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耶雷弗:契約醫生》67

符晴 | 2021-07-07 20:00:02 | 巴幣 690 | 人氣 175






或回到上一回




67

【現身的原因


(本篇建議服用背景音樂,音源:youtube)





  在快要整個人陷下去的同時,我使勁一扭身體,將前傾的重心給拉了回來,好在後面慌亂踩的幾步沒有再碰到地質脆弱的地方,腳步聲在走廊裡充斥,最後撞上了背後的牆壁。

  「哎呀,你還好吧?我不知道這裡的地竟然這麼舊了。」

  幽靈很快地來到我身旁照看我,心臟由於毫無預警地驚嚇給重重折騰了一回,幾乎全黑的視野也因為騷亂揚起積聚已久的灰塵,搞的空氣裡一陣嗆,完全沒辦法好好吸氣。

  過一段時間再度調整好呼吸後,我才定下心來開口。
 
  「沒事的,我會再注意一點。」

  我提起一個微笑示意,畢竟幽靈是用飄的,這裡貌似也根本不會有人來,因此沒有破壞地板來整人的必要,所以對方應該是真不知道,我暗暗在心中這麼想著。

  而且當初屬老闆等人是打通之後才發現這裡別有洞天,所以此地可能存在已久也說不定。

  不過依情況看來,這裡只有零星的光點落在地上,就算能夠適應一點黑暗,但我大概還是要完全摸黑前進,並小心不要再掉下去。

  「嗯……你有暗屬性的魔力能夠使用嗎?」

  在我望著地面舉步維艱的時候,幽靈從旁冷不防地問了一句。
 
  「怎麼了嗎?」

  聽到魔力兩字,我連忙抬起頭反問。

  「我在想……這邊的路對於人類應該還是太陰暗了一點,所以只要你有暗屬性魔力,我就能夠教你使用夜視的魔法。」

  我點了點頭表示理解,但是又接連搖頭,臉上些許為難。
 
  「雖然沒有魔力,可是我能夠操控暗精靈的力量……可以用這個代替嗎?」
 
  「我也不知道,要實際試看看才知道囉。」

  點了第二次頭,幽靈直接叫我先後退在原來的房間裡學習,視線又馬上取回了清晰,對方便開始比手畫腳搭配口頭講解夜視魔法的原理跟構築,偶爾會有同樣瑩藍色的的球體在對方手上跳,我暗自推測那是這個幽靈用本身的力量在做示範,不過並沒有開口、也沒有時間問。

  用著暗精靈之力依樣畫葫蘆,雖然有對照幽靈的教導去實作,經過簡單的一連串指導下來,我還是希望這股力量的替代品可以在這個時候幫我一把。
 
  「好了!快看看能不能奏效吧!」

  在幽靈的成果驗收下,我閉上眼睛,深呼吸呼喚暗精靈之力順著血管一樣流經全身,接著再把力量都一點一點的聚集在眼部,像是鋪上眼罩一般,讓暗精靈的力量能夠包裹整個視線。

  感受到周遭因為自己的力量發散而吹起了風跟瀏海,為了確認我睜開眼睛,往縫隙裡探頭看了一眼。

  還沒踏上單行道,遠遠我便看到矗立在那裡,破敗且光禿禿的建築們,原本所有看不到的東西,彷彿就像是在大腦裡點亮了一盞燈,變得能夠看到些什麼,就跟平時走在路上沒兩樣。

  雖然只是誤打誤撞,但面對讓人如此滿意的成果,看著幽靈,我還是不由得笑了出來。
 
  「成功了,看得非常清楚。」
 
  「那我們就繼續走下去吧。」

  雖然看不著表情,但我可以聽到這個幽靈在聽到我成功時,聲音也變得有些雀躍。

  重新踏上這條路,我仔細地看了一眼眼前的建築,像是很久以前的古街道,腳下的路連接一個挖出了拱門形狀的長方形磚牆面,後面似乎還有很多同樣的門連結多個區域,卻已然辨識不清這些區域的原型。

  而地表上其實有不少窟窿,石磚也早已風化成灰,就連路旁都有曾經支撐建築物的支架失去了平衡而墜在地上碎裂成塊,滿是斑駁。

  與其說是街道,不如說這裡像是一座充滿著謎底的宮殿,等待後人來發跡的那一刻。

  秉持著相信這個幽靈的信念,四周我都只是大致掃視,便一直跟著對方走,且光是要顧自己腳下就有些匆忙,好一段時間都只有我在踩高低差路徑的聲音,還有因為吸了一口灰塵而打噴嚏的噪音。

  不過趁著這個時間,我仍舊希望能從這個幽靈上問到些情報,便分了點心想開啟我的解惑時間。
 
  「那個……我有一些問題想問。」
 
  「請說。」

  而對方也非常有風度,立刻就回覆了我的請求,我下意識感謝後便從一開始的疑問循序漸進。
 
  「既然能夠教導魔法……您是曾經居住在這裡的魔法師嗎?」
 
  「嗯,雖然記憶上有點缺失,忘了名字,但我還記得我的確是個魔法師,曾經住在這一帶地區。」

  當對方說這一帶的時候,我還懷疑地用手指指著現在我們腳下踩的這片廢墟,並複述那三個字,竟還真得到了點頭以及正面的沒錯兩字,讓我一陣驚訝,嘴巴講了一個無聲的哇。

  「總之上面的城市,應該就是我們這裡隨著時間演進後的成果吧?」

  「或許是吧?」

  我並不曉得梅爾席特的歷史,所以面對這個地方是否為舊城址的問題,也只能給一個模稜兩可的答案,實屬有些尷尬。

  討論的差不多後,我便往第二個問題延伸。
 
  「那為什麼您會變成幽靈呢?」
 
  「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

  我伸手推開路途上老舊的木門,不幸的是,早已被白蟻蛀爛的門僅僅碰觸便四分五裂掉往地上,哐啷哐啷,在廣闊的空間裡無限迴響,空氣中的塵灰也隨著突發狀況而再次擴大,遮蔽了我的視野。

  顧不得什麼都看不到,我只是用手揮開臉旁的沙土,就忙不迭地查看四周有沒有什麼東西被我驚動或者跑過來,同時抱歉地對著幽靈表示自己並不是故意這樣子。

  還好對方並沒有過多追究,我鬆了一口氣,連忙更小心地跟上腳步。
 
  「等我再醒過來的時候,就發現自己是個靈體在這裡遊蕩,大概兩個星期了吧。」

  似乎是有先確認過我的腳步已經重回平穩,又或者方才是在思考,對方這才接續剛剛的話題,回答卻讓我感到非常疑惑,不自覺皺起了眉。
 
  「兩個星期……可是為什麼您說話像是很久以前的人一樣……」

  如果是兩個星期前變成幽靈的人類……不對,人類也不可能住在這種鳥不生蛋的地方吧?

  再加上對方的說詞,雖然能夠與我溝通,但是回答的東西感覺上都是已經年代非常久遠以前的東西,而如果最近才變成幽靈的話,怎麼可能會不知道梅爾席特的存在呢?

  我一頭霧水,對方貌似也是良久才想到如何解釋,好一會兒耳邊才又再度傳來聲音。
 
  「不知道這樣說恰不恰當……用一個詞來說就是,我是被喚醒的。」
 
  「喚醒?是那種能夠招魂的魔法嗎?」

  聽完下文,我下意識地回答自己腦中唯一能想得到相應的結果,心跳連帶著增快幾分。

  眼角瞥見路邊碎柱上蒙著的一層泥變得龜裂而碎裂,露出了柱體本身,我有一種自己還沒踏清這裡所有的真相前,就馬上被推入下一個世界的窘迫。
 
  「算是類似,當初在醒過來的時候,我有感受到一股力量在牽引、並試圖操控我。」

  幽靈的聲音把我從胡思亂想中拉了回來,我急忙多做幾次呼吸穩定心神,連帶推測對方看來是沒有被控制,直到心裡有了些安定才接續話題。
 
  「是這裡的哪個魔法師做的嗎?」
 
  「我並不曉得來源是誰,但我卻能很輕易跟你說——絕非善類。」

  我的腳步在最後的四個字後便定了下來。  

  而幽靈只是持續的走,像是沒有發現我停下來,陰森的殿堂讓這句話挾帶的語氣微微浮現了一絲不易覺察的狠戾。

  然後對方回頭看向我,滯留在一個已經模糊到辨識不出字跡的門牌上,藍色的身影讓我想起那股靈體特有的、冷到沒有溫度的冷,就這樣從後背蔓延上來。
 
  「也許對你來說並不是敵人,但對我們來說,是一個邪惡的存在。」

  我略帶茫然地在原地抓緊了胸口的衣料,淒涼的氣氛在瑩藍色的光芒下被映襯的越加陰冷。

  腦袋一時想不出個所以然,我只好先繼續提起腳步跟著幽靈,為了避免話題就卡在這邊無法繼續進展,我打算先從比較輕鬆的方面開話匣子。
 
  「不過您說帶我來看看大家……我倒是沒看到其他幽靈呢。」

  我環望四周,確實是沒見到什麼東西,只不過聽了我的話,幽靈只是輕輕哼笑幾聲。
 
  「呵呵,其實大家一直都在看著你哦!在你看不見的角落。」
 
  「真的嗎?」

  說出這個問題時的音有點顫抖,或許是一想到自己或許正被許多雙眼睛給注視著,不自覺緊張了起來。
 
  「嗯,只是其他人比較害羞,加上你還是活人,就躲在一旁看了。」

  稍微閒聊之後,我在心底推敲幽靈現在的狀態應該相對剛剛有好一點,也認為自己已經走了一段時間,應該就快要抵達出口,是時候再把話題給帶回剛剛的重要部份上。

  清了清乾澀的嗓子,我小心翼翼地注視著幽靈,慢悠悠地開口。
 
  「那您知道……那個想操控您和大家的魔法師究竟想做些什麼嗎……」

  心跳還是不自覺地快了起來,畢竟依剛剛幽靈的態度看來,在始作俑者可能是一個雷區,又或者是對方不想提到的地方,但怎麼樣我都不能在這裡一無所獲,只好咬牙繼續試探。
 
  「這一切,可能都要等你遇到那個人才知道了。」

  而對方雖然回答了,卻暫時沒有看著我,聲音同樣幽幽地表示了無解,卻沒有因此而將討論斷掉。
 
  「不過我在想,像這樣幽靈群聚的地方,似乎不只一個。」
 
  「您是指……像這樣的實驗場還有好幾個是嗎?」

  話音剛落,我心底先一步生出不好的預感,光是這裡規模就這麼大,要是同樣的地方有好幾個,那會對一無所知的人民造成多大的恐慌?

  但還好沒有順著我的想法,幽靈只是搖了搖頭。
 
  「應該不是,但只要是那種墓地,或者是許多人生命流逝的地方,就有可能會被這種方式喚醒。」
 
  嘴巴呼出半口氣以表暫時安心,卻僅僅只是這個呼吸間的間隔,我就再拋出了下一個問題。

  「不過您是怎麼得知這點的呢?」
 
  「也許是變成幽靈後,加上原本魔法師的能力,就可以偵查到這股力量還有哪裡有吧?」
 
  「那您……可以告訴我有發現哪裡可能會是幽靈盤據的地方呢?」

  雖然眼前的這個幽靈目前是善意的,但不見得每個幽靈都是帶著好心腸被喚回到這個世界上。

  腦內回想起以前多少還是有從不少人那裡接觸到什麼罪大惡極的人死亡在某個邊境或者偏僻的地方,或許那個喚醒幽靈的人就是在找尋這些有力量傷害人的個體,如果是這樣就糟糕了!

  幽靈沉默,好像在專注地望著通道出口的方向,又或者是在看某個不知名的遠方,等待的過程裡,我的手也漸漸滲出冷汗,莫名覺得這個時候不該打擾。

  等到對方再一次開口,我好不容易聽到回答,心跳卻亂了半拍,所有的準備似乎都總是被猝不及防給打散。
 
  「不知道那裡叫做什麼,不過那裡是有一大堆牧師所在的地區。」

  如果是一大堆牧師的話,只有那裡。
 
  「……聖因特城?」

  我的聲音有些失真,儘管還有無數問題紊繞在心尖,我還是先保持安靜,耐心地聽這個幽靈繼續講解下去,看來剛剛的靜寂都是在為了追查這個力量的來源,謝意再度湧上。
 
  「那裡有一團相當大的能量體,彷彿就是喚醒我們這整個力量的來源。」
 
  「所以能夠去那裡消除這個力量的話,所有的幽靈都會消失嗎?」
 
  「照理來說是,不過……」

  幽靈話中的停頓激起我一陣焦躁不安,想要叫自己不要天馬行空過度思考卻又有些不寒而慄,只能繼續疑惑不為自己多添點心慌,等著後續發言落入我的耳中,卻將我的心情扯往谷底。
 
  「不只是力量,我還從中感受到一股非常強大的怨念,不像是單純的墓地或者其他場所。」

  分析的口吻中聽不出半點假意,喉嚨像是被無形的手掐住,我想開口說一句話卻困難萬分,只有零散的三個字從牙關間滾落。

  「所以是……」
 
  「感覺就像是曾經在那裡的人或生物因某個原因而突然全數死亡,帶著執念被這股力量拉回到了現世,延續生前那股未完的恨。」

  心頭猛地一跳,不知名的恐懼從這一刻湧上身體,我的身體發涼,連指尖都控制不住的微微顫抖。

  但比起緊張這個,我還有更要緊的事情該做,不先做完眼前事,我永遠不會去觸及到這個幽靈所說的那一塊,甚至是將消息傳播出去。

  改變這個想法之後,我乾脆俐落地轉換了自己目前的心情,試圖用旦旦的語氣開口。
 
  「如果我能夠出去的話,一定會請朋友們盡速調查的。」

  也許是察覺到我自身語調的改變,幽靈似乎如釋重負地吐了一口氣,說話溫潤。
 
  「好。」

  然後對方抬手比往前方,我跟著看過去,發現了一座架設在牆面裡,往上延伸的階梯。

  「那就是能夠讓你出去的路。」
 
  看到出去的路確實高興,但我並沒有過分顯露,而是繼續把腳步放在幽靈後面,對方似乎也沒有打算停在樓梯口前,就這樣跟我一起走了上樓。

  樓上是一個正六角形的空間,因為有燈所以我解除了夜視法術,只不過這個六角形除了狹小,除了我們來的這一條樓梯的路,其他邊都是牆面,而面前的牆面編號為四,底下有一個長方形的水池。

  看來,這裡就是屬老闆所說,什麼都沒有建造的編號四樓。

  但可能是為了防範像我這種宵小從這裡跑去實驗場大鬧,才剛上樓便有兩排的多個魔法陣設置在眼下,一黑一白,感覺不能貿然通過。

  要解除可能需要一點時間跟腦力,總不能讓這個幽靈在這裡乾等我,因此我選擇先鞠躬道謝。
 
  「真的非常感謝您願意帶我來到這裡。」

  然後在抬起頭的一瞬間,我同時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便不經意地說了出來。
 
  「不過要是解決了幽靈的事情,不就代表您也會消失嗎?」
 
  「哈哈!我早就是該走的人啦,只是被抓回來而已。」

  幽靈一邊笑一邊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或許對靈體來說自己的身體還是可碰觸的,我就這麼開眼界地看著對方做著跟人類活著時一樣可以做到的動作,然後微笑回應。
 
  「就算我再度消失,也只是回到原位,比較危急的是你那邊的人呀——

  跟隨字句循序的轉變,我的表情也馬上從笑顏轉變為凝重,一絲不苟。
 
  「那個怨念一旦遍及其他地方,必然會對世界帶來非常不好的影響。」

  我重重點頭,再度重申如果有幸能夠逃脫出去,一定會幫助幽靈予以協助搜查幽靈源頭的事情。

  而對方在我如此誠懇真摯的態度下打量了我幾眼,最後,只輕點了一下頭,就看往魔法陣的方向,讓我一瞬間搞不清楚對方的回應究竟是如何。
 
  「那個結界是用來阻擋我們的,活人的你可以直接走過去。」

  聽到這般說明,我下意識歪了歪頭表示疑問。
 
  「阻擋?意思是樓上那些人知道幽靈的存在嗎?」
 
  「應該是不知道,只是針對下面可能會有的東西做出了防備而已。」

  雖然不知情上面的狀況是如何,但幽靈還是叮囑了我幾句,像是苦口婆心的媽媽,使得我心裡一陣柔軟,難以想到能夠在這個城市裡收到這樣的善意。
 
  「總之,我只能幫你到這邊了,孩子你要加油。」

  我嗯了聲,雖然幽靈說人過去沒事,可我試探性用衣服甩往魔法陣,確認不會被怎麼樣以後,就變成鞋子、等所有我帶在身上的補給品都試著碰碰看以後,才試著把腳尖向另一側挪了一點點。

  幽靈大概也是理解光用說的我還是會害怕,因此也沒有出聲說什麼,只是看著我在那邊試,就這麼跟無形的恐懼纏鬥後,我真的毫髮無傷地來到了魔法陣的另一側。

  感知了一下背後水池的傳送點,一樣可以回到剛剛的那幾層。
 
  「在離開前,請讓我問最後一個問題。」

  偵查完路徑之後,我端正地站在原地,看著幽靈一臉正色且無躲閃。

  「您為什麼這麼願意幫助我?」

  而這個問題彷彿從一開始就在對方的意料之內,不知怎地,明明幽靈是模糊的面容,我卻恍若能夠在這一刻看到對方身上有一股溫柔的笑意,沁人心扉。

  「很單純,因為從你的眼神,我很快就看得出來你是真的有難,一點也沒有說謊。」

  幽靈望著我,說話比先前都還要鄭重,讓我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可在對方的最後一個理由時,某種感覺便三度衝上我的心頭,同時給予了我勇氣和信念。

  「幫助有困難的人……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嗎?」

  還是不曉得能說什麼,但我只記得絕對要再次行禮,感動到整個眼眶都因為面朝下而泛起了熱淚,讓我看不清自己的腳下,出聲哽咽。

  「真的非常感謝您……」

  忽然覺得自己剛來到這裡時,那股因為太過現實的恐懼在這裡被一掃而空,像是無邊的黑包裹住了我,但是這個幽靈帶給我的溫柔,讓我了解到,光就算因為某種原因消失,一定也會再度亮起。

  吸了吸鼻子,我奮力抬起頭來,像是要甩落自己身上所有的累贅,給對方看看我現在更加堅定的樣子。

  我們彼此相望了幾秒鐘後,幽靈才似是完成了最終任務而更加昂起身子,像是目送人出去冒險的慈母。

  「好了,傻孩子,快去做你該做的事情吧。」

  說完後,彷彿是不再給我留在原地轉圜的空間,幽靈徑直就往樓梯走,就這麼灑脫地消失在我的眼前,卻在我心底留下沉甸甸的重量,想要挽留的手懸到一半便收了回去,只剩下微笑。

  在原地使用了治療法術恢復了自己的體力和狀況,我細細思索接下來該往哪裡走才能夠通往出口,但不管怎麼想,也都只有那一條路。

  就是唯一有看見通往外面區域的第二層。

  雖然不清楚士兵是否處理好現場的事情了,但現在沒有第二條路讓我選擇,已經算是在某種機緣下存活的我,剛剛如果算是休息,那現在就是面對一切的時候了。

  穩住了怦怦亂跳的心,我心一橫,使用了魔力傳送。
 




67.End

創作回應

阿鳴
善良幽靈[e5]
2021-07-07 20:18:2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