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耶雷弗:契約醫生》90

符晴 | 2021-10-29 21:35:16 | 巴幣 612 | 人氣 233







或回到上一回




90

【祖傳祕方


(本篇建議服用背景音樂,音源:youtube)





  翌日的同一時間,我和幽靡假裝在門口和小日聊天,實際上是在等老虎再度現身。

  「來了。」

  小日用唇語低低地出聲示意我倆,我們這才轉過身,準備試試這個大食客的能耐。
 
  「吼!我來啦!」

  老虎邊跑邊叫地直奔而來,停在和昨天相同的位置上,像一個每天預訂好固定座位的客人,視線裡從來都對一旁的局外人不以為意。
 
  「大嬸我又來啦!今天有做多一點年糕嗎?」

  習以為常地朝屋內大吼大叫,小日的母親也是行雲流水地拿出了要給老虎的年糕,不同之處就在於今天直接多了一倍的份量。
 
  「拿去吧!今天就讓你吃到撐!」

  她為了抓好兩個大盤子還把袖子給挽了起來,由於份量的關係讓整個現場瞬間充斥著年糕的米香味,看見了自己想再吃更多的願望如願達成,老虎的尾巴興奮地豎直了好幾下。
 
  「喔喔喔!比平常多很多耶,真是太開心了!」

  話都還沒說完,老虎的手就已經按捺不住,拿了年糕又是一頓狼吞虎嚥,我和幽靡也再度體驗著美食當前卻無法嘗鮮的痛苦,特別是她講的話越來越一針見血。
 
  「知道了年糕的美味……現在在旁邊看根本就是酷刑……」

  我感同身受地點了點頭,眼睛定睛在一塊塊被老虎吞下去的年糕上,腦海裡完美還原了昨天初嘗時那令人驚豔的味道,搞得腸胃咕咕叫,等一等一定又要肚子餓了。
 
  「解決完這件事情後我們再買幾個回去吧……」

  顧及到現在年糕還得全部拿來滿足暴食慾望的老虎為先,我只得用連對我自身都不太見效的說詞搪塞幽靡。

  過了一會,盤子上堆滿的年糕山少了一半,老虎的速度卻絲毫沒有任何減弱的趨勢,它甚至還很有興致地跟小日的母親開始搭話,兩個人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話家常。
 
  「哇,真是太好吃了!大嬸,妳真的不說是怎麼做的嗎?」
 
  「哪有怎麼做不做……就單純手藝而已!」
 
  「但是就是好吃到讓人一塊接一塊……停不下來啊!」

  講話講成這樣還不會噎到,我看了都不禁無語,雙方一來一往跟泡茶吃點心沒兩樣,精心準備的額外份量就是那塞牙縫的茶點,被輕易地一掃而空。
 
  「天哪……還真的把所有年糕都吃完了……」

  幽靡在身邊碎念這隻老虎的胃到底長成什麼樣,而我保持擰顏,很理性地點出了要點。
 
  「重點是暴食之玉能不能脫落……」

  看那老虎滿足地摸了摸肚子,加上目前沒提到吃不夠的怨言,照理來說應該是要成功滿足牠的暴食慾望的。

  可屏息等待玉石脫落產生的光芒之際,牠卻朝著眼下小日的母親,嘴角露出小舌頭,用爪子比出了一些些的手勢擠眉弄眼。
 
  「呼,有點飽了,但還想再吃一點……點呢,大嬸!今天真的沒有了嗎?」

  聞言我抽了口氣,這老虎居然還能繼續吃下去嗎?

  排除掉會膩的情況,少說那些年糕就夠我吃個四五餐,牠處理掉這些年糕的時間要樂觀點計算也約為十分鐘左右,超乎預料的結果就連小日的母親都顯得尤為吃驚。
 
  「沒了!吃成那樣還不夠嗎?今天的份就這樣了!」

  聽到這個回答,老虎露出了和昨天聽到沒年糕一樣失望的樣子,活動著筋骨準備離開現場。
 
  「真可惜……那我明天再來囉!保重!」

  牠咆哮了幾聲,運用飛跳一溜煙地離開了現場,速度快得像是完全無視了方才所吃的年糕堆積的重量。
 
  「吃這麼多還能這樣蹦蹦跳跳的……」

  風滾著黃沙在地面上打轉,捲起那些枯黃的葉子,讓幽靡脫口而出的驚嘆似是在宣示著我們的慘敗。
 
  「不,終於看見轉機了!」

  小日忽然在我們身後大叫,我一頭霧水地回過身,看見的是他滿眼的希望溢於言表。
 
  「那傢伙第一次這樣說,說不定真的只要再一點點,就能夠讓牠吃飽了!」

  他的手在半空興奮地揮舞,讓原本還抱持著懷疑態度的幽靡都終究軟了心思,畢竟根本不知道對方所說的一點點到底是一大點還是一丁點。
 
  「是嗎?那就再試試看吧……」
 
  「拜託大家了,請再幫忙一次,做出多兩倍的份量吧……」

  事至於此,我們也只能繼續來到月妙所在的草原繼續收集糯米,收集材料的過程當中,除了思索老虎究竟還要吃多少才能吃飽的情況下,還有另一件事我很是好奇。

  一心多用下,大概是我施法太過心不在焉,有道聲音忽地從背後響起,嚇了我一跳。
 
  「什麼啊,小子在幹嘛啊?」

  延陞的聲音啪地戳破了我的思考泡泡,我忽視急劇跳動的心臟側過頭,望向在身旁半空中的他,侃侃而談。
 
  「我是在想……年糕會這麼好吃是因為材料的關係嗎?」

  我抓著一把從月妙身上拿到的糯米,現在還是生的所以我不可能直接吃,但我也沒那個閒情逸致在這裡生火煮來吃,因此只能做點基本的推測。
 
  「除了材料好以外,那阿姨的手藝也是個重點吧,真想知道奧秘啊……」

  延陞講的剛好是另一個影響味道的主因,我轉而用力盯著手上的糯米,好像這樣看就可以看出什麼端倪來,不過那當然是不可能的。

  在瞪到自己變成鬥雞眼前,我不甘願地嘆了口氣以示贊同。
 
  「真難得我會有跟你一樣好奇的東西……」

  應該說不只我,就連在附近追著蝴蝶跟蜻蜓跑的幽靡,也對這個好味道的原因感到十分好奇。
 
  「不然我派我的蝙蝠進去看看吧?」

  延陞眨起一隻眼,狡黠之餘還真的打算直接叫一隻蝙蝠過來,但我飛快地阻止了他。
 
  「你確定老人家不會被你的蝙蝠嚇死嗎?」

  就連我本身突然看到蝙蝠躲在角落可能都會嚇到,何況是小日的母親,在忙於製作年糕的狀況下猛然發現有蝙蝠在直直地盯著自己,老人家的心臟真的不會怎樣嗎?
 
  「安啦,我會叫牠們躲在隱蔽一點的地方的。」

  延陞憨厚地笑笑,像是覺得這樣就能夠說服我的質疑,而我只是無奈地搖了搖頭。
 
  「不不不,我有更好的方法。」

  與其相信延陞這個容錯率跟炸彈一樣不穩定的計畫,不如還是我也親自出馬比較實際。
 
  收集完糯米之後把幽靡叫了過來,簡略說明完我的謀劃以後,帶著更多的材料回到了小日家。
 
  接過了更多的原料,小日的母親依然準備了年糕犒賞我們的辛勞,我與幽靡自然是欣喜,不過在滿足口腹之慾前,還得先執行剛才所說的計謀。
 
  「那個……不好意思,請您稍等一下。」

  在小日的母親拿著東西準備進家門前,我拘謹地叫住了她。

  「怎麼了?」

  她提著重物使勁地轉過身來,跟小日一起充滿疑惑地看著我,同時我的眼角瞥見了一隻蝙蝠從視線死角飛進了屋內。

  確認好另一頭的延陞開始行動之後,我轉而看了一眼小日,故意跟他的視線撞在一起,然後自然地說出早已準備好的台詞。

  「聽小日說您好像常常很累的樣子……不如讓我來替您檢查一會吧?」

  解釋完自己是醫者的身分之後,雖然利用了小日的證詞來踩住立場,他的母親仍然是一副有這個必要嗎的神情,這個反應自是也在我的預料之內。

  「我是出自擔心才這麼問的,您看,今天您自己可是要做比平常多更多倍的年糕呢。」

  用手畫圈示意了一會現場糯米的數量,昨天已是堆滿板凳,現在可是把整個座位區都給淹沒了,就算小日來幫忙好了,兩個人得要走幾趟才能拿進家裡呀。

  「媽媽,妳就給醫生哥哥稍微看看吧……」

  計議中作為核心的小日似乎終於被我說動了,拉了一下他母親的袖子,樣子看起來楚楚可憐的。

  我的心裡暗自笑了會,要是我這麼唐突地想要檢查對方,十之八九會被懷疑,不如就把動機推到曾經跟我們訴苦過的小日身上,包裝成一份美好的孝心,拖延當中再讓蝙蝠進去飛一圈環視。
 
  有了兒子的錦上添花,就算一開始想要果斷拒絕我,現在也肯定沒辦法這麼做。
 
  「不需要也沒關係,但至少看在還要做這麼多年糕的勞累上,讓我多少幫您評估一下狀態。」

  加把勁將提出的要求給降到最低,再加上身旁孝順的兒子還在一旁慫恿,小日的母親抬眼注視了一下天空,看似在思考,隨後目光就很快地回到了我的身上。
 
  「要多久?」

  得到正面回覆的我方還有單純為孝的小日都不由露出了喜出望外的笑容,收拾了一下緊張又驚喜的心情,我便以一般的檢查內容做回答。
 
  「讓我看一下妳的手跟五官就好。」
 
  小日母親皺起的五官放鬆,估計是沒想到這麼簡易,放下堆滿糯米的竹篩,雙手在背後擦了擦,看似很平常的動作,周遭卻忽然出現了蒼蠅飛舞。

  我走到她的跟前,檢查五官時利用聖力同時檢查了身體狀況,確實是有勞累的狀況產生,但只要好好休息的話,基本上不會有任何事發生。

  將這些結果告知對方以後,我伸出手示意對方也伸出手來的時候,蒼蠅不知不覺也跟著纏了過來,我甩了甩手驅趕蒼蠅,小日卻突然橫跨一步擋在我倆的中間。
 
  「啊,算了算了!還是不用了!」

  我跟幽靡被小日的介入搞的雲裡霧裡,他的母親更是一副很不是滋味的樣子。
 
  「小日你又在搞什麼鬼!」

  無視後方母親的罵罵咧咧,我也表示檢查還只到一半,是發生了什麼事才跑進來打斷,小日卻開始躲閃我的目光,講話也開始推三阻四的。
 
  「沒關係,不用了,感謝哥哥的好意,但真的不用了!」

  一下跟母親說做年糕的時間要不夠了,一下又和我們說好吃的年糕要涼掉了,被他這麼一鬧,我也不好再繼續強硬地做下去,只得先跟幽靡離開現場去跟延陞會合。
 
  「好奇怪……感覺像是有什麼祕密……」

  幽靡還望著小日家的門口在低語,我也還在持續介懷,不過身旁的蒼蠅倒是全部都不見了。
 
  「我的蝙蝠剛才進去繞了一圈,也沒看到什麼奇怪的東西呢……」

  延陞說,裡面都是很簡單的烹飪器具,到處看也沒看出什麼怪異的點來,那好吃的點應該就是在小日母親的手藝上,可為什麼小日不讓我看她的手呢……
 
  「……難不成是她的手有古怪嗎?」

  勸服不了胸口那顆蠢動的好奇心,這次把年糕帶回了朴大爺家一起分享,高興的朴大爺還泡了一壺好茶來給我們搭著配,連連兩天被美味的美食滋潤,我感覺自己都豐腴了好多。

  朴大爺說,這幾天像是家裡多了好幾個小孩一樣,讓我忍不住打岔調侃延陞才不算是普通小孩,而他也沒好氣地回了我幾句,整個屋內都是歡笑聲。

  回報完現在只能再看看明天老虎進食的狀況以後,今日的行程一樣只能先卡在這裡,即使幽靡很有信心一定能餵得飽那隻老虎,我還是有點忐忑不安的。

  略微抱持著這樣不穩定的心緒,來到隔天同一時辰,我們依然在小日的家門前等待,而老虎也是準時現身。
 
  「最近是發生了什麼事嗎?怎麼都有這麼多年糕啊?」
 
  「因為我多了供應商啦,快吃吧!」

  這次又多加了一倍的份量,所以昨天是兩大盤,今天就是四大盤,小日的母親還拿了三趟才把全部的年糕給拿出來,連板凳都壓得椅腳有些彎。
 
  「太感動啦,那我就要開動啦!」

  看到食物又多了一倍,這老虎也是很好意思,拿出了相應的速度吸入這些年糕,看了兩天美食秀的我們總算是不會輕易被影響,而是很認真的在計算牠吃的量。
 
  「現在吃得應該跟昨天的量差不多了……但是還有足足一倍多的份量呢!」

  兩個盤子被掃空了,老虎仍然用相同的速度在吃,幽靡還是信心滿滿,我則是弱弱地在附和她。
 
  「總之,應該這樣就可以吃飽了吧?」

  第三盤年糕也被踏平,老虎的興致尚未減少,抬手持續吞食著第四盤年糕,也是我們最後的希望。
 
  「我做的年糕真這麼好吃嗎?」

  或許是看老虎每天都來光顧都還是吃得津津有味,全全沒露出半點膩的感覺,眼裡瞧得喜孜孜的小日母親又忍不住和牠開口。
 
  「這還用說嗎,大嬸的年糕最棒了!」

  牠倒是也挺捧場,左手一邊抓年糕,右手還有空檔用爪子比了個讚給所有人看。
 
  「今天真的太幸福……等等!」

  話說到一半,老虎像是觸電般整個身體震了一下,手中的年糕掉回碗內,似乎出現了異常而停止進食,臉色整個鐵青了起來。

  好不容易等著的就是這一刻,幽靡興奮地大叫,準備走向前去。
 
  「成功了!牠停下來了,這樣就能脫離玉石了吧?」
 
  還沒搞清楚老虎發生了什麼事,牠就一口氣地逃跑了,速度甚至比這兩天離開時要快,幽靡在老虎原先站著的地方翻找了一下,再抬起頭時表情卻怪怪的。
 
  「不是逃走了嗎……可是玉石呢?」

  幽靡還以為是自己看得不夠仔細,可是就連我也沒看到玉石脫落時發出的光芒,直到小日點出了情況。
 
  「老虎……朝廁所跑了。」
 
  「什麼?老虎還會上廁所嗎?」

  聽到這老虎過於擬人的行為舉止,我幾乎是不假思索地朝著小日回話。

  說這遲那時快,才轉眼間的功夫,那老虎就再次生龍活虎地回到了他最愛的年糕碗前。
 
  「不小心吃得太快就拉肚子啦,現在又可以繼續大吃了!」

  然後,繼續牠仍未完食的佳餚。
 
  「這個腸子……是一直線的嗎?」

  從進食到消化再到第二次進食,即使是不可能的荒謬言論,我還是只能用這些字來表達我的震驚跟無措。
 
  「啊天哪,今天又沒戲了……」

  眼巴巴看著老虎回歸到從零開始的階段,可我們的年糕卻沒有跟著復原,幽靡不甘心地鬼叫起來,無助地注視最後一塊年糕被丟進了牠的嘴裡。
 
  「啊,今天真是棒……大嬸,還有年糕嗎?現在正開心呢。」

  我顧著把挫敗的幽靡拉出低氣壓,單憑諂媚的語氣我就猜得出老虎一定是昨天討東西的那副德性。
 
  「哼!吃成那樣還餓嗎?」

  直到我的眼界回到現場,看到的是小日的母親直接走回來拉開了門,再走出來的時候,腰裡抱著做年糕的原料跟器具。
 
  「……本日破例,我就在這裡親自做給你吃好了。」

  「什麼?媽、媽媽,別啊!」

  話音剛落,小日擅作主張閃身衝到了他母親的面前擋住她,卻一把被她給推開。
 
  「閃開啦,牠不是還想繼續吃下去嗎?」
 
  「慘了……」

  不清楚小日是什麼意思,就在做年糕的工法開始在現場實行,吸引我們目光的同時,蒼蠅也隨著紛湧而至,在一旁嗡嗡亂鳴。
 
  「看清楚了,臭傢伙,這就是真正的手藝。」
 
  「哇!是現做的年糕,太棒……等一下、等等……」

  老虎興奮地舔了舔嘴唇,下一秒卻如同我跟幽靡一樣,被那般景象石化在了原地。
 
  「等一下,大嬸你那手是怎麼回事,都沒在洗手嗎?」

  牠語末的詢問加上當前的所見讓我的心猛烈一悸,那一刻,我對於美味年糕的願景一口氣像玻璃一般破裂,慢慢黑掉的視野裡是小日的母親很自豪的解釋。
 
  「不能洗手啊,經年累月的調味料都沾在手上,這樣年糕才會更美味啊!」

  她手上青一塊黑一塊的東西並非疤痕或者是瘀青,而是殘留在上頭的調味料與時俱進凝結成的混合品,加上沒洗手的原因,成份裡必然藏著我數不清的污垢和細菌。

  胃液翻騰,代替失去語言能力的我倆,不敢置信的老虎又將信將疑地問了一次。
 
  「多、多年?難不成這段期間內完全沒洗過手……」
 
  「厲害吧?所以才說就算知道秘方,也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啊?」

  頭腦陷入一片空白,就連話也是左耳進右耳出,唯一清晰的只剩所有細胞全部都在質問我到底把什麼東西給吃下了肚。
 
  「哎呀,蒼蠅真的很多啊。」

  小日的母親一邊說著,右手一張正好抓住了周圍湊熱鬧的一隻蒼蠅捏死,但是也沒有要洗手擦手的意思,直接把手放回了年糕上繼續搓揉。
 
  「等著點,馬上新鮮的年糕就做好啦。」

  見狀我聽見身旁的幽靡嗚咽了一聲,腸胃似乎也被這樣的聲音給牽引而翻覆起來,特別是乾嘔跟有種東西從喉嚨直衝而上的感覺佔據了我整個感官。

  下一秒,我幾乎是無意識地,拔腿狂奔。
 
  「小子啊!」
 
  延陞的聲音被甩在後頭,我無暇應對,硬是跑到沒人的樹林區之後,隨意地找了個「受害樹」雙掌一貼徑直朝下嘔吐了起來,不過那些年糕早就消化了,我勉強吐出來的也只有胃酸。

  運氣真差……沒想到在這裡也會遇到這種事。

  失魂落魄地吐了一地後,我好不容易憑著樹站了起來,臉色滿滿鐵青,頭上感覺被好多石頭壓著,似乎只要再把頭持續往下,還能吐出更不得了的東西。

  「小子,你沒事吧?」

  好在延陞速度再快也是到我吐完了才出現在眼前,我擦了擦嘴角,如今注視他的視線伴隨著昏花的金星,還有一陣無名火緊隨在後。

  「吃了那種不乾淨的東西,你覺得我能好嗎?」

  心底不是故意想把這股怨氣灑到延陞身上,而是我的胃酸正跟著我說出的字數跟著攪動,言簡意賅之下,便造就是這樣沒好氣的句子。

  除此之外,特別是想到小日當時是故意隱瞞事實哄騙我們把年糕吃下去時,實在是讓我很想回去拿風刃教訓這個沒見過世面的小鬼頭。

  「我也沒想到會是那樣……

  還好延陞並無因為我一時氣憤講出的話而生氣,他也是滿臉黑線,順便跟我告知了一下老虎在得知事實後胃口也倒了個精光,逃掉前掉落了暴食之玉。

  整理好天旋地轉的腦袋後我點點頭,延陞卻忽而視線一凜,宛如尖細的銀針朝我直刺過來。
 
  「那是什麼東西?」
 
  我一怔,順著他的視線看,才發現一直藏在衣物深處的墜飾因為反胃的關係滑了出來,如今坦蕩地躺在我最外層的衣物上。

  還來不及回答,延陞就已經猜出了背後的主人,面上也彷彿凝結著一層冰霜。

  「……他送的?」

  他的聲音冷冷的,我用手勾起束繩,看著上面飛鏢形狀的石頭,其實要不是這個插曲,我還真差點忘記了這個是伊卡勒特送的物品。

  就像習慣一樣,每天總會戴上,然後好好地收好,宛若一開始這個墜飾就是我自己的一樣。

  可如今看著這個對我曾經意義重大的東西,心裡好像有一塊東西早已脫落了,感覺不到任何波瀾跟起伏。
 
  「嗯,是他送給另一個人的東西。」

  似乎是因為不再在意的關係,我一點也不急著在腦中翻找可用的詞彙,而是從最根本的方面下手。
 
  「你不會這麼沒良心,討厭他就要我把這個東西處理掉吧?」
 
  我瞇起眼,狡詐地笑笑,想反過來利用他的探究來試探他,打趣得很曖昧,卻也很直白,因為這句話裡可以帶入的兩個他,延陞都討厭。

  刻意營造出的寂靜不知過了多久,延陞才意興闌珊地抬起唇角,向後退了兩步。

  「……記得考慮到自己就好。」

  晌午的日光刺進來,深深淺淺的光塊散落,粒子彌散四周,延陞說完後的目光多了幾分柔和跟複雜,像是隱忍了很多話沒講出來。

  頭上的樹葉有一下沒一下地打著,打量著我逐漸收回的神色變得莫測,他的眼神微微上抬。
 
  「我就講到這裡,要怎麼做是你的自由。」

  語畢,他漠不關心地側過身子,一半的身子隱沒在陰影當中,眺望著遠方,彷彿正重新流轉著那些因為我而暫時擱置的心思。

  眼看薄情,但延陞一直是尊重我的想法的。

  即便他總是能輕易地看穿那些我藏起來的秘密,可只要我不想說,他就願意待在門的另一端,等待大門敞開,或者我走出來,跟他一起去別的地方。
 
  也正因為如此,他才正是我願意交託全盤信任的那個人。

  「……我會想想的。」

  我毫不費力地提起一個笑,和延陞正式結束現在的話題,動身返回村子,腦袋裡卻持續運轉著。

  許多事物像一連串深度剖析的隱晦條件,看似相關,但卻無法繼續往下推導,得到了一個解還是遲遲無法落筆,抓取到有用的信息點。

  例如現在少了幽靡就會崩解一般,三、或者四個人之間複雜又無法解釋的關係。

  可毫無疑問的是,這個墜飾確實是某個舉足輕重的關鍵點,取決於我的決定。

  在延陞沒有看見的死角裡,我偷偷卸下了它,放在胸前外套的口袋裡,那一刻似乎又有什麼感覺拂過了心間,是停留,或者離去。

  回到了朴大爺的家門前,幽靡已經將暴食之玉交給了他。
 
  「暴食……如果太超過確實很辛苦,雖然不是完全不好,但是要懂得節制才行。」
 
  「我覺得以後一定可以節制的很好,至少短時間內一定……」

  幽靡看來也尚未從那衝擊性的事實裡脫出,整個臉還是要吐不吐的,我旋即移開了在她身上的視線,避免自己終於控制住的嘔吐感被引得東山再起,渾然不知真相的朴大爺自然是去關心她。
 
  「嗯?臉色怎麼這樣……發生了什麼事嗎?」

  我面對無人的方向,暗自在跟身體裡的器官做協調時,朴大爺不知是怎麼看幽靡的,看一看又突然迸出個鬼點子來。
 
  「如果想休息的話,不如我們一起去旁邊吃小日媽媽開的手工刀削麵吧?」
 
  「什麼?不要!」

  幾乎是聽到那位人士的名字幽靡就直接大叫以表拒絕,在一旁跟著受難的我又作嘔起來,反胃的感覺瞬間從四成攀升到八成。
 
  「怎、怎麼回事啊,昕里小弟,快幫幽靡看看……怎麼連你也這個樣子?」

  似乎是這時候才看過來的朴大爺終於也意識到了我的不對,拍了拍我的背部,但我礙於想吐的關係,實在是沒辦法立即回答他,現在光是能讓我想起年糕的東西被提起我就想吐。

  還有,到底是怎麼在短時間內開了一間手工刀削麵店?

  用半強迫的方式逼迫自己先恢復正常以後,我僅僅用四個字帶過了我倆的情況。
 
  「一言難盡……」

  理了理思緒,我還是不打算把這個真相講出來去找人秋後算帳,太花時間又傷和氣,不過我往後大概率是不會再這麼相信美食店的東西了。

  等到幽靡脫離噁心的狀態後,混亂暫時平息,朴大爺則是收起了盒子,對著我們語重心長地開口。
 
  「已經找回四個玉石了,這也代表大家來這裡有很長一段時間了。」

  回想了一下來到這裡的時刻,仔細數數確實也有四天左右,考慮到聖因特城的出發日期,預留一天回程的話,剩下的時間不是太久,要趕緊把剩下的三顆玉石找回來。

  我默然的途中,朴大爺悠悠地呼了一口氣,偏頭看向幽靡。
 
  「特別是幽靡……妳在這裡有感受到什麼嗎?」
 
  「感覺到什麼……我嗎?」

  幽靡一個激靈,大概是被問得太過突然,她急忙地打量著四周,回答也是從她現在所能感知到的觀點去描述。
 
  「這裡的空氣很好,人很單純……親切,有種回到故鄉的感覺?」
 
  聽起來雖然有點詞不達意,不過我看得出來幽靡已經很認真地在回答,也可以說是她一直都跟我們專注在尋找玉石的過程,因此一時講不出個所以然吧。

  但是,我總覺得違和,總覺得朴大爺不應該問幽靡這個問題才是。

  找不出具體的點佐證,但從她對童話村的了解程度,以及融入居民世界觀的速度,我並不認為單指「很喜歡所以很了解」就能肆意帶過。

  如同接下來的行動是對我疑問的解答,朴大爺左顧右盼了一會,像是怕別人發現一樣,壓低了聲音。
 
  「嗯……趁現在玉石還沒有出現,大家有時間跟我去個地方嗎?」
 
  不著邊際地,我們也沒拒絕,跟著朴大爺來到了一處入夜的山谷,據他說這裡叫做鬼怪山坡,跟澤山凶宅是相同類型的地方,換成名為鬼怪的生物居住在這裡。

  潔白無瑕的滿月高掛在天空當中,如明鏡一般點綴星辰,四周卻夜色沉沉,錯落在錯綜複雜的山谷之間,像潛伏著洶湧暗流跟未知線索的浮游深海。

  無人問津的偏遠山道組成了崎嶇的狹窄地帶,任何的風吹草動都可能驚擾棲息在這裡的生物,就連我們身上的顏色都幾乎要融於月光裡。

  「幽靡,妳還記得妳到圖書館多久了嗎?」





90.End



下一回











90篇啦!!

創作回應

小紅帽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湊百,好耶
2021-10-29 21:35:53
符晴
好欸,絕對破百,感謝紅帽!!
2021-10-29 21:37:4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