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耶雷弗:契約醫生》98

符晴 | 2021-12-22 22:00:02 | 巴幣 594 | 人氣 207







或回到上一回




98

【重演


(本篇建議服用背景音樂,音源:youtube)





  我有些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的一切。

  灑落著陽光的景色靜止在空中,伊卡勒特橫抱著我,帶著我一起墜了下去。

  大片陽光打在他的背後,眼中仍然那麼深邃,他捧著我的手臂朝某個方向輕輕一拉,連帶我一起朝著他的方向越靠越近——

  彷彿也將那個不停走遠的我也一把拉住。

  一股沉重的氣息正順著我的胸口向喉嚨上升,我用力地眨著眼睛,咬緊了牙,卻還是忍不住紅了眼。

  那陣凜冽又令人心安的氣味再次鑽入鼻尖,漸次模糊的世界引出過往的陳舊。

  跟過往的一切都太過似曾相似,像是回到了那個初次遇見的從前,或許在彼此面前,即使經過無數時光,伊卡勒特依然是原本的那個伊卡勒特,我也還是當初的那個自己。

  心裡糾結地酸澀著,不知是懷念,還是難過,在我釐清之前,已經落到了地面上。

  「小子!沒事吧!」

  彷彿是為了躲避急忙逼近的延陞,在四隻腳各自著地的瞬間,伊卡勒特很快放開我退去,短暫接觸的熱度也跟著最後碰觸的手掌稍縱即逝,悵然若失的感覺卻莫名擊潰了心牆。

  失重帶來的離心力讓我一陣疲軟,我好似能感受到在我無力地跪坐以前,那隻手仍然是想要伸過來扶持起我,但最後只是默默地退了回去。

  如同我奔湧而出的情感,無法克制,卻唯有隱忍。

  「……謝謝你。」

  無論後來湊上的延陞音量多大,慌張地查看我身體時是多麼大的動作,我的靈魂卻像是被抽離一般,無視了所有,只能聽見自己支離破碎的道謝。

  我想起當初和他道謝的時候,他根本看都沒看我兩眼,馬上就回到了戰鬥之中,可他留下的話此時正深刻地在腦海中迴響。

  「…….不是每一次都會有人救你。」

  不是每一次都會有人救我,但每一次救了我的人卻都是他。

  這樣的巧合不知是上天的玩笑,還是命中注定,我都再一次地成為了那個輸得一敗塗地的玩家。

  「小子……」

  直到不知道是第幾聲延陞呼喚我的聲音傳入耳瓣,我才驀然醒神。

  可想要抬起頭來,我卻又馬上意識到——延陞如果看到我現在臉上的表情,會怎麼想呢?

  而從他壓低的聲線間接暗示裡,我似乎也覺得,延陞現在的神情,不論好壞,都並不是我能承受的。

  思及於此,我只得逞強地扯了扯延陞的袖子。

  「……我、我沒事,幽、幽靡……」

  不如我們就先各自保留這份難以啟齒的秘密吧。

  也永遠,不要說出來。

  我固執地用手胡亂在延陞的手臂上抓撓,在想要表達我沒事的同時,頭還是牢牢地低著,不想讓任何人看到那其中流露的脆弱。

  與此同時,被火焰照得絢爛的草苗上,忽而折射出奇異的光斑打在眼上,那來自於幽靡所待的位置,然後她接著出聲。

  「……我全都想起來了,我是誰,還有一切事件發生的原因……」

  突如的發言令人摸不著頭緒,我遲緩地提起目光,只見她已經掙脫玉石氣息的桎梏,似是若無其事地走向鬼怪。

  「……以及我該做的事。」

  「幽靡!不行往那邊去啊!」

  朴大爺的勸阻從後方傳來,人卻沒有跟上,或許是因為忌諱著發狂的鬼怪,還是承受過剛剛的折騰後無能為力,但幽靡選擇了置若罔聞,義無反顧地走到了怒氣騰騰的鬼怪跟前。

  「呃呃……妳是誰啊?是想先死所以送上門的嗎?」

  鬼怪咬牙切齒,嘴邊吐息著詭異的白煙,似乎還有一點辨識來人的覺知。

  而相比這樣氣勢逼人的鬼怪,幽靡倒是氣定神閒,緩緩道出一句。

  「……這段時間,你很孤單吧?」

  「妳在說什麼……別想同情我!」

  沒有人知道現在的幽靡在說什麼、想做什麼,就連鬼怪都是。

  在不知所以的眾人及鬼怪面前,幽靡只是伸手,想要摸摸鬼怪。

  「……沒事的。」

  「什麼?妳到底想幹嘛?滾開!」

  似乎只是為了嚇阻,鬼怪用力揮了一下狼牙棒,並沒有擊中幽靡,可牠暴躁的情緒再次觸動了玉石的力量,向後退避的幽靡忽然像是被扯出模糊的人像一般,隨著鼓動的心跳又一次陷入戾氣纏身。

  「幽靡!不行!妳的身體……

  即使朴大爺再怎麼阻止,幽靡還是頂著這樣的痛苦,繼續慢慢地靠近鬼怪。

  「……沒、沒關係,這是我該為我的罪付出的代價,以後我不會再丟下你了。」

  她的話聽起來像是在同時在跟朴大爺還有鬼怪對話,其中又混雜著那些我聽不懂的說詞,幽靡到底想要做的是什麼呢?

  連點線索也沒有讓我無得思考,而另一方面,似乎是看見有人這麼不怕死也要靠近自己,鬼怪周身的力量連著明顯變得焦慮的情緒變得一陣一陣,如同銳利的尖刺。

  「妳到底在說什麼?妳到底是誰啊?」

  鬼怪倉皇地退後了一步,至於聽到這些提問的幽靡則是用手在身上比劃,佯裝一點也不痛苦的樣子。

  「我的外貌變得有點多啦……是我,鬼怪。」

  彷彿從幽靡的臉上看到了什麼,鬼怪的眉頭瞬間一皺,然後牠用手抗拒地推開了幽靡。

  「走開!妳到底想幹嘛?」

  「哇啊!」

  「幽靡!」

  見著幽靡摔到了一旁的草地上,我和延陞、朴大爺都忍不住一叫,但她很快就爬了起來,身上多了一點擦傷,草葉黏在白皙的皮膚上,更危險的玉石氣息也依然存在,可她沒有放棄再次靠近鬼怪。

  「……沒事,讓和藹的你變成這樣,都是我的錯。」

  幽靡一跛一跛地走著,左搖右晃,好不容易又到了鬼怪的面前。

  鬼怪注視她的眼神貌似變得熟悉,牠小心翼翼,卻又害怕出錯地提問著。

  「……妳不要騙我,妳到底是……

  幽靡順了順頭上那頭米白亮的頭髮。

  「小白,回來了。」

  我的心頭和鬼怪的顏面陡然一驚,夢境的那句話居然出現在此時。

  「妳怎麼會……妳怎麼會變成人類——啊啊啊!玉石!」

  但與此同時,鬼怪埋入玉石的胸口析出一道怪異的光,光刻劃出玉石的輪廓,不停顫動,如同不定時炸彈在隨時要爆炸之前所顯現的震顫,無法控制,鬼怪的表情也被撕扯得無比猙獰。

  「可惡!玉石要暴走了!」

  朴大爺話下,我看見鬼怪和幽靡身上的玉石之力一層層漫出,一邊侵蝕著雙方,另一邊又不斷被猜忌之玉給吸收,震盪更盛。

  鬼怪估計也意識到了這一點,強硬地想把靠近的幽靡給趕走,但幽靡先一步抱住了鬼怪,怎麼樣就是倔強地不肯鬆手。

  「走開!離我遠一點!我沒辦法阻止暴走……呃啊!」

  「不要緊,跟我在一起,可以壓制住的……」

  「拜託!妳走吧!」

  雙方就這麼糾纏不下,一瞬間時間彷彿回到兩年以前那個相同的情景,而鬼怪再度站上了那個命運的交叉口,幽靡的作為就像是要把牠和她拖往當年那個悲劇一般。

  「求求妳……我不能再失去妳……」

  全部都是那麼神似,即使鬼怪懇切地請求,幽靡還是執拗地拒絕。

  「不、不行!我說過了,我可以壓制住玉石……」

  嘴上說能壓制但失控的力量依舊逐漸壯大,我不知何時已經站了起來想找出解決之道,卻又不知道怎麼把幽靡跟鬼怪分開來好介入其中,也說不定硬把兩者分開會引發更大的禍害。

  局勢就這麼僵持在這裡,誰也動不了誰,可隨時間經過,猜忌之玉更為不穩,身為能量承載者的鬼怪猶如跟剛剛發狂引發大火時一樣變得神智不清。

  「——啊啊啊啊!拜託!」

  牠言語中毫無章法的吼叫昭示了牠快要無法再控制玉石的狀態,猜忌之玉汲取的惡氣將牠和幽靡壟罩,像是囚禁雙方的牢籠,更像是隨時都會爆發的災星。

  「可惡!沒有其他方法了嗎?幽靡!鬼怪!」

  朴大爺火急火燎得整個人都快炸開了,鬼怪這時卻彷彿察覺到了什麼。

  「……方法?對!我、我想到了!」

  話音剛落,鬼怪就一股作氣把幽靡往上抓,只顧著抵禦向外力量的幽靡自然是輕易地被抓起,接著被丟到了一旁的草叢上,在確保她不會受傷的同時,鬼怪盡速地往懸崖邊靠近。

  在那一刻,曾經的立場彷彿重置並且對調過來,幽靡朝著鬼怪的方向用力嘶吼。

  「……不!你不要這樣!」

  然而,鬼怪還是奮不顧身地從懸崖上一躍而下。

  我的心跟著起伏的呼吸慢慢上升後又跟隨鬼怪落下的速度被重重摔落,可呼吸困難還稱不上是眾人震驚的一部份,更多的也許是迫於現實所生的蒼涼。

  那一刻我的腦海中是這麼想的——

  真的……只有這個方法嗎?

  回答我的好似只有總是最無白但也最無情的現實,原先在周遭燒得風生水起的火,忽然地就滅了,好像就這麼跟著鬼怪一起走了。

  童話村居民議論火滅了的談話聲中,唯有一個人最為焦灼,劈頭就是對我們一喊。

  「……讓開!」

  幽靡的語氣挾帶著某種半威嚇半脅迫的野性,令人微感震懾,不由自主地讓出了一旁的空隙好讓她快點下山。

  「幽靡!咳……

  我的眼跟著幽靡離去的身影,一時未注意到想要跟上卻力有未逮的朴大爺,而後盡速利用了法術治療了方才事件下受到波及的人民。

  只不過,接受了治療仍需要點時間恢復,朴大爺亦是如此,便只能把自身的囑託交予我們的手上。

  「快去……追上幽靡。」

  安置好眾人以後,我跟延陞提起腳步也飛快地往山下面去,透過感知我沒什麼轉圜就找到了幽靡,可是……

  「鬼怪!鬼怪!嗚……」

  鬼怪已然奄奄一息地靠在了山壁上,牠剛剛是垂直落下來,過程當中又沒有緩衝,身上的傷痕光看我就知道……

  應該,只剩下一點點時間了。

  幽靡潰堤著放聲大哭,她用力搖晃著鬼怪的身體,只想要讓牠保持清醒。

  「這次換你要丟下我嗎!喂!你這笨蛋!」

  而彷彿是她的呼喚終於得到回應,鬼怪的眼皮開始微微蓊動。

  「……妳還好嗎?火應該滅了吧……

  牠吐出的氣息太過細微,讓整體看起來像是在說夢話,卻已是牠目前所能做到的最好。

  「嗚……對,都滅了,玉石也……找到了。」

  幽靡把差點奪眶而出的眼淚憋了回去,半是委屈半是後怕地嚷出這句話。

  大概是幽靡明明在哽咽還執拗說話的語氣太好笑,鬼怪低低笑了一聲,很輕。

  「太好了。

  牠的聲音是顯而易見的虛弱,但似乎仍在強裝沒有什麼其他異樣的樣子,這樣歡喜的笑容跟臉上滿是淚痕的女孩,形成鮮明又撕扯的對比。

  始終還是禁不住如此拙劣的演技,幽靡的眼淚猛得撲簌直下。

  「現在不是擔心這個的時候吧!你這笨蛋!這是我闖下的禍,為什麼是你……

  一股十分蒼涼的微風流過我的指間,我下意識收攏五指,好像也在忍耐逐漸變得不堪的自己。

  類似的情景在黑暗天堂上看過,即便當事人並不是自己,我總是也能感受到那隔著空氣傳來的悲痛和她的悲傷,隨手一推就瓦解了我築起的心防。

  我的眼底有些濕潤,卻又害怕被身旁人察覺到情緒,只好偷偷閉起氣來,看見鬼怪放下狼牙棒,摸了摸幽靡的頭。

  「……因為是妳。」

  牠漸漸嘶啞的聲音像是一個殘缺了幾個零件的音樂盒,還在努力的發出聲音,想要讓聽見的人能夠聽到牠的呼吸,而聆聽的人也在很努力地辨別出其中的音節。

  「因為妳而開始……所以也因為妳……而結束。」

  幽靡的表情有一瞬的靜止,飽和了眼眶的淚水卻率先掙脫著湧出,更多大滴小滴的淚水從她眼眶中流出,大聲抽噎以後是嗷嗷的泣聲。

  「……什麼啊!你這笨蛋!我知道了啦!所以快點起來!拜託你……

  「……還以為妳變成人類之後會很漂亮……

  鬼怪的動作頓了頓,多了點自嘲的意味。

  「但是我的想法錯了,是比我想像中的,還要漂亮很多。」

  牠盡可能輕柔地梳理著幽靡飛亂的頭髮,可在她背後,牠好幾次立即落在地上的手無聲地昭示著牠的氣力可能已不足以讓牠再做出任何行為。

  「笨蛋!到底在說什麼?你不要再跟我開玩笑了!快點起來啦!

  儘管如此,牠依然逞強著輕輕抹開幽靡臉上的淚痕,在親暱地勾了勾她的鼻子同時,目光一轉。

  「……那邊那個男的,就是你。

  和對幽靡截然不同的態度順著視線從面前直指過來,我瞬間從自己沉浸的情緒中醒神,看見的卻是鬼怪極為誠懇的託付。

  「我家的麻煩精……就交給你了。」

  語畢,一種由心而發的戰慄在頃刻間遍布我的全身,我呆若木雞地站在原地,即便用力攥緊了手指,卻還是無法止住顫抖的身體。

  「笨蛋!不要說這種話!你一定會好起來的……

  但幽靡怎麼可能不知道這什麼意思,她嘴上罵鬼怪不要亂說話,也隨即意識到現在要讓鬼怪好起來的話,並不是沒有可能。

  「對了!我的朋友剛好是醫生,他一定可以救你……」

  說完她正要起身,可我還沒準備該怎麼回應她的視線以前,鬼怪先一步把她拉了回去,搖了搖頭。

  「……還記得嗎?妳說過只要妳繼續活著,火就會繼續燒下去。

  兩年以來始終迴旋在鬼怪腦海中的聲音似乎與牠此刻的話,重疊在了一起。

  那段無法抹去的記憶,像是被無意強調,在牠的腦袋中突兀而特別,無論牠怎麼用力地想去抹消,卻依然清晰無比。

  突然地,現在彷彿真的是,回到了那個時候一樣。

  「所以,今天我……也不能留下。」

  「別跟我扯那些有的沒有的!這明明就是我的罪刑!是我要來償還的!」

  幽靡沒有直接否認,估計是不得不承認鬼怪說的話是正確的,但下意識想反駁的她還是一口回絕。

  而另一方面,我的呼吸無意識地變得急促堵塞。

  作惡的人會付出代價。

  這句話一直在我的耳朵裡迴盪,我不是沒辦法救牠,可這句話的出現宛若一直在告訴我要是真的治療了鬼怪,就會再次出現那些並不樂見的事。

  但是……我就只能這樣眼睜睜地看著幽靡傷心難過嗎?

  左右為難的壓迫感讓我陷入一個道德上的拉扯,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救或不救,兩邊所會帶來的後果都快要變成巨大的黑霧將我吞噬。

  隨著我糾結的心緒,忽然有什麼觸碰到我垂落在半空的手,我低下頭,去尋找那熱度的來源。

  略微扭曲的視野中,探出一支骨節分明的手,覆蓋在我的手背上。

  而後我又抬起頭,延陞板著臉孔,他臉上的神情注定了我的選擇。

  「……好了,小白。」

  鬼怪直直地看著幽靡,像是在確認了什麼後,牠的手放鬆地攤在了地上,露出了一張滿足的笑臉。

  「我有點累,想要睡覺了。」

  世界陷入一秒沉默的寂靜當中,此刻的我和幽靡身上猛地打了個激靈。

  「喂!喂!不可以啊!我還要叫我的朋友來救你啊,快給我起來!」

  在鬼怪說出這句話的同時,她幾乎是本能性地大吼想蓋過這句話。

  她知道鬼怪是什麼意思。

  近乎於生物某種敏銳的判斷,她似乎連鬼怪的回答都預料得到。

  「……我忍不住了,這兩年來一直在找妳都睡不著,現在好不容易可以睡了。」

  鬼怪渙散的眼神,一下又一下地被鍍上水光,又慢慢消散。

  拉鋸了太久的意識跟睡意總歸是分出了勝負,幽靡不知道,其實鬼怪已經大幅延長了牠留在這裡的時間,牠真的多撐了很久、很久。

  就如同牠為了尋找她而苦撐的那些時光一樣。

  「晚安,小白,其實我真的很……」

  鬼怪清淡的聲音散在風中,語末的那些話好像只是留給牠自己的。

  牠緩慢地眨了下眼睛,眼中的微光退散得黯淡無比,而後緊密地闔上了。

  最後的呢喃如同現在悄悄得徒剩下樹葉沙沙聲的世界,一直不肯停下,似是要替牠發聲。

  視線由清晰走到了模糊,偶爾有些滾燙,卻同時能讓眼前暫且清澈,藉由這短暫的瞬間,我看見牠安詳地坐在那裡——

  像是真的睡著了。

  幽靡就這麼愣在原地,像是被什麼扼住一樣,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啊啊?不行……」

  她呆呆地歪著頭,像一個斷線的人偶,空蕩蕩地坐在那裡。

  看到她這副模樣,我的心瞬間揪在了一起,不由握緊了雙手,連帶著延陞的手也是。

  「喂!不要跟我開玩笑啊!喂喂!臭小子!給我起來!起來!」

  她的話音落到最後,像是在低吼。

  可是,鬼怪再也沒有睜開眼睛叫她不要吵、還是不要一直用手搖晃牠鬧牠了。

  胸口一陣陣發疼著,我想,這大概就是故事比現實還更加殘酷的地方。

  即使我在現實中做出了不少作為,依舊引得那個我無法一語帶過的結局,可無法否認的是還是有不少事情因為我的行動而出現變化。

  然而,故事是沒辦法這麼做的。

  故事和現實不同的地方,就在於故事已經寫好了腳本,劇情該怎麼走,底下的人物就該怎麼走。

  我們一直以來,也是為了維護原本的故事不出現任何差錯,才一路走到了這裡。

  善良的人,會永遠流傳成故事;作惡的人,一定會付出代價……

  這就是,鬼怪和九尾狐故事裡最終的結局。





98.End











萬刀齊發(O)
不管是主角還是延陞還是幽靡還是誰的都來給我吃刀
忘記開頭的事件曾經出現在哪的請移駕第三集

創作回應

carly
全部的人都刀過一遍QQ
2021-12-23 12:50:54
符晴
全都身上插刀
2021-12-28 15:37:0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