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耶雷弗:契約醫生》63

符晴 | 2021-06-23 20:00:04 | 巴幣 790 | 人氣 157






或回到上一回




63

【假象


(本篇建議服用背景音樂,音源:youtube)





  伊麗娜臉色一變,便回身迅速從那兩個人身旁退開,警惕地盯著對方,兩方人馬之間如同出現了一道隱形的分界線在對峙。
 
  只不過鷹眼和米哈逸卻毫不在意被奧茲這麼說,兩人接連說出了莫名的字句,不合時宜地笑了起來。
 
  「傻瓜,就算是死了,我們還是可以復活啊。」
 
  「魔法就是這樣,無所不能。」
 
  如同是在說一件平常的瑣事,說完,這兩個人就抄起武器,六親不認地打了過來。
 
  果然不是真的鷹眼跟米哈逸……
 
  由於這兩個人都是近戰類型的角色,所以此戰只要拉開距離應該就能穩妥獲勝,但就卡在必須要對熟悉的面貌下手,因此我在打算出招時仍多少有些躊躇。

  假的鷹眼跑去攻擊伊麗娜和伊卡勒特,將兩人給分隔到了單行道的前段,至於假的米哈逸則在原地變成我跟奧茲的對手。
 
  只不過除了面貌之外,假的米哈逸倒是沒把本人的其他方面給複製起來,攻擊應該也是幕後黑手的技能,劈砍雜亂無序,看好就能夠閃過,就這樣周旋了幾次,對方開始在劍尖凝聚彩色的魔力彈,揮劍將其給飛射了過來。

  面對突然改變的攻勢反而是正中擅長中遠距離攻擊的我倆下懷,奧茲舉起法杖,數顆火球就這麼從杖上的寶石裡飛出,抵銷了魔力彈,剩下的還順便直擊了對方。

  我則是如法炮製之前攻擊魔族將領時的做法,招喚雷電打在這個假米哈逸的盔甲上,藉此造成無法忽視的麻痺狀態與傷害。

  成功定住了對方之後,我叫出石柱禁錮對方的雙腳,同時以其作為圓心,一道猛烈的火從圓周開始引燃。
 
  「雖然魔法是很厲害沒錯,但我希望你不要拿我們朋友的臉來說這種話。」
 
  奧茲冷冷地看著對方,法杖敲地,杖上寶石出現了比平時都耀眼的光,圓周內開始出現大量的火,像是漩渦一樣噴發著火,位在中心的假米哈逸身體突然增大,而承受了更多的烈焰攻擊。
 
  才推測身體放大是這個火魔法的效果,假的鷹眼就瞬間從我倆身後被擊飛過來,恰巧落在奧茲的魔法之中,同時旋風落下,是伊麗娜所召喚的風,使得火海更加壯大。

  風助火勢,形成火柱的火焰漩渦不斷侵蝕著對方,身作圓心的假米哈逸彷彿變成了一種磁鐵,將嘗試逃脫的假鷹眼不斷給吸引回去,陷入囹圄。
 
  就在奧茲不斷增加著魔力,讓火焰更加旺盛的時候,還在使勁掙脫的兩個人在一束火花遮蔽後竟變成了兩個燒焦的人偶在其中化為灰燼,見狀後魔法也跟著四散。
 
  接著,一個女孩的聲音從空氣裡傳來。
 
  「真是的,沒想到這麼厲害呢。」
 
  隨著這語帶可惜的字句,眼前出現了一個金捲髮的洋娃娃,五官是鈕釦跟毛線,穿著紅色的玩具禮服,背後的翅膀卻不像是自然生出,而是一種鳥獸類才會有的尖銳羽翼。
 
  而面容人畜無害,小孩子們最喜歡的洋娃娃,卻用那種微笑的樣子講出了極其可怕的話。
 
  「但別太得意囉,下次我一定會殺死妳跟妳的夥伴們。」
 
  被突如其來的危險發言搞得我一陣惴惴不安,胸口像是被揪住,連其他人也跟著面色凝重,讓我忍不住開口詢問,手裡是一層薄汗。
 
  「……實驗體都是這個樣子的嗎?」
 
  奧茲沒有馬上回答,她莫測的眸光讓我一陣陣發虛,卻也只能告訴自己冷靜下來,等著她的表情從不解、疑惑、懷疑一路變成回答我時暫且的平穩。
 
  「不是,正常的實驗體就算會說話,應該都只是幾個字的零碎單字……但不論是從哪裡來看,這些實驗體幾乎跟活的生命沒什麼兩樣。」
 
  聽到奧茲話的後半段,那個實驗體雖然表情無法動彈,卻兀自地笑了,還是一種譏笑的聲音。
 
  「什麼?妳還不知道我們是活的嗎?」
 
  無法辨認是開玩笑還是如何,此話入耳時卻讓我心下一跳,如墜冰窖,僵在原地不敢動彈,唯一能動的只剩下嘴巴和顫抖的瞳孔。
 
  「可是實驗體不就是屍體嗎?」
 
  如果是活的,那就代表眼前的這個實驗體……有可能是人?
 
  利用活體來實驗……那就是像黑暗天堂事件一樣,傑利麥勒做過的那些舉止嗎?
 
  我的思緒似乎一下子飛到了很遠的地方,無法顧及旁邊奧茲的反應,只聽見她驚愕的語調。
 
  「居然連活體實驗也做……那可是這座城裡條列明文禁止的實驗呀!」
 
  面對我們雲裡霧裡的樣子,那個實驗體只是又笑了一次,視線不緊不慢地打量著我們。
 
  「沒想到上面那些人會請搞不清楚狀況的人來辦事情呢,但也不關我的事。」
 
  我有些茫然,這不是一個普通的調查而已嗎……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呢?
 
  可以察覺到自己的臉已經黑了一半,但我有太多疑問想要被解答,最後只試探地問了那個實驗體一句話,語氣卻蒼白無力。
 
  「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怎麼知道?我只是走在路上被抓過來的倒楣鬼而已。」
 
  這個回答讓我整個身體都發寒起來,雞皮疙瘩如針一般一下又一下地刺痛太陽穴,實驗體明明在笑,心情卻一下被壓到低谷,此刻的氛圍似乎蒙上了一層嚴絲合縫的陰影,像是變了天。
 
  所有人看似也無法再掩飾此刻的衝擊,表情全都黯淡了下去,就連伊卡勒特也閉上眼,深深吐了一口氣。
 
  當真相血淋淋地呈現在我們眼前時,說什麼都是枉然。

  在我無法言語地跟那個實驗體大眼瞪小眼時,伊麗娜的聲音謹小慎微地打破了沉默。

  「昕里要不要用用看預知能力來看看接下來的事呢?或許我們還能阻止些什麼……」

  「我很不建議。」

  怎料這樣的提議,卻馬上被奧茲給截斷。

  「昕里的預知能力並不是一種單純的魔法或法術,要是在這邊使用的話,不能保證不會有其他人感受到這股力量而過來,到時候就麻煩了。」

  此刻所有人似乎才開始明白現在到底是什麼局面,為了平撫氣氛中若有似無生出的不安,我連忙向前一步。

  「雖然沒有辦法使用預知能力,但我先前已經看到了一點點模糊的畫面。」

  我將夢境的內容給說了出來,奧茲在聽到藍色的身影時顏面動搖了一會,我卻沒有立刻問她是怎麼回事,而是憂慮地用眼角餘光瞄向伊卡勒特,畢竟他才是夢境裡讓我最擔心的那個人。

  就在我伴著憂慮而若有所思時,奧茲的聲音又把大家的注意力給拉了回去。
 
  「來都來了,總是要面對的。」
 
  她硬是板起臉,聲音似乎在壓抑著什麼,不再管那個娃娃的實驗體,帶著我們繼續走了下去,最後來到了一個較空曠的空間,沒有任何高低起伏只是塊平地,卻同樣有一個跟巨人體型相當的實驗體在這裡。
 
  牠的整個身體類似於磚塊堆砌起來的砲管,腰部以下是兩個陀螺型的石塊,從頭頂上連出兩條形狀像是人被整個壓平的手臂,手掌上還有奇怪的圖騰,臉部則是一個面具的樣貌,整體棕色和金色相間。
 
  「這一個體內的能量也非常不穩定,大家小心點吧。」
 
  因為已經有了前面幾次戰鬥的經驗,奧茲這次只是遠遠地看,怎料這個實驗體似乎光是自己的混亂就自顧不暇,甚至已經無法像剛剛那些實驗體一樣攻擊我們,看得出來相當痛苦。
 
  奧茲似乎還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我看著這個實驗體便想到剛剛的巨人,便不由如坐針氈,或許眼前的牠也處在魔法過度負荷的情況下,只是還沒開始失控而已。
 
  或許是跟我有一樣的想法,伊麗娜向前一步,抱歉地打斷了奧茲。
 
  「我們……要像剛剛那樣……解決牠嗎?」
 
  「我不知道……就算能救的回來……但或許在這裡了結牠,才是對牠最好的處置方式。」
 
  看著奧茲搖搖頭,心裡大概沒有什麼底的情況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自己的心底也仍是糾結,伊卡勒特卻在這時候走向前去,手裡已經握好飛鏢。
 
  推敲出伊卡勒特想法的我跟了過去,想要說等一下,卻在看見他冷漠眼神的時候全吞了回去。
 
  那裡就像是一塊黑鐵,無法捕捉的光蘊含著太多無法說出的言語。
 
  「不然你認為還有什麼辦法能救牠嗎?」
 
  忽然覺得很奇怪,即使伊卡勒特的口氣並沒有改變,我卻覺得他在這個時候彷彿回到了以前淡漠的樣子,冰冷而深邃,讓人卻步。
 
  「牠身上的實驗效果已經無法抹滅,注定回不到原來的樣子。」
 
  就連剩下的兩個人也跟了過來,他也沒有在意人家的眼光,繼續說著自己的想法,字句銳利,眉頭更起。
 
  「就算現在讓牠安靜下來,也只是等著再次被利用。」
 
  在我心底伊卡勒特一直都是果斷而坦蕩的,就連這次也是。
 
  所以我也認為,既然平常都不講話的他都說話了,就代表著這個窘境總要有人來說出實話,就算這些話再怎麼難聽跟不想接受。
 
  太多的感觸紛雜在一起,我只得無奈地閉上嘴巴,低頭看著地板,其他人也被堵得說不出話,就在我們半默許他打算下手的作為時,他正要出手,一旁遠遠的聲音卻突然劃開了寂靜。
 
  「哎呀,想對我的實驗體做什麼呢?」
 
  四個人從我們來的地方走了過來,屬老闆後面跟著鷹眼和米哈逸,似乎是在為同行的第四位人士做介紹,一位地中海但仍是黑髮的男性,身材跟屬老闆卻天差地遠,可以說是完全相反,既肥胖又豐腴高大,頂多穿著一件與現場氛圍格格不入的西裝能夠彰顯他有幾分地位。
 
  鷹眼跟米哈逸在這兩個人看不到的地方偷偷朝我們使眼色,看來這次的是真貨,而屬老闆則是先走到了奧茲面前,看著她的表情一臉閒話家常,可奧茲卻相當嚴肅。
 
  「奧茲,我聽櫃檯說妳下來幫忙了,這群實驗體不難對付吧?」
 
  「……正好我有事要問老闆你,你們拿活的生命來做實驗嗎?」
 
  「是呀?怎麼了?」
 
  面對這司空見慣的回覆,反倒是奧茲先顯得急迫起來,說話再也耐不住那股焦急。
 
  「還問我怎麼了,這不是一直以來都禁止的實驗嗎?現在這樣到底是什麼意思?」
 
  「那都幾百年前的化石規則啊?妳怎麼認為還會禁止呢?」
 
  「就是因為實驗的不穩定跟意外性太高,造成許多事端才禁止啊。」
 
  奧茲看了一眼旁邊那個實驗體的狀況,收起了剛剛過於失態的氣焰,謹慎地說出了我們剛剛遇到的狀況所形成的一個總結。
 
  「現在這些實驗體被你們亂搞,隨時都有可能喪命。」
 
  「那也好,死了也可以繼續做別的實驗啊?」
 
  屬老闆擺出一副這樣有什麼問題嗎的表情,我心頭隨之一凜,能感受到奧茲現在的心底應該非常不是滋味,畢竟就連我這個局外人,現在也完全體會到非魔法師的族群所說的可怕是什麼意思。
 
  「屬老闆,這些人到底是誰啊?」
 
  這時那個高大的客人憨厚地出了聲,屬老闆便馬上笑笑,開始對著我們指手畫腳。
 
  「這個女孩是這城內某個很有名的魔法師所收的徒弟,而這幾個都是她的朋友。」
 
  「這樣啊……不過我看這位女孩似乎不太苟同我們的理念呢……」
 
  那個客人瞇著眼,好整以暇地從頭到尾打量著我們,目光讓人些微感到不適,而在其中似乎是想到了不錯的點子,朝著奧茲擠眉弄眼,雙手合十提出了一個建議。
 
  「不然這樣好了,我們就一起去看看現階段發展到什麼程度,或許能讓在場的人都心服口服,怎麼樣?」
 
  大概這位客人就是那位要來驗收的客戶,屬老闆一副阿諛奉承,什麼也沒多想就答應了這個請求。
 
  「當然沒問題了!畢竟您是我們的座上賓,服務肯定包您滿意。」
 
  見屬老闆還在卑躬屈膝,從我們來的路上又有兩個士兵走了過來,直直地就是往那個實驗體那裡走,好像想要硬把牠給帶走,而牠也在奮力抵抗。
 
  「你還打算繼續利用牠嗎,那隻實驗體的身體已經很虛弱,不能再接受魔法的壓力了。」
 
  又吼又叫的聲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朝著對士兵發號施令的屬老闆,奧茲這次針對了那個實驗體的狀況作了詳細的評估。
 
  怎料這樣的建言,仍是又一次遭到了屬老闆的嘲諷跟無視。
 
  「奧茲,妳是出去太久腦袋燒壞了嗎?現在這裡沒人在意這種事啦!」
 
  屬老闆甩手面對奧茲不耐的神情在面對客戶時又變成了諂媚的樣子,還是第一次看見翻臉比翻書還快的人,特別是在表情變換的那一瞬間——
 
  「這種珍貴的實驗體可是人人都搶著要,我是不會放過做生意的機會的。」
 
  我看見了,漠視生命的那種勢利,冷漠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件殘敗的試驗品。
 
  留下了我們四個在原地,鷹眼和米哈逸勉為其難地跟上了先行一步的屬老闆跟客戶,時不時回頭張望我們的情況。
 
  我握緊了拳頭,面無表情地跟著其他人向前走,不敢再往後望,那個實驗體在後面痛苦地嚎叫著。
 
  在周遭的世界一瞬間陷入黑暗以前,我們必須去找尋那能夠撕裂渾沌的微光。
 
  關上連結這個地下室的鐵門,今天,我仍舊希望是——順利又無事的一天。


 


63.End



下一回










老實說
我蠻喜歡寫娃娃對話那段的
雖然很詭異

創作回應

摸摸林
這次無法使用預知能力了[e3]
2021-06-23 20:15:44
符晴
不能天天過年的QQ
2021-06-24 19:22:34
大漠倉鼠
此時順利無事已經是奢求~
2021-06-23 22:53:08
符晴
就跟戰爭求人能回來就好一樣[e1]
2021-06-24 19:22:5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