏倒在地上,所以這次必須得斟酌出足夠的力道,同時保留能夠讓自己自然行動的餘力才行!

  決定好之後,我雙手五指交扣,積聚著自己的力量,呼喚屬性精靈,瞄準著那個實驗體的腳下在飛快地思忖。

  「學姐,再打下去也沒什麼意思,妳還是乖乖投降比較快哦。」

  「要我投降,還不如打到分出勝負再說吧!」

  奧茲跟瓊可的交鋒還在持續,只不過現場因各種因素產生的狂風忽然停了下來,我心裡覺得奇怪,但還是沒有停止設下法術的動作,靜觀其變,感知裡那個實驗體的力量卻在瞬時間暴漲。

  似乎有不受控制的東西從體內衝出,猝不及防地,實驗體再一聲吼叫,更加強勁的風掀翻了整個地毯,而我也跟著東倒西歪,其中聽見了幾個人像是被彈開而受傷的聲音。

  接著,我的感知裡除了瓊可,其他魔法師的生命反應彷彿就像是蠟燭被吹散,如此的突發讓我的心臟猛烈跳動,逼不得已睜開眼睛,看見實驗體開始失控,魔法師的身影消失。

  剛剛那幾個魔法師……全都在霎時之間被這個實驗體給解決掉了嗎?

  未知的恐懼讓我渾身顫抖,額頭因為施力都是細密的汗珠,非常擔心奧茲和其他人會發生些什麼事情,屬老闆那邊的人也因為如此景況而全體騷動了起來,因為實驗體正背對著我們。

  大概是認定了屬老闆那些人是主要的攻擊對象,正當我思考大家會怎麼做的時候,眾人已先一步做下了動作,雖然在旁人眼裡看來可能愚蠢,卻令我心中有種果不其然的感覺。

  奧茲等人,依然毫不猶豫地攻擊了實驗體,吸引了牠的注意。

  就算剛才是敵人,在眾人危難的時候,也從來沒有拋棄自己身為騎士團長的本質。

  面臨著有可能就像那些魔法師們瞬間消失的處境,這些人沒有絲毫恐懼,目光澄澈地拿出各自的本領奮力一搏。

  那現在的我,究竟在害怕些什麼?

  手裡冰冷的溫度慢慢恢復了溫暖,匯聚在手中的力量也越來越強大,我深呼吸站起身子,腳下張開了土黃色的魔法陣。

  準備完成。

  我眨了眨眼,左手緊握住自己的右手腕,對著那個實驗體施放出力量,將原先的恐懼全數屏棄。

  大家在守護其他人的同時,我也要守護大家。

  在前方戰鬥所閃出的火光裡,我看見的是大家奮勇作戰的意志,即使受傷或是如何,也不會有人選擇放棄,就像女皇一樣屹立不搖地守護著大家。

  透過魔法陣的光延伸的影子,我看見了自己的身影正和大家並肩而立。

  在那個實驗體的腳下,比平常還碩大更多的石柱如雨後春筍般繞著圓周封住了牠的四周,當所有人還沒反應過來時,石柱再次向上生長並往內擠壓,無死角地封住了那個實驗體的行動。

  即使照著想像般將技能的應用化為了實體,我還是馬上解除了控制這個法術的力量,單讓那些生成的石柱控制對方,不然要是實驗體開始反抗,只怕我光要維持就會吃不消。

  放下手,我堅定地走向大家所在的大廳,腳步穩健而踏實,看著面前壯大的聲勢也不選擇後退。
 
  「妳還真是不死心啊。」
 
  「昕里!」

  無奈地對瓊可落下一句話以後,緊接而來的便是奧茲、以及同伴們的簇擁而上,我也隨即變臉跟大家道歉道自己來得比較晚還是真是抱歉。
 
  還沒說上兩三句,瓊可的聲音便從另一端傳了過來,臉上掛著些微鄙夷的笑,語氣中卻難掩驚訝。

  「沒想到還能看見你站在這裡。」

  「與其說話,我以為妳更清楚目前該做的是什麼。」

  無視她的冷嘲熱諷,我也毫不示弱地直接把重點講了出來,眼神鋒利,讓她狂妄的臉色頓時一僵。
 
  「妳一個人控制不了實驗體還不想辦法讓牠停下,現在是要拉大家一起陪葬嗎?」

  彷彿是被我講中了眾多防備下最私密的軟肋,瓊可的眼睛很快閃過一絲洩氣、悔恨,卻又馬上變回了原本那麼自大的樣子,緊緊握著法杖的手還在顫動,可就是不打算做些什麼,只嗤笑著落井下石。
 
  「哼!沒用的啦!這隻實驗體的皮這麼厚,就算被你關起來也是打不死的啦!」

  看起來就是自己已經放棄了卻又不承認的樣子。

  反正打從一開始我也假設她不會來出點力,看著實驗體正奮力掙扎出石柱所產生的牢獄,上頭已經產生了不少裂痕,畢竟以我的能力看來,最久能撐個三分鐘就該偷笑。

  還在思索目前能有什麼辦法,男人沉穩而低沉的聲線卻在這時格外明顯。
 
  「那可不一定。」

  忽然出現的聲音奪去了我的注意,轉瞬之間,谷松便利用傳送魔法,來到了我們的面前。
 
  「師傅!」

  或許是早已規劃,奧茲在看到谷松來幫忙時,一點都沒有驚訝或者如何,可瓊可卻大驚失色,而谷松面容紋風不動,毫不拖泥帶水地下達了指示。
 
  「我會負責牽制那個實驗體,所有人集中火力,一次解決牠吧。」

  谷松話落就對著正在大肆毀壞石柱的實驗體施放了一種減益魔法,像是發著白光的鎖鏈纏繞住牠,同時有股可視的下降氣流不斷從其周身逸散出來,我能感受到那是牠從各方面被減弱的力量。

  騎士團長們分散開來各站在圓周的一角,我使用增益法術強化了所有人的能力,在呼嘯的風勢當中,眾人的衣襬跟著髮絲快速的波動,紛紛蓄力準備給予這個實驗體最後一擊。

  來不及看清所有人使用的招式,龐大的劍氣、熾熱的火柱、銳利的箭雨、數不盡的飛鏢跟著白色的雷電船錨擊碎了禁錮實驗體的鎖鏈與石柱,刺眼的白光下也擊碎了牠的身體,如同崩落的山脈。

  等到我再一次完全張開眼睛的時候,落石早已滾地,地上只剩下實驗體的殘骸冒著煙痕,彌散的煙塵在燈光的沐浴下漸漸沉澱,眼前是除了我們以外,目瞪口呆的人群。

  「應該都看到了吧,為所欲為的結果就是這樣。」

  我怔怔地看著現場,還不敢說一切都已經結束,在我旁邊的谷松先一步對著屬老闆等人開口,語帶壓迫。
  
  「犧牲的不只是魔法師而已,如此行動也徒增人民對本國的憂慮與害怕。」

  而不只是谷松的聲音,就連奧茲的聲音也接連響起,而她的目標想當然就是瓊可。
 
  「這種實驗再做下去遲早會走火入魔,瓊可,妳還是早點放棄吧。」

  從奧茲的勸戒看來,她是真心想要瓊可想要放棄,依她的個性,也會再給瓊可一次機會,而瓊可面無表情地沉默了一會,回答時卻再把已經趨緩的氣氛給推到浪尖。
 
  「學姐,妳跟師傅以為我會就這樣認輸了嗎?」

  忽然間,巨型實驗體的位置再度出現了一個魔法陣,看到那個魔法陣的同時,我的身體整個冒起了雞皮疙瘩,伴隨著難以言喻的寒意,幫助我的那個粉色身影再度現身,身上都是戰鬥後累積的傷痕。

  刀傷、撕裂傷……被扯爛的衣服和褲裙都露出了底下白皙的皮膚,怵目驚心。
 
  「雖然用了一點方式才讓她冷靜下來,不過還是可以用的哦!」

  彷彿很樂於見到我們瞠目結舌到說不出話來,中間的女孩實驗體像是一個隨時都會引爆的炸彈,映襯在魔杖的藍色光輝下,那個令人看了刺眼的笑容上。

  這、這太過分了……

  我的腦袋錯愕到只冒得出這幾個字,眼頭只瞥見屬老闆湊到瓊可身旁焦急地大吼大叫。
 
  「瓊可!剛剛就是這個實驗體大亂才害我血虧,妳現在又把她叫出來到底是什麼意思?」

  老闆的地位在此時顯得蕩然無存,瓊可置若罔聞著一旁屬老闆焦腦的詢問,只是不斷施放各種奇怪的魔法在女孩的實驗體身上,好讓她能夠為了自己的意圖而動起來。
 
  「就是這個意思,我要讓大家看看,我瓊可的魔法實驗是無人能敵的!」

  女孩實驗體的手指顫動了一下,下一秒,她睜開眼睛,一陣無聲無息的波動以她為中心,迅速向周圍擴散,挾帶湧動的氣流推向了我們,狂亂的氣幾乎使人無法呼吸。

  根本是彈指間,女孩的實驗體如電光石火般閃現在原本巨型實驗體所待的人群後方,帶來更強烈的一陣波動,除了瓊可跟那個反應不過來的客戶,屬老闆跟他的士兵們都在瞬間被一掃而空。

  就像那些魔法師一樣,生命反應被處理的「清潔溜溜。」

  接下來,女孩實驗體看往了我們,周身的疾風盤旋而起,猶如銳利的刀片,帶著詭異的高溫,劃過我的皮膚跟衣物,隨時都可能滲出血來。

  被控制的瞳孔裡是冰冷和陌生,所有的一切都彷彿要被狂風吞噬,也將我們困在了原地。

  空氣中只剩下,令人無比窒息的危險。
 
 


創作回應

carly
瘋狂鞭屍有點過分......[e21]
2021-07-10 20:19:33
符晴
好可怕........
2021-07-14 20:05:5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