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楓葉故事 番外篇10(下)

邪惡布丁 | 2024-02-12 21:34:11 | 巴幣 6 | 人氣 69


番外篇10:某位市民的故事(下)

末日反抗軍,這是一群為了奪回自己城鎮,秘密成立對抗惡勢力的組織。

「……終於到了這天嗎?」

站在了塔樓的最高處,達爾俯視著自己一直以來生活的城鎮,不自覺地發出感概。

自那天以來,已經過了多久呢?

微風吹過自己的秀髮,望著遠方的天際,他心中不禁冒出這樣的疑問。

彷彿不過是不久前才發生的事情,但自己卻感覺早已經歷數年之久。

閉上了眼,這段時間所發生的事情,如跑馬燈一般迅速地從腦中閃過。

「你確定要選擇成為狂豹獵人嗎?依我看來,你比較適合成為煉獄巫師。」

自己的老師貝爾,同時也是那名發現自己的警官,對於自己決定語重心長地給出建議。

「你就是達爾嗎?真可惜你沒能選擇我,成為一名煉獄巫師呢?」

一直以來,不知為什麼一直找不到適合的徒弟,只能夠以苦笑做為應對的赫力泰。

「哈哈,看來你選擇了狂豹獵人,也是!畢竟不夠強壯,是沒辦法成為爆拳槍神的。」

渾身的肌肉炸裂,做為一名學校的教師,阿勒斯的肌肉量實在多得令人懷疑。

「嗯……既然你成為狂豹獵人,那麼也幫我個人加入我的行列。」

完全搞不清楚,明明穿著全身的玩偶裝,卻能夠對機械進行機密操作的傑奇。

「……狂豹獵人是嗎?沒什麼,這是你自己做出的選擇,沒有人會的對此有任何意見,這就是末日反抗軍。」

末日反抗軍的首領,吉可穆德,做為沒有培訓任何弟子的領導,策劃著末日反抗軍一切行動。

「真的是……竟然會在這種重要時刻,突然想起這些往事。」

不自覺地自嘲自己一番,接著雙手啪嗒一聲,雙頰處立刻傳來陣陣刺痛。

達爾試圖以此做為提醒自己,讓自己專心在眼前的事情上。

然而,不知為何,過往的記憶卻如湧泉一般,不斷地噴湧而出。

「你們這群該死的蟑螂,全都給我下地獄吧!」

第一次,作為末日反抗軍的成員遭遇到黑色翅膀時,因為太過於衝動的關係,差一點釀成大禍。

「你太衝動了,這樣下去的話,你會死的。」

「死了就死吧,反正我也沒有任何家人在了。」

「……死?你真的是這麼想嗎?如果死了的話,那麼那個孩子該怎麼辦?」

「什麼孩子?」

「就是你救回來那隻美洲豹,難道說你要讓他孤獨留在這世界上嗎?」

「既然你已經做了決定,就不要說這種不負責任的話,好好活下去就對了。」

而當時,指點自己的人,夏妮也成功促使這次行動的誕生,聯合埃德爾斯坦之外的勢力,對黑色翅膀發起反擊。

「當時還真是被教訓的很慘,你說是不是啊,小黑!」

以腹中的咕嚕聲作為回應,這頭名為小黑的美洲豹,用碩大的腦袋蹭著達爾的手。

「嗯!你說的沒錯,所以……準備好了嗎?現在就是復仇的時候了。」

弩高舉過頭,以弦劃過空氣的做為信號,高空爆出一聲炙熱的煙花。

這一刻,以此作為引線,爆炸從各處紛紛響應,瞬間撼動了整座城鎮。

「喂!你們在做什麼……呃啊!」

沒能搞清楚發生什麼事情,弩箭奪去了他接下來的發言,身子直接倒在了地上。

黑翼折損,黑色翅膀位於埃德爾斯坦各處的據點,正同時遭到末日反抗軍的突襲。

沒有要給他們喘息的機會,達爾直接跨上了小黑背上的鞍,喊出自己的宣言。

「我們上!今天就要把那群蟑螂,趕出去埃德爾斯坦!」

高喊口號,達爾騎著小黑縱身一躍,頭也不回地踏入戰場之中。

烈火蔓延,城鎮中猶如地獄一般,哀鴻遍野。

但這股景象,卻僅出現於黑色翅膀人員,以及他們的據點,災禍降臨於他們之上。

「攻擊!居民們早就已經撤離,趁著他們還沒反應過來,繼續上啊!」

每當槍聲響起,就有一名黑色翅膀成員的性命被奪去,同時末日反抗軍也向著奪回自己城鎮的道路前進一步。

此時,沒有任何一名末日反抗軍,有出現膽怯,全都發了瘋似的,拼死噬咬著黑色翅膀不放。

如果以正面實力來看,末日反抗軍一定不是黑色翅膀對手,不如說就是沒被放在眼中,他們才能苟延殘喘至今。

所以要趁著他們沒能反應過來之前,盡可能對他們製造打擊。

然而,即便如此,末日反抗軍依舊不是他們的對手,無論是實力還是數量上,黑色翅膀都遠遠在自己之上。

但末日反抗軍也不是沒有留後手。

拳風揮出,轟鳴聲撼動周圍建築,旋風所及之處,竟掀起一波巨浪。

刀影乍現,血光四散,連影子都沒見著,只知道視線晃過什麼東西,就直接倒了下去。

「呼——!她到底是從哪裡帶來這樣的幫手,才兩個人就抵過我們好幾個小隊。」

雖然早有所耳聞,但達爾倒是沒料到,他們的實力竟如此強悍。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自己也不能落於人後。

「衝啊!把他們趕出去,這次一定要奪回屬於我們的城市!」

在這片混戰當中,理論上是沒人能聽見達爾的呼喊,但末日反抗軍的人們,卻彷彿受到鼓舞似的,再次爆發出驚人的力量。

「他們……怎麼變得更加……啊!」

羽翼不斷地折損,在末日反抗軍這連番戰鬥下,黑色翅膀在城鎮中的勢力,幾乎要徹底拔除了。

末日反抗軍的突襲,夏妮帶來的幫手,再加上皇家騎士團的支援,只要一切都就定位了,那麼一定能將黑色翅膀趕出這裡。

然而,達爾錯了。

一聲哀嚎,身旁的同伴就這麼倒了下來,連伸出手救援的機會都沒有,達爾只能夠眼睜睜地看著事情這麼發展。

「呼!呼!為什麼……怎麼會?」

距離末日反抗軍發起突襲,已經過去一小時之久,同時距離皇家騎士團約定的時間,也已經過去。

突襲造成的傷害,終究只是暫時,對於已經重新組織,並發起反擊的黑色翅膀,災厄降臨。

渾身是傷的達爾一邊逃跑著,一邊思考究竟為什麼。

「為什麼皇家騎士團還沒有來……」

為什麼,疑問此刻浮現於腦中,面對眼前不現實的景色,達爾一時間腦袋轉不過來。

明明依照計劃,在末日反抗軍發起突擊的時候,皇家騎士團將作為支援趕到。

但直到現在,皇家騎士團依舊沒有到來,甚至連安妮所提到的幫手,也只來了兩個人。

「找到了!在這裡!」

「嗚……」

立刻反應過來,弩上的弦同時給出了回應。

但卻還是慢了一步,子彈先一步脫出槍口,向著達爾的心臟而來。

「歐拉!」

拳頭直接震碎了子彈,接著一轉手腕,瞬間無數的拳頭揮出。

閃·連殺!

轟隆一聲巨響,激起巨浪的同時,整座城鎮的道路也被掀了起來。

理所當然地,在這股巨浪的拍打下,沒有任何一個人還能站著。

「還在幹什麼東西,想死是不是!」

不等達爾給出回應,拳頭的主人連同小黑一同,將一人一豹一肩扛起,迅速地竄入小巷子當中。

「雖然說計劃什麼的,我根本都沒在記,但這明顯有問題吧!」

嘴上不斷地嘀咕著,逃跑的同時,還不忘用空出來的那隻手,折斷出現在前方漆黑羽翼。

「嗯?」

霎那間的反應,先是一把將達爾扔向一旁,接著拳頭打向掌心,海龍緊隨其後奔騰而出。

下一瞬,拳頭撞向了前方,龍吟發出咆哮,如雷貫耳地沿著揮拳的方向釋放衝擊。

「……嘖?怎麼比我想像中的還要硬?」

甩了甩麻痺的拳頭,即便徹底地粉碎了剛才的敵人,但事情看起來沒有想像中要來的簡單。

由金屬構成的軀體,體內傳來齒輪轉動的聲響,以及雙眼發出的亮光,都顯示著來者的身份。

「機器人嗎?難怪末日反抗軍會被打的這麼慘,還真的是有夠硬的!」

一架、兩架、三架,來襲的敵人數量還在持續地攀升著。

「……數量還真多,那個酒鬼只叫我來揍人,但可沒和我說過數量有這麼多啊!」

嘴上是這麼說,臉上卻沒有任何恐懼或是膽怯,反倒是因興奮而不斷地戰慄著。

「雖然比不上三頭龍,但……應該能讓我盡興吧!」

揚起的嘴角露出了利牙,拳霸菲納舉著拳頭向著鋼鐵巨浪衝了過去。

金屬碎片四散,沉重的打擊一拳拳擊打而出,徹底打碎了機械軍團的進攻。

然而,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喘息逐漸於菲納臉上浮現。

「嗯……該怎麼說呢?數量好像有點太多了!」

鮮紅從指尖處低落,顫抖的雙拳都顯示了她的狀況,

但即使落入如此絕境,她非但沒有感覺到恐懼,反倒是笑了出來。

「哼哈哈哈哈!老娘就要死在這裡了嗎?我都還沒有成為海盜王啊!」

如山一般的殘骸,一座座的堆積於她的身旁,這一路上,僅憑她一己之力,就將黑色翅膀的進攻給阻擋住。

但即便如此,眼前的機器人卻沒有減少的跡象,反倒是數量還逐漸上升。

「來吧!讓老娘看看你們還有多少能耐!」

站穩了自己晃動的軀體,正當菲納舉起自己的雙拳,準備再次戰鬥下去之際,銀光鋪天蓋地而來。

「哎呀?夏妮妳來了啊?救出被抓住的皇家騎士團前輩了嗎?」

似乎早已得知這突來的異變的真身,菲納一副鬆了口氣的樣子,默默地原地坐了下來。

而菲納這一舉動,似乎觸動前方沒有情緒的機器人的反應,舉起手就打算直接消滅對方。

就在這時,一道道劍痕浮現,手臂先一步脫離他們的軀體,隨即一名綁著馬尾的少女,由中從他們之間穿過。

彷彿經過無人之境一般,微風隨著她前行,輕輕地拂過他們的身軀。

下一秒,身軀碎裂,科技的產物就此化作一地的廢鐵。

「我們中計了,現在耶雷弗有危險!」

沒有擊倒敵人的喜悅,面對身後一地的如廢墟一般的景色,夏妮神色凝重地說道。

「……什麼?」

眉頭微微挑起,菲納正想繼續詢問下去時,另一個更加恐慌的聲音介入了其中。

「夏妮,為什麼皇家騎士團的支援還沒有來!」

淒厲夾帶著無力的叫喊,聲音的主人此刻已經顧不上別的,她只能夠拉著夏妮的衣領,試圖從她身上得到解答。

「……安妮。」

第一次,這是達爾第一次看到安妮有這樣的反應。

一直以來,安妮從沒有過如此表現,無論什麼時候,她都是一馬當先,帶領眾人向前邁進。

就連當時,必須拋下她唯一的家人,獨自一人離開故鄉,前去未知的大陸尋求援助時,她也沒有過如此的反應。

突然,一聲哀嚎將達爾從思緒中拉回,那名前來協助的盜賊,拳頭沒入安妮的腹中。

「你……」

不甘、不解、悔恨、憤怒,各樣的情緒只維持到她雙眼一白之前,安妮就這麼昏了過去。

「菲納,你帶著安妮離開吧!」

「那麼你要做什麼?」

菲納接過昏厥的安妮,對於她這番提問,瑞德甩了甩手中的短刀,背過了眾人。

「……我身為一名盜賊,要做的事情就只有一件事情,就是擾亂敵人,我去稍微破壞一下他們的基地。」

話語中沒有任何不捨或是悲壯,而是確實能夠達成目標的自信。

「你們就趁這個機會撤退吧。」

輕笑了一聲,瑞德回過頭的同時,似乎與茫然的達爾對到了眼。

沒有任何表示,甚至彷彿他不存在似的,瑞德接著腳步一蹬,身影消失的同時,不遠處的街道傳來了爆炸。

「抱歉了菲納,耶雷弗似乎出了些問題,所以我……」

「沒關係,快去吧,這裡還有我們在,只是之後妳要自己解釋。」

一把將昏迷的安妮覆於背上,菲納晃了晃手示意讓對方離去。

「……謝謝,還有抱歉了。」

沉著臉,夏妮明白自己什麼也做不了了,正打算離去之際,一道身影擋了她的面前。

「……喂!你們是打算丟下我們嗎?事情都變成這樣,你們就這樣丟下我們嗎?」

捂著自己身上的傷痕,達爾拖著自己傷痕累累的身體,隻身擋在了夏妮前方。

「答應我們的支援沒來,現在竟然還要拋下我們?你們……你們到底是怎麼想的?」

雙瞳止不住地顫抖,達爾用近乎乞求般的嘶吼,向著眼前的少女發出質疑。

「……」

連一句話也沒有回應,夏妮沒有避開了達爾的視線,而是將手放在了劍柄上。

「……對不起。」

連一刻也沒有遲疑,留下了這句話,夏妮徑直地從達爾身旁穿越過去,獨留他一人在原地。

「什……」

沒料到在事情都惡化成這樣,已經到了無法挽回的程度,對方竟只用這三個字舉無輕重的文字帶過。

腦袋暈眩,在達爾感到身體一陣踉蹌之際,他竟然就此昏了過去,等到他再次醒來時,戰爭已經結束了。

這場由末日反抗軍起身反抗黑色翅膀的鬥爭,最終由黑色翅膀鎮壓作為了終結。

而這天過後,埃德爾斯坦徹底從楓之谷世界中消失。

在黑色翅膀的嚴密控制之下,埃德爾斯坦被完全切斷與外界的聯繫,成了一座孤城。

「……」

兩腳跨在桌上,身下的椅子也兩腳晃在半空之中,達爾神情恍惚地抬頭看向天花板。

不知道現在該做些什麼,又或者說自己能做些什麼。

至那天末日反抗軍反抗失敗過後,黑色翅膀對埃德爾斯坦進行一輪掃蕩及鎮壓。

無論有無關係,埃德爾斯坦都受到來自黑色翅膀的壓力,同時也遭受毀滅性的打擊。

但由於人員牽扯過多,以及黑色翅膀還需要利用這裡的人力資源,最終以主謀安妮出逃做完此次案件。

該說幸運還是不幸,達爾奇蹟似地躲過了黑色翅膀的審查,竟沒有被這次事件牽扯進去。

不過,自己郵差這一身份,就此變成個名號罷了。

此後,無論是信件或是包裹,裡頭的內容全都被黑色翅膀奪去,自己只是名義上管理著郵局罷了。

「呼——!我現在什麼也做不了。」

長嘆了一口氣,達爾晃悠悠地盯著天花板,總感覺現在的自己和家畜沒什麼兩樣。

突然,感覺到有視線正注視著自己,達爾立刻瞥向視線的來源。

只見視線的來源處,有個小腦袋瓜正在窗外探頭探腦。

確認不是黑色翅膀的眼線後,達爾一把推開了窗說道。

「我這裡什麼沒有,不管是信還是包裹,這裡什麼都沒有!」

「呀啊!」

似乎是被達爾嚇了一跳,小女孩口中發出一聲怪叫後,直接從窗上摔了下去。

「嗚……嗚……」

「呃……妳……妳沒事吧……」

有種莫名的負罪感,先不論對方的年紀來著,自己的這一舉動確認害她摔倒在地。

「……信……有沒有我姐姐的信。」

眼眶泛著淚,小女孩一邊啜泣,一邊向達爾詢問著。

「我不是說我這裡沒有信了嗎?不說這個了,妳還是先進來擦藥吧……妳叫什麼?」

「黛……黛特。」

哭紅了鼻子,這位名為黛特的小女孩,回應了達爾的問題。

================================

作者的碎碎念:

        這篇番外篇可以搭配第39.5章、第52.5章以及第65.5章,這幾個番外篇基本都是在說皇家騎士團沒能赴約,導致末日反抗軍被黑色翅膀揍爛的劇情,同時也是黑色翅膀少數的高光,不然下一次能把耶雷弗搞成這副德性的,也就只有戴米安能夠做到了,而且皇家騎士團沒能準時赴約,是真的把末日反抗軍搞得夠慘,劇情上末日反抗軍見到皇家騎士團都是非常敵視,沒有第一時間揍過去都算是客氣了

創作回應

小宕
皇家騎士團為保護而設立但我們不會打防衛戰遇到防衛戰必輸
2024-02-12 22:31:58
白煌羽
辛苦了
2024-02-13 17:57:15

更多創作