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耶雷弗:契約醫生》96

符晴 | 2021-12-04 21:30:01 | 巴幣 862 | 人氣 151







或回到上一回




96

【重新燃起的火


(本篇建議服用背景音樂,音源:youtube)





  「朴大爺,大事不好了,跟上次一樣的事又發生啦!」

  興夫氣急敗壞地跑了過來,手上拿著破舊的小砂鍋,衣物和皮膚上像是沾到了什麼髒東西,這裡黑一塊,那裡也灰一塊的。

  他雖未明確講明和上次一樣的事究竟是何事,朴大爺卻在他的話語和身上可見的特徵之間,找出了那份端倪,臉上霎時籠上一層陰影。
 
  「……不、不行啊!不能再讓事情重蹈覆轍了!」

  他的聲音因為驚惶而沙啞,不知所以的幽靡也下意識詢問起來。
 
  「發生什麼事情了?」
 
  「現在來不及說明,先讓所有人都到後山去集合!」

  興夫和延陞在旁輔助朴大爺行走的速度,我們一行人用跑的出了村子,被夕陽染黃的後山卻已被添加了數朵滾燙的燦橘。
 
  「到處都是火焰……」

  我不由地喃喃自語,即使經歷過幾次大火圍繞的場景,心底也終究沒克服這種恐懼。

  烈火如日,大火像有生命般包圍了整座山林,每分每秒都在肆無忌憚地擴張著它的爪牙,燃樹又燒木,飄散的火星像是對來者的叫囂,夾雜在風裡令人窒息的氣體更是凶猛。

  火焰散落在各個能見的角落,廣闊的現場由於空氣能快速流通,助火升起了巨大的陣勢和煙雲,遮蔽了天光,但呼吸卻也諷刺地容易,如同讓了一隻手對戰的強敵。

  「明明村子裡還好好的……為什麼後山會變成這樣……」

  火海燃燒草木的劈啪聲裡,夾雜著幽靡和其他居民們的聲音。
 
  「我的家!我的豪宅又要被火燒毀啦!」
 
  「老公!這種時候還管什麼家!」
 
  「牛!蟾蜍!你們先回村子裡,這裡我來就好。」

  居民們也因為舊事的重演,或多或少想起了過往的悲痛,導致人心惶惶,難以平復。

  一切吵雜的聲響在這場大火中扭曲,人們心中的恐懼,緊張都被無限放大,腳邊燃起的火光彷彿是死神的引信。

  朴大爺即使也是這其中恐慌的一員,但不愧對為領導童話村的角色,仍然迅速安撫了現場人員的不安及下達應對方針。
 
  「大家都冷靜點,拿出過往應對火災的知識,我們一直都有在練習的。」

  從老弱婦孺都暫且鞏固住各自浮躁的心緒以後,朴大爺也鎮定地對我們下達了指示。

  「會引發火災估計是跟猜忌之玉有關,還請幽靡跟昕里小弟趕快去尋找起火的原因。」

  「我們該怎麼做才好呢?」

  幽靡的臉遮不住擔憂,畢竟我們不是處理過這類事務的人,單叫兩個沒經驗的人去找,最後就怕都靠延陞在天上飛才能解決事情。

  「除了尋找玉石,要解決火災,就必須先找到起火點在哪裡。」

  與此同時,頭頂上光禿樹木的樹枝被火燒斷,一節節落了下來,如同從天而降的火球,逼得我們在底下四處逃竄拉開了距離。

  火花在剛才所站的地方上逐漸燃燒成火苗,所幸我跟幽靡躲得快,延陞也帶著朴大爺避到了安全的地方,重聚時無人受傷。

  「嗯,那麼猜忌之玉……雖然緊急,但能先告訴我們剛才沒講完的事嗎?」

  只是任憑火這麼燒下去也絕對不是好事,熱風壟罩,為了不再拖延朴大爺救火的速度,幽靡用手臂擋著臉免於燒灼,一邊接續最重要的事情。

  朴大爺輕了點下頭,臉上並沒有什麼表情,或是已經沉悶的太多。
 
  「其實……猜忌是無法透過別人來幫忙解決的。」

  明明處在了高溫的環境當中,聽到這句話時我還是不由發起了一陣雞皮疙瘩,外熱內冷的感受令人十分不適。
 
  「因為懷疑而讓自己陷入不幸,就會一直處在猜忌他人的輪迴當中。」
 
  「什麼?那到底該怎麼……」

  又有不高的樹木接連從旁倒塌,像交鋒的兩把火刀劈在了幽靡的身後,好在離她本人的位置還有一段距離,也不打擾兩個人將最後的話給說完。

  朴大爺雙手各自握住了幽靡的手,彷彿是要給予她信心,被牢牢地舉到了彼此的胸前,跟他現在的眼神一樣。
 
  「還記得那句俗話嗎?善良的人,會永遠流傳成故事;作惡的人……
 
  「一定會付出代價……」

  像是原生反應一般,幽靡自動地把話給接了下去,而朴大爺點了點頭。
 
  「我相信這句話,一定有辦法的。」

  熱辣的火焰將所有人的身影都染得橘黃,朴大爺沒有絲毫的害怕,放開了幽靡的手,卻是用力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推人一把。
 
  「好了!我們會待在這裡滅火,幽靡妳趕快帶著人去尋找起火點吧!」

  語畢,延陞幫朴大爺開了一條協助村民救火的路,同時我跟幽靡正盡可能地巡視周圍有可能為起火點的地方。
 
  「起火點的話……那裡!」

  我跟著幽靡的聲音,然後順著她指尖的方向朝一個較高的山坡上看去,微微有煙,但沒有看到明顯的火焰。
 
  「比起其他地方,那邊感覺已經完全燒成灰燼了才沒有看見火,所以火應該會是從那裡來的。」

  聽來合理,我們三個便立刻朝剛才所說的方向過去,已經燒乾的斷裂樹幹旁有個山洞連通到山脈的內部,儘管整體入口並不大,裡頭似乎見著光,延陞蹲一下也還是鑽得進去。
 
  「裡面還飄著煙,但看起來已經沒有火的樣子……」

  在幽靡試著從外面探頭往裡面看的同時,延陞也順道叮囑了一句。
 
  「裡頭溫度還蠻高的,小鬼們要小心一點啊。」

  我們兩個都點了頭,小心翼翼地進入山洞,腳步帶動了灰燼的味道撲鼻而來,也帶起濃煙與灼熱,壁面灰白一片,外部樹木長進來的樹根在這裡已經變成了火後殘骸。
 
  「這邊的一切都已經燒成灰燼了……一定就是從這邊點起火來的!」

  幽靡相當篤定自己的直覺,洞穴裡並不是一條直行道,而是跟山一樣,能夠逐漸往上爬的階梯式走向,可因為這些煙灰的關係,腳底極易打滑。

  採取前中後的方式讓幽靡一馬當先,洞窟裡除了我們似乎並沒有其他東西,很快我就感覺到頭頂上有風吹過,像是再往上爬一點點,可以藉由這個洞去到別的地方。
 
  「這、這是……看看這裡!地板上的好幾個洞……」

  走在前頭的她看來是又找到了什麼,我和延陞又朝著她比的方向往腳下的泥土看過去,那裡有數個每次取回某個東西時,我總會看到的圖示。
 
  「……是玉石的形狀?」

  面對我的應答,幽靡信心滿滿地點了點頭。
 
  「沒錯,一定有人曾經把玉石給放在這裡過。」

  接著她蹲下來,指著玉石保管盒裡朴大爺唯一還沒有放玉石的那個地方在這裡所對應的位置,那個小洞的底部還帶著因為高溫所燃起火光的痕跡。
 
  「而且你們看,我們唯一沒有玉石的那個位置,在這裡的洞卻有一股滾燙的溫度,所以猜忌之玉一定到剛剛為止都還在這裡!」

  幽靡的推測相當精闢,我沒有任何疑問,但剛剛以為只有我們三個在這裡的假設卻被推翻,從風口的方向,忽然出現了一個生命反應,帶著些許沙沙的聲響。

  「誰!」

  延陞飛快地擋在我和幽靡的面前,一聲怒斥更比什麼都快地向著那個方向去,連著我的心跳都大幅起伏起來。

  可即使已經被察覺,那個生命反應卻不發一語,像是被發現就不躲了,徑直順著風口的位置跑了出去。
 
  「逃跑了嗎?我們趕快追上去!」

  幽靡也注意到了對方的行動,三雙腳一口氣跑出了洞窟,強烈的光晃向我的眼睛,猛烈的風一瞬間吹亂了所有知覺。

  而當我再度睜開眼睛時,似曾相似的感覺迎面打上了腦門,讓我一陣恍惚。
 
  「這裡是……禁忌斷崖?」

  幽靡的聲音被擋在風的外面,但更類似於是被擋在了某堵高牆之外,整個空間裡,只有我一個人。

  每當我在現實中走入夢境所描繪出的場景時,總會是這種感覺占據我整個人的所有。

  地處高勢,火苗隨風在半空中舞動,遠處延燒的火焰像是延伸到天際,一群群飛鳥從谷裡竄出,劃開了煙在頭頂上凝聚成的雲,漸次的光塊落在這幾乎要平躺的月牙型山峰上。

  路的兩邊節外生出了樹木和小徑,至於盡頭的那端有個龐然大物帶著銳利的目光盯了過來,而我們僅有的選擇就是走入這個早已設好的局。

  「那個生物是……鬼怪!」

  幽靡看見鬼怪似乎有些激動,跟著她跑到了鬼怪的面前,對方實際的塊頭甚至比延陞還高大,形似於半個巨人族,除了皮膚黃底穿著綠色草裙,體態也肥沃擁腫,棕色捲翹的毛髮上長著兩根尖角。
 
  「走開!給我走開!」

  牠和其他生物一樣都能夠說話,揮舞著手中的狼牙棒,棍棒舞動的聲響帶起呼嘯的風,在耳邊呼呼作響,周遭的兩棵樹和草地都被掀起浪來,也讓我們無法輕易靠近。
 
  「冷靜點!鬼怪大叔,和我們談談吧!」
 
  儘管臉上被氣流給堵地差點說不出話來,幽靡還是試圖攀談,不料卻被一口回絕。

  「我跟人類沒什麼話好說的!」

  牠尖銳的下獠牙在吼叫中一覽無疑,在明確表達自己的立場以後,他不再揮舞,卻握緊手中的狼牙棒,高大的身影板著臉獨自自言自語起來。
 
  「我沒能替九尾狐報仇……我、我真的是……一切,一切都不行了。」
 
  「替九尾狐報仇?什麼意思?」

  幽靡並沒有放棄搭話,似是鬼怪畫出了彼此的界線,那她就在那條線的外面大聲地問。
 
  「要不是人類,九尾狐也不會變成那樣……朴大爺!我要向朴大爺報仇!」
 
  「等等,九尾狐到底怎麼了?」

  不過雙方一來一往間完全文不對題,鬼怪顧自己講話,幽靡也是聽到什麼就問什麼,看著幽靡不問也肯定不知的臉,鬼怪鄙夷地喃喃。
 
  「人類……果然什麼都不知道。」

  被講中的幽靡為難地哽住了話頭,徒留風聲在山谷迴盪之際,鬼怪冷不防地朝著幽靡開口。
 
  「……朴大爺跟妳說過有關我們的是什麼事?」

  總體而言提過的也就那幾句,但是……

  想起朴大爺當初是怎麼說的我,不用想也知道一把那些話講出來眼前的鬼怪絕對會生氣,臨時編造出個能圓場的謊言又想不到怎麼樣才能圓謊,所以硬著頭皮據實以告是唯一的正解。

  幽靡並沒有馬上回答,可能她也有想到這一點,做出的行動恰好符合了我的猜想。
 
  「他說……可能是九尾狐跟鬼怪……拿走了玉石。」
 
  「我就知道是這樣!他和其他人沒什麼兩樣!」

  看來鬼怪也深知自己被預設的立場大抵是如何,因此沒說謊反而是好事,但好在牠並無因為我們被朴大爺遊說是偷走玉石的兇手而馬上打過來,而是忍著這口氣,劈頭說起了另一回事——

  「九尾狐……在好幾年前遇到牠的時候,明明就是人類先欺負牠的!」
 
  ——如果我也是人類就好了。

  這是九尾狐以前在跟鬼怪相處時,曾經、也很常說過的話。

  九尾狐擁有著能夠幻化為人型的能力,據傳聞裡牠們會利用這種能力去引誘路過的行人,帶到無人之地,伺機掠奪生人的精氣,來讓自己的偽裝更形似於人。

  一名曾經目擊過九尾狐變化型態的人,將這個情報流傳到了童話村裡,因此只要在深山裡看到一身白淨素衣,披頭散髮的長髮女性,十之八九便是九尾狐變身而成。

  但是沒有人知道,有一隻白色的九尾狐,變成人類,只是想跟大家做朋友。

  「啊啊啊!是妖怪九尾狐啊!別過來!」

  某天鬼怪在狩獵途中,聽到了人呼救後逃逸的聲響,慢慢地走了過去,不過並沒看到九尾狐,只有一個楚楚可憐的少女跪坐在地上,淚光閃爍。
 
  「人類妳在做什麼,不想受傷就快滾。」

  鬼怪也是一種會被人類忌憚或者攻擊的族群,除了愛到處樹立勁敵惹嫌,還特別討厭人類,加上那裡正好是鬼怪的地盤,正常來講是要狼牙棒一揮直接把人打走的。

  然而,或許是看在對方手無縛雞之力,或是鬼使神差,還是其他因素,鬼怪特別網開了一面。
 
  「嗯……是鬼怪嗎?」
 
  不過,對方轉了過來,卻似乎一點都不懼怕自己的樣子,鬼怪想起了剛才的呼救聲,覺察了眼前的少女不是人類,應該就是變化形態過後的九尾狐。

  如果不是人類的話,那便不需要那麼有敵意,但在其他個體可能也討厭鬼怪的情況下,牠還是保持了防備,準備就此離去。

  而明明可以就這樣放著不管,跟平常一樣揚長而去的——

  那雙圓滾滾的目光一直就這麼跟著牠的腳步,如影隨形,明顯得讓任何有知覺的生物都能瞬間釐清其中的意圖,鬼怪當然毫不例外,只得著難地嘆了口氣。

  「……我是鬼怪,是個怪物,跟我在一起的話,不只是人類,妳可能會被其他種族給敵視的。」

  鬼怪原本以為,講了這句話後九尾狐就會打消念頭,牠卻一語不發,變回了原來的樣子。

  變回原形的九尾狐身上是蓬鬆的雪白色皮毛,小獠牙尖鼻子,在耳朵跟四隻腳的末端是一點點的灰色毛髮,兩邊臉頰跟額頭上有著奇異的紅色花紋,脖子戴了一個像是牙齒串麻繩串成的項鍊。

  「我也是……怪物啊,所以可以跟你在一起吧?」

  那一刻,鬼怪嘴上雖然說著隨便,但九尾狐卻興奮地跟了上來,說了好幾次鬼怪是牠的第一個朋友,聽到鬼怪耳朵都覺得痠,可牠都沒有把九尾狐趕走。

  彼此的加入讓原本各自孤獨的生活中,漸漸多了從未有過的聲音,習慣有對方在的時光。
 
  也是從相處的過程當中,鬼怪發現,九尾狐才不是那樣子讓人討厭的傢伙,就算遇見人類時總會被惡言相向,私底下卻仍然希望有天能夠跟人類好好相處。

  因為牠,除了第一個朋友鬼怪以外,最喜歡的就是人類了。

  講到這裡,鬼怪忽然低下頭,身子顫抖,咬牙似是在壓抑住提起過往而湧起的情緒。
 
  「喜愛人類的牠,真的很善良,都是因為遇見了朴大爺才……」
 
  「朴大爺到底是做了什麼……」

  先聽了朴大爺的推論,卻在鬼怪這邊聽見了截然不同的說詞,我的腦袋亂成一片,眾說紛紜的情況下根本分不清誰對誰錯,心底的心聲與幽靡的聲音不謀而合。
 
  「幽靡!」

  聽到這個聲音的我陡然一驚。

  轉過身,我看見了那個鬼怪看似就憎恨至極的身影離我們越來越靠近,不著邊際地,我伸手想要去攔住他的身影。
 
  「不、不行,朴大爺您不行現在……」
 
  但可能就是某種玄虛的安排,我推阻的手不管再怎麼努力,一來一往之間還是讓朴大爺鑽到了我們目前所處的地方。

  「呃呃……」

  他一出現,鬼怪原本壓制下去的情緒就又被挑起,逐漸地咬牙切齒,而老人家身子不太好,好不容易挨到幽靡的身旁時,才看見了眼前的龐然大物。
 
  「呼……終於把火都滅了,暫時不需要擔心——鬼怪?是鬼怪嗎?」
 
  「朴大爺!你這傢伙!」

  幾乎是最惡劣的情況在眼前上演,顧不得他現在的疲累,鬼怪一揮狼牙棒就是直直地指過來。
 
  「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就讓你親口說吧!」
 
  「鬼怪,這陣子你到底去了哪裡……還有,我該說的是什麼呢?」

  只是光聽一句話朴大爺根本不知道鬼怪想表達的究竟是何事,但他還是理智得多,先詢問了他一直以來想問的問題,然後再試圖釐清鬼怪的問句。
 
  「說出你告訴九尾狐玉石的事,到底說了什麼都說出來!」

  鬼怪語帶壓迫地詰問著,生氣得像是牠自己始終都被蒙在鼓裡的那種氣憤。

  當時朴大爺說九尾狐是不小心看到了玉石……所以在這之後,他其實有跟九尾狐說什麼嗎?

  眾人都不由地轉頭看向朴大爺,我的腦袋裡更是衍生出他似乎一直都不把話講明白害得人不斷轉圜的困擾,這樣相似的表情一連落在我們三個人的臉上,或許底下的思想不同,給予的壓力卻是同等。

  形同四對一的局面使得朴大爺整個人都如同被揪出把柄一般著急,紙團到底也包不住火焰,他一臉慌張且懊悔,說詞搪塞。
 
  「我只是……希望那孩子不要碰那個,所以才特意……」
 
  「所以你到底說了什麼!」

  害怕他支支吾吾的時間是拿來捏造藉口的拖延,鬼怪在他說詞反覆時就不斷吼叫,不給他任何能夠擺弄風向的機會。

  而就在這樣的百般逼迫下,朴大爺無以招架,鬆口的嘴終於吐露了實情。
 
  「可能會成為完全不同於自己的某個存在……」





96.End



下一回


【死因










創作回應

阿鳴
想要朋友QQ
2021-12-04 21:41:09
符晴
壞壞人類QQ
2021-12-17 10:02:5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