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耶雷弗:契約醫生》87

符晴 | 2021-10-16 22:35:10 | 巴幣 496 | 人氣 162







或回到上一回




87

【兄弟


(本篇建議服用背景音樂,音源:youtube)





  好像已經很久沒睡得這麼好過了。

  我睜開眼的時候,陽光透過紙門在我的被褥上恰到好處地落下碎塊般的光影,帶來毛茸茸的溫暖感。

  恣意地伸了好幾個懶腰,今天似乎是難得違反了一次平時總會準時的生理時鐘,取而代之的是神清氣爽的精神與源源不絕的活力。

  就連心情,或許也因為外頭晴好的天氣而變得燦爛起來。

  洗漱完後,我走出屋子,正想一邊找人一邊看看有沒有類似於玉石附身之類的現象,才起步不久,還站在路中央的我就忽然被延陞叫住。

  「小子,快過來看看。」

  我一陣發懵,原先以為是自己聽錯了,循著聲音的大致方向原地轉了幾圈,我才看見延陞和幽靡躲在沈師銘的家旁邊,兩個人躲在穀物袋和酒壺後面,查看著隔壁門前的一個男人。

  自然地走向他朝我伸過來示意的手,我同時瞥了眼那位男人,眼睛小到幾乎是一字,穿著白色的馬褂子和喇叭褲,藉由棕色的護額豎起了成團的辮子,似青壯年而留了兩條飄搖鬍鬚在法令紋上,舊舊的布鞋在地上鑽啊鑽。

  「發生了什麼事嗎?」

  這麼一看那人彷彿是在期待些什麼卻又感到緊張的樣子,我細步走到兩人的間隔中輕聲詢問,幽靡盯著前方沒有回答,延陞只是幫我調整了能看到眼前景象的位置後,眨起一邊眼睛,朝我比了個噤聲的手勢。
 
  「嗯……現在……應該差不多要來了吧?」

  被我們側目的當事人才自言自語完,就有另一個男人經過我們躲的位置來到了前者的後方,聽到腳步聲的男子期盼地回過了頭,在看見後者的臉時又瞬間垮為了失望。
 
  「啊,是……是七南啊,有什麼事嗎?」

  被稱做七南的男人與那位男人神態極為相似,像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唯一的差別從外觀上只有七南沒有穿背心,以及鬍子是蓄在下巴的部分而已。

  七南……是哪個故事的人呢?

  「我來給你送稻草……發生什麼了嗎?臉色不太好的樣子呢……」

  想不出來的我只得等等再問幽靡,觀望著面前的情況,面對七南的問候,那位男人倒是不理不睬,彷彿是有什麼在兩者遇見時就變了調,導致接下來的一切都很不自然。
 
  「……沒事啦,你就把稻草放在那就好,回去的路上小心。」

  男人像是有話想說,但可能想一想還是覺得算了,便揮揮手想直接把七南招呼走,豈料換七南準備要離開的時候,他身子一晃,又突然朝男人發聲。
 
  「……啊!我、我可以喝杯水再走嗎?」

  聽了七南突如其來的要求,男人略一挑眉,似乎是意會到了什麼,而我只覺得很是奇怪。
 
  「水?是可以啦……不過我腰有點痠,你自己去拿吧……」

  男人並沒有戳破任何不對勁的地方,也可能只是我想太多,但就是七南看著跟前男人給予的主隨客便時所給的反饋,讓人覺得這其中一定出了某種問題。
 
  「這樣嗎……那還是算了……」

  七南失意地嘀咕幾聲,而那個男人也沒有再給予回應。

  兩人就這樣一語不發,明明並肩站著,卻又不看往相同的地方,結果臉上的表情都一樣陰沉,如此彆扭的僵持使我不禁挑刺了一句。
 
  「這兩個人怎麼看起來都怪怪的啊?」
 
  「對啊,他們不是兄弟嗎,哪有兄弟這麼說話的?」

  幽靡這時候才肯回答我的話,她和我說七南旁邊的那位叫做七誠,是前者的哥哥,賣稻草的兩個人在這村子以最互相友愛對方的兄弟為著稱,可單以目前偷窺到的過程來看,哪裡都看不出感情好。

  瞧著這兩人看了都令人覺得別扭的樣子,幽靡狡黠地朝我一笑。
 
  「那看來又是我們出動的時機了!」
 
  順著話語,她便得意地拿出了萬花筒朝他倆一看,卻猛然倒抽了一口氣,嘴巴張得大大的。
 
  「什麼啊?兩個人都被玉石給附身了!」

  懷疑是距離太近而看錯,她這次還特意多看了幾眼才把萬花筒拿給我看,不過輪到我看的時候,也確實看見了兩個人身上都有相同的黑色氣流在流竄,讓她吐槽果然是兄弟才會一起被附身。
 
  「這樣是指……這兩個人身上各有一塊玉石嗎?」

  把萬花筒拿給之前都沒看過的延陞去看的同時,我順勢問了問幽靡,她卻沒給我一個明確的答案。
 
  「不一定,或許是這兩個人抱持著相同的心態而吸引到了玉石,也成為了玉石能量的共同宿主。」
 
  「所以……我們還得要找出玉石到底是在誰身上就是了?」

  或許即將要面臨的是會讓人一個頭兩個大的問題,人的逃避心理讓我不太想去正視,可幽靡點了點頭的動作依舊給了我一番洗臉。
 
  「是,因此現在得來看看究竟發生了什麼……」

  即使這樣回答了我,她顏面淡然,卻也暗自嘆息了會,估計是和我有一樣的想法,覺得棘手。

  而就在我們好不容易提起精神要來面對現實的同時,原本僵持的局面也總算出現了變化。

  「妳、妳好啊!」

  後頭響起腳步聲,兩邊人馬都各自來了人,伊卡勒特出現在了離我們有一點距離的地方,至於七誠與七南那裡,上次搞丟貓咪的那位少女從另一邊走來,七誠先一步興高采烈地問好,後來才是七南。
 
  「啊!是妳啊……今、今天天氣很好,是吧?」

  雖然有些疑惑為什麼伊卡勒特會這個時候才出現,但我還是決定先不要因為這個問題而分心一旁的情況,看了回去。

  而少女微微頷首,看起來並不為兩人的熱情感到唐突,反倒對著他們露出了一個或羨慕,或打趣的微笑,水亮的瞳孔稍瞇。
 
  「兩位今天也是這麼和樂融融,不愧是村裡稱羨的好兄弟呢。」

  聽了她此番稱讚,像是為了不要讓這位少女的幻想破滅一般,七南與七誠硬是勾肩搭背,身體搖晃著刻意營造出兩個人感情很好的樣子。
 
  「啊哈哈,是啊,我們真的是感情很好的兄弟……」
 
  「哈哈……對啊,他可是我唯一的弟弟呢……」

  不知道是兩個人演技太好還是少女太單純,一旁的我們都因為這個舉動升起不少尷尬,唯有她處在那圓圈的外面,恭敬地向兩個人行了禮。
 
  「那我就先告辭去賣東西了,兩位今天也要好好工作啊。」

  少女才剛說完,兩人又是爭先恐後地想先說話回應,這次七南快了半秒。
 
  「嗯!再見!」
 
  「好,小心別太操勞身體啊。」

  目送在離開的路上還對兄弟倆揮手的少女之後,兩個人的臉色就像是洩了氣的皮球一樣變回了原本的暗沉,彎起的嘴角塌下,就連說話也變得跟起初沒兩樣。
 
  「……大哥,那我就先走了。」
 
  「……嗯,你走吧。」

  簡單搪塞以後,七南這次是真的起步離開了七誠家,留下不歡而散的鬱悶,搞得人人都覺得要窒息。
 
  「我想我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幽靡點出了那不言而喻的事實,而延陞分毫不差地銜接上了話頭。
 
  「……兩個男人為了一個女人而撕破臉對吧?」

  她嗯了聲以表贊同,可能是被剛剛的沉悶給壓得喘不過氣,她在拉著我往前去找七誠的同時,我也聽到了她一邊嘆惋,一邊碎念對兄弟倆的舉止所引出的感想。
 
  「都說女生追男生要很大的勇氣……男人其實也很固執啊……」
 
  我無聲地苦笑,笑她講得好像已經看清了人情世故一般,又怕被她發現,轉頭瞥見後面留下的延陞跟伊卡勒特,兩個人離了點距離,應該是不會有事。

  既然沒事,我跟幽靡便正式來到七誠面前,一樣由她打開話匣子,還加重了某些咬字。
 
  「你好,你就是那個以友愛弟弟為稱的七誠大哥,對吧?」
 
  「什麼友愛弟弟……妳是誰啊?」

  七誠雖然留意到了,但看見我們的反應就跟看見七南一樣,一點起色都沒有,這樣無疑是加深了我們對他的推論背後的信心,令人更加篤定。
 
  「沒事啦,只是看你表情很陰沉……想說來問個好。」

  有過經驗,幽靡攀話的技巧算是越來越得心應手,只不過每個村民給她的答覆倒也都大同小異。
 
  「如果是來推銷的,那就免了。」
 
  「啊?我們不是那種人啦……呃……」

  幽靡的眉眼講到一半跳動了一下,然後整個人停滯了一瞬,我不用多想就能猜出她一定是感受到了玉石的氣息,但很快她就自己恢復了正常。
 
  「這是……忌妒?原來你在忌妒啊?」

  她不假思索便說出了方才感受到的情緒,怎料表情原本固若磐石的七誠其實是個薄臉皮,被幽靡這麼一講直接失去了分寸,對著我們胡言亂語了起來。
 
  「忌妒?哈!真是……到底在說什麼……我?忌妒?對誰忌妒?對弟弟?」

  就在七誠失態地故作穩定,卻又大呼小叫的同時,只有我聽到幽靡輕輕笑了一聲。
 
  「我沒說是對你弟弟啊……欸?姑娘妳又來啦?」

  幽靡的話彷彿變成了某種控制器,七誠的姿態瞬間恢復成原本整齊的樣子,嘴角翹了起來,而我還在看她說的姑娘到底在哪裡,是之後才發現了用意。
 
  「啊!那、那個別誤會,我跟那位姑娘可沒有任何關係……」

  七誠哈哈笑了兩聲,接著轉過頭去,看似是以為有人會跟著應和他,結果面對他的只是空氣。
 
  「……果然是因為那個姑娘的關係吧?」

  計謀得逞,換幽靡古靈精怪地朝滯在原地的七誠一笑,他敗落地垂下身子。
 
  「……上當了。」

  天哪,還真有兩把刷子。

  我無聲笑笑,默默在心底誇讚了一下幽靡的臨場反應,被說穿事實的七誠沮喪了一刻才昂起上半身,死馬當活馬醫地向我們抱怨。
 
  「……但是那又怎樣,我就不能喜歡誰嗎?」

  就像是聽到了想要的關鍵字一樣,幽靡順勢擺出了那種為了拯救蒼生而衍生出的奇怪手勢,手指指著自己,說話還提高了音量。
 
  「所以我們是聽到了你的心願才來的,我可是戀愛諮詢師,幽靡哦!」

  ……我敢打賭這傢伙絕對沒有任何戀愛的經驗。

  瞧幽靡頭頭是道地介紹我是她的小助手,一臉轉變成乾笑的我不由腹誹、懷疑她對於感情這門學問能有多大的能耐,一個弄不好可能還會壞了人家的好事。

  只是……我又能說什麼呢?我不也是個在這條路上滑鐵盧的失敗者嗎?

  所以現在,還是讓事情交給幽靡試試看吧,說不定正因為這裡是故事的世界,還會有許多的變數產生呢。

  只能說若是看見了自己真心想要的事物有天降的契機,很少、也很難有人不被說動,幽靡僅僅多吹風了幾句,七誠對於我們的戒心明顯就小了許多,在小心翼翼地試探著。
 
  「……那麼,也知道怎麼得到她的心嗎……」
 
  「雖然有情敵的話,可能沒這麼容易……」

  幽靡故意把話說得吊人胃口,讓七誠逐漸被她吸引住所有注意,在話漫到喉嚨邊時卻馬上踩了個煞車。
 
  「不過你先老實說,你是因為那個少女跟弟弟鬧不合的嗎?」

  又是一次一針見血的提問,七誠嗆了一下,但他這次只是單單猶豫了幾秒後就不打算再逃避。
 
  「都一把年紀了,雖然有些可笑,也想過要讓步,可是……」

  他在可是兩字上面停留了一陣子,而我們兩個也沒說什麼,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難言之隱,真要是說不出來,頂多再換個方法旁側敲擊。

  就這樣給了他足夠的空間,他像是終於下定了決心,毅然決然地對我倆宣示著。
 
  「可是!我還是沒辦法眼睜睜看著弟弟和她在一起的樣子!」
 
  心裡忽而在這時有了種被人用針給扎了一下的感覺。

  ……的確,確實是沒有辦法安然看著自己所重視的人跟其他人在一起的話,那就是忌妒,是佔有慾在蠢蠢欲動。

  夢見了好幾次的那些場景教會了我分辨出這些情感,雖然學習的過程讓我十分印象深刻,卻也是幫我好好上了一課吧。

  我的目光在這時偷偷移動到了澄澈的天空裡,臉上的笑容雖然一直都沒有消失過,但在短短的時間裡,好像各自承載了不同的情緒。

  跟雲一樣,千變萬化。
 
  「有試著跟弟弟交涉看看嗎?」

  鑒於可能算是還有點相似的經驗,沒收回目光,只藉著聲音,我莫名地也在心裡回答起幽靡問七誠的這些問題。
 
  「說這什麼話呢?這、這種東西……就算是兄弟也只能留在心底的……」

  是啊,七誠說得沒錯,這種事情……要是出現了任何閃失,就會出現兄弟鬩牆的戲碼,到時候可就會更加麻煩了呢。

  「嗯……可是總比一直這樣冷戰下去好吧?」

  不過我這些心底話終究是沒讓幽靡聽到的部分,她回答七誠時當然也是只依據她聽到的部分做思考。
 
  而這個問題,我就無從回答,因為我跟諭也沒走到那個情況,照理來說,也不可能。

  「……就聽妳的吧,但我已經很久沒跟弟弟說話了。」

  內心的小劇場就這樣一路開到了幽靡說服七誠最好還是跟七南來個協商,如此一來才能不傷和氣,免得到最後少女跟了誰,結果另外一個人心生不滿而引發糾紛,那可就糟糕了。
 
  趁著七誠還沒改口,幽靡手一拉抓著我,帶著其他人往七南家的方向過去,意外的是就在朴大爺家隔壁。

  這兩個人就連家都長得一模一樣,只不過七南的家旁邊還多了一個堆著不少袋東西的倉庫,或許是七誠的倉庫在別的地方吧。

  「嗯?妳是誰啊?」

  相較於七誠,七南似乎比較敏銳一點,我跟幽靡才靠近一些,甚至可以說上只是經過的那個距離,他就已經看穿了我們是要來找他的。

  而既然先被搭話了,那也不需要再偽裝什麼,幽靡簡潔地表明了是為七誠而來,並試著在不越線雙方想法的條件下闡述目的。
 
  「……所以妳的意思是?」
 
  「看看兩位能不能交涉一下,畢竟三角關係總會有一個……」
 
  「不要。」

  幽靡還沒想到怎麼形容那個詞怎麼不傷人的心,七南就先打斷了她。
 
  「我知道大哥也喜歡她沒錯,但是……我看到大哥那樣看著她,我就生氣。」

  可能是把我們視為接受了七誠的委託而來勸他放棄,七南如今和我們說話時帶著明顯的敵意跟怒氣。
 
  「不要擅自亂管人家的私事,就算是戀愛上的諮詢師也一樣。」
 
  他說得斬釘截鐵,眼見現在不適合再講些什麼來刺激他,我的目光移向幽靡,她依然處之泰然,沒有因為七南的敵視而受到影響。

  「嗯……那讓我最後再確認一個問題……」

  七南瞇起眼,估計是做好了回答完問題就把我們給掃出去的準備,怎料——
 
  「你現在是正在和那位姑娘交往中的關係嗎?還是……」
 
  「……這!」

  故技重施,兩個人都被幽靡用得大驚失色的樣子也是一模一樣,直到他好不容易冷靜下來,一股紅暈早已迅速竄上了七南的耳根跟薄頸。
 
  「沒有啦……還沒……

  七南笑得有點詭異,靦腆地搓了搓自己的後腦勺,剛才的架勢一股勁地都跑光了。
 
  「因為講得一副她是你的人這個樣子,我還以為是你大哥想搶人呢……」

  不曉得幽靡是有意還是無意把話題帶到這裡,不過我倒是沒想到這點,也可能兄弟倆跟那位少女間的相處一點也不會讓人覺得她和其中的誰在交往,腦袋就自動忽略了吧。

  或許我只是換了個地方心潮起伏,而幽靡持續與七南交涉著。
 
  「但是,為了一個姑娘跟哥哥吵成這樣……真的好嗎?」

  七南的臉色由於這個話題回歸原本的樣子,而幽靡並沒有單純把這個問題扔給七南,而是替他慢慢地分析接下來的情勢。
 
  「因為你們各自努力之後,決定權還是在那位姑娘身上的。」

  言簡意賅,她和七南表達的就是跟七誠一樣的意思。

  就算最後沒有被選到,兄弟畢竟還是兄弟,撕破了臉也不會帶來任何好處,不如大家公平競爭,公平地接受任何結局。
 
  「……所以妳想怎樣?」

  即便比七誠多拐了幾個彎,七南現在也終於能聽得進去幽靡的長篇大論,但接下來她面不改色所提的提議就連我也大吃一驚。
 
  「……不如直接告白看看吧!」
 
  「告、告白?」

  七南沉不住氣地用手不斷摸著自己的後腦,臉這下也變得跟番茄一樣。

  我的心臟不知為何也跟著心跳加速起來,一邊在幽靡旁邊低語著提出這個方法是否真的可以奏效,她卻只是推開我叫我安靜點。
 
  「哎呀,這樣的確是最快的方法,但是啊……這該如何……」

  結果可能是七南在她面前遲遲不做出決定,還有我在旁邊嘰嘰喳喳講了一大堆惹人心煩,幽靡的怒氣值又再度地引爆開來。
 
  「啊!煩死我了!」

  我跟七南在這個時候都被幽靡嚇到露出了同樣的表情,而她氣沖沖地看著我。
 
  「走啦!他不行動,我們自己來!」

  大概是猜想到了幽靡的意圖,七南還想說些什麼卻被拋在後頭,她已經不由分說地又抓著我來到了村內的市集區,也就是那個少女所處的店舖。

  不得不說幽靡還真是特別上心,或許女生都對於感情方面有種特殊的共鳴吧。
 
  「歡迎光臨……欸?是各位大人啊。」

  迎接我們的少女禮貌點了點頭,詢問是不是想買東西才來的,而幽靡只是搖了搖頭。
 
  「妳好,其實是有事情想問妳才來的。」

  突如的請求讓少女起初有些訝異,後來怔愣地回了聲好,幽靡這才湊向前去跟她耳語。
 
  一來是事情比較隱私,二來是幽靡想問的就是這位少女目前有沒有心上人,如果沒有的話就直接罷了兩個人的心思,最後還是看在對方是女生,因此讓幽靡自己去問會比較合適。
 
  等待兩個人討論的同時,忽然有人從後面摸了摸我的頭,頭一轉看見的是延陞。
 
  「怎麼了?」

  我抬頭看向他,刺眼的陽光正好打下來,略微瞇住了我的眼睛,卻還遮不住他氣定神閒的揶揄。
 
  「很敏感……的話題是吧?」
 
  知道他是擔心我才這麼說,即使有那麼點啞口無言,我還是整理了一下從剛剛到現在所感受到的心情,照自己的想法誠實地向他開口。
 
  「沒事啦,這種事情本來就是常常發生的,沒有也怪。」

  也許是看見我意外的豁達,延陞呵呵地齁了兩聲,就正好兩聲,我不再看他,再次望向幽靡和不知道被問了什麼而臉紅的少女,喃喃自語。
 
  「不過既然是故事的話……」

  故事能夠說得上是故事,是因為有著明確的劇情,每個人都按照著作者所設定的腳本在走,而像童話村這種只要人不使壞,通常最後的下場也是——
 
  「不管最後是誰選了誰,大家都一定會得到幸福的。」

  或許是因為遠離了人群,目前所站的地方格外靜謐,讓我這句用輕描淡寫的語氣所說出的話也變得那麼清晰,樹下的花枝搖曳,清新的花香在風中輕輕湧動,好像也在回應著我的期許。

  這般的情景讓我不禁失了神,就連眨眼都有些捨不得,就怕會看漏了什麼東西,愧對了難得讓人清閒的一刻。
 
  「不局限於是不是故事哦。」

  大約是察覺到我兀自出了神,延陞似乎特地提高了一點音量,而我再次注視向他時,身處同樣熹微陽光中的他,五官的線條被光影描摹出了分外的柔和,對著我的視線沉靜溫柔。
 
  「你也一定會得到幸福的。」

  定了幾秒,我才朝著他無奈地抿出一抹淡笑,卻不是嫌棄他油嘴滑舌,反倒是心中也因為他這樣的祝福,萌芽出了陣陣暖意。

  ——或許有一天真的可以吧。

  不言語的相望當中,沒有任何尷尬和疙瘩,一切都溫暖得不可思議。

  同一時刻,幽靡也總算回到了我們的身旁,喘著跑過來的。
 
  「怎麼樣?」

  我輕拍了幾下她只顧著急忙跑過來而搞得上氣不接下氣的身軀,讓她穩定好自己的狀況之後才說話。
 
  「嗯……她和我說現在有個喜歡的對象,是每天都會見到的人。」
 
  如果能被這個人給告白的話,一定是會感到非常幸福的——她是這麼說的。

  對待這麼一個龐大的提示,我跟幽靡飛速進行了一場腦力激盪。
 
  「每天都會見到的話……那可能就會是兄弟倆的其中一個人吧?」
 
  「我也是這麼想的……先去跟附近的大哥更新一下情報吧?」

  同意了幽靡的建議,我跟她回到了七誠的面前,讓幽靡把她剛才在少女面前問出來的話通通告訴了他。
 
  「真的?她在等著誰去告白嗎?」

  聽著自己可能就是那個各條件都符合的人選,七誠的眼神連帶著表情都亮了不少。
 
  「是啊,人家姑娘都這麼說了……不如勇敢一次吧?」

  沉溺在又驚又喜的歡愉當中,七誠就算是聽了幽靡提議的直球告白也沒有多大反彈。
 
  「那,該怎麼做呢……」

  看來這對七誠又是個難以跨越的大課題,我倆就這樣又看著他陷入了苦思的思考輪迴裡拔不出身。
 
  「如果要告白的話,要準備好吃的東西……還有高品質的稻草當禮物?」
 
  「……你覺得女生會喜歡什麼?」

  只是這次如果再放任他一股腦地想下去,天就要黑了,時間還沒過多久,幽靡就打算出手為他開解一番。
 
  「稻草?」

  ……女生會喜歡這種東西嗎?

  我的眉頭應聲皺了一下,雖說是賣稻草的,可七誠未免也太不假思索,當然旋即遭到幽靡的否決。
 
  「很多稻草?」

  幽靡回絕了第二次。
 
  「……超級棒的稻草?」
 
  「花!是花!就是花!花啦!」

  幽靡又一次暴跳如雷,我這次只是在旁邊看著七誠被她兇而噗哧笑了起來,早在七誠的回答總是換湯不換藥的時候,我就猜到會演變成這樣了。
 
  「沒有女生會討厭花的啦,拿著一束花更能展現你的溫柔體貼哦。」

  理了一下失態導致凌亂的頭髮,幽靡一邊說明,臉上還氣呼呼的,七誠則是被她嚇得畏畏縮縮,磕磕絆絆地講出了讓人更無言的言論。
 
  「可是……賣花的地方剛好是她的店……」

  空氣一凝,此話一出,連我都覺得這個人應該是只顧著喜歡,沒有考慮到其他層面的因素,傻傻的單戀讓幽靡也只能服氣。
 
  「……那還是我們來幫你準備吧……」

  我跟幽靡回到延陞那裡,幽靡表示需要消一下火氣,如果要找花的話得到澤山兇宅附近的瀑布區,聽說那邊的怪物會掉落鮮豔的花朵,而延陞自顧自地接下了這個任務,還想要單人行動。

  懷疑他是不是又想自己逞威風,他回答我的只是今天一整天都待在後面看,有些無聊而已。

  搪塞我完,他就咻的一聲飛向天空,帶起了一陣強風,就在我跟幽靡還沒說上幾句話的時候,他就已經帶著一束捧花回到了現場,五彩繽紛、鮮嫩欲滴,速度之快讓人有種時間被偷走的錯覺。

  誇讚完延陞的迅速,幽靡也不再耽擱,我們兩個很快回到了七誠面前。
 
  「來!你的花來了!」

  接過了幽靡帶過來的捧花,就連七誠臉上也綻放出了和煦的笑容。
 
  「哇!這束花……真的看起來很像她,沒想到會這麼美麗……」

  他一朵一朵的看過每枝花,像是從來沒見過這些植物一樣,不過現在也不是讓他這樣慢慢看的時間,幽靡盡速地提醒了他現在的本分,讓他瞬間警醒起來。
 
  「好、好的……可以給我一點做心理建設的時間嗎?」

  總算走到了最後一步,幽靡背對七誠彎著身子,與相對的我同時露出如釋重負的笑容,沒想到要當個紅娘還要東奔西跑,第一個接的還是這麼麻煩的客人……

  在旁邊閒晃了十分鐘,我跟幽靡才回到七誠面前,看著他凝重的面容,想必一定是非常緊張,正當我們想說些什麼來替他緩解的時候,他簡簡單單的四個字卻劈下了晴天霹靂。
 
  「……我做不到。」





87.End











慢慢恢復更新
身體漸漸安寧

創作回應

摸摸林
恢復更新了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3a8c26afe6a66ee11e7894d36b94b55d/tenor.gif
2021-10-16 22:44:59
符晴
慢慢的[e7]
2021-10-21 22:17:11
東堂隼人
超級棒的稻草!=我笑噴了![e38]
2021-10-16 23:13:53
符晴
這大概就是所謂木頭XD
2021-10-21 22:17:24
九方思想貓
戰爭、政爭,大不過情爭
2021-10-17 14:27:33
符晴
情感戰爭最傷害大家的心了XD
2021-10-21 22:17:3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