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耶雷弗:契約醫生》99

符晴 | 2021-12-27 22:00:04 | 巴幣 500 | 人氣 146







或回到上一回




99

【再見,童話村


(本篇建議服用背景音樂,音源:youtube)





  剩下的這幾天裡,處理完鬼怪的後事之後,幽靡就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間當中,不肯見人。

  從先前那些奇怪的對話,還有後來與鬼怪的互動推算,縱使本人沒有開口承認,但幽靡實際上就是變成了人類的九尾狐。

  雖然恢復了以前身為九尾狐的記憶,可接連就遇到鬼怪在面前逝世的事件,加上身為妖怪的本性與作為人類後的個性衝突,不管是誰去找她,通通都會被吼出門。

  像是一隻看見誰都要咬的流浪狗。

  而我除了探望幽靡之外,因為玉石已經收集完了,所以我跟延陞一方面協助村內的重建事件以外,剩下的時間我就是和延陞進行一連串的訓練。

  他對於我現在的狀況作出了很多指導上的考量,但剩下的時間真的不多,因此他主要在指導我的是像對於我這樣的後排人員,要是被敵人近身了該如何應對。

  「先前你為了改變未來的關係,一定時常橫衝直撞的。」

  對,練習前延陞就是這樣諷刺我的,而我實在是被命中要害,無言以對。

  不過比起魔法,體術什麼的我真的完全不行。

  就算拿著神那送我的扇子,在身手矯健的延陞面前根本就和裝飾品一樣,每次都是他先要打到我,我的扇子才很搞笑地擋在他的手之前,不然就是我嚇到沒動,直接慢了不知道幾拍。

  後來真的是太丟臉,我就請延陞不要留情,如果能打到我就直接打,但當然也不是把我打飛出去的那種打,速度還好,要是在力量上認真起來,我大概會爬不出童話村。

  只是換來的結果呢,就是我被延陞彈了好幾個腦門,其他地方也被相應的捶打折磨得不成人型,不痛,但就是容易讓人惱羞成怒。

  過度慘況帶來的某種羞辱讓我鐵了心要上進,另一方面延陞也順著我的步調,從很基本的角度再慢慢推進到刁鑽的角度,眼睛漸漸能看得到他手的軌跡,然後手就能試著去擋。

  短短幾天的速成內,可能是我經歷了幾次生死關頭,加上天生使用感知培養出的反射神經,十次裡面在最好的情況下,勉強能擋住個四成吧,撇除延陞放水的情況下。

  而近身的練習完之後,當然遠程的攻擊也要兼顧,只是延陞的魔法我一樣擋不下來,最後,就只能用比較暴力的方式——用扇鋒較硬的部分想辦法把飛過來的東西打掉。

  憑這種方法是能打掉一些飛來的法術或魔法沒錯,但延陞也提醒我,如果是接觸類法術,例如那種碰到就會爆炸的爆裂魔法,可千萬不能使用這種方法,好一點就躲,不然再用護罩。

  這些呢,就大概是目前練習的結果。

  至於訓練當中,關於我在被鬼怪捲上天後被伊卡勒特救下來的事情……

  我們很有默契地都沒有提起。

  可難以否認的是,我的心,在那一刻劇烈地動搖了。

  如同鬼怪跟幽靡之間戲劇化的再度遇見,過往的事端也以不約而同的方式重現在眼前。

  現在的我,好像又變回了那個在十字路口前猶豫的自己。

  而這樣的自己,馬上就要以這種模樣,回到耶雷弗去。

  依照原定,我得在出發的前天,也就是童話村的今天啟程回到原來的世界去,一天和那因哈特交代完這裡所發生的事情,然後下一天拿來整理自己的心情跟體力。

  雖然幽靡……但童話村的事算是已經處理完了,很多事不能因為她再晚下去。

  朴大爺也答應我,如果到今天幽靡都還是沒有出來,等她願意出門的那一刻,他一定會馬上通知我。

  只是再怎麼說我還是想在臨走前看看幽靡,所以我就拉著延陞,跟著朴大爺一起待在他家門前,希望眾人的心意可以傳達給她。

  「……已經是最後一天了,但幽靡還是那種狀態……」

  完全不打算離開房門一步。

  即使同住在一個屋簷下,朴大爺看著幽靡緊閉的房門,薄薄一道,卻像是隔了一座山一樣。

  很想要安慰朴大爺此時的低落,但我老實說看了這種情況也很洩氣,知道她的痛苦而不能強求,做為一個朋友又希望她可以趕快好起來,兩種感覺碰撞成令人備感無力的無奈。

  「沒關係,有時間的話我一定會回來看看她……」

  想不出能怎麼辦的我還是先講了句場面話,與此同時,興夫拿著平常常帶的鍋釜出現在眼前。

  「朴大爺,今天那位女孩的狀況怎麼樣呢?」

  興夫淡然問候,可我們只是又看了冷冰冰的房門一眼,再轉回來,朴大爺勉為其難地開口。

  「今天……還是一樣。」

  其實光看現場興夫就能了然大概是什麼情況,他便也沒有多說什麼,從兜裡拿出了一撮草藥,一看就是有先洗過泥土才拿來的。

  「這個是……可以提振精神的藥草,我就放在這了。」

  興夫把草藥放在了離幽靡房門最近的平台前,正要離開,朴大爺忍不住一說。

  「其實你不用每天這樣的……」

  事實上,會來守候幽靡的人不只有我們,那些曾經被幽靡幫助過的人每天都會來看她,縱使吃的總是閉門羹,但沒有一個人因此退卻,朴大爺也常對大家這麼講,回答的也一律是那樣。

  「不麻煩,一方面是我的恩人,另一方面……我們確實也有做錯的地方啊。」

  留下這句話以後,了解眾人心意的朴大爺只是點了點頭,便只能目送著對方離開,然後下一個人來訪,周而復始。

  可但凡幽靡不出房門,朴大爺就憂心大家的心意對她來說反而是一種負擔。

  童話村的居民彷彿也是談好了某種來探望的規律,興夫前腳才剛離開,接下來來訪的必定是小荳。

  「幽靡姐姐還是一樣嗎……那我把這個放在這裡就好。」

  簡單打過招呼的小荳也已經習以為常,每天來看看幽靡後,今天她拿出了一個紅色的小香囊,上面織著粉紅色花朵的圖案,放在了興夫草藥的旁邊。

  「好,我一定會轉交給她的。」

  嘴上信誓旦旦,可當小荳離開以後,朴大爺整個擔心的心思就跑了出來。

  「每天大家都來看幽靡,但幽靡還是從未露過面。」

  他長嘆了一口氣,我抿著嘴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可就在此刻,出現了房門鬆動的聲音,一臉苦瓜臉的幽靡走了出來。

  她突然的舉動讓我們一陣驚慌,除了叫她的名字之外,原本想要說的做的全都忘光了。

  頓了一下,朴大爺就先開始和幽靡說興夫跟小荳來送禮的事情,不過幽靡興致缺缺地打斷了朴大爺想說的話。

  「我知道啦……我又不是沒有耳朵。」

  「……還有很多東西放在那裡呢。」

  「什麼?」

  除了今天興夫和小荳送來的東西,在這幾天裡,大家送來的東西早就堆成了山。

  七誠與七南送來的稻米、小雪送來的花、小荳親手織的香囊、興夫的藥草、樂夫的肥料、沈師銘送來的蔬菜以及沈清的髮圈,還有小日送來的年糕。

  「哇啊啊啊!」

  正當朴大爺細心地為幽靡一個一個清點起來時,幽靡又忽而嚎啕大哭起來。

  她突如其來的啜泣讓我們都亂了手腳,手忙腳亂了一段時間,好不容易才穩住了她的情緒。

  「明明鬼怪是因為……這樣,我要怎麼討厭大家……」

  對恢復真實身分的九尾狐幽靡來說,人類是害死鬼怪的壞蛋。

  但是對已經成為人類的人類幽靡而言,人類卻又是自己現在的朋友。

  「幽靡……大家都很擔心妳的。」

  朴大爺的話裡或多或少也多了一點試探,畢竟沒人知道現在是作為妖怪的性格為上,還是成為人類後的理智凌駕著她現在的思想。

  「我知道、我也已經哭夠了。」

  語畢,她開始用手揉了揉眼周,除了抹掉那些淚痕,途中她也對自己打氣起來。

  「也是……該振作起來了,沒關係的。」

  待手放下以後,她重新露出了笑容,回到了以前陪伴我們的那個幽靡,一如往常。

  「所以童話村已經沒事了吧?」

  「這一切都得感謝妳,還有昕里小弟及延陞先生的幫忙。」

  朴大爺將猜忌之玉放回了保管箱,所有的玉石終於回歸原位,真的過了很長的一段時間。

  可是整起事件還沒有結束,他希望我們可以把玉石帶回次元圖書館,交給懷茲。

  「可是帶走的話……那童話村該怎麼辦?」

  幽靡疑問的是,玉石一開始是為了遏止童話村的人民出現這種情感才存在的,如果草率帶走的話,童話村的人民很有可能會自主產生不該有的情感。

  「透過這次的事件才明白,人都要經歷過這種情感,才能夠使我們成長。」

  如果刻意壓抑,反而會發生問題。

  朴大爺相信著,因為所有的人都已經戰勝過這些情感一次,所以來了第二次、第三次,也絕對可以過關的。

  而且要帶走玉石,是因為有人要準備建造玉石的防護裝置,以免再被偷走,所以帶到圖書館會比較方便。

  「最後,可以幫我把玉石交給懷茲嗎?雖然東西是我帶來的……」

  確實地把保管箱上鎖之後,朴大爺把鑰匙放在箱子上,一併交給了幽靡,而幽靡也很自然地要接過。

  「好……等等,帶來?」

  面對幽靡的疑問,朴大爺不假思索地點點頭。

  「嗯,是啊……」

  然後他像是想到了什麼,不由自主地笑了起來。

  「哈哈……該不會以為我是童話村的村民吧?看來我已經完全適應這裡了。」

  聞言我心下一涼,難怪朴大爺會知道時間上流速的不同……

  原本還以為是因為常跟懷茲來往的關係,或者是身為村長所擁有的知識,看來他跟山神一樣都是人不可貌相的存在……

  「……總之幽靡。」

  朴大爺摸了摸幽靡的頭,神色變得鄭重起來,卻也不失慈藹。

  「歡迎妳隨時回來玩,對我來說,妳永遠是我可愛的孫女。」

  幽靡深深地看了一眼朴大爺,點點頭,然後將玉石的保管箱先放在了腳旁,端莊地握住朴大爺的手。

  「……好,爺爺要好好照顧自己,我才能再回來。」

  玉石的收集之旅,就在幽靡和朴大爺緊緊的擁抱之下結束了。

  雖說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家人,可是在這段旅途當中,兩個人的情誼可並不亞於普通爺孫之情的關係,甚至可說是超越了現今真正的親情也說不定。

  溫馨的情景也讓我不由微笑起來,沉重的感覺消失了,待在這裡的時光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如今真的結束了還真讓人感到不捨。

  太陽輕輕柔柔地照下,屋旁恣意生長的樹木多了幾道生息,翠綠的葉中夾雜著黃色的花,安靜地綻放。

  頭上湛藍的碧空裡有好幾道的軌跡雲,想必今天一定會是個好天氣。

  「剩下的時間就讓大家準備行李,準備好了就來找我,就能讓大家回去了。」

  謝過了朴大爺,幽靡想要和童話村的居民們道謝和道別,帶著我們繞了一圈,最後要去收拾被她弄得亂糟糟的房間,還不准我們看。

  趁著沒事我原本打算在原地等她,身後冷不丁響起延陞的聲音,平靜的語調裡聽不出任何起伏。

  「小子,我們聊一聊吧。」

  「嗯?」

  我下意識轉過身,延陞像是已經得到了我的同意,逆著光的身體轉向了他眼中注視的方向。

  「回去以前,我想帶你去一個只有這裡才看得到的地方。」

  他和幽靡一陣告知後,出了村子,山林未醒,遠處日出的山脈前還漫著一層薄薄的霧氣,或許很快就會散去。

  我默默跟在他身後,聽著腳底的枯葉殘枝被我們一前一後踩得吱呀作響的聲音,莫名清脆,為寧靜中添加了幾分生氣。

  盯著他的背影,我的心緒卻撩亂地翻湧著,好像能猜到他想說的,又不是很確定而感到鬱悶,直到額頭撞上了一處柔軟,我才發現他停下了腳步。

  越過樹蔭的盡頭是一塊空曠的平地,延陞背對著我蹲下,做出了預備飛行的姿勢。

  「上來。」

  「你要用飛的?」

  我一臉疑惑,這裡又不是飛往仁堂湖的方向,而且要飛就代表路途不是那麼短,都已經要出發了,延陞到底想幹嘛呢?

  相較於我的狐疑,延陞倒是露出了要我別問那麼多的嫌棄樣。

  「噓,安分點就對了。」

  我沉吟了片刻,都陪他來到這裡了,現在說不要也不是,我便順他的意爬了上去,結果才剛抓好延陞,準備好,人就一股勁的飛了上去。

  「嗚……」

  速度比起之前幾次飛行要快得太多,強勁的氣流掠過周身,在耳邊呼嘯成撕裂聲,我連開口叫他慢點都沒辦法,只能瞇著眼睛感受到人越飛越高,途中的光景模糊成色塊。

  這樣的狀態似乎持續了很久、或只是幾秒,是一直到我迷糊地覺得有燦金打在眼皮上,延陞的聲音再次出現在耳畔。

  「到了。」

  我睜開眼睛,發現我們處在山巒的面前,遠處波光粼粼的河脈被輕易地映入眼簾。

  清晨的陽光淡淡地壟著被山包圍的童話村,空氣中沁涼的氣息混合了露水凝結的濕冷,新的一天似乎在這裡才正要開始。

  這一刻我彷彿忘記方才那幾乎要窒息般的苦楚,發熱的頭頂,只記得眼前一道清晰明亮的身影。

  「怎麼樣,很棒吧?」

  掌心傳來的溫度讓我回過神來,延陞收緊了環在我背部的手,另一手隨意地跟著向著前方微抬幾下的下巴伸展出去,眉宇間盡是颯爽跟張揚。

  而我一手支在他的左肩,另一手抵在他的胸前,不知道怎麼會變成這樣,但看起來就像是興奮到快跳出來的孩子一樣。

  「很棒,你怎麼找到這裡的?」

  「到處亂飛時,幫你們摘花前剛好看到的。」

  我點了點頭,想像了一下他那時候的樣子,滯空的高處感若有似無地帶給我他那時看到這光景的悸動感。

  而他絲毫沒在意我的視線,自顧自地說了下去。

  「我就想說,之後帶你來看看應該不錯。」

  淡金色的朝陽毫無保留地傾灑在他身上,沿著一貫俐落的線條,勾勒出一道閃爍跳躍的描邊點在嘴角。

  不管是他還是下面一切的美不勝收,都讓我一時移不開視線。

  一旁的飛鳥振翅而過,像夏天獨特的風猝不及防地造訪大地,吹綠新葉,百花盛開。

  「回去之後,要好好做好你想做的每件事啊。」

  估計是看我顧著看風景太久沒說話,延陞又開始說了起來,不是故意,就是讓我又微微嚇了一跳而已。

  「雖然很危險、很可怕,我甚至不想讓你去淌這個水,但我知道你可以做到的。」

  咀嚼他話的同時,我的表情也風雲變幻了好一會兒,思考著該如何好好地回覆他,但我的思維老是俐落又不失認真地替我回答。

  「……我會的。」

  延陞仰起頭,看著我意氣的模樣輕微挑了挑眉。

  「加油。」

  他的聲音很輕,卻直直地注視著我的眼睛,然後他咧開嘴笑了笑,溫柔又無奈的口氣無比熟悉。

  「有很多很多話要叮囑你,不過要全部說完,幽靡可會等不及呢。」

  ……原來把我抓上來還真的又是想要碎碎念嗎?

  我不由得苦笑,這種話不在地上講,都飛來天上了還講未免也太毀氣氛了。

  「所以,讓我長話短說——」

  正當我還在無言的時候,他卻挪了個姿勢,臉湊近過來,讓我們的距離也跟著縮短。

  沒等他繼續說下去,我反射動作下的手指觸在他的嘴唇上,可他一點也沒有理會,對我說的話似乎也總是富含著他持有的暖色。

  「我想說的是,不管怎麼樣,我都會一直在你的身後。」

  原本柔軟又冰涼的觸感輕輕相抵,透過鼻息,在指尖的溫度下慢慢融化。

  滲進光芒的紅色瞳孔凝結成琥珀,沒有完全遮住的嘴角一直悄無聲息地上揚。

  「所以,儘管地向前跑吧。」

  好像我什麼都不說,也被這樣輕柔鄭重的承諾包裹著。

  其實,就和幽靡一樣,甚至延陞更能討厭人類,特別是他發生過的事情,我不知道他是如何經歷了這些事情,還能夠成為強大到那束點亮別人的光。

  隨著時間變得越來越耀眼,然後驅散我心底所有的黑暗。

  「……你也是,不要太擔心我,去做好你想做的事。」

  我垂下眼眸,盡力地想要讓此刻臉上的表情回應到他的深摯。

  而我原本以為對話會斷在這裡,他卻冷不防地問了我一句。

  「……小子,這樣的我會讓你害怕嗎?」

  他的聲音簡短有力,我不明白為什麼他會突然說這樣的話,嘴唇嚅動著但沒出聲。

  「……因為不忍心看見你難過的樣子,所以我……嗯,你知道的。」

  糾纏了許久,似乎是要考慮要說得明白還是如何,但他最後還是選擇了繼續把話給說下去。

  「但我又覺得這樣子,好像也是在逼迫你面對那些傷口似的。」

  他的胸腔接連起伏,似乎湧起了難以平復的波濤,就連身體都轉了一邊,手撐著後腦,不敢看我。

  我怔怔地愣住,不是我不曉得他在說什麼,而是我不知道在暗處當中,他會是這樣想的。

  「然後你又為了配合我……硬是去強硬地讓自己站起來。」

  略微暗啞的聲線乾澀且僵硬,我從未見過那雙總是放蕩不羈的臉上會流露出這樣不經意間的悲傷,這樣的反常反而更讓我感到害怕,突然不敢去看他。

  可是在這種情況出現以前,我先放開了莫名半咬的下唇,用力搖了搖頭,好像有點生氣。

  「當然不會。」

  我的聲音不疾不徐,卻是格外嚴肅。

  「如果沒有你的幫忙的話,我想我一定沒有辦法去好好的面對許多事情。」

  哪怕時間過去了很久,似乎並沒有撫平各自心中的傷痕,卻能使得人在成長之下而漸漸溫柔。

  我抓住他的肩膀,把他的臉轉而面向我,掌心在布料磨蹭酥酥癢癢的觸感下,胸腔裡的那顆心也隨之輕顫。

  「而且是你說過我可以更相信你一點,所以你也要更相信我。」

  一絲怔愣在他眼中轉瞬即逝,似乎是喚醒了當時他對我說這句話的情景,緊接著,我看見了細碎的光芒在他眼中溫柔地閃動。

  我完全不需要用手感受此時胸口的鼓動,光是身體裡各個地方迴響的跳動,就足以說明它足夠有力且堅定。

  「你已經做到你能做到,最好的樣子了。」

  謝謝你沒有去憎恨這個世界,而是去熱愛它。

  哪怕是黑暗的操弄者,卻沒有沉溺於此,而是成為了光。

  這樣的人,我永遠替他感到驕傲。

  「雖然你應該是聽膩了,但我還是要說,謝謝你,延陞。」

  我不知道這樣短短的話有沒有足夠的說服力,能不能讓他相信,但這是我最真實的想法,最想要告訴他的話。

  因為太過想要傳達給他這份心意,害我的眼角都忍不住濕潤,表情都扭曲得怪怪的,手也把他的肩膀布料抓得亂七八糟。

  但比起長篇大論把他的所作所為講出來,我更希望這份心能夠被最直白而更真摯地說出。

  我想要告訴他,他帶給我的光並不會消失,是留在我這裡持續地發光發亮,或許有一天變成了我的光,也或許沒有,但我依舊會帶著這樣的光芒去點亮他的黑暗。

  就像他是如何帶給我的一樣。

  而延陞就這樣深深地望了我許久——

  最後,才不易察覺地提起嘴角。

  「……也謝謝你,小子,你給了我最想要聽的答案。」

  天上的雲朵白又胖,風吹不走它們,只是帶起了我們各自的額髮。

  延陞輕輕握住了我的手腕,深入心隨的溫暖在他掌心下不停地傳遞,柔和的笑意爬上他的臉孔,連帶著被風吹起的銀髮都顯得那麼溫潤且熱烈。

  可是他說的明明是聽起來值得高興的話,我的心卻像是被掐了起來,有一陣沒一陣的酸。

  彷彿將那份他沒有說出來的心緒,用這樣的方式帶給了我。

  腳下的小鎮安靜地待在山崖的懷抱中,遙望著開闊的天空,眼前所見,都被太陽渲染上一層薄薄的金色。

  「回去吧。」

  是直到後來,延陞出聲叫住我的時候,我看著他的眼睛,發現那裡已經能夠裝滿了整個天空的倒影,還有仔細地注視著他的我。

  完整的章節似乎在這裡才畫下句點,我們兩個回到童話村與幽靡會合,伊卡勒特等在附近,一行人踏上朴大爺開啟的傳送陣回到了次元圖書館,有先被通知的懷茲早已守候著。

  「透過朴大爺的書信,已經了解了整體事件上的經過,真的是很漫長的旅途……」

  幽靡把玉石保管箱拿了出來,交給懷茲的同時轉告了朴大爺的話——交給該死的弟子。

  估計是沒料到自己的身分會被抖出來,接過箱子前懷茲先瞪大了眼睛,然後想先拿去放在其他地方時,嘴巴就沒停下來。

  「他居然把這件事講出來了啊……算了,經過這次事件,我認為妳已經有獨立自主的能力了。」

  撇除掉那些碎念的言下之意就是,懷茲認可了幽靡出外冒險的本事,也告訴她如果現在想要出去旅行,他並不會阻止,但剛回來還是先休息一下較為恰當。

  只是經過了時間的歷練,曾經為了去童話村大吵大鬧又鬧脾氣的幽靡,到了現在倒是顯得內斂許多。

  「嗯……其實我有事想要先做。」

  「有事?」

  「我想要寫一本書。」

  她打算寫的是,七大玉石的故事。

  「要寫下我在童話村所經歷的一切,記得的所有一切,並以那句話作為主旨——」

  善良的人,會永遠流傳成故事;作惡的人,一定會付出代價。

  以九尾狐的視角,寫下和鬼怪的故事,再以人類幽靡的視角,寫下和知心夥伴們一起去尋找玉石,拯救村子的故事。

  聽完她的主意,不論是誰都感到贊同,即使上述的格言算是某種傳說,但有的時候卻又是那麼符合現實所發生的一切。

  而後,說再見的時刻終於還是來了。

  幽靡回到了懷茲的旁邊,和她之前當小助手時的相遇一樣,不過她這次終於能大度地張開雙手揮送我們,讓分離依然是充滿各式各樣的歡笑。

  「昕里,延陞大哥,等我的書出版以後,絕對會先寄給你們的!」

  「我會請小子轉交給我的。」

  「那為了抵幫忙轉交的費用,我會『請』延陞寫一份五千字的心得給妳。」

  「……出版之前,我會好好替她校稿的。」

  最後,耶雷弗的傳送卷軸攤開在地上、剩腳還沒踏上去,而懷茲除了給我一本事件報告以外,還附贈了一個東西,是一個雲朵模樣的藍色勳章。

  「雖然在朴大爺那裡應該已經聽過了,但我這裡也要再次感謝各位的援助。」

  拿過東西時我和懷茲致敬地握了握手,接著他退開一段距離,我們踏上卷軸,在白光淹沒整個視野之前,我都不停地在和兩個人揮手。

  轉眼回到了耶雷弗,刺眼的光尚未落下,一陣暑氣先迎面而上,冷熱交替,昭示這幾天似乎有下過雨,地上有幾個明顯的水窪。

  跟著水面上映出的自己找到了那因哈特,除了口頭上報告,懷茲的紀錄報告在與朴大爺通信期間完全記錄了我們的所作所為,鉅細靡遺,省去了我很多功夫。

  「原來童話村發生了這麼多事……」

  烈日照射在水窪,然後再落到不同的地方上,也在那因哈特的單邊眼鏡上打出一道光。

  耶雷弗應該是進入了梅雨季,吹過的風燥熱又帶著濃厚的濕氣,跟童話村的乾燥涼爽截然不同,老實說還真令人感到不適,特別是看著眼前的那因哈特還是那樣厚重的布料。

  「嗯,總之現在不會再有任何問題了。」

  大致翻過了懷茲的報告以後,那因哈特翻到了封面,轉而面對起我來,語氣不溫不熱的。

  「很完美啊,回來的時間點也是任誰都覺得非常良善的措施。」

  再怎麼說我也是習慣了那因哈特的行事風格,加上我們合作一直都不錯,細心思量的計算在被人讚美時更是鬧得嘴角止不住揚起,但是……

  這種稱讚固然是令人感到心神暢快,可就是講這句話的人是那因哈特,單純的讚揚底下,不知打哪來的小人心思讓我覺得肯定還暗藏著其他意涵,就小聲地問了一句。

  「……你該不會剛好有事情要找我吧?」

  「嗯?被發現了嗎?」

  ……果然。

  那因哈特回答的也太過直接,反而害我偽裝到差點噗哧一聲笑出來,不過最後還是忍住了。

  「……直覺,畢竟我去很久了嘛。」

  我表面上用喉嚨乾笑了幾聲,腦袋裡倒是瞬間出現了好幾句想吐槽他的話。

  ——雖然這樣講有點沒禮貌,但很少看見你這樣稱讚人的……例如這樣類似的句子。

  「總之,要找你的並不是我。」

  那因哈特應該是沒察覺到我的鬼心思,不過他似是也沒打算再浪費時間,視線去往了某個我第一次來時所去的方向,也就是我和神獸當時見到他,還有另外一人所去的位置。

  凝視著通往遠處的道路,我不由自主地問出。

  「……女皇?」

  那因哈特沒說什麼,只把延陞跟伊卡勒特留在原地,任我一個人走了過去。

  頭頂上的樹木鬱鬱蔥蔥,和此時的氣候一樣,在視野裡忽陰忽晴,蟬鳴裹挾著濃重的濕度,讓人有些許的窒息。

  沿途的士兵彷彿早已被支開,一個人也沒有,在那路途的盡頭,我看見被陽光刺穿的身影佇立著,周圍無風無息,若非湛藍的瞳孔仍在閃爍,整個人恍如靜止時間的雕像。

  「……昕里,你回來了。」

  西格諾斯銀鈴般的聲音落在耳畔,我站在原地,咬合的齒輪推動行進的軌跡,已是時候。

  綠芽未乾的晨露折射水光,閃爍的光點在我的四周浮動和跳躍,可在七彩斑斕的光輝交錯之下,是一個被泛白得無邊無際的世界——

  像是我曾經去往的無色之地。

  當我失去一切的時候,我無數次想像過等待自己的會是怎樣的結局——

  也許我會落入無盡的黑暗、或者是像那些人信仰的一樣,能夠與神同行、再不然就是什麼都沒有。

  但我卻沒想到,我的眼前會是一片虛無的純白,沒有外物、沒有聲音、也沒有色彩。

  所有記憶都還鮮明地停留在結束那天,我抬起手撫上胸口,那個足以致命的彈孔已經不在了,也不會再感到痛了。

  而作為交換的,是我被禁錮在這個被時間遺忘的世界裡,過去了很久很久,永遠無法安眠。

  只能睜著眼睛,看向遙遠的白色天空,柔和的光芒映入我的眼底,伸出了雙手,卻抓不到任何東西。

  ——我會一直待在這裡嗎?

  輕飄飄的一句話淡如閃過的念頭潺潺溜走,隱沒於沉寂當中,我從未冀望能夠發生些什麼,耳邊卻忽然響起一道溫柔的聲音。

  「……你還擁有,改變未來的力量啊。」





99.End



下一回











延陞根本完美紳士欠嫁
藍色的勳章是解完童話村任務會給的勳章
今年結束前還會有一篇
讓我們用100回結束這回合吧!

創作回應

大漠倉鼠
每次解到豬肉串和蕎麥蒟蒻的任務時都想自己偷偷吃掉XDD
2021-12-28 06:23:08
符晴
我都沒有經過那個時期QQ
2021-12-31 14:07:1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